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122 副使大人

“賊子,你往哪里走?”夜叉龍帥率領三位仙僵,飛在空中,速度之快,宛若四道閃電。塵?緣?文√學←網
  追殺的不是別人,正是鳳九歌。
  他偽裝成仙僵身份,企圖混入北原僵盟,不想卻在最后關頭,受阻于議事堂的道痕大門。
  因此,不是北原蠱仙的秘密暴露出來,惹得陰流巨城的三巨頭之一的夜叉龍帥,親自率人追殺。
  忽然,鳳九歌停下身形,轉身面對四位追兵,面含淡笑:“諸位追得辛苦么?不妨停下來,容鳳某問上幾個問題,若是回答屬實,鳳某便可留得諸位性命。”
  “什么?”仙僵們大怒。
  “賊子,逃不走了,居然敢在你爺爺面前玩計!”一位壯漢仙僵,惡聲惡氣。
  “小心有詐。”一位女仙僵立即催起偵察手段,掃視周圍。
  幾乎下一刻,女仙僵的臉色蒼白如紙,失聲驚呼。
  三位中洲蠱仙,浮現出身形來,和鳳九歌一同,形成包圍,恰到好處地將追殺而來的仙僵,包圍在中央。
  鳳九歌輕聲一笑,徹底撤去偽裝,還原本來面目,七轉蠱仙的氣息展漏無疑。
  仙僵們躁動不安。
  “七轉蠱仙!”夜叉龍帥面沉如水,立即開口鼓舞士氣,“埋伏又如何?你四我四,雙方人數一樣。你是七轉蠱仙,本帥也是七轉。別以為仙僵戰力孱弱,只是平時我們不想做無故的斗爭罷了。你們這些外域蠱仙,真是膽大妄為,想打我們北原僵盟的主意?哼!”
  “不錯,別以為老子怕你!”
  “戰就戰。”
  “諸位此舉是挑釁我們僵盟,可想好后果了嗎?”
  仙僵們紛紛開口,軍心一定。
  鳳九歌撫掌而笑道:“此刻諸位的求援信,恐怕已經通過福地,送到陰流巨城之中了吧?”
  此言中的,三位仙僵都是面色微變,就連夜叉龍帥亦是目光閃爍了一下。
  仙僵處境尷尬,若能避免戰斗,就會想方設法避免。這里距離陰流巨城也不是特別遠,因此中洲蠱仙們浮現出來的那一刻,四位仙僵都不約而同地傳回消息去。這倒并非是他們怕死,能夠利用的援軍,為什么不盡量利用好呢?
  人數越多,優勢越大,就算激斗,造成的損失就少,戰后的得益也就越多。
  成為蠱仙者,都是精明之輩。
  就算是戰斗狂人,也不是無腦亂戰。真要是這樣,就算成為蠱仙,也活不長久。
  鳳九歌察言觀色,忽然拱手贊嘆道:“貴盟的道痕大門,真是厲害,鳳某十分佩服。盡管之前也有聽說這方面的傳聞,但總想試試看自己的手段。不過道痕大門乃是先賢遺物而已,我等既然已經現身,自然有著把握,能夠在援兵到來之際,收拾諸位性命。想必諸位此時已經覺察到了,這處天地看似毫無異常,卻是一處戰場殺招,隔絕內外。諸位的消息,怕是傳不回去了。”
  四位仙僵,面色再變。
  鳳九歌嘆了一口氣,語氣低緩溫和,透露出一股令人不禁信服的誠意:“鳳某自有搜魂手段,但無意殺戮。諸位若能配合,說出真話,鳳某必定放諸位安然離去。”
  “哼,大言不慚。先試試彼此手段再說吧。”夜叉龍帥急急打斷鳳九歌的話,再讓他說下去,好不容易鼓舞起來的戰意士氣就都散了。
  別的仙僵可以服軟,但夜叉龍帥卻身居高位,有著顧忌——戰都不戰,直接認慫,他的名聲就盡毀了。將來怎么服眾?怎么再坐住陰流巨城三巨頭的位置?
  夜叉龍帥率先沖了上去,隨后三位仙僵,則分散開來,作為左右尾翼,瞬間形成首尾相顧的簡易陣型。
  鳳九歌笑意不減,卻是輕輕抽身退去。
  對手太弱,他沒有動手的**!
  左右兩邊,兩位中洲蠱仙哈哈大笑,夾攻過來。
  一場激斗,以二對四。甫一開始,中洲蠱仙一方就強勢占據上風,隨后優勢不斷擴大。盡管夜叉龍帥怒吼連連,不斷奮力反擊,企圖挽回局面。
  但至始至終,兩位參戰中洲蠱仙都沒有失去對局勢的把持。
  戰了一刻多鐘,夜叉龍帥臉色鐵青,主動停手。其余三位仙僵,亦是斗志衰弱幾無,神色隱隱驚惶。
  “你有什么問題,只要不違背我僵盟的核心利益,盡管問吧。”夜叉龍帥寒聲道。
  “識時務者為俊杰也,閣下如此胸懷,卻是再好不過。”鳳九歌笑意更濃,直接問道,“我需要知道沙黃仙僵的事情。”
  “沙黃?”夜叉龍帥神色一愣。
  “是那個剛剛加入的仙僵。”身后的女仙僵脫口而出道。
  “哦?”鳳九歌眼中閃過一絲喜色,誠懇地道,“鳳某愿聞其詳。”
  幾乎與此同時,另一處激斗也悄然結束。
  呼呼呼……
  姜鈺仙子等人個個身上帶傷,氣喘吁吁,狼狽不堪。
  “哼!今日被你們所擒,是秦某技不如人,要殺要剮悉聽尊便!但若想要我的仙蠱和仙材,呵呵,你們還是死了這條心罷。”被圍困得死死的,突圍一直失敗的秦百勝,渾身浴血,氣勢悲壯。
  姜鈺仙子搖搖頭,苦笑:“副使大人,我們可不敢取你的性命。之前就已經說了,你本就是我們的頭領。”
  “哼!”秦百勝面如寒霜,仍舊十分警惕,“一派胡言!為了得到我的仙蠱和仙材,居然編造出這么一個拙劣的借口。你們以為我是三歲小兒嗎?”
