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129 仙蠱易主

十幾天后,狐仙福地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
  時運仙蠱,靜靜地懸浮在方源的頭頂上,并且不斷地游走著。
  時運仙蠱宛若一截玉石蜈蚣,通體淺綠,此時在方源頭頂的一小片空間中,緩緩蜿蜒游蕩,散發著如水般的光澤。
  方源一邊向其灌輸著青提仙元,一邊視察自家仙竅內的蠱蟲寸光陰。
  之前,他和瑯琊福地達成協議,委托瑯琊福地中的毛民煉制大批的寸光陰。瑯琊福地的時光流速比狐仙福地更快,里面的毛民質量之好,可以算是天下第一等。
  因此,在方源付出仙材報酬之后,大批的寸光陰蠱蟲,宛若一座小巧的金山,堆積在方源的仙竅當中。
  一寸光陰一寸金。
  寸光陰蠱只是凡蠱,形體宛若一根金條。寸光陰轉數越高,金條便越粗越大。
  然而此時,隨著方源催起時運仙蠱,寸光陰蠱蟲損耗極劇。原本的金山,在幾個呼吸的功夫,就徹底蕩然無存,消散一空。
  沒有了寸光陰的支持,頭頂上的時運仙蠱,倏地停下。
  方源遺憾一嘆:“看來用寸光陰替代壽命,來催動時運仙蠱,還顯得過于勉強啊。才催動這么一點時間,運道上的獲益近乎于無。”
  就像黎山仙子之前所言,催動時運仙蠱,消耗的是仙元還有蠱仙本身的壽命,換取運道上的增幅。
  但方源此時,壽命無多,怎么可以輕易浪費?
  他在王庭福地大戰的最后階段,被迫轉化為仙僵之軀時,已經老態龍鐘。他自身也沒有用過壽蠱,也就是說平均一百歲的壽命,如今只剩下十多年或者十年以下。
  若是有朝一日,他成功地擺脫仙僵之軀,恢復健康人身,所剩壽命也是不會變化。
  “也就是說,哪一天我恢復過來,身軀便會變得老邁滄桑,這倒是個麻煩。除非在此之前,我搜尋到壽蠱,用在自己身上。”
  方源想到這里,不禁微微皺眉。
  壽蠱難尋得很,且又十分珍稀。
  通常蠱仙得到手中,從不拿出交易。即便是不久前結束的北原拍賣大會,也沒有一只壽蠱拋出來賣。
  壽蠱只是凡蠱,但產出條件不定,蠱仙搜索壽蠱,幾乎完全是撞運氣。因此很多情況下,壽蠱往往被凡人蠱師所得,蠱仙無法掌控。
  方源前世能夠找到壽蠱,增添了數百年壽命,也是此類情形。
  “就目前為止,我所看到的搜尋壽蠱的最好方法,便是八十八角真陽樓。可惜我在此座仙蠱屋中,也只得到一只壽蠱,還給太白云生用了。要重現八十八角真陽樓,基本上是不可能了。”
  方源念頭一動,時運仙蠱便化作一道流光,頃刻間鉆入他的仙竅。
  他的仙竅雖然已成死地,每隔一段時間崩解一塊,但對于蠱蟲而言,還是顯得空間廣闊。
  時運仙蠱最終輕飄飄地落在另一處“金山”邊上。
  這二座“金山”,當然還是寸光陰蠱蟲堆起來的。
  方源從瑯琊地靈那邊,得到大量的寸光陰蠱蟲,堆成兩座小山。其中一座已經在剛剛,消耗光了。
  還剩下一座,就是這座。
  雖然剛剛試驗的效果,很不理想,但同樣帶給方源不少珍貴有用的靈感。
  “剛剛只是寸光陰和時運仙蠱兩者搭配,若是增添其他蠱蟲輔助,甚至形成仙道殺招,說不定能大大降低寸光陰的劇烈消耗,從而使得效果理想。可惜我雖然可以借助智慧光暈,靈感無限。但這種推演涉及到宙道境界,卻是我的空白短板。”
  這方面受挫,方源只好暫時收起心思。
  夢道凡蠱仍有缺口,方源沒有絲毫放松偷閑的意思。緩了幾口氣候,他仍舊盤坐在床榻上,緩緩閉上雙眼,這便沉入夢境。
  一連渡過三個夢境,煉成了兩只夢道凡蠱,均存入腦海之中。
  這樣的成功率,已經和最初形成鮮明的對比,有著很大的提高。不過在第三次煉蠱時,方源遭受失敗,因而魂魄受了些損傷。
  夢境本身就有風險,更何況在夢中煉蠱呢?
  “稍不留神,就踏中了夢中陷阱。幸好我有膽識蠱可以壯魂。”方源心中慶幸,睜開雙眼,出了蕩魂行宮。
  蕩魂山上,膽識蠱俯拾即是。
  方源用了幾顆,便將魂魄損傷治愈。
  正當他要趕回去,繼續煉夢道凡蠱的時候,忽然神色一動,一份信箋通過推杯換盞蠱,傳入他的仙竅。
  方源瀏覽一番后,臉上閃過一抹喜色。
  當即打消了繼續煉蠱的計劃,在蕩魂山上選擇了一處風景宜人之地,就地盤坐下來,取出一塊象腿,催動火蠱進行燒烤。
  片刻后,一道身影從東南方向直射而來。
  來者是一位女仙,黑發黑瞳,絕美神姿,逸散凌人霸意,正是黑樓蘭。
  黑樓蘭飛到半空,徐徐降落到方源身邊,臉上冷漠。她瞥了瞥方源手中的象腿,立即認出這是荒獸旱象身上的骨肉,不由譏諷道:“原來你手中仙材,已經多到可以這樣糟蹋了么?”
