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132 太丘非是傳承地

北原,太丘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
  一場激戰,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。
  一方是三位蠱師,另一方則是一群萬獸規模的羊群。
  兩位蠱師頂在前方,在氣勢洶洶的羊群面前,節節敗退。而后一人,一身白衣已染上層層血跡,面冠如玉,但神色委頓疲憊,氣喘吁吁,眼簾低垂。
  忽聽一聲吼叫,一頭萬獸盤山羊王,率領身邊精銳羊群,向這三位蠱師展開沖鋒。
  沖鋒速度越來愈快,兩邊的羊群像是激流洶涌的浪花,不斷分散,留出道路。
  幾個呼吸的功夫,羊王等已經近在眼前。
  “公子,快撤吧!”
  “情況危急,我們殿后,公子,來日方長啊。”
  前面的兩位蠱師,見此危情,睚眥欲裂,口中連喊。
  但身后那人,卻好似狀態極為不佳,沒有聽見也似。
  其中一位蠱師,面現堅定之色,當機立斷,猛地開口:“東破空,你是飛行大師,速帶公子撤退。這里由我頂著!”
  蠱師東破空身軀一震,看向身邊的戰友,面現一抹猶豫之色:“譚武楓……”
  意欲留守的這位蠱師,正是譚武楓。
  早年乃是魔道蠱師,和水魔浩激流,并稱為風水雙魔,在北原赫赫有名。
  浩激流投靠了黑樓蘭,結果方源搗毀王庭福地,他隕落其中。反觀風魔譚武楓,投靠東方余亮,在王庭之爭中失敗,卻反而保存了性命,由魔轉正。一直依附著東方家族的上代族長東方余亮。
  但如今,譚武楓要留下來殿后,以一人之力對抗萬獸羊群。他這是用自己的生命為隊友爭奪寶貴的時間,讓他們撤退!
  這根本就沒有生存的任何希望,名副其實的十死無生。
  東破空心中震撼,又感動。
  譚武楓雖然本來高強,但他身為正道,心底對譚武楓的投靠動機,忠貞,都心懷疑慮。除去疑慮之外,還有細微鄙視和不屑。
  但此刻,東破空心中,這些疑慮、鄙視、不屑都統統煙消云散,化為一股內疚悲壯之情。
  情真意切之下,他脫口而出:“好兄弟,我這便帶公子去了!”
  譚武楓瞪著牛眼,望著幾乎近在咫尺的羊群,心中焦急萬分,爆粗口喊道:“還不快滾?!”
  東破空扭頭便走,眼中兩行熱淚蓬勃而出。
  他知道自己必須爭分奪秒,要想逃出生天,單靠譚武楓的犧牲還遠遠不夠,逃亡的路上還需要他飛行大師的拼力發揮。
  就算這樣,把握也不到三成。
  然而,就在這時。
  那位血染白衣的蠱師,忽然睜開雙眼,猛地揚起頭顱,口綻春雷:“七星燈!”
  喊著,他整個人彈射而起,身邊七團燈火,顏色各異,呼呼呼,繞著白衣蠱師周身急促旋轉。
  嘩——!
  一大蓬的星念,在殺招七星燈的加持下,猛地噴發而出。
  剎那間,這片天地都被染成晶瑩的湛藍,星光璀璨耀眼,映照在猝不及防的羊群臉上身上。
  盤山羊群的萬獸王驚惶高叫,但慣性太大,羊群一頭扎進無數的星念當中。
  “公子!”
  “余亮大人!”
  譚武楓、東破空見此突變,真的又驚又喜。
  海量的星念,結成一股龐大的星云,不斷劇烈翻騰。須臾之后,星念損毀大半,稀疏下去,露出死去的萬獸羊王,以及數十頭羊群精銳。
  羊群失去羊王,頓時分崩離析。在好幾頭千獸羊王的瓜分下,原本龐大的羊群,分成數股分別向四面八方急急退去。
  血染白衣的蠱師,從半空中緩緩落地,身形猛地踉蹌一下,差點一頭栽倒在地上。
  他雖然打出了致命一擊,翻盤成功,但此刻已是油盡燈枯的狀態。
  “公子!”譚武楓、東破空連忙上前,攙扶住這位蠱師的兩只手臂。
  這位蠱師,正是東方余亮。北原第一智道蠱仙東方長凡死后,繼承其衣缽的傳人!
  他面色慘白得嚇人,此刻強忍眩暈,勉強一笑:“好了,終算是打退了這波萬獸羊群,可以有一段喘息之機了。”
  “公子……”譚武楓、東破空相互對望一眼,均是感動又佩服。
  東破空一邊扶著東方余亮,令其緩緩坐下,一邊忍不住勸道:“公子,太丘乃是北原十大兇地之一,我們進來三天,已經遇到十幾波的獸群。原本十幾人的隊伍,已只剩下我們三人。我喪命于此,并不打緊。關鍵公子貴重,再這般下去,若有個不測,該如何是好?此時情形,咱們不若退去,下次再闖?”