  “副使大人,你是影宗中人。之所以記不得隱秘之事,乃是魂魄受到了改造。”姜鈺仙子耐心地解釋道。
  “放屁!”秦百勝毫不猶豫地怒斥,“既是魂魄上做了手腳,我身為本人,怎么就覺察不出絲毫的痕跡來?下次編造謊言,就編個更可信點的。”
  姜鈺仙子的笑容越發苦澀,一旁的黑袍蠱仙開口:“副使大人,不妨換位思考一下。我們并不愚蠢,什么借口不用,偏偏就用這種借口?魂魄方面沒有任何改造痕跡,這是因為動用的是本宗的無上手段。就算是九轉蠱仙,也未必能查出端倪。不過卻有一個麻煩,就是太過完美,使得本人都毫無意識。時間一久,整個人就會變成另外之人。”
  “大人,這個計策,原本就是大人你親自設計施行的。小女子也勸說過大人,此法十分危險。當年的正使大人,便是前車之鑒。可惜大人執意如此,言說要想騙過敵人,就得先欺騙自己。這只魂道仙蠱中,就是大人你缺失的魂魄。只要大人將其融入自身,就能明白前因后果了。”姜鈺仙子說著,取出一只魂道仙蠱來。
  秦百勝看著這只仙蠱,沉默不語。
  姜鈺仙子又道:“其實副使大人,想必也看出來了。之前的激斗,我們從未下過死手,就算被您出手重傷,也沒有動用殺機。這只仙蠱還給您,您可要隨意查看。”
  魂道仙蠱遙遙飛出,緩緩落到秦百勝的面前。
  “還真的給了。”一旁參與此事的雪松子,目光驚異地看著。
  黑城則面無表情,一邊靜靜地療傷,一邊觀望著。
  秦百勝警惕萬分,動用多種手段察看,確認仙蠱本身沒有問題后,這才將其取到手中,小心翼翼地探去心神。
  旋即,他便發現,這只仙蠱當中的確存在著一團魂魄。
  并且這團魂魄隱隱地和自己,有著一股極端緊密的聯系。
  秦百勝目光猶豫了片刻,忽然嘿的一笑,手指輕輕一捏,就將手中仙蠱捏碎:“好賊子!這個手段才是真正的殺手锏吧?就算是我自認見多識廣,也看不出任何破綻。不過想叫我入甕,任憑爾等巧舌如簧,也要慘敗收場!”
  “這!”雪松子失聲,心中大為心疼。這可是仙蠱啊,居然就這樣被直接捏碎了。
  黑城心中亦是微微一驚,對秦百勝此舉,不禁也泛起一絲敬佩之情。
  這是絕對的自信,才能造就的舉動。
  秦百勝哪怕是陷入絕境,也從未動搖過對自己的信念。
  黑城不禁自問:若換做是他,面對敵方如此言語,就會有如何選擇?
  “副使大人,你!”黑袍蠱仙驚愕出聲,頓時有些手足無措起來,“這可怎么辦才好?”
  “無妨。”姜鈺仙子的嘴角卻微微上翹,“果然只有副使大人您才最了解自己啊。這要換做其他地方,仙蠱捏碎,魂魄也就消散了。但幸虧我們千辛萬苦地,將您帶到了這里來。”
  “哼,這里又是什么地方?”秦百勝喝問。
  周圍迷霧森森,此時隨著姜鈺仙子輕揮長袖,大風驟然刮起,迷霧迅速散去,露出石壁。
  秦百勝、黑城、雪松子等人這才發現,自己原來置身在一處山谷當中。
  “落魄谷?!”秦百勝看了幾眼,心神震動。
  “不愧是副使大人啊。”姜鈺仙子又一揮袖,頓時山谷中無數蠱蟲飛起,以海量的白蓮巨蠶蠱為基礎,形成超絕蠱陣。
  蠱陣發動起來,威勢磅礴,直叫賀狼子、黑城、雪松子等人面現驚駭。、
  “啊——!”秦百勝慘烈長嘯。
  簫聲持續了十幾息后,戛然而止。
  數十只蠱蟲,不乏多只仙蠱,從谷中飛起,如乳燕歸巢般飛入秦百勝的仙竅。
  秦百勝實力盡復!
  “終于,回來了么……”秦百勝望著自己的雙手,聲音低沉,目光陰冷。
  “屬下拜見副使大人,恭迎大人安然回歸。”姜鈺仙子、黑袍蠱仙一齊拜倒在地,其余黑城、雪松子微微行禮,至于賀狼子仍舊桀驁不馴,抱臂冷觀一切變故。
  秦百勝回憶起了所有事情,冷哼一聲:“鳳九歌……這個仇先記著,遲早會找你算賬。姜鈺,你就只找到了這么些人嗎?區區這些人手,可攻不破瑯琊福地。”
  “是屬下辦事不利。”姜鈺仙子連忙低頭認錯。
  黑城、雪松子面色微變,賀狼子則張開嘴巴,露出利齒,低吼起來:“秦百勝,你裝神弄鬼也就罷了,居然敢看不起我?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