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103 拍賣大會(續)

“怎么,登天野的情報有誤嗎?”秦百勝面色微變,問道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這可事關他的拍賣大會。按照誓約,不管買賣都不得虛假。確實情報,就表示有真實具體的地址。
  “沒有。”賀狼子臉色陰沉,不愿多說,卻像是吃了一個悶虧的樣子。
  “那批水狼群呢?”他又問。
  “已在福地中的某處。”秦百勝道。
  “帶我去。”賀狼子語氣生硬。
  秦百勝隨手一揮,便將賀狼子挪移他處。后者點清數量,見沒有差錯,便將誰狼群收了,卻再也沒回拍賣大會,而是直接提前離開。
  “哈哈哈,看到這狼崽子吃癟的樣子,真是叫人心中舒爽啊。”一號密室中,慕容盡孝大笑幾聲。
  在他身邊,來自東海的八轉蠱仙悠然坐著,手中把玩著天鑼仙蠱。
  “有勞教主出手,那賀狼子看到登天野居然在東海,自己卻去不得,心中惱怒可想而知了。”慕容盡孝致謝道。
  “你不必謝我。我的女兒精通音律,修行音道,我也是為她而買。沒有絲毫教訓賀狼子的意思。”東海八轉蠱仙擺擺手道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登天野位處東海,具體位置我也知曉。一號密室中的蠱仙,是怎么知道的?”方源心中生出一絲疑惑。
  “我依稀記得,北原中也有一個超級勢力,和東海有所勾連。好像是慕容部族吧?”
  很快,方源就將疑惑放下。
  皆因秦百勝已經選中第三只仙蠱拍賣,正是方源手中的平步青云蠱。
  只聽秦百勝朗聲道:“平步青云仙蠱,六轉云道,尤其擅長上下升降。拍賣者要求換取一只力道仙蠱。下面請有意向者積極競價!”
  方源已經是力道蠱仙,這一點已板上釘釘,鑄就事實。哪怕力道式微,他也只能在這條路上走到黑了。
  又因為春秋蟬,他將來復生,第一空竅則計劃升為宙道蠱仙。
  說起來,也有些無奈。
  方源重生前期,之所以選擇力道,只是用于過渡。結果陰差陽錯,局勢所逼,導致他力道成仙。甚至因為狂蠻真意,力道境界也暴漲到宗師級,達到和方源前世血道的一樣成就。這點也是方源始料未及的。
  方源寧愿放棄血道,也不愿放棄春秋蟬。他是血道宗師不假,但血道宗師不只他一個。春秋蟬卻是唯一的,被紅蓮魔尊當做本命蠱。
  兩者孰重孰輕,一目了然!但方源想要走宙道,還有很長的一段路。他缺少宙道底蘊,也不是宙道蠱仙。
  就目前這個情況:方源是仙僵之軀,重獲新生又遙遙無期,他要在短時間內,提升更多戰力,就只有選擇力道仙蠱。
  “這是星荒犬力蠱,可以得到一只星荒犬的力量!”
  “我這里有鐵冠鷹力蠱,附贈三百斤太澤土。”
  “一只氣宗獅力蠱,外加五滴法眼血!”
  接連不斷的競價聲中,一位蠱仙的報價,讓大廳嗡嗡。
  “法眼血!我沒聽錯吧?”
  “十大兇災之一的法眼災劫,只有刺破法眼,才可得此血。”
  “此血是貨真價實的仙材,可以充當六轉仙蠱的主料,可以擔當七轉仙蠱的煉蠱輔料!”
  方源微微搖頭,法眼血雖然珍貴,但五滴太少了。
  他暗暗感慨,這力道雖然式微,但力道仙蠱卻是不少。若非這場拍賣大會,他肯定見不到這么多的力道仙蠱。
  北原的蠱仙,比起其他四域,財力通常墊底。但就算這樣,這些時間長年累月的積累下來,也不容小覷。蠱仙手中的好東西有不少,但平時都敝帚自珍,藏著掖著。尤其是仙蠱,一旦暴露,就會被針對,因此藏得更深。
  也只有在拍賣大會上,這些蠱仙才會主動暴露。
  要不然怎么說,拍賣大會機會難得,需要十分珍惜,盡力把握呢?
  總共有五位蠱仙,競拍平步青云仙蠱。幾輪之后,有兩位終止了報價。隨后不久,第三位蠱仙退出。只剩下兩人繼續交鋒。
  但還未等他們倆決出勝負,方源已經向秦百勝暗傳信息:“可以了,就選擇第三人,那只鐵冠鷹力蠱的。”
  涉及仙蠱的拍賣會,和普通拍賣不同。一者仙蠱唯一,二者商業不發達,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貨幣,三者蠱仙們物資種類不同,很多珍貴仙材,難以估價。
  因此在拍賣過程中,賣方可以選擇任何的一位買方。買方之間相互競價,只是盡量吸引賣方,打動賣方。競價的獲勝者,并不一定能獲得拍品。
  一句話總結,就是賣方市場。仙蠱唯一,我不賣你能像哪里買去?