  方源哈哈一笑,抬眼看了看黑樓蘭,又將目光落在象腿上。
  這么一會兒工夫,火力充足的緣故,象腿已經燒烤半熟,逸散出濃郁肉香。
  “樓蘭仙子別來無恙,請坐請坐。”方源客氣地道。
  黑樓蘭冷哼一聲,仍舊站著,無動于衷,隱藏著怒意。
  方源心中好笑:對方雖然是霸主梟雄,但到底還是個女人啊。不過其實設身處地想想,若是別人索要自己的春秋蟬,自己給不給?怕不是早就翻臉,直接干上了吧?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理解的同時,又暗暗警醒自己。
  黑樓蘭的錯誤就在眼前,不可不察。
  黑樓蘭一心復仇,冒險渡劫,增長修為,結果一著不慎,差點身死。如今終于熬不過,將本命仙蠱我力送了過來。
  到了這個階段,切不可輕敵冒進。蠱仙災劫,豈是那么容易渡的?哪怕在才華橫溢,心高氣傲,也得認清現實。黑樓蘭初生牛犢不怕虎,一味勇猛精進,這下吃了苦頭,以后應該就會收斂了。
  “不過也虧了她,不然我哪里能收獲我力仙蠱呢?”方源想到這里,心里一笑,將象腿送上嘴邊,張開大口撕咬一塊,吃的有滋有味。
  黑樓蘭見此一幕,冷笑連連:“你已經成為僵尸,早已經沒了味覺。如今恢復人身無望,只有借此懷念曾經的歲月么?”
  方源慢條斯理,悠然地道:“樓蘭仙子此來,不是專程來看著我吃肉的吧?”
  黑樓蘭面沉如水,語氣中隱含怒恨,意有所指地道:“你這般貪吃,不怕被撐死嗎?”
  “你放心,我胃口好。撐死好過餓死。”
  “哼!”黑樓蘭氣得狠狠咬牙,努力壓抑心中怒意,緩了緩語氣道,“其實換換口味,又如何不可?這樣一來,大家都有肉吃。命運無常,誰沒有落魄的時候呢?”
  方源知道她的意思。
  黑樓蘭是想用力氣仙蠱,替代我力,當做報酬交給方源。但方源絕不會答應。
  他大口吞咽下嘴里的食物,深深地嘆了一口氣,感慨道:“正是因為命運無常,我才要千方百計地變強,好應付將來落魄的處境。黑樓蘭你是懂我的,我意已決,不會更改。”
  黑樓蘭雙眼微微瞇起,方源是這樣的人,她同樣也是這一類人。她剛要開口說話,忽然瞳孔一縮。
  只見方源身上,猛地有一道光線,緩緩浮現而出。
  這道光線,橫亙在他的胸口,起先只是虛影,隨即越來越亮,凝練成實,深深地刻印在方源的身上。
  “力道道痕?!”黑樓蘭不禁微微變色。
  就在剛剛,她親眼目睹了方源增添了一道力道道痕。
  她很快鎮定下來,聯想到了答案,眼睛隱隱抽搐了幾下,語氣都有些干澀:“原來北原拍賣大會中出現的吃力仙蠱,就在你的手中。怎么好東西都落到了你的手里?”
  吃力仙蠱,對于其他蠱仙而言,應用價值很低,甚至不敢多用。
  但對力道蠱仙,卻是名副其實的寶貝。
  尤其是黑樓蘭這種情況,修行遇到瓶頸,不能通過渡劫大幅度增長。這時,毫無運用風險的吃力仙蠱就更顯得舉足輕重。
  方源沒有搭話,而是對準手中的骨頭下口。
  象腿上的肉已經被他吃完,但骨頭也蘊含著天然的力道道痕。方源牙齒尖銳,象腿骨雖然堅硬,也在他的利齒下被咬成骨渣,大口吞入腹中。
  須臾之后,方源的身上又增長一道力道道痕。
  他根本不怕黑樓蘭反悔。
  皆因簽訂救人協約時,就已經規定了時限。黑樓蘭卡著最后時限過來,只是想盡最后一份努力。
  但這事情,從一開始,方源就立于不敗之地。
  一旦違背協約,黎山仙子就會應誓而亡。黑樓蘭怎么可能看著這樣的事情發生?
  “來,坐吧,我請你吃肉。”方源從仙竅中,又掏出一只力道荒獸的大腿。
  烤熟之后,他將大骨頭遞給黑樓蘭。同時念頭一動,吃力仙蠱就飛到了黑樓蘭的手中。
  黑樓蘭毫不客氣地接過,吞下肉和骨頭,然后催動吃力仙蠱輔助消化。
  片刻后,她的身上也增添了一道力道道痕。
  雖然和渡劫的收獲相比,千分之一都不到。但此法勝在毫無風險,且能不斷積累。
  吃到一半,黑樓蘭深深地嘆口氣,將我力仙蠱交到了方源手中。
  兩人當場完成交割,我力仙蠱至此易主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