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119 身份暴露

方源催動定仙游,回往狐仙福地的時候,在北原的某處戰場中,一場較量已經塵埃落定,分出了勝負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
  十幾位蠱仙,包圍著中央的兩人。
  秦百勝落在地上,佝僂著腰背,強撐著膝蓋,沒有軟跪下去。
  他再不復之前的雄武之姿。就連比斗之初的昂揚戰意,也消散盡無,幾乎全部轉為震驚和頹喪。
  “這,這記仙道殺招,就叫做碧玉歌?”秦百勝抬頭仰望鳳九歌,一邊說著,一邊口吐鮮血。
  他的鮮血不是正常的紅色,而是幽幽綠色。
  幽綠鮮血噴出口中時,迅速凝固成球,化為一顆顆的玉珠,落在地上。
  這些玉珠和地面相撞,發出清脆的響聲。
  整個地面,方圓上百里,完全化為了一片玉田。原本的土壤,再正常普通不過,此刻轉為了碧玉,渾然一體。
  不僅如此,地面上的蘆葦,也傾數化為玉質死物。輕風吹來,堅韌的玉桿隨風晃動,纖細的玉質葦葉,隨風而顫。
  而在秦百勝的身上,也浮現出一股玉意。不僅是他的衣服,都轉為堅硬的玉衣,頭發也半數成玉。甚至就連大部分的肌膚表皮,都凍死成玉。體內的血液流轉不暢,沾染玉意的污血,正在被秦百勝盡力吐出體外。幸而五臟六腑,有著仙道防御殺招保護,抵擋住了碧玉歌。
  親眼目睹了秦百勝一招敗北的整個過程,其余的中洲蠱仙們也都是臉色凝重,不時瞄向鳳九歌的目光中,難掩忌憚之色。
  鳳九歌懸浮在半空中,俯視著秦百勝,語氣中流露出贊賞:“沒錯,這就是我所創作的碧玉歌,能將萬物轉化成玉。你能抵擋住一刻鐘的時間,也算是分外難得了。也罷,你是一條好漢,如此死了太過可惜,搜你魂魄也是不敬。這樣吧,我問你答,你只需回答真話即可。”
  中洲蠱仙們聽鳳九歌這話,均感到意外。這和之前商議的行動計劃,并不一致。
  “鳳九歌大人。”
  “秦百勝乃是北原強者,如此輕易放了他去,恐怕是縱虎歸山啊。”
  “此人能抵住一刻鐘的碧玉歌,實力強勁,又是散修。不如……”
  眾人紛紛開口,希望鳳九歌出手殺了秦百勝。一方面是忌憚秦百勝的戰力,另一方面也是覬覦秦百勝身上的豐厚身家。
  秦百勝也是拍賣大會中,最大的贏家之一。若要做個比較,方源販賣了全部蠱仙俘虜所得的仙材,還沒有他身上百分之一的多。
  但鳳九歌擺手:“我意已決,你們無須多言。老算子,此時還得麻煩你出手,動用殺招君子如竹。”
  面對鳳九歌的強勢和一意孤行,中洲蠱仙們吶吶不言。
  眼前的碧玉戰場,就是最好的威懾。他們也是十大古派中矯矯不群的強者,但是他們現在無不發現,自己居然連鳳九歌的一招都抵擋不了。若和秦百勝相換,他們說不定還要更加不堪!
  鳳九歌之強,已經強得讓場中眾人都沒了心氣勁頭。秦百勝失去戰意,中洲蠱仙們更是暗想:難怪鳳九歌號稱中洲第一人!六首歌曲,就是六記仙道殺招,碧玉歌只是其中一道。這樣的戰力,真是可謂可怖,就算是面對八轉蠱仙,恐怕也不遑多讓了罷。
  被鳳九歌專門點名的青年智道蠱仙,出自中洲十大古派的古魂門。
  他深吸一口氣,越眾而出,來到戰場中央。
  他從寬大的袖口中,伸出拳頭,而后又緩緩展開五指,從掌心中生長出一株水晶無色嫩竹。
  “我這記仙道殺招君子如竹,乃是采用了六轉仙蠱竹君子為核心,輔助六百六十只凡道蠱蟲。專門用來盤問測謊。核心仙蠱雖是六轉,但這一殺招,卻能測出七轉蠱仙。再往上,面對八轉,卻是有力未逮了。”
  老算子介紹著,表面上語氣謙遜,實則警告秦百勝不要妄圖耍什么花樣。
  秦百勝臉色難看至極,他當然聽得出老算子話后的意思。
  “一招敗北,鳳九歌你的確厲害。我技不如人,認賭服輸,你問罷。不過你只能問三個問題。”秦百勝道。
  “你!”幾位中洲蠱仙當即不悅,皺起眉頭,殺氣四溢。
  鳳九歌卻笑:“無妨,三個問題已是足夠。”
  “快問,我可沒時間陪你磨蹭。”秦百勝猛地吐出最后一口玉血,恢復了幾分氣勢。
  “第一個問題,賣出樂山樂意以及浪跡天涯仙蠱的人是誰?”
  秦百勝聞言一愣,眼前迅速閃現出方源的身影,心中酸苦又有憤恨:沙黃啊沙黃,原來是你害得老哥我啊!
