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121 煉制夢道凡蠱

細雨飄揚,青茅山在雨中更顯得蒼翠蔥蘢。塵?緣?文↘學→網
  方源靜坐在屋中,面對著弟弟方正。
  “哥哥,你為何還執迷不悟呢?舅舅舅母這些年來,含辛茹苦地養育我們,你卻將他們告到族中長老會中去,這簡直是忘恩負義啊!”方正昂首挺胸,站在方源的面前,義正言辭地斥責著。
  方源面色平靜,目光如冰,環視左右,心道:“這處夢境卻也逼真。”
  隨后,他又視察自身,只見三轉空竅中,藏著酒蟲、全力以赴蠱等等。
  方源心中便一定,心道:“這身修為相當于三王福地時候了。”
  這時,面前的方正又激動地喊道:“現在距離召開長老審判,還有一段時間,哥哥你現在撤訴還來得及。你真要告上去,你的名聲也就毀了。周圍人都會看不起你,我也不會認你這個哥哥了!”
  方源呵呵一笑,長身而起,向方正走去。
  方正后退一步:“哥哥,你想干什么?”
  見他這番模樣,方源心中泛起一股厭惡之情。
  “這是夢境迷障了。”方源心知肚明,忍耐著心中的厭惡,越過方正,走向屋門。
  “哥哥!”方正猛地回頭,拽住方源的手臂。
  方源行進不得,回過頭來,看著自己的弟弟,心中厭惡之情更加濃郁。有一股沖動泛起,真想一巴掌甩到方正的臉上,然后再揚長而去。
  但方源越加冷靜,輕輕地捉住方正的手臂,慢慢用力,試圖擺脫他的糾纏。
  然而隨即,方正的另一只手也抓住方源。
  方源無奈地嘆了一口氣,眼中卻是厲芒閃過,猛地抬腿,將方正直接踹倒在地。
  方正被踢倒在地,短時間內無法起身。
  方源這才自由,轉過頭來,邁開大步,走出大門。
  剛一出門口,眼前的景象便驟然變化。
  卻是來到了古月家族的議事大堂。
  一位位家老,分坐兩旁的位置上。族長則坐在中央的高位,俯瞰著方源和方正。
  方源審視自己,這才發現,他正跪在地上。身旁的方正也跪著。
  方源心中明鏡一般,心知剛剛踹倒了方正,心中情緒勃發,使得夢境迷障更強。
  剛才的第一場景,只有小屋一間,人物兩位。現在這里的議事堂,比小屋更加寬敞。而且出現了近十位人物,只是各個臉面模糊,唯有方正清晰。
  方源目光逡巡間,只是盯著族長看的時間多了一點,族長的臉面就開始漸漸變得清晰起來。
  方源連忙轉過目光,不再多看。
  看的越多,心中記憶就給勾起,夢境就越加徐徐如生。更為可慮的乃是牽動心中情懷,一旦入情,就會陷入夢境迷障。
  方源沒有夢道仙蠱輔助,一旦陷入迷障當中,想要脫身就很艱難了。
  “這夢中煉蠱材料,究竟在何處?難道說,不在這第二場景,還在更下面?”方源目光搜索,沒有結果,正心中揣摩時,堂中族長發言。
  隨后,一位家老越眾而出,向諸位宣布方源狀告舅父舅母,侵吞父母遺產一事。
  方正作為證人,當眾為舅父舅母說話。
  方源一一聽在耳中,不由心中漸增厭惡,更有一絲憤懣之情,潛藏其中。
  堂中家老們紛紛開口,言語明祥偏向方正一方,對方源很不待見。
  方源情勢危急,但心中仍舊冰雪般冷靜。他仔細品味心中情懷,內心深處始終不屑一哂。
  “宣被告一方進來。”這時,族長忽然開口道。
  舅父舅母登場,帶著義憤填膺的神色。一開口,便是數落方源,宣揚他平時不孝的舉止態度。這純粹便是誣告了,完全是子虛烏有之事,偏偏各個家老都信以為真,對方源冷眼冷笑。
  “給你最后一次機會,你現在可有什么分辯言語?”末了,族長開口,問向方源。
  方源冷笑一聲,這是夢境中的陷阱,真要發言,勾動了心中情懷,就落入險境了。
  于是他搖搖頭,一言不發。
  族長頓時變色,冷笑一聲,手指著他:“你這果然理虧,無法辯駁了。我現在就宣布,將九葉生機草蠱,交給你的舅父舅母。”
  九葉生機草栩栩如生,被族長從空竅中取出,當場交給舅父舅母。
  方正連連磕頭,感謝道:“謝謝族長大人,感謝諸位家老大人明察秋毫,還我舅父舅母清白名譽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升騰起一股淡淡的悲憤,但都被他忍住。
  他目光炯炯,緊緊盯著九葉生機草。
  夢中的煉蠱材料出現了,就是眼前的這只“九葉生機草”。
