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123 沉默和嘆息

轟!
  劇烈的爆炸聲中,賀狼子仿佛一灘肉泥,攤在巨坑中心。塵↗緣↙文×學?網
  他奮力掙扎,想要爬起來,但身體宛若被一座無形的大山鎮壓著,千萬鈞的重量壓得他動彈不得。
  賀狼子雙目赤紅,面容扭曲,嘶吼連連。
  秦百勝雙手自然垂下,面無表情地站在巨坑邊緣,看著掙扎不止的賀狼子。
  “一招,只是一招,就讓賀狼子無還手之力!”雪松子的眼中,是一片驚駭之色。
  黑城瞇起雙眼,掩下心中的劇烈波動,急速思索著:“這是什么仙道殺招?一用之下,居然令賀狼子連任何一個殺招,都動用不了!賀狼子動彈不得,但**卻毫無受壓迫的征兆。這應該是魂道的殺招……”
  至于姜鈺仙子,則一臉見怪不怪的樣子。
  而神秘的黑袍蠱仙,整個臉面都籠罩在帽兜中,不見其神色。
  “有,有種的,讓我動用殺招!先手突襲我,算什么本事?我不服!”賀狼子幾乎咬碎鋼牙,趴在坑中,仰望著高處的秦百勝,艱難而又憤恨出聲。
  秦百勝不屑地冷哼一聲,俯視著賀狼子,扯起嘴角:“先下手為強,這個道理你身為魔道蠱仙都不明白?看樣子還是高估了你,真正的戰斗中,誰管你服不服?只要克敵制勝,就是本事!”
  說到這里,秦百勝頓了頓,語氣如冰:“如今,我為刀俎你為魚肉,任我宰割。你服也得服,不服也得服。給你三息時間,臣服于我,否則我便當場殺了你。”
  賀狼子沒有猶豫:“我服!”
  秦百勝哈哈一笑,放開禁錮。
  賀狼子但覺渾身輕松,立即獰笑一聲,猛地發出仙道殺招。
  霎時間,刺目的光輝絢爛綻射。光芒來得快,去的也快,迅速消散后,巨坑中現出一頭猙獰巨狼。
  巨狼張開血盆大口,立即撲向秦百勝。
  秦百勝站在坑邊,渺小的身形和巨狼形成鮮明的對比。
  巨狼攻擊未至,就已經掀起一陣巨大的腥風。狂風吹得幾位蠱仙的長袍獵獵作響。
  賀狼子化身巨狼,挾憤而攻,聲勢浩蕩無比。雪松子、黑城連忙后退,免得殃及池魚。
  秦百勝位置最近,見著巨狼殺來,卻是一動不動,嘴角浮現出冷諷之意,顯然賀狼子的襲殺并未令他意外。
  轟!
  再一聲巨大的轟鳴,響徹眾人的耳畔。
  巨狼嗚咽一聲,從半空中驟然衰落下去,四爪趴在地上,巨大壓力死死地鎮壓著狼軀。
  賀狼子一如之前的模樣,再一次動彈不得。
  碩大的狼眸中,流露出難以置信的驚駭,他望著秦百勝大叫起來:“又是這一招!這是什么招數?”
  “告訴你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秦百勝呵呵一笑,“這一記仙道殺招,名為魂壓。以我的魂魄底蘊,直接碾壓你的魂魄。你**雖強,但此招卻直接針對你的魂魄。你沒有克制魂道的仙道變化,不管變作其他任何猛獸,也不會是我的對手。賀狼子,現在我給你最后一次機會。臣服于我,或者……去死。”
  面對如斯強勢的秦百勝,賀狼子陷入沉默。
  黑城、雪松子對視一眼,均大感不妙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沙黃……”鳳九歌望著遠離而去的夜叉龍帥等人,口中喃喃不止。
  “這次搞來的情報,根本沒有實質性的作用嘛。”鳳九歌身旁,中洲蠱仙洪赤明不滿地嘟囔著。
  “不,得到的情報已經很多了。”鳳九歌呵呵一笑,“首先這個仙僵沙黃,能夠順利地加入僵盟,證明他是北原蠱仙。或許不是土生土長的北原人,但也一定在北原升仙。其次,他既做偽裝,證明不能以真面目示人。最后他的背后有大能或者勢力撐腰。這股勢力極可能便是八十八角真陽樓大案的罪魁禍首!”
  “九歌大人,言之有理。”對于鳳九歌的推測,其余三仙均點頭贊同。
  “接下來我們該如何行動?”
