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99 拍賣大會(中上)

密室中,方源饒有興趣地把玩著手中的蠱蟲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
  這些凡蠱,自然是秦百勝所有,但已經主動借給密室主人,任由方源催用。
  他調動一股真元,試著灌注進去,密室中的環境頓時發生改變。
  “看來秦百勝的確用了心思。說是密室,卻是一方小天地,比園林還大。又可動用這幾只凡蠱,隨意改變這里的環境,變出高山流水,亦或者說海洋湖泊,亭臺軒榭等等。”
  隨著方源的調動,密室周圍的環境不斷發生變化。時而青山蔥蘢,他置身在山峰上的涼亭中。時而大河滔滔,他處于江邊樓船里。
  當然這些變化,都是幻影,做不得真。若要真的,如此頃刻間就能改天換地之舉,必定是用仙蠱威能,要耗費不菲的仙元。
  方源又將手邊的蠱蟲,取到手中,投入心神觀看瀏覽。
  這只東窗蠱中,記錄著許多拍品,皆是珍稀寶物。方源看了,也有眼花繚亂之感。
  有些拍品后面,還附寫了相應的條件。除了都可以用仙元石拍買之外,還可以利用一些物資換取。
  顯然這些物資,都是物品主人想要尋求之物。
  方源對前面的內容一掃而過,重點關注后面的部分。
  這部分內容,列舉了眾多的仙蠱,五花八門,涉及多種流派。在這些仙蠱后面,均標注著換取信息。
  和之前的拍品不同,仙蠱唯一,再多的仙元石都不賣。這點幾乎是市場的鐵律,哪怕是到了五域亂戰時期,也是如此。
  因此要想買下仙蠱,就得用另一只仙蠱作為代價。
  方源心神投入,很快就看到自己的一些仙蠱,也列舉在上面。
  有平步青云、浪跡天涯、招災、樂山樂水四大仙蠱。
  前兩者,都是移動仙蠱,一只云道,一只水道,均和方源的力道不符。太白云生雖然兼修云道,但本身是宙道蠱仙,平步青云對他而言,也是不合用的。
  至于招災仙蠱,高達七轉。但效能可謂坑爹,簡直是運道自殺利器。雖然方源也設想過一些用途,但若能換取其他仙蠱,更為劃算。
  最后的樂山樂水仙蠱,能產生大量樂意。但方源已經準備大規模煉制惡念蠱,如此一來,就能取締樂意的作用。不妨也放出來,看看能換到什么仙蠱。換不到的話,大不了再收回頭。
  四大仙蠱之后,自然標注著方源要換取的仙蠱要求。
  值得一提的是,這四只仙蠱都是方源通過黎山仙子這條線,交代出去的。算是撇清了自己。
  雖然招災等仙蠱,拋賣出去有些燙手,甚至會有麻煩。但若能換取合用的仙蠱,卻是利大于弊的。
  錯過這次良機,要再等的話,估計就要幾百年后的五域亂戰時期了。
  方源生性謹慎,但當斷則斷,該冒險的時候,絕不會慫縮不前。
  “除了這四只仙蠱,我還有春秋蟬、凈魂、連運、婦人心,智慧蠱也勉強算是罷。”方源算了算,這剩下的五只仙蠱,他都需要,不會拿出來拍賣,甚至連任何的暴露機會都會盡量避免。
  春秋蟬,誰用誰知道,雖然有失敗可能,但方源盡得好處,經驗不少,已經欲罷不能。哪怕有智慧蠱在狐仙福地里面,春秋蟬仍舊是他的最大底牌。
  方源已經決定,第一空竅仍舊保留春秋蟬作為本命蠱。將來若有機會,就會選擇宙道升仙。
  凈魂仙蠱是仙道殺招萬我的核心,雖然目前饑餓,不能催用,但也不會賣。
  連運仙蠱是彌補春秋蟬弊端的輔助仙蠱,方源切身體會到運道的厲害,這只仙蠱也不會放手。
  智慧蠱更是想都別想,一拿出來,就是滔天風云,殺身之禍。
  至于婦人心仙蠱,本來也是方源拋棄之物。但機緣巧合之下,方源領悟出毒氣噴吐殺招,此刻婦人心仙蠱,已經內置于方源的右胸。
  它形如心臟,砰砰微跳,只是體型頗小,只有嬰孩拳頭大小。它通體紫黑,毒氣縈繞,此刻已經聯通方源的血管。隨著方源的每次的呼吸,尸血的緩慢流通,而不斷地滲出毒氣,參與到方源的內部循環當中。
  從這點上看,明顯可以看出智道殺招“包藏禍心”的影子。
  但婦人心周圍的輔助凡蠱,卻更近似一個逆煉的蠱陣。通過逆煉,將婦人心的力量提取出來。
  這點還歸功于仙蠱婦人心的特殊性質——養煉合一。
  此蠱需要用婦人心臟喂養,在喂飽了的基礎上,數量越多,威能就越強。現在方源將這個過程逆轉,提取出威能。
  人是萬物之靈。
  婦人心雖然是消耗仙蠱,正常使用的話,一次性消耗掉了。但想到方法,搭配蠱蟲,就能做到不斷提取威能,重復利用。
  “毒氣噴吐,只是仙道殘招,今后還需要完善。有智慧蠱在,應當問題不大。”方源收斂思緒,將手中的東窗蠱放下,念頭一動,面前一片透明,令方源能夠直觀拍賣場大廳。
  拍賣場分有大廳、單間、密室。
  后兩者,方源是看不到的,只能看到大廳中的景象。
  此時,廳堂中的座位上,已經坐下了二十幾位蠱仙,各自交談著,內容不避人耳。
  “鹿老,許久不見,別來無恙乎。”
  “原來是青玄子,看樣子你應該是渡過二次天劫了吧。”
  “慚愧,慚愧。在下底蘊不足,心生懼意,這些年來大多將福地種在北原外界。又耗費巨資,借了宙道仙蠱,大大拖緩了福地的光陰流速。現在仍舊還是一次天劫的修為。”
  “地災已是難渡,天劫更是艱巨關卡。閣下老成持重,不輕言冒進,正是穩妥之道啊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史悠彥,你也在這里?”
