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117 仙蠱報酬

“一招?”聽到鳳九歌這話,秦百勝氣極反笑,“我秦某縱橫數百載,敗劉豪、單于雄、努爾都,殺白蠶子、碧火農夫、天情山主,戰平袁讓尊,于五行**師手中逃得性命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偌大的北原,也就五位八轉蠱仙,能勝我一籌。但要殺我,卻是不易。七轉蠱仙中能媲美我者,屈指可數。你也是七轉蠱仙,你想憑一招敗我?哈哈哈!”
  秦百勝大笑,笑聲中充斥著對自己的強大自信。
  鳳九歌的話,的確太過狂傲。一時間,即便是周圍的中洲蠱仙們,也不免擔心起來。
  鳳九歌卻是淡淡微笑,自顧自地緩緩述說道:“我自幼便喜好音樂,修行之初就立下宏愿,想要創作九首歌曲,唱盡自己、眾生和天地。時至今日,我總共創出六首。你若能聽下這一首,我便認輸,任由你自由離去。”
  秦百勝笑聲漸止,用嚴肅的目光,望著鳳九歌,一瞬不瞬。
  看著語氣認真,面帶微笑的鳳九歌,秦百勝的心中涌起一股濃烈的威脅感。
  他想了想,對鳳九歌鄭重其事地行了一禮:“還未請教閣下尊姓大名。”
  鳳九歌施施然還禮:“在下鳳九歌。”
  秦百勝臉上動容:“原來是中洲十大古派第一人,怪道如此。哈哈哈,那就來吧,讓我看看你的厲害。”
  鳳九歌的威名,讓身為北原蠱仙的秦百勝,也是早已聽說,如雷貫耳。
  不過得知是鳳九歌的身份后,秦百勝的心中反而涌動起無限的戰意——大家都是七轉蠱仙,憑什么你能殺敗十大古派的蠱仙,號稱第一人?我倒要稱量稱量你的斤兩!
  鳳九歌深吸一口氣,緩緩道:“這首歌,名為碧玉歌,請君鑒賞之。”
  其他的中洲蠱仙們,紛紛后退,讓出寬闊空間。
  “來吧。”秦百勝輕喝一聲,目光如電,戰意勃發,豪氣干云。
  ……
  大雪山福地。
  第三支峰。
  “這一次,真是多虧你們了。若是被雪胡老祖發覺,恐怕就算是我,也保不住小蘭的性命。”密室中,黎山仙子對方源和太白云生二人,深深致謝道。
  黑樓蘭乃是真陽樓倒塌一案的關鍵人物,比馬鴻運、趙憐云還要重要。一旦被發現身份,必然會引起蠱仙界的圍捕。
  “此事的確兇險。我們之前也在猜測,仙子你缺席拍賣大會的原因。”太白云生深有感慨地道。
  黑樓蘭一被發現,勢必就要牽扯到方源和太白云生出來。這三人都是一根繩上拴著。
  “唉!”黎山仙子嘆了一口氣,“我萬萬沒有想到,夢境居然也能成災。二位可有法子,將小蘭救醒嗎?”
  太白云生緩緩地搖了搖頭,看向身旁的方源。
  方源沉聲道:“難!夢災的首要目標便是黑樓蘭,黎山仙子你不過是因為觸及她,而無辜牽扯進來。因此我只要打傷你,讓你痛醒即可。但黑樓蘭卻是深陷夢境之中,就算是殺了她,也不會讓她驚醒。”
  黎山仙子的眼中,閃現出希冀的光來:“只是‘難’,那就不是束手無策了,看來方源你有辦法!”
  方源呵呵一笑:“也算是黑樓蘭運氣好,我在拍賣會上得到一蠱,可以組合成一記夢道殺招恰能解決此事。不過要組合殺招,光有核心仙蠱還不行,還得有眾多的凡蠱輔助。”
  黎山仙子大喜,忙道:“此事我可以幫忙,方源你需要什么材料煉蠱,盡可和我提,我一定拼盡全力滿足你的要求!”
  但方源卻是搖頭:“這些夢道凡蠱,煉蠱材料須得夢境中尋。煉制夢蠱和其他流派不同,整個過程,都得我本人親自出手才行。”
  “原來夢道,還有這樣的講究。”黎山仙子眨了眨眼,這個消息她還是首次聽到。
  夢道蠱蟲,和其他流派的蠱蟲有許多不同。
  其中一點,就是煉制的材料,并非現實物質,而是取材于夢境。
  這夢境還不能是旁人的,只能是自己的。
  只有取材自家夢境之中,方有可能煉出夢道蠱蟲來。
  方源擁有前世記憶,即便他前世在夢道上發展緩慢,成就有限,但這種常識還是知曉的。
  重生到了現在,這種常識反倒成了最尖端的研究成果,被掌握的少數勢力敝帚自珍,封鎖嚴密。
  因為有著大雪山盟約,黎山仙子并不懷疑方源所說的話。只是她的心中,不禁再次對方源刮目相看起來。
  方源的境況和經歷,黎山仙子也是知道一部分的。尤其是膽識蠱買賣,更有黎山仙子的分紅。
  “方源這個晚輩,的確厲害。好像就沒有他解決不了的難題,之前研究出氣囊蠱,竟然可以轉載膽識蠱。現在對夢道,也有如此研究。這絕非是他一個散修能搗鼓出來的,恐怕他的背景,真的很不簡單。”
  黎山仙子正想著,方源再次開口:“仙子,你也知道我這個人性子直率,喜歡坦誠布公地交流。這一次若能成功救下二位,不知道報酬幾何?”
