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106 方源vs楚度

“十號密室,出價天龍完整骨骼一具,外加地煞粉三十兩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”秦百勝站在太上,高聲宣布道。
  楚度皺了皺眉頭。
  他剛剛出價了一道天柱風,十號密室中的蠱仙就立即加價,毫不猶豫。
  “這是個勁敵啊。”楚度心中嘆道。
  之前,鳳九歌、東海蠱仙相互競爭,最后以二換一,十號密室所獲頗豐。這是拍賣大會中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。
  楚度不禁心生壓力。
  他也是老字輩的蠱修了,七轉修為,底蘊深厚,巔峰時手頭上的仙元石更是超逾萬數大關!
  但此一時彼一時。
  楚度最近,仙竅成功渡劫,卻因此削薄的底子。因此又突破天罡氣墻,深入白天探索,補充資源。
  結果有所收獲,但卻受了傷。為了治療傷勢,他借了別人的仙蠱,也耗費不少,前后一算,總體還是虧了。
  太古九天物資豐富,但也是險地。要有所獲,就得冒險。
  因此楚度此時,手頭頗緊。
  “但力道防御仙蠱,卻是罕見。我成就力道蠱仙這么多時,也只是在今天碰到這么一件。若不盡力拿下它,恐怕日后我會后悔。”
  楚度念及于此,咬了咬牙,繼續競價。
  但不管他添加多少,方源也都跟價多少。
  幾輪之后,楚度終于堅持不住,向秦百勝暗中傳去消息,想要通過他和十號密室溝通。
  秦百勝詫異了一下,面色不動,暗中轉問方源。
  得到方源的允許之后,楚度這才向十號密室中,傳去一份書信。
  信中說道,若是方源能夠退出競爭,那么霸仙楚度就欠下方源一個人情,將來酌情為方源做一件等價之事情。方源若是不信,可用仙蠱盟誓。不僅如此,楚度還會提供給方源一個珍貴情報,關于如何收獲狂蠻魔尊真意之事。
  方源瀏覽此信,又驚又喜。
  霸仙楚度此番來信,無疑是想得到鼎力仙蠱,卻苦于財力不足,因此想和方源協商。
  方源當然不會答應!
  他也是力道蠱仙,自然也想得到這只罕見的鼎力仙蠱。至于狂蠻魔尊真意,方源也了解大概,甚至是親身受益之人。
  “原本還以為霸仙楚度財力渾厚,沒想到這么快就露怯了。看來他時運不佳,正是低谷時期。呵呵呵。”方源一邊暗笑,一邊再次報價,添上一個巨額砝碼。
  楚度咬牙,跟著競價,但所用之物卻是東拼西湊。
  方源再競價,用了七轉仙材,可以擔當七轉仙蠱的煉制主材,價值昂貴。
  楚度嘆了一口氣,不甘心不放棄,再次東拼西湊,報價許多六轉仙材。總體價值和方源的七轉仙材相當。
  這一下,大廳中的蠱仙們都看出了端倪。
  “奇怪,楚度大人似乎捉襟見肘了。”
  “我隱隱聽聞,霸仙數月前渡過一劫,看來此劫傷他頗深。”
  “楚度曾經向藥皇借過治療仙蠱,據說付出了不少代價。”
  人們交頭接耳,紛紛嘆息。
  楚度暗中焦急,比他更急的還有一人,那就是鳳九歌。
  “這個霸仙,也太不架事了!”鳳九歌心生失望之情,他還指望著楚度能夠一路強勢,將十號密室壓倒,一路高歌猛進,獲得勝利呢。
  但楚度聲名在外,此時財力卻不渾厚,讓鳳九歌看不下去,不得不想方設法,阻止方源獲勝。
  “浪跡天涯、樂山樂水兩大仙蠱,都在十號密室的蠱仙手中。此人神秘,來頭似大,甚至就是王庭大案的罪魁禍首,也有可能。我知道他(她),他(她)不知道我,現在敵明我暗。我若直接向他(她)索買樂山樂水,恐怕不妥。打草驚蛇不說,萬一讓他看出端倪,不再賣仙蠱,那就更加不妙了。”
  鳳九歌心中不斷思量。
  他亦是有謀略的人物,文武兼備。若非如此,靈緣齋也不會委以重任,派遣他充當隊伍首領,潛入北原了。
  “若是我直接出手,參與競拍,也是不妥!我雖然頂著幽蘭劍師的身份,但此時已經買下了浪跡天涯仙蠱,若是公然再買浪跡天涯。萬一十號密室中這人,知道近水樓臺之秘,我暴露的可能便大大增加。”
  鳳九歌假冒身份,秘密潛入北原,縱然戰力強盛,但到底是客地作戰,有著顧慮。
  “最討厭的是,這場拍賣大會,就算競拍中壓過其他所有人,賣方不選,照樣失敗。我直接出手,就算力壓群雄,意義也不大。”
  而且還有一點,鳳九歌就算真的競拍成功,他買下鼎力仙蠱,又要做什么呢?
  他不需要力道仙蠱,反而要賣力道仙蠱,去換取其他合用的。
  鳳九歌想的有些口干,喝了一口茶水,心生遺憾之感:“若是我此番不是獨自一人,或有同伴相幫,處理這樣的問題就簡單了!”
