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97 喜聞一法可脫僵身

幾天之后,太白云生回到狐仙福地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
  方源與之相見,看到他眼蘊喜色,便道:“老白,看來你這一次東海之行,定有喜人的收獲。”
  太白云生哈哈一笑:“師弟法眼無差,的確如此。不妨猜猜我這次有什么收獲?”
  方源不由奇道:“玉露仙子乃是樂土仙尊座下的近侍女童,她是土道、水道兼修,擅長防御和治療。你們攻打福地的陣容,我也知道。居然一次成功,直接將玉露福地攻打下來了?”
  事實上,方源之前并不太看好太白云生此行。
  太白云生神情一僵,嘆息道:“原來師弟一直都不看好我呀,還真是叫師弟你說中了。此次我們攻略福地七天七夜,最終被地靈擊敗,損失慘重。一位蠱仙險些身隕,結果被我用人如故仙蠱救下。”
  “哦?”方源揚起眉頭。他心知人如故仙蠱的價值,太白云生一暴露此蠱,定然在其他人的眼中價值迅速高漲。
  果然,太白云生接著道:“我的人如故仙蠱被得知之后,受到許多恭維。而后又接到鯊魔的盛情邀請,請我去往東海僵盟做客。我哪敢孤身一人,前往別人的大本營?便婉言謝絕。結果鯊魔等三位仙僵,在海市福地款待了我,酒席間讓我得知了一個重大消息。”
  說到這里,太白云生頓了頓,止住話頭,目光炯炯地看著方源。
  方源心中一笑,便順著他的意,問詢道:“呵呵呵,到底是何重大消息?值得讓你來賣關子?”
  太白云生神情一肅,振奮地道:“是能讓師弟你重獲新生,脫離仙僵之體的辦法!”
  “哦?”方源挑起眉頭。
  他自己加入了北原僵盟,還未有所進展。不想太白云生,反而在方源之前,有所斬獲。
  “是什么法子?”方源追問。
  太白云生便道:“鯊魔有一位雙修道侶,名為蘇白曼,也是仙僵之體。早年時候,蘇白曼抓住一次機緣,擊敗強敵,獲得了一只宙道仙蠱,稱之為宙錨。此蠱能在光陰長河中,做下標記。本身無用,但若搭配其他宙道仙蠱,卻有極好的效果。”
  方源聽到這里,頓時明白太白云生所言。
  他雙眼一亮,但旋即又沉寂下去:“老白,我懂你的意思了。宙錨仙蠱我早已聽聞,若是搭配你的江山如故,可以令江山準確地回歸到過去的某個時刻。若是配合你的人如故,理論上也可以將目標,還原成過去某個時刻的狀態。不過這一切的前提,都需要宙錨仙蠱提前落下標記。”
  “不錯。我的人如故仙蠱,只能還原到一瞬之前。但若搭配宙錨仙蠱,卻有可能突破一瞬的時限。師弟,你或可憑此方法,擺脫仙僵身份了。”太白云生興奮地道。
  太白云生所言不虛。
  蠱是天地真精,功用單一,各自不同。仙蠱唯一,威能雖猛,卻有弊端限制。
  人乃萬物之靈,最擅智慧和創造。將不同的蠱蟲組合起來使用,就能提升效用,互補不足。
  “有宙錨仙蠱搭配,人如故仙蠱的確可以擺脫一瞬的時限。但是……”方源搖搖頭,繼續道,“兩只仙蠱相互搭配催動,并非簡單的一起催動,而是需要很多的凡道蠱蟲輔助,甚至仙蠱調和,從而形成仙道殺招。宙錨和人如故搭配,的確在理論上是可行的。但你們沒有相應的仙道殺招。想來鯊魔等仙僵盛情款待你,就是為了讓你幫助他們,貢獻出人如故,方便他們研究出仙道殺招來吧?”
  太白云生連連點頭,贊道:“師弟你是聰明人,猜得很準,的確如此。”
  “可惜,可惜。”方源再度搖頭。
  “可惜什么?這個法子,我覺得大有希望啊。”太白云生疑惑地看著方源。
  “老白,你要知道,我成為仙僵已經鑄成鐵一般的事實。也許鯊魔等人,早已經在成為仙僵之前,用過宙錨仙蠱,在光陰長河中落下了當時的標記。我卻沒有。因此就算這道殺招研究出來,對我也是無用的。”方源嘆息道。
  太白云生便笑:“師弟,你擔心的對。不過我還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,那鯊魔和蘇白曼,卻也沒有動用宙錨仙蠱,及時地種下標記。”
  “哦?”