  “真是陰險。落在關鍵之物上,便是千方百計地想要勾動我的情緒。我精神越集中在此夢材身上,就越會被勾動情懷,陷入夢境迷障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猛地發動,真元催谷,灌注在數只蠱蟲身上。
  數只力道虛影爆發,將舅父舅母打飛出去。
  他動若兔脫,一把搶過“九葉生機草”,隨后根本就不停留,奪門而出。
  “好賊子!”族長怒極反笑,首先追殺出去。
  “居然以下犯上,簡直膽大包天,該殺!”諸位家老們紛紛怒吼,緊隨族長身后,向方源追去。
  方源剛出了大門,眼前景象便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  只見他身處一處山洞,周圍石壁慘白如骨,讓方源不禁回憶起南疆的白骨山。
  因為灰骨才子的遺藏,方源和白凝冰合作,最終逃離白骨山,躲開了百家一族的追殺。這個經歷讓他印象深刻,刻印在內心深處。
  此時回憶的念頭一動,周圍的山洞就越加清晰起來,甚至發生變化,變得和當初經歷的白骨山洞一模一樣。
  方源心中警惕,連忙止住回憶。
  這時,古月族長帶著近十位家老,出現在方源的視野中,追殺過來。
  方源連忙后退。
  在夢境中一旦死亡,對魂魄大為有害。更有甚者,會因夢而亡。五百年前世時,不知道多少蠱師在探索夢境時,卷入夢境迷障,最終失去了生命。
  依照方源此時的魂魄底蘊,死亡倒是不可能,但魂魄重傷是一定的。
  魂魄損傷,方源也不懼怕,因為他做著天底下獨一份的膽識蠱買賣。但受傷后退出夢境的話,他辛辛苦苦找到的夢材,卻要消失了。如此前功盡棄,不是方源所愿。
  方源一邊向后逃竄,一邊查看懷中的九葉生機草蠱。
  草蠱栩栩如生,方源心中亦是感應不斷,時時刻刻提醒著他這是煉制夢蠱的上佳材料。
  方源左拐右拐,逃竄到一處小巧的洞中。當即拋下幾只蠱蟲警戒,緊接著就盤坐在地上,按照記憶中的蠱方,開始煉蠱。
  剛煉到一半,方源就被追兵們發現,堵住了唯一的洞口。
  方源無奈地嘆了口氣,催動數只力道獸影,強行突圍而出。
  激戰當中,他硬生生忍住情緒,只是打退他們,沒有殺死。
  片刻之后,他又發現第二個洞口,再次入洞煉蠱。
  這一次煉蠱時間更短,只完成了大體上的三成,就被方正發現。
  “他在這里!”方正高聲大喊。
  方源冷笑一聲,一腳將方正踢飛。
  這時,一位家老已經趕來,突襲方源的后背。
  在夢中的每一次受傷,都是對魂魄的重創。
  方源陷入險境,連忙轉身,爆發數頭力道獸影,將襲擊自己的家老打爆成肉醬。
  “方源,你不得好死!”臨時之前,這位家老吶喊,發出詛咒。原本模糊的臉面,陡然清晰起來,化為學堂家老的樣子。
  方源無奈地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剛剛危險關頭,他分心他顧,壓制心中情緒的力度稍稍減弱,使得入夢更深一籌。
  這也是他為什么始終留手,不打殺了追兵的緣故。
  夢中場景源源不斷,幾乎可以說永無止境。方源就算殺死了追兵,也會有其他的追兵出現。就算不是追兵,也會變生出不一樣的干擾掣肘。
  且生死搏殺之時,更要全神貫注,使得情緒容易泄露出來。夢境種種,就是千方百計地勾動做夢者的情懷,使其不辨真實虛假,最終永遠沉溺在夢境迷障中,不能自拔。
  好在方源有著前世經驗,雖然前世在夢道上的成就十分可憐,但也足夠他面對這個夢境了。
  擺脫了追兵之后,方源來到一處大廳,卻是和他記憶中煉制骨肉團圓蠱的場景,一模一樣。
  在這里,方源終于煉成夢道蠱蟲。
  追兵殺來,方源哈哈一笑,自言自語道:“這就醒來罷。”
  說完,眼前驟然化為烏有,一片黑暗。
  方源緩緩睜開雙眼,黑暗消散,露出蕩魂行宮的景象,一如入夢之前。而他著盤坐在床榻上,手中虛捏著,保持著夢中的動作。
  在夢中,他正捏著剛剛煉成的夢道凡蠱。此時回到現實,這只夢道凡蠱卻是不翼而飛。
  方源也不驚惶,而是向自家腦海中探去。
  只見腦海中,一只夢道凡蠱緊緊地懸浮著,周圍各種念頭宛若氣泡般,在飄揚消散。
  “第一只夢道凡蠱,總算是成了。”方源欣慰一笑。
  夢道有別于其他流派。凡蠱都沒有形體,只能存于腦海。唯有夢道仙蠱,才能由虛返實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