  但一來,他的見面似相識,是仙道殺招,難以傳授他人。二來,鳳仙太子身邊的蠱仙,也不能用。這個道理很簡單,若是萬一鳳九歌身份暴露,也和鳳仙太子一方牽扯不大。
  鳳仙太子大可對外宣揚自己毫不知情,更有利于今后繼續潛伏。
  如此思前想后,鳳九歌終于定下心來,悄悄聯系上霸仙楚度。
  單間、大廳中的蠱仙,相互之間就可以直接聯系。不像密室,楚度要聯系方源,需要秦百勝充當中間人。只要密室中的蠱仙的任何一方不愿溝通,也就不能通信。
  楚度接到幽蘭劍師的信,心中奇怪。他和藥皇走的蠻近,和鳳仙太子卻只有一面之緣。
  信中,鳳九歌直說,愿意有償地支助楚度,幫助他拿下鼎力仙蠱。但也有要求,希望楚度能讓出手中的仙材正天銀。
  “看來我此次探索白天受傷,也有所值。收獲的六百斤正天銀,就算是寶黃天也分外稀有!有幽蘭劍師支助,還可相爭!”楚度心中當然也對鳳九歌的真正動機,有一些疑慮的。但他想得到鼎力仙蠱,一直都是迫切。
  楚度立即向鳳九歌回信,謝謝對方的資助,同時宣稱事成之后,必將收獲正天銀的具體地點詳細告知。
  有了鳳九歌的資助,楚度有了底氣,再次競拍。
  世事變化,玄妙有趣。方源前世,楚度戰死沙場,殺死他的人就是鳳九歌。現在因為方源的緣故,這兩個人陰長陽錯地暗中聯手了!
  雙方的聯手,是一場互贏。
  對于楚度來講,他需要鼎力仙蠱,鳳九歌的資助如雪中送炭。
  對于鳳九歌而言,他資助楚度的東西,楚度將來也會還他。他付出最少,卻達到了阻擊方源的目的。
  幾輪競爭下來,競價越來越高。
  死灰復燃似的楚度,似乎底氣越來越足,報價時毫無猶豫。
  方源輕咦一聲,感到意外。來自瑯琊福地的仙材已經用畢,他不得不將之前得到的仙材,充當競爭資本。
  這種情況,讓鳳九歌不由感到氣悶。
  這些仙材,都是他之前所有。沒想到流出去后,這么快就被人用作對付他的武器。
  但鳳九歌不得不堅持,同時計算著分寸。
  “看來,之前浪跡天涯仙蠱的狀況,要重演了。”
  “霸仙楚度似乎對此力蠱,志在必得!”
  “十號密室中一直要求力道仙蠱,和楚度杠上了,雙方毫不退讓。看來又將掀起一次拍賣的**。”
  大廳中,蠱仙們交相議論。
  方源終于坐不住了,離開座位,在密室中踱步。
  “明明楚度已經沒有希望,這才書信一封過來,但他怎么會突然又有了財力?難道這是示敵以弱的計策嗎?不可能!除非他腦袋有洞,才會動用如此拙劣的計策。那么,就是有人幫助他了。”
  方源皺眉苦思,總覺得有一種預感,但要細究起來,卻捕捉不到。
  這個幫助他的人究竟是誰?
  為什么要幫助他?
  表面上,是兩者相爭,但方源卻感覺到幕后的一只黑手。
  方源敲了敲自己的仙僵腦袋,又重新坐回座位,開始動用腦海中的意念,輔助思考。
  他一邊思考,一邊競價。
  兩次交鋒之后,他陡然睜開雙眼。
  他眼中精芒一閃即逝,剛剛的思考,讓他有所收獲,有所猜測。
  “這只鼎力仙蠱,我志在必得!”方源忽的開口大喊,虛張聲勢,“賣方還需要什么,盡管開口,本人盡力滿足。”
  “我這邊也一樣,賣方需要什么,說吧。”楚度那邊沉默了一下,旋即毫不示弱地跟上來。
  大廳中一番震動。
  “十號密室中人,真不簡單,直接和楚度叫板。”
  “果然開始了,這將掀起二度**嗎?”
  “之前拍賣浪跡天涯蠱的時候,就是這種情況。現在就看賣方需要什么了。”
  賣方沒有思考太久,立即道出新的需求——一道智道傳承。
  看到這個要求,楚度不禁苦笑起來,他哪里有什么智道傳承。
  智道流傳已久,但向來一脈單傳,極為神秘稀少。賣方也是看到競爭的火爆,起了貪心,提出了這個過分的要求。
  鳳九歌也在苦笑,他身上有不少仙蠱,但賣方要求智道傳承卻真的為難住他了。
  智道之稀少,十大古派中也只是幾派,擁有著幾道智道傳承。
  方源在寶黃天中開出高價,苦求智道傳承,從未如愿過!最終走了好運,也只得了一份殘缺傳承,還是對方急需上古荒獸的尸體。
  智道蠱蟲不少,但智道傳承卻很稀罕。
  一時間,方源、楚度二人都陷入沉默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