  片刻之后,方源和那位蠱仙完成交接,后者得到了平步青云仙蠱,而方源則得到鐵冠鷹力蠱,以及一大批仙材,正符合瑯琊地靈列舉的材料清單中的幾項。
  之所以選擇鐵冠鷹力蠱,也是因為,這是唯一的飛禽之力,其余的都是走獸之力。
  方源現在有返實蝠翼,和飛禽之力相匹配。若是能在飛行中,成功地發出鐵冠鷹力蠱的話,那就幾乎可以達到某些仙級移動殺招的效果了。
  平步青云之后,第四件拍品,是一只炎道仙蠱。
  此蠱一出,掀起了整場的一個小**,甚至有八轉蠱仙五行**師,都為此出手。
  論財力,六轉蠱仙、尋常的七轉蠱仙,怎么能和八轉蠱仙相比?但最終,五行**師卻是空手而歸。
  賣方并沒有選擇他,盡管他成為了競價的最終獲勝者。
  冒著寧愿得罪八轉大能的危險,皆因賣方被買方提供的稀有仙材打動。仙材千差萬別,種類比繁星更多,就算是五行**師也不能囊括全數。
  不過也正是如此,才使得拍賣大會中人人都有機會,更加精彩。
  第五件、第六件拍品,皆是金道仙蠱。
  拍賣大廳氣氛越加熱烈,金木水火土五大流派,是當今的主流,比之云道、音道更受歡迎。力道、氣道最次。
  最終五行**師,奪得其中一只金道蠱蟲,剩下一只則被秦百勝拍下。他不僅是主持之人,同時也是買方之一。
  時間不斷流逝,一件件的仙蠱買進賣出。這是北原數百年來,都難得一見的盛況。之前歷史記載中,也有過。但規模比這個要小很多。
  關鍵是八十八角真陽樓倒塌,讓大多數蠱仙都有了收獲。這才釀成如此大的規模。
  平時少見的仙蠱,接連涌現,北原蠱仙們都趁機撈了便宜。
  “下面是第二十三件拍品,浪跡天涯,此蠱六轉,用于移動……”秦百勝還在介紹,有兩位蠱仙已然雙眼驟亮。
  “終于到了!浪跡天涯,近水樓臺中的核心仙蠱。我一定竭盡所能得到它!”鳳九歌輕輕地捏了捏拳頭。
  而在一號密室。
  “浪跡天涯,不錯,不枉費我留心了這么久。我的手中,已有相關的仙蠱方,只要得到它,就有可能煉成天涯仙蠱。天涯仙蠱能讓我隨意進出太古九天,減少突破天罡氣墻的巨大損耗。”來自東海的八轉蠱仙,早已經砰然心動。
  一只仙蠱用處多大,也是因人而異的。
  對于鳳九歌而言,它是構建七轉仙蠱屋近水樓臺的核心之一。
  對于東海蠱仙來說,它能引領出一條通往太古九天的,金閃閃的利益大道。
  這兩種選擇,孰重孰輕,還真不好說。
  “我這里有星荒犬力蠱。”
  “桃太狼力蠱一只。”
  “叱咤鯨力蠱一只。”
  蠱仙們紛紛報價。
  鳳九歌耐心等待片刻,見都是些大廳的六轉蠱仙競價,不由一笑。用幽蘭劍師的聲音,道:“我這里也有一只力道仙蠱,名為拔山。力可拔山,我再附贈天金三百斤。”
  “天金?了不得,這可是媲美法眼血的仙材。只有太古九天出產。”
  “一出手就三百斤,可比那五滴法眼血多多了,我有沒有聽錯?”
  頓時大廳中,隱隱震動了一下。
  鳳九歌拿出重酬,不出手則已,一出手就嚇退了幾乎全部的競爭者。三百斤天金,可不是鬧著玩的,價值極高!
  但這也只是“幾乎”。
  第一密室中,東海蠱仙不悅地冷哼一聲,動用手中凡蠱,報出另一個競價。
  一只力道仙蠱翻江,再增裂神水五百斤!
  “瘋了,裂神水五百斤?這可是能煉制七轉仙蠱的輔料啊。”
  “裂神水完全能和天金媲美,必須是在大江湖澤最深處,上百年下來,才有那么二三十斤的產量。”
  “嗯?”鳳九歌臉上閃過一絲詫異之色,沒想到居然蹦出個強大的競爭對手。
  他傲然一笑,頂著幽蘭劍師的身份,讓他少了許多顧慮,當眾開口道:“賣方還需要什么東西,不管是材料、蠱方、獸群或者異人奴隸,盡管開口。”
  此言一出,全場嘩然。
  絕大多數的蠱仙,都在第一時間想到了幽蘭仙子背后的鳳仙太子。
  “看來是鳳仙太子,想要競拍這只仙蠱了。”就連那位東海蠱仙也不免這樣推測。
  但他旋即冷笑一聲,被激起了斗志:“鳳仙太子是八轉,難道我不是八轉?”
  隨后,拍賣大廳中,也響起他的話:“我開出的條件,和幽蘭仙子相同。請賣方示意。”
  全場嘩然再嘩然,紛紛猜測一號密室中是什么人物,居然直接和幽蘭劍師杠上了,要和鳳仙太子叫板的意思。
  “咦?”十號密室中,方源也微微流露出詫異之色。
  他目光一轉,輕笑起來:“看來雙方都來歷不凡,且志在必得。既然如此要求,那我不答應他們,就說不過去了。”
  他直接按照瑯琊地靈給予的清單,在其基礎上,再添數倍,隨后潛送給秦百勝。
  秦百勝接了之后,臉上泛出古怪之色,當眾展示出來。
  全場第三次嘩然。
  “這份清單,也,也太夸張了吧?”
  “天金、裂神水各要六千斤,這賣方是誰,當這些東西是野草野菜?”
  “這是獅子大開口,漫天要價!”
  一時間,就連鳳九歌、東海蠱仙都愣了愣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