  心中念頭閃過,秦百勝倒也光棍,嘴上立即道:“這個賣家,名為沙黃,乃是一名仙僵。”
  “沙黃……仙僵……”鳳九歌口中喃喃,“繼續說下去。”
  秦百勝繼續道:“我也是結交此人不久,原因是曾用六轉察運仙蠱,觀察出此人氣運不俗,因此才刻意結交。此人來歷神秘,似乎背后另有靠山。本次拍賣大會中,他一人就賣出了十三具蠱仙俘虜。其中就包含一位七轉蠱仙奔雷手吳浩。另外他和黎山仙子交情緊密。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。”
  話音剛落,秦百勝就渾身巨顫,渾身皮膚爆裂開來,鮮血如水柱,不要本錢似的向外激噴!
  秦百勝痛得低吼一聲,連忙收攝心神,催動治療仙蠱。
  十幾個呼吸之后,他才穩住傷勢,只是劇痛實在難忍,雄軀仍舊微微顫抖著。
  這是因為他之前簽訂了盟約。如今泄露情報,違背盟約,就受到了強烈的反噬,有生命之危。
  鳳九歌看了看秦百勝,又轉頭看向老算子。
  老算子手中的水晶無色嫩竹,隨風搖曳,并無一絲變色跡象。這證明秦百勝所言,句句屬實。
  于是鳳九歌又問道:“第二個問題,關于八十八角真陽樓倒塌一案。告訴你所知的一切。”
  秦百勝聞言,臉色頓時變得更加嚴峻難看。
  半個時辰之后,中洲眾仙望著秦百勝遠在天際,已經縮小成一個黑點,快要脫離自家視野的身影。
  其中一位不甘地道:“鳳九歌大人,就真的放過他了?要知道他的手中,仙蠱十分之多,更幾乎囊括了拍賣大會中交易的一半仙材啊!”
  鳳九歌緩緩搖頭:“非是我不愿動手。而是偵察到此人有魂爆手段,單單稍稍流露的氣息,就恐怖無比。一味相逼的話,他要拖下你們當中幾人同死,乃是必然之事。到那時,打探情報的計劃也會徹底失敗。”
  “竟是這樣?!”蠱仙們驚疑不定。
  鳳九歌意味深長地道:“你們只消看這無色水晶嫩竹,便可知我所言非虛了。”
  眾人這才不言。
  老算子訕訕一笑,這才收起掌中的仙道殺招。
  他主動轉移話題:“得賴鳳九歌大人之功,如今得到這些線索,對推算真兇大有幫助。”
  鳳九歌點點頭:“接下來咱們就兵分兩路,一路保護老算子,讓他靜心全力推算。另一路則隨同我,去往北原僵盟,查查是否有沙黃的消息。若是沙黃就是僵盟中人,當場逮住他,那便最好不過。”
  中洲蠱仙無不聽從,立即劃分兩路,迅速撤離。
  大約一刻鐘后,幾道模糊的身影,降落到這里。
  “這里……怎么會?”望著眼前的碧玉之地,賀狼子仍舊可以感受到殺招的余威,眼中不禁閃過一抹忌憚之色。
  “糟糕,秦百勝被埋伏,他們已經交過手了。”黑城經驗豐富,看到這里,立即臉色一沉。
  姜鈺仙子急忙取出一套偵察蠱蟲,查看一番后,吐出一口濁氣道:“還好,雙方雖然激斗了一場,但秦百勝并未被擒,已經逃脫,向那邊去了。”
  姜鈺仙子的偵察手段,叫黑城、雪松子等人暗中驚詫,嘆為觀止。
  中洲蠱仙離開時,亦用了手段掃清痕跡。但在姜鈺仙子的操弄下,場中顯現出明顯的十幾團蠱仙氣息。
  這些氣息顏色各異,或大或小,其中鳳九歌留下的氣息,極為龐大,遠超他人。
  “十幾個蠱仙圍攻,他秦百勝居然也能逃得出去?”雪松子詫異,“我們不過五位,怎么圍困得住秦百勝?”
  “放心,我自有手段。”神秘的黑袍蠱仙開口,聲音沙啞低沉。
  姜鈺仙子收起手中眾多蠱蟲,臉上浮現出焦急之色:“走,就在那個方向,我們追過去!”
  瑯琊福地。
  “好大的一塊刺頭金!哇,三千斤的往生水!這,這竟然是碧木卵,嘶……數量這么多!方源你小子狡猾狡詐,果然沒有讓我老人家失望。”瑯琊地靈一頭扎在小山般堆砌的仙材中,神情歡暢也夾雜痛苦。
  眼前的仙材不僅量多而且質好,十分叫地靈滿意。但當他一想到,之前和方源談妥的六四分時,他就滿嘴的不是滋味。
  那十三位蠱仙俘虜,都是瑯琊地靈出力活捉。結果卻讓方源討了大頭,任是誰心里都不會舒服。
  “其實,你若想要仙材,也不是不可以。”方源忽道。
  瑯琊地靈眼眸一瞪,沒有高興,反而流露出濃郁的警惕之色:“臭小子,你又在冒什么壞水?”
  他實在是被方源坑害得怕了。
  “你的福地里有大量的毛民,培育優良,幾乎各個都是煉蠱好手,不是我那批可以媲美的。我這里有許多想要煉出來的凡蠱,你幫我煉蠱,我支付仙材當做酬勞。你不要怕,這是公平交易。”方源溫聲開口。
  瑯琊地靈眼珠子轉了轉,沒有思索多久,便答應下來:“也好,反正我平時也幫墨小子的忙。就接下你這單生意罷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