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126 夢道先驅

西漠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
  “噗——!”蠱仙唐妙陡然嬌軀一震,睜開雙眼,吐出一口逆血。
  “又失敗了。”唐妙臉色慘白如紙,比起身上的傷勢,她更對此次探索夢境的失敗結果而絕望。
  唐妙魂魄重創,此時頭昏眼花,身軀沉重,心中哀傷:“哥哥,小妹無能,救不出你!甚至此次探索夢境,都沒有找不到你。”
  她緩緩閉上雙眼,凄苦的淚水滑落臉頰,形成兩道淚痕。
  片刻后,聞訊而急忙趕來的唐家蠱仙們,來到密室,站在唐妙的面前。
  唐家太上大長老唐陽皺起眉頭,他看著床榻上盤坐著的唐妙,語氣沉重:“沒有想到,盡管這一次大費周章,向蕭家借來了七轉情蠱。結果闖蕩夢境,仍舊遭受了慘敗。”
  “唉,夢境本身就奇妙詭異,更何況妙探索的乃是盜天魔尊的夢境。”蠱仙唐爛柯嘆息著。
  三尊說早已經流傳天下,關乎大夢仙尊,不僅是中洲,其余四域的超級勢力,大多數都在探索夢境,積累經驗,研發相關蠱蟲。
  身為西漠超級勢力之一的唐家,更在許多年前,意外地發現了盜天魔尊的夢境。
  這個發現,極大的激發了唐家研究夢道的熱情。
  為了探索這道夢境,素有唐家第一天才之名的唐家蠱仙唐方明主動接過這個家族重任,結果屢屢受挫不說,還不慎迷失在夢境當中。
  他的親妹妹唐妙,為了救醒哥哥,屢次嘗試,皆遭失敗。
  這一次失敗,更是慘重。
  為了此次夢境探索,唐家耗費巨資,借得情道仙蠱,寄托著希望。沒想到結果讓人感覺到一股冰冷。
  “仙蠱雖有作用,能夠鎮壓我的情感,不被夢境輕易勾動。但也因此,仿佛成了局外人。似乎一直被演化中的夢境排斥在核心之外,這一次入夢,我甚至連哥哥的身份,都沒有發現。”一直盤坐在床榻上,默默療傷的唐妙,語氣沉重。
  “唉,看來探索夢境,還真得夢道蠱蟲。可惜我唐家探索夢境已經六十多年,創出的夢道凡蠱不過十幾種,且都是三轉以下。其中又有大半,作用有限至極。算起來,真正適用于夢境探索的,只有四五只。”
  萬事開頭難,尤其是這起步階段,更是分外艱難。先驅者往往茫然,因此每前進微微一小步都是巨大的成功。
  對于夢道,大家都沒有經驗,都是一片空白。待渡過這個艱難的起步時期,漸漸積累了寶貴的經驗,優勢就會如滾雪球一般越加壯大。
  等到中期后期,優勢更加明顯,夢道探索的難度就會大幅度降低。方源前世記憶中,就有這么一段時期,幾乎每一天都有夢道蠱蟲被創新出來,種類繁多宛若夜空星辰。那是一個烈火烹油,鮮花著錦的夢道盛世。
  人族歷史上,每每這樣的盛世,必有絕世大能應運誕生。
  按照三尊說之言,這個大能應當便是大夢仙尊。只可惜方源沒有等到大夢仙尊的出現。
  說起來,如今這個起步時期,唐家已經走在時代的前列。就算是中洲十大古派之中排列,也是名列前茅。
  不過時代的局限,仍舊牢牢桎梏著他們。就相當于瞎子摸象,不著全局,只能一步步艱難摸索,嘔心瀝血,才能得到些微成果——十幾種的夢道凡蠱。
  然而這些成果中,真正實用的性價比高的夢道凡蠱,又少之又少。
  拿地球上的例子解釋,就仿佛是實驗室制品,距離軍用尚有一段距離,距離民用則有更長距離了。
  尤其這種創新、探索,不是任何一位蠱仙都能勝任——還需要天賦和才情。
  在這方面,循規蹈矩的蠱仙只能算是庸才,沒有創新精神,甚至連某些凡人蠱師都不如。
  唐家的蠱仙數量也不少,但也就唐方明適合做這種事情。這十幾種夢道凡蠱,大部分都是他創造的。可以說,他是唐家探索夢境的主力大將!
  遺憾的是,如今的唐方明陷入夢境不能自拔。如此一來,唐家的探索進度便幾乎停滯不前。
  唐方明的**無傷,有著家族蠱仙的手段保護。但限于夢境中的魂魄,已經脫離了肉身,不見蹤影。只要陷于夢境,魂魄就會受到不斷的削弱,直至徹底衰弱消亡。
  唐家蠱仙尤其是唐妙,為此心急如焚,但卻有心無力。
  “我哥現在的情形如何了?”穩定了傷勢之后,唐妙開口問道。
  幾位太上長老們對視一眼,其中一位艱難地道:“**自有我們擔保,但市面上幾乎沒有膽識蠱。我們……已經買不到了。”
  唐妙立即緊皺眉頭,急問道: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
  先前那位開口的蠱仙,再次答道:“你也知道,販賣膽識蠱的賣家其實只有一家,做的是壟斷生意。但之前不久,這位賣家忽然斷貨,不知道什么緣故。市場上,雖然也有膽識蠱流通著,但源頭不賣,就像是無源之水。如今已經干涸,市面上遠不止我們需求。”
  膽識蠱是壯魂的第一手段,毫無任何后遺癥,更關鍵的一點是見效奇快。
  幽魂魔尊曾評價過,此法為天下第一壯魂法,說的無錯。
  對于唐方明而言,膽識蠱更是救命手段。
  “沒有膽識蠱的話,那哥哥……”唐妙心中不由焦急萬分,語氣中流露出一絲驚慌之音,復又抱著萬分之一的希望,問道,“怎么就忽然不賣了?市面上難道就沒有絲毫流通?”