  鳳九歌思量一陣,這才道:“我們先和老算子他們會和,將得到的情報告知于他,方便他的進一步推算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大雪山福地,第一支峰。
  “怎么?軟玉沙還沒有籌集全嗎?”雪胡老祖捏著單子,不悅地質問道。
  他質問的對象,乃是大雪山第四支峰的厲鵬王。
  兇威在外,桀驁不馴的厲鵬王,此刻低垂著頭,恭聲道:“老祖息怒,屬下遭遇了一群天魁獸,這才不得不終止了采集。這次再去白天,一定能夠功成。”
  “嗯,你就去準備罷。不是我針對你,而是第一輪采集仙材,你便出現了這樣的差池。以后怎么服眾,坐得穩第四交椅?你是我一手扶持上來的,你這一輪表現最差,叫其余峰主又如何看我呢?”雪胡老祖又點了幾句,這才揮袖,讓不停告罪的厲鵬王離開大殿。
  “厲鵬王此次也是運氣欠佳,遭遇了天魁獸群。他身受重傷,卻仍舊帶來一部分軟玉沙,已屬不易。”厲鵬王走后,從殿后轉出一位女仙。
  整個大雪山福地中,也就這位女仙,能夠這般語氣與雪胡老祖說話。
  雪胡老祖轉過視線,看向女仙,面容柔和了幾分:“娘子,你是不知道此中關竅,所以才覺得我對于這些峰主過于苛責了。我搜了馬鴻運的魂魄,得知了這小子的一切經歷。鴻運齊天蠱的威能,實在是可畏可怖啊。你以為厲鵬王此番,只是巧合嗎?絕非如此。不僅是他,其余峰主也或多或少,在采集仙材中,有著變故。這一切,都是鴻運齊天蠱在暗中影響著我們。任何對其宿主不利的舉動,都會引來鴻運的反擊,鎮壓我等的運氣。”
  “竟有這種事情?”女仙萬壽娘子奇道。
  “按照運道的理論,我等身為蠱仙,自有超出平常的氣運護身。但鴻運齊天蠱乃是運中帝皇,因此我們也會被影響。時間拖得越久,就越會生出無數變故。最終煉蠱失敗不說,甚至還會惹來巨大禍端。”雪胡老祖詳細解釋道。
  身為第二峰主的萬壽娘子,這才了然,思索了一番,皺起眉頭道:“如此一來,豈不是對我煉蠱,大有妨礙?”
  萬壽娘子乃是北原四大煉道蠱仙之一,按照雪胡老祖的計劃,就是讓她最后操刀,以馬鴻運為主材,煉出鴻運齊天蠱。
  雪胡老祖點點頭:“所以咱們這一次煉蠱,不僅要多準備幾份煉蠱仙材,而且還要借助其他運道仙蠱,護住自身氣運。好在有馬鴻運這個主材,比之無中生有地煉出鴻運齊天蠱,節省了不知多少的仙材了。”
  “即便如此,我們要準備的仙材也過多了,幾乎要超出整個大雪山的承受能力。這一次煉蠱,實是重大,幾乎將我們夫婦大半輩子的積累,都消耗一空。”萬壽娘子眉頭愁云一片。
  雪胡老祖笑了笑,攬住她的腰,勸慰道:“娘子是擔心最終煉蠱失敗?”
  萬壽娘子點點頭,凝望自家夫君:“就算是煉道大宗師,也會失敗。更何況我呢?”
  “哈哈哈,娘子放寬心盡管去煉,不管成敗,我都接受著,絕無一絲怨憤之心。我能達到今天這般修為,已經榨干了一切潛能才華,對接下來的災劫越來越沒有信心。鴻運齊天蠱就是我破局的希望,唉,但愿一切都能來得及。”雪胡老祖悠悠一嘆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方源,去把那箱貨物搬下來。”商隊管事指著一個箱子,厲聲大喝道。
  “是。”方源答應一聲,連忙爬上黑皮肥甲蟲,將上面最大的那件木箱搬下來。
  “這小子居然還有力道修為,我竟看走眼了。”看著方源輕輕松松地完成任務,商隊管事眼中陰芒一閃,“不成,我答應了二公子的事情,不能這樣失敗!”
  想到這里,商隊管事揮起手中長鞭,照著方源的后背狠狠一抽。
  啪的一聲。
  方源后背衣服瞬間被抽破,一道深深的鞭痕,印在方源的背上。
  劇烈的疼痛,襲上心頭,方源被抽倒在地,淋漓鮮血很快從傷口處溢出。
  前世混跡商隊,因為拒絕了某位公子的招攬,因此受到屢屢打壓、羞辱的記憶,又重新鮮活起來。
  一股憤怒之情,在方源的心中升騰而起,但很快又被方源按捺下去。
  “磨磨蹭蹭的做什么,動作給我再快一點!”商隊管事純粹是沒事找茬,痛罵方源。
  方源修為高達三轉,但此時卻不用。
  正所謂利刃在手,殺心自起,這就是夢境中陷阱,故意引他攻擊,好激發更多的憤怒。
  好不容易捱過一天,受到管事多番刁難,方源進入臨時搭建的帳篷,繼續煉制夢道凡蠱。
  “在這夢境中已經過了五個場景,這次終于快要成了。”方源望著漸漸成形的蠱蟲,心中欣慰。
  但哪知半夜時分,正在煉蠱緊要關頭,忽然獸群沖擊商隊的臨時駐地。方源盡管布置了防御手段,卻終究抵不過獸群的浩蕩沖鋒,最終功虧一簣。
  方源睜開雙眼,脫離夢境,仍舊是身處蕩魂行宮。
  查看仙竅,發現黎山仙子送來了消息。
  卻是說明她那邊的處境,雪胡老祖命令各峰主外出采集仙材。黎山仙子離開大雪山福地,留著黑樓蘭一人并不安全。因此,黎山仙子催促方源盡一切可能快速,另外告知方源北原僵盟出現變故,有人調查仙僵沙黃的身份。
  “已經查到如此地步了嗎?”昏暗的房中,方源皺起眉頭,幽幽嘆息一聲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