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136 虛獸攔道仙更煩

轟轟轟!
  巨大的爆炸聲,不絕于耳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
  天空中,到處是蠱仙們戰斗的身姿。
  既然尋找到了真正的傳承之地,魔道蠱仙們向來都是務實實干,沒有猶豫多久,便有人動身飛下。
  東方長凡既然選擇太古墟蝠的尸體,作為智道傳承之地,自然有著他的道理。
  漫漫無比的虛獸大軍被驚動,像是一大蓬的黑云,從魔道蠱仙們的腳下升騰而起。
  這些虛獸,各個形容古怪,悍不畏死。偏偏又擅長躲閃,其中又有好幾頭荒獸級,紛紛擋下魔道蠱仙們。
  “虛獸向來稀少,只有宇道道痕濃郁的地方,才有它們的身影。這里居然有這么多?”黑樓蘭一邊奮戰,一邊咒罵。
  她失去了我力仙蠱,戰力暴降。雖然還能用力氣仙蠱替代,仍舊能使出力道虛影巨人的殺招,但此刻也不好拋頭露面。因而應付起來,頗為束手。
  “稍安勿躁。”黎山仙子安慰道,“虛獸天生能虛化,避讓一切攻擊。蠱師流派中的虛道,就是蠱仙虛無邪從虛獸身上獲得的靈感。只要不出現上古荒獸級別的虛獸,我們早晚能攻入太古墟蝠的尸體當中去的。”
  正說著,一大群的虛獸烏泱泱飛來。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,擋在二人面前,催起萬我一式大手印。
  一只力道巨手,轟然出現,五指伸開,悍然抓過去。
  力道大手勢沉力大,但握抓下去,造成的戰果卻是薄弱低微。這群上千頭的虛獸,只是損失了幾十頭罷了。
  絕大部分的虛獸,都身形模糊,只余下近乎透明的痕跡,停留在原地。
  待得方源緩緩抽回力道大手,這些虛獸便又都身形顯現,充實起來,化為實體,再度向方源等三人殺來。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,身旁的黎山仙子猛地揚手,灑下一大片的火海。
  火焰憑空燃燒,方圓數里,盤踞在空中,形成阻礙。
  虛獸們沖到火海中,便又故技重施,虛化避過火焰灼燒,沖鋒的腳步從未停滯。
  但等到它們剛剛沖出火海邊緣時刻,方源早就等候良久,掀起力道大手一握。
  噗嗤!
  這一次,方源握個實在。
  數百頭的虛獸被生生握成血泥,頃刻喪命。
  大手緩緩張開,血泥骨渣如雨落下,五指指縫之間,血液浸染。這一群虛獸,有上千頭,但被方源這般一握,大多數命喪當場,余下一些周邊的,面對如此雄偉赫赫的方源,也是失去了斗志,四散而逃。
  方源翻手之間,殺崩了這群虛獸,卻不得意,反而神色隱隱凝重,道:“這些普通的虛獸還好,虛化只有一段時間,只要手段配合好,就能鏟除。真正麻煩的是荒獸級虛獸。”
  黎山仙子、黑樓蘭二位緩緩點頭。
  她們一邊注意周遭,一邊留意遠處的戰斗。
  自在書生、皮水寒兩位七轉蠱仙,各自和兩頭荒級虛獸對戰。荒級虛獸果然不凡,虛化時間十分長久。因此,盡管只有六轉戰力,但卻分外難纏,自在書生、皮水寒急切之間根本拾掇不下。
  不過兩人都是經驗豐富,交手幾次后,便認清局面,消去急躁之心,開始沉著對付。
  反觀陸青冥那邊,卻是出現險況。
  一頭荒級虛獸忽然虛化,速度激增,奔向陸青冥身旁的蠱仙韓東。
  韓東猝不及防,被虛化的虛獸罩在體內。
  虛化之后,韓東碰不到虛獸,虛獸也傷不得韓東。
  但下一刻,虛獸陡然實化。
  韓東被虛獸身形罩住,如此一來,便落入了虛獸肚腹之中。
  虛獸得意大吼,飛舞起來,帶著韓東迅速脫離了陸青冥、蘇光二位身邊。
  陸青冥、韓東、蘇光三位號稱游地三英,聯手起來,能媲美七轉蠱仙。但到底是聯手對敵,遠不如真正獨自一人的自由整合。
  韓東一去,剩下二位立即戰力暴降,不復先前之勇。
  兩人大急,連忙追趕,企圖救回韓東。
  吞下韓東的虛獸,飛速下落,硬是承受著陸青冥、蘇光的打擊,死活不變回虛體。
  韓東也在它肚腹內猛攻,這頭虛獸內外受攻,飛到半途,已是明顯委頓,大口吐血。
  “這頭虛獸怎么如此硬氣?剛剛打時,都是賊溜,一遇到打擊,都會虛化避開。快給我虛化!”蘇光急吼著。
  陸青冥面沉如水:“這還看不出來嗎?一定有幕后黑手在操控。東方長凡,我還是小看了你啊……”
  廢墟大殿中,東方長凡留下的星意,背負雙手,仰望著高空。
  他渾身閃爍著耀眼的星芒,原本厚實凝聚的身軀,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,變得稀薄。
  這正是當代北原智道第一仙的風采。
  雖然死亡,但留下的手段卻是能夠利用,乃至操縱這些虛獸大軍,為身后的傳承者爭取最關鍵的時間。
  “快,更快一點!再快一點!”而在他身后的東方余亮,正滿頭大汗,拼命壓榨出自己的潛力,去補全這座蠱陣。
  這座蠱陣是最后的考驗。
  通過了之后,便能獲得東方長凡留下的仙蠱,智道傳承