  “你這話說得太奇怪!你鄔容能來,我為什么就不能來?”
  “哼!當日你奪蠱之仇,我必報之。你等著看好了。”
  “呵呵呵,我知道此仙蠱合你所用,但我已經決定拍賣,就看你今天有沒有這個本事了!”
  ……
  有的蠱仙在敘舊,套交情,有的卻是劍拔弩張,火藥味甚濃。
  這時,一位白袍老者昂首踏步,進入大廳。
  “哈哈,來了不少人吶。”白袍老者正是袁家太上大長老,他環視一圈,哈哈大笑起來。
  豪放的笑聲,立即引來廳中之人的注意,議論聲為之一低。
  方源也投去目光,這位袁家太上大長老乃是七轉蠱仙,超級勢力北原袁家的首腦,戰力非凡,財力也非凡,是個強大的競爭對手。
  秦百勝一直站在門口迎賓,此時主動上前施禮道:“袁大人能夠光臨拍賣會,真是令我百勝福地蓬蓽生輝。”
  “不要叫我大人,直接叫我名字袁讓尊!”袁家太上大長老看到秦百勝,雙眼一亮,態度親熱地拍拍后者的肩膀。
  早年,他和秦百勝對戰過,后者的實力,已經得到他的認同。
  “不過,我最近演練槍術,又有了心得。什么時候,我們再切磋一次。”袁讓尊忽然話鋒一轉,透露出武癡的本性。
  “袁前輩的道痕槍法,一直讓晚輩記憶猶新。不知袁前輩,是想入座大廳,還是單間,或者密室?”秦百勝笑了笑,不借袁讓尊的話頭。
  “給我一個單間吧。”袁讓尊也知道不是約戰的時機,想了想后,決定下來。
  袁讓尊前腳剛剛進入單間,一位俊朗書生,身后亦步亦趨地跟隨著一位女蠱仙,也進入拍賣場。
  “自在書生也來了?”大廳中蠱仙們的目光,再次被吸引。
  “我早就聽聞自在書生艷福不淺,身邊有兩位蠱仙充當侍女,名為紅袖、添香,不知道是哪一個?”更多的男性蠱仙,則看向女蠱仙。
  “觀其紅裙如火,應當是紅袖仙子。添香仙子,生有體香,若是來此,此刻大廳恐怕已經香氣撲鼻了。”熟知內情的某個蠱仙津津樂道起來。
  方源腦海中,也迅速劃過相關情報。
  這自在書生,乃是一位散修,來歷有些曲折。他的祖上并非北原中人,而是從中洲流落的世家。
  中洲門派林立,家族競爭力不強,生存不下去,有條件的都會穿過界壁,來到其他四域生存。
  獨在異鄉為異客,自在書生的家族,本身被排擠得就實力大損,在北原艱難生存,每況愈下。勉強維持了幾代之后,終于融入了北原,但也如垂死之人一般,病入膏肓。
  到了自在書生這一代,家族積重難返,徹底崩滅。自在書生帶著兩位侍女,逃得性命,艱難生存。困頓中,哪怕面臨死亡的危機,自在書生也對兩位侍女不離不棄,最終他得到機緣,成為蠱仙。
  成仙后,又不惜耗費財力精力,提攜了兩位侍女一同成仙。這在北原蠱仙界,一度成為美談。
  不管是袁讓尊、自在書生,還是其他蠱仙,都有著各自的精彩,都是自身傳奇故事的主角。
  能夠成為蠱師者,自然是人上之人。這場拍賣大會,還未開始,甚至連蠱仙都未全部進場,便已經是英豪連出,星光耀目了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