  這次換做唐家太上大長老緩緩開口:“我們也曾聯系賣家,許以重利,但對方毫無回應。最近這些天吊著方明的性命,全靠我族大力收購市面長殘留的膽識蠱。勉力支撐到現在,終是膽識蠱數量越來越少,如今近乎于無了。”
  唐妙聞言,一顆心沉入谷底,呼吸也不由地紊亂。
  普通的壯魂手段,唐家不是沒有。之前膽識蠱買賣沒有在寶黃天出現時,他們就是靠著這些手段,吊住唐方明的性命。
  但如今,唐方明陷入夢境太深,魂魄衰弱的速度太快。這些手段已經沒用了,恢復的程度跟不上他衰弱的腳步。
  沒有了膽識蠱,唐方明立即面臨死亡的險境。
  這可如何是好?
  唐妙咬牙,緊皺眉頭,深深地盯著眼前的蠱仙們:“我不管!若非當初你們不將這任務授給哥哥,哥哥也不會出現這事。現在哥哥處境這樣,你們就這樣袖手旁觀?”
  “話不能這么說,什么叫袖手旁觀?這些年來我們唐家上下,為了吊住方明的性命,盡了多少的努力,付出多少的代價,你也是當事者,都一一看在眼里的……”太上三長老反駁道。他例舉了無數事例,并非空口白牙,的確是事實確鑿,有理有據。
  “我不管!”唐妙的眉頭皺到極致,青黛色的眼眸中此刻醞釀著一股氣憤,仿佛是表面平靜,內里洶涌的深潭。
  “三長老,不必再說了。”太上大長老伸出手,阻攔道。
  三長老住口不說,太上大長老望著眼前倔強憤怒的唐妙,便深深地嘆了口氣。
  唐方明、唐妙兄妹情深,唐家這些蠱仙都心知肚明。
  這對親兄妹幼年時,曾經因為唐家高層奪權,被無情拋棄。兄妹倆歷經困苦,艱難存活下來,在屢次的奇緣眷顧之下,哥哥唐方明竟修為蠱仙,妹妹唐妙亦成為五轉巔峰的蠱師。
  兩人為報仇雪恨,殺回唐家。
  唐家的蠱仙們出面,和唐方明協商。最終唐家主動犧牲了一干凡人高層,換取了唐方明的回歸。
  和一位蠱仙相比,就算犧牲再多的凡人又算得了什么?
  唐方明審時度勢,加入唐家,靠著唐家助力,又提攜妹妹唐妙,幫助她成為蠱仙。
  當唐妙終究不如哥哥那般胸襟,對唐家仍舊含著偏見,隱藏著怨憤。
  此時在哥哥命不保夕的情形下,對她勸說什么都是無用的。
  于是太上大長老一臉濃郁的哀色,對唐妙道:“我和諸位太上長老商議了三天三夜,對于方明,如今只有三策。”
  “哪三策?”唐妙面色微微一緩,立即問道。
  “上策,是尋找一頭上古魂獸,斬殺之。將其魂魄種入方明體內,再輔以手段殺招,以魂灌魂,令方明渡過眼前難關。”
  “中策,是利用族中保留的那只血道仙蠱,實施感應之法,強行召回方明的魂魄。”
  “至于下策,則是尋求那位散修白海沙陀的幫助。”
  太上大長老緩緩說完,臉上悲苦神色越加濃郁。
  唐妙靜靜地聽完,陷入良久的沉默當中。
  好一會兒,她忽然冷笑一聲,抬起雙眸,逐客道:“此事我需要考慮,諸位長老請回罷。”
  蠱仙們一一離開,只剩下唐妙一人。
  她再輕聲一笑,雙眸里滑落淚珠,嘴角上盡是嘲諷冷意。
  “什么上策?一旦用了,就算成功,也會魂魄相融,變得人不人,獸不獸。至于中策,成功的可能不足三成。就算沒有失敗,召回的魂魄也是極為殘缺,說不定哥哥連我這個妹妹都不認得了。唯有下策還有希望!那白海沙陀雖是散修,但夢道造詣驚人,就算是哥哥也多次私下贊佩。然而請他出手,需要極大代價。這些老東西這么說,無非是惦念著我兄妹手中掌握的樂土仙尊的傳承!的確,也只有這道傳承,才能請的動白海沙陀罷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唐妙伸手擦干臉上的淚痕。
  “哥哥,我不會放棄的。就算是犧牲了這道傳承,我也要將你救醒。”
  唐妙盤坐在床榻上,昏暗的光線中,人卻如花般亮麗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