  黎山仙子眼眸一轉,她早已熟知方源的性情,并不感到意外,笑道:“救命之恩,自然恩重如山。方源你想要多少仙元石,或者仙蠱方,或者仙材,盡管開口。”
  語氣十分客氣,畢竟是有求于人。
  方源仰頭一笑:“我不要別的,卻看中了黑樓蘭手中的我力蠱、力氣蠱。兩條命,兩只蠱。”
  黎山仙子的笑容驟然消失無蹤:“這兩只仙蠱,都是小蘭的核心蠱蟲。君子不奪人所好,方源這個條件,未免太過苛刻。”
  方源揚起眉頭:“難道二位的性命,還不比不上兩只蠱蟲珍貴嗎?”
  “你所言不妥。”黎山仙子搖頭,“就算被發現,也不過是小蘭性命有憂,我必定無事。再者說,小蘭出事,二位也會被牽連。一榮俱榮一損俱損,幫助我們也是利于二位。”
  方源露出笑意,贊同地點點頭,道:“仙子所言甚是有理,在下佩服萬分。之前條件徹底作罷,我這便回去準備。我保證,待得三年五載,必定能救出黑樓蘭來!現在就先告辭了。”
  說著,方源便站起身,就欲離開。
  雙方雖是簽下盟約,不能見死不救。但也規定下來,任何一方不得以此盟約要挾另一方相救,須得談妥合適的報酬。
  方源不是不救,只是時間較長罷了,因而他現在舉動也并不算違背盟約。
  黎山仙子大感頭疼,連忙站起,勸阻道:“慢,方源,有話好說。”
  “仙子有何見教?晚輩洗耳恭聽!”方源將態度放得很低,十分謙遜客氣的樣子。
  “唉,方源你莫這樣。兩只力道仙蠱,非我所有,我現在也不能答應你什么。”黎山仙子深深嘆息道。
  方源擺出一副十分理解的神情:“是啊,這個條件我也覺得過分,就當我沒有說過好了。仙子你說的很對,我力、力氣兩蠱是黑樓蘭擁有的仙蠱,你怎么可能做主呢?也罷了,咱們畢竟是盟友,我一定會幫忙的。但你也要知道,煉制夢道蠱蟲十分麻煩。因而時間漫長,需要做許多準備。在這期間,仙子可以搜尋其他方法,看看能不能救醒黑樓蘭。我這法子雖然一定能成,但用時太長。這期間黑樓蘭若被外人發現,那就糟了。不過好在我和太白云生身在中洲,就算黑樓蘭遭遇了什么不測,我們也會秉承盟友之義,為黑樓蘭報仇雪恨的。”
  這番話,讓黎山仙子氣得大翻白眼。
  太白云生暗中笑得都要肚疼,不忘補刀道:“談起盟約,咱們之間的盟約還剩下兩年時間。兩年一過,黑樓蘭未醒的話,我們該怎么續約呢?唉,這可是一件麻煩事情啊。”
  太白云生雖然性情仁厚,但涉及到關鍵利益時,卻也態度堅決,并非總是老好人。
  “你們兩個!”黎山仙子氣極。
  黑樓蘭身份隱秘,雖然被黑城知曉,但對方有著陰謀,不敢直接暴露黑樓蘭的身份。但這樣一來,也大大限制了黎山仙子的求援。
  關鍵涉及到夢道,即便各大勢力有所研究,得到些微成果,也絕不會輕易拿出來給黎山仙子去救黑樓蘭的。
  所以擺在黎山仙子面前的,最有可能,行之有效的救援方法,就是依靠方源。
  關于這些,黎山仙子心知肚明。此時見方源不肯讓步,以退為進,她只好深呼吸一口氣,頹然地道:“罷了罷了,也是我們時運不濟。就依你,兩只仙蠱。不過我力、力氣你只能選其一,這事我可以為小蘭做主。余下的一只仙蠱由我來出。直接坦言吧,這就是底線,請勿再逼迫我了。”
  太白云生不禁動容,感慨道:“黑樓蘭能有仙子你這樣的長輩,真是她的福分。”
  黎山仙子苦笑一聲,望向方源。她知道,太白云生雖然是方源的師兄,但卻是以方源為首的。
  解救黑樓蘭,也得靠方源出手。
  方源沉吟一番,他知道自己雖然還可強行逼迫,但如此一來,卻是失了情分。之前他主動讓利,好不容易營造出來的氛圍,也會被破壞殆盡。
  我力、力氣兩蠱雖好,但方源新得了數只力道仙蠱,對其需求也不再像之前那般急迫。
  “也罷,就依仙子吧。仙子手中的山盟蠱,我一直都十分喜歡呢。”方源笑著道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