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131 仙蠱宿命

中洲,天上之天,天庭!
  銀白的天空,一片光潔。塵×緣?文?學?網
  無數白玉堆砌的宮殿,精致華美,空寂幽靜。
  在宮殿群中,有一處蒼老的,周身布滿傷痕的潔白塔樓,如鶴立雞群,高聳矗立,分外惹人注目。
  塔名監天,出自星宿仙尊之手,意為佇立此塔,監察天下!
  然而風流逸散,世事無常,星宿仙尊縱然才智比天,也逃脫不得壽元耗盡而消隕的結果。其后,又經歷了三位魔尊的進攻,元蓮仙尊、巨陽仙尊入主,幽魂魔尊制霸天下時,也曾有意向染指天庭,但不知為何打消了心中想法。
  三百萬多萬年!
  無數歷史的痕跡,深深地印刻在監天塔上。
  或輝煌燦爛,或晦黯不堪,種種滄桑,已然和監天塔融為一體,化為一股穩重的威儀,宛若一尊古樹,從遠古生長至今,老而彌新。又仿佛銅鼎,見證著世事變遷,屹立不倒。
  監天塔主拄著拐杖,佝僂著背,一步步拾階而上。
  他是八轉蠱仙,澎湃的強者氣息中卻摻雜著一股強烈濃郁的老朽之氣。
  他白發蒼蒼,身上皺紋如老樹皮,一雙昏花老眼,目光渾濁。
  他慢慢地抬起腳,或者說挪動,更適合一些。他就像是一只老蟲,在漫長的階梯上蹣跚,舉步維艱。
  他一步步地走著。
  每走一步,腳下的白玉階梯,都會閃耀出一抹微光,發出鐘磬般清幽動聽的聲響。
  隨之變化的,是老人身邊的墻壁。
  墻壁上不斷有光影變化,有時候是一團模糊的霧影,有時候是含義莫名的彩色線條,只有少數時候,墻壁上出現清晰的畫面。
  老人關注著墻壁上的一幅幅畫面。
  每當他登上一個階梯,他體內的仙元就耗費一顆,與此同時,墻壁上的畫面便起變幻。
  老人的腳步微頓。
  墻壁上一幅畫面,生動地描繪著一片山谷。
  “落魄谷。”老人輕聲喃喃,渾濁的雙眼中,一抹精芒轉瞬即逝。
  畫面的中心,是兩位蠱仙的對決。一位風道蠱仙,一位金道蠱仙。
  在畫面的邊角,則是幾位蠱仙站立著,他們的目光投向中央,看著蠱仙的對戰。
  畫面持續變化。
  兩位蠱仙之爭,并不激烈,只交手了一兩下,便停下手來。
  最終畫面靜止在這樣的一幕——風道蠱仙向金道蠱仙,緩緩地低下頭顱。
  老人暗暗將這一幕記在心中。
  在通往塔頂的九萬九千道階梯,能夠顯現出如此清晰畫面的,不過十幾而已。
  監天塔主邁開步伐,繼續拾階往上。
  他看到深海之中,一群蠱仙,其中大多數都是仙僵,正進攻著一片福地。
  一位女仙,跪在沙地上,對一位蠱仙老者哀求著什么。
  一位少年蠱師,昏迷在床榻上。一只寄魂蚤,趴在他的額頭,微微顫動著。
  他又看到一位蠱仙,白衣藍瞳,在南疆的山林中靜默行走。
  他還看到一片幽暗的沼澤中,龐大的血光縈繞覆蓋,當中一位血道蠱仙修行。
  老人越看,臉色越是冰冷,渾濁的老眼中積蓄著越來越多的怒火。
  “這些人,都逃脫了宿命的制裁!”
  最終,他走完階梯,踏上塔頂,一只仙蠱出現在他的眼前。
  九轉仙蠱——宿命!
  它形如蜘蛛,黑白兩色,氣息微弱,一道赤紅的傷痕,幾乎將它切成兩半。
  老人看著此蠱,目光凝視許久,嘆了一口長氣。
  監天塔乃是九轉仙蠱屋,可惜第一核心宿命,遭到致命的創傷,瀕于毀滅。
  “紅蓮魔尊!”老人咬牙切齒,雙目中涌現出深入骨髓的仇恨。
  造成宿命仙蠱如此創傷的,不是別人,正是歷史上赫赫有名的紅蓮魔尊。
  紅蓮魔尊打壞宿命,也就打破了命運的枷鎖,讓天下眾生都掌握自己的命運。不過,仙蠱宿命并未徹底毀滅。
  然而盡管有天庭眾仙的力保,宿命所受的創傷,歷經百萬年,仍舊難以恢復。
  造成這一情況的,正是紅蓮魔尊的手筆。
  宿命仙蠱的創傷,不僅僅表現在蠱蟲本身之上,還在于天下眾生,一切逃脫宿命制裁的人。
  這些人的存在,本身就意味著宿命的崩壞。
  因而,恢復宿命仙蠱就得從兩方面著手。一方面,是針對蠱蟲身上的傷痕。另一方面,則是斬除天下逃脫宿命者,為宿命仙蠱掃清障礙。
  不管哪一方面,都是令人頭疼的難題。
  尤其是第二方面,天下五域廣袤博大,每時每刻都有逃脫宿命之人。天庭要鏟除這些存在,十分困難。
  即便天庭乃是第一蠱仙組織,但也只能掌控中洲。其余四域,和中洲有著界壁相連,越是強者越難以突破界壁。
  五域各自的界壁,就像是一個個的保護層,將五域隔絕成相互獨立的領域。
  起先,宿命仙蠱剛剛受創的時候,天庭鏟除逃脫者,還頗見成效。但僅僅幾年之后,無數的逃脫者宛若海面上的浪花,接連涌現,應接不暇。
  十幾年后,這種情形在五域廣闊泛濫。
  數十年后,出現仙僵的存在,該死之人,卻仍舊生還,這是典型的逃脫宿命。這種情況,曾一度令整個天庭震怒驚懼。
  到如今,人族昌盛,乃至中洲都出現了仙僵分部。求生是人的本能,即便天庭也難以抵抗這般大勢。
  恢復宿命仙蠱的目標,似乎越加遙遙無期,希望渺茫了。
  但天庭卻從未放棄過。
  因為一代代的天庭蠱仙們,都牢記著天庭遠古時代的威儀,上古時代的輝煌。
  而建立這層輝煌的最大基石,便是宿命仙蠱。
  星宿仙尊死前,布置的手段,正是以它為主。因而,才能力抗三位魔尊,而維護天庭不倒。
  徹底修復宿命仙蠱,就等于將天下眾生的人生軌跡掌握于手。這也就意味著,天庭將重新高高在上,再次成就仙中至仙,萬王之王!
  一切的努力,都會有所結果。
  宿命仙蠱在天庭蠱仙一代代的努力下,耗費不知多少代價,歷經漫長歲月,一點點的恢復,慢慢積累,這才到達如今的程度——雖然奄奄一息,但已經能夠勉強使用。
  正因如此,監天塔的塔壁上才會出現種種畫面。
  逃脫者和宿命仙蠱,是不共戴天的對立兩方。但是逃脫宿命制裁的存在,實在太多太多了。監天塔的塔壁上,顯現出來的,也不過是當中最強的,并且不在福地洞天當中,沒有智道手段遮掩,最容易推算的存在。
  “快了,就快了。借助這一次的煉蠱大會,彌補宿命仙蠱的創傷,就會有質的突變。過往一切的投入,都是值得的。無數年的積累,將會物有所值,從而得償所愿。煉蠱大會之后,宿命仙蠱就能展現出五成的威能!”
  監天塔主撫摸著宿命仙蠱,口中喃喃。
  他的神情漸漸柔和起來,心中的恨怒也得以暫時的平息。
  “不過,在此之前,還是要鏟除這些逃脫宿命的罪孽頭子!一切的生命,從降生之初,就已然決定了軌跡和結局。這是天地的期許,自然的規劃,怎么容得你們逃脫逍遙?這本身就是不屬于你們的生活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老人的心頭又浮現出之前登梯時,牢牢記著的清晰畫面。
  “在宿命恢復之前,就讓我來替天行道,斬除這些竄得最高的雜草吧!”
  中洲,狐仙福地。
  智慧光暈充斥著地下洞窟。
  方源置身于此,緊緊閉著雙眼。他的背后,是洞窟中最大的一株靈芝,乃是芝林中王,此刻已經長成肥敦敦的小樹,芝葉宛若華蓋。
  七彩的光輝,映照在方源的臉上。
  他呼吸沉穩平緩,腦海中惡念此起彼伏,翻滾如浪,相互之間不斷碰撞。
  片刻后,方源便睜開雙眼。
  “積攢了這么久的惡念蠱,就這樣消耗光了。”他的眉頭微微皺起,心中并不滿意此次成果。
  他先是推算了拔山、挽瀾兩只力道仙蠱,如何添加到萬我殺招中去。結果耗費了惡念蠱的一半存貨,有了不到一成的進展。
  這進度太慢,方源便轉而推演仙道殺招見面似相識。
  結果將惡念蠱完全耗光,進度只達一成多點。
  “到底還是變化道的境界,差了許多。”方源微嘆一聲。
  這時他心中忽然有感,仙竅中來了一只推杯換盞蠱。
  蠱中送來一份信箋。
  方源展開一看,信中只有四個字——時機已到。
  方源眼中精芒一閃,便站起身來。
  來信的人,正是黎山仙子。
  本來方源打算著,去循著盜天魔尊的傳承線索,找尋落魄谷。但不久前,黎山仙子處忽然傳來一個消息,讓方源打消了落魄谷的計劃。
  這個消息,便是東方長凡的智道傳承。
  東方長凡死后,立東方余亮為衣缽的繼承人。但后者只是凡人蠱師,為了防止別有用途的蠱仙打這份智道傳承的主意,東方長凡暫時沒有將智道傳承,直接交給東方余亮,而是布置在隱秘地點。
  黎山仙子交友廣泛,善于探知情報。
  這次的情報,就是東方余亮已經秘密動身,前往未知地點,企圖繼承智道傳承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