  東方余亮坐在地上,聞言不禁苦笑,連連搖頭:“你們不清楚情勢,此次是我最后的,也是唯一的機會。這一次我已經孤注一擲,仿佛開弓后射出來的飛箭,再無回頭之路,也不能回頭。我們抓緊時間,盡量休息,恢復戰力罷。”
  說完,他便閉上雙眼,手捏兩塊元石,進入休憩的狀態中。
  東破空、譚武楓對視一眼,均看到彼此眼中的堅定之色,相互之間點點頭后,也紛紛盤坐在東方余亮身側,拿出元石打坐起來。
  在太丘外圍,蠱仙陸青冥收回視線,贊賞道:“想不到東方余亮區區一介凡人,居然能闖進太丘中如此深度。這一次,他示敵以弱,誘敵深入,盤山萬獸羊王等若送上門去給他施行斬首戰術,居然真的渡過了這一層難關。”
  站在他身旁的蠱仙韓東,冷哼一聲:“這太丘乃是十大兇地,盤踞著荒獸,上古荒獸,就是我等蠱仙也不敢擅闖。東方長凡將傳承之地,設立在這里,就是要防備我們啊。”
  蠱仙蘇光附和道:“不錯。東方余亮等人,乃是凡人蠱師,氣息微弱,不受荒獸、上古荒獸的重視。又有東方長凡留給他們的路線圖,因此一路上只是碰到普通獸群,闖入太丘深處。若是我們出馬,一絲蠱仙氣息泄露出去,恐怕就會引發荒獸、上古荒獸的警覺和對抗了。嗯?又有蠱仙來了外圍。”
  其余兩位蠱仙聞言,頓時有感,一同將視線投向東南方向。
  只見那處,有三位蠱仙剛剛趕來,均是一身黑袍,頭戴面具,只露雙眼。
  “嘿,又是想來分一杯羹的家伙。”韓東雙眼陰芒一閃,語氣森森。
  三位黑袍蠱仙,緩緩停下。
  不是別人,正是黎山仙子、方源、黑樓蘭三位。
  黎山仙子乃是北原知名蠱仙,當初又和東方長凡定下誓約,不圖謀其傳承,因此不好露面。
  而方源、黑樓蘭事關八十八角真陽樓倒塌的潑天大案,更是要隱藏真正面容。
  三人緩緩停下,懸浮半空,立在太丘外圍,并不深入。先是望了望東方余亮三人,隨后又紛紛掃視周圍一圈。
  黑樓蘭輕笑了一聲:“東方長凡的智道傳承,的確夠吸引人。太丘外圍,隱藏著這么多的蠱仙。單單我發現的,就超過了二十位。”
  黎山仙子接道:“我發現了二十六位,大多數都是魔道蠱仙,但還有東方家的蠱仙。”
  方源匆匆一瞥,卻只發現十九位蠱仙。
  他雖然戰力提升上去,但偵察手段卻仍舊比不過老牌蠱仙黎山仙子。至于黑樓蘭,竟然也在偵察上面超出他一籌,這一點讓他心中暗暗警惕。
  “難怪東方余亮急著繼承智道傳承。看來,東方家的蠱仙也在覬覦這份傳承。畢竟得了這道傳承,就有希望成為北原的智道第一人。就算是自家蠱仙,也抵御不了這樣的誘惑啊。”黎山仙子感慨道。
  “東方長凡是否百密一疏?和正道超級勢力都訂下盟約,互不侵犯,卻漏掉了自家的蠱仙。”黑樓蘭說著,眉頭微微皺起。她總覺得,東方長凡不會如此大意。
  “東方長凡是北原智道第一人,他將傳承線索留在東方余亮的腦海中。這種智道手段,卻是不能輕易破解。現在蠱仙們虎視眈眈,又按耐不動,看來是想等著東方長凡開啟傳承,再行搶奪了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他此行,是想得到完整的智道傳承。
  一份智道傳承,只有越完整,價值才越大。
  但現在看來,他的愿望基本上要落空了。覬覦傳承的蠱仙數量這么多,待會搶起來,極可能形成瓜分的局面。
  “不過好在我這一次戰力提升許多,擁有一拼之力。待會搶奪起來,不能亂出風頭,惹得眾人圍攻,還需策略。”
  方源定下戰術。
  他戰力雖強,但現在蠱仙眾多,他也不能以一敵眾。當然,也不會蠢到以一敵眾。
  然而就在這時,異變突生。
  一道刺眼的光芒乍起,光芒迅速消散,原地的東方余亮、譚武楓、東破空三人已然不見蹤影。
  “這是傳送的蠱陣!?”
  “隱藏在地下,我們居然沒有發現。”
  “東方長凡布局果然沒這么簡單,這太丘并不是真正的傳承地點,卻是阻擋我們的難關。”
  “快,趁著蠱陣的痕跡還殘留著,氣息沒有消散,快去查看線索!”
  蠱仙們恍然大悟,紛紛現身,向太丘深處沖去。
  吼吼吼!
  一頭頭荒獸,甚至上古荒獸,都被驚動,從太丘各處涌出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