  “當初,蘇白曼擊退強敵,雖然獲得宙錨仙蠱,但不知它的用途。蘇白曼當時重傷瀕死,不得不轉為仙僵。鯊魔得知之后,為了陪伴他的夫人,竟也在壽元充足的情況下,毅然轉為仙僵。兩人成為仙僵的數年之后,這才搞清楚宙錨仙蠱的來歷和用法。”太白云生道。
  “是這樣啊。”方源神情微動。
  得到神秘仙蠱,花費數年,乃至十多年才弄清來歷和用法的情況,不在少數。
  當初方源在王庭福地中,也得到了許多仙蠱,不敢胡亂試驗用法。
  幸虧有瑯琊地靈在,靠著他,這才弄清楚。
  太白云生接著道:“當兩人得知宙錨仙蠱的用法之后,大為懊悔,但此時早已經晚了。我亦有和師弟你同樣的顧慮,在酒宴上直接相問。鯊魔等仙僵則又說了一個法子,提到了春秋蟬。”
  “哦?”方源神色微微好奇,又摻雜疑惑,“春秋蟬可是那只奇蠱榜上之物?傳說中能逆流光陰長河,回到過去。可惜一直得不到證實。”
  太白云生不疑有他:“春秋蟬不靠譜,提到春秋蟬,只是舉一個例子。鯊魔是想說,雖然錯過了宙錨仙蠱的使用時機,但若有春秋蟬這類的仙蠱,能將蠱仙帶到光陰長河面前。到那時,利用宙錨仙蠱在上游落下坐標,再回來使用人如故仙蠱。我認為這個法子,也是成功的可能。”
  方源微微合上眼簾,一時間陷入思索,沒有開口。
  太白云生并不知道,眼前的方源,就是當今春秋蟬之主。不管是鯊魔,還是太白云生,都對春秋蟬并不了解,流于傳聞流言一層。
  方源心想:“若是我能直接動用春秋蟬,早就動用了。何必到時再用宙錨仙蠱多此一舉呢?不過此法,在理論上,的確可行。”
  方源和智慧蠱達成協議,算是某種程度上,掌握了智慧蠱。
  他能夠從仙僵的泥潭中迅速崛起,在大半年內勇猛精進,迅速改變境況,其中一大半的功勞就落在智慧蠱的身上。
  方源若想用春秋蟬重生,擺脫仙僵麻煩,早就用了。且不說使用春秋蟬有失敗的概率。
  只說北原之行,方源實力太弱,就算重生再來一遍,變數太多。方源要想獲得更大的利益,連半成的把握都沒有。
  和智慧蠱達成約定,是天時地利人和。那時的環境太特殊了!九轉智慧蠱,就是方源此行的最大收獲。沒有得到智慧蠱,就談不上更大的利益。
  “然而除去春秋蟬之外,的確有其他的宙道仙蠱。比如觀往仙蠱、歷歷在目仙蠱,都可以讓蠱仙立足現在,視察過去發生的事情。只是兩者之間有差別。使用觀往,能在地老木上,看到往昔繁華盛景。使用歷歷在目仙蠱,則是觀察自身過去的經歷。兩大仙蠱合煉,就能形成八轉仙蠱極往,能抽離出蠱仙意志,俯瞰光陰長河,觀察過去發生的一切種種。”
  方源在心中推理:“若是有宙道偵察仙蠱極往,和宙錨仙蠱搭配,也許能形成宙道仙級殺招,立足現在,標記過去。之后,再用人如故仙蠱,就能還原身軀,重新復活,又不會失去智慧蠱。當然,極往仙蠱也只是一個例子。也許還有其他宙道仙蠱,更適合搭配宙錨呢。”
  方源思索良久,這才睜開雙眼。
  “老白,多謝你了。”他誠摯地感謝道,“雖然這個法子,前景開闊,但耗費的精力、物力、時間,都不在少數,是項百年工程。但到底是一個希望。”
  “一家人,不說兩家話。謝什么謝。”太白云生立即道。
  不過,對方源所言,老太白心中也有數,嘆息一聲,接著道:“正是如此,至少是個希望。雖然時間漫長,但這個期間,師弟你可以用僵盟盛產的黑油,延緩福地崩解。黑油雖然難以弄到手,但憑我和鯊魔的合作關系,倒也方便得很。”
  方源笑道:“你離開的這段時間,我已經用假冒身份沙黃,加入了北原僵盟。”
  “原來師弟你早有計劃。”
  方源又接著道:“我要參加北原的拍賣大會,你也一起來吧。這是凡道殺招見面不相識,出自盜天魔尊的手筆。還有幾道云道殺招,也給你看看,你不是兼修云道的么?”
  太白云生接過這些殺招,心中不由地涌出一股暖流:“我在念叨著師弟的同時,師弟也在為我著想啊!”
  方源又給他看了蠱仙俘虜,告訴他和瑯琊地靈的此次交易。
  太白云生震驚不已,隨后喜憂參半地道:“看來這次的拍賣大會,會是一場好戲!我跟你一起去,最好將黑樓蘭、黎山仙子都叫上。”
  “她們必然會去。雖然在黑城面前暴露了聯盟的關系,但目前還是不宜公然和她們同行的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“師弟所言有理。”太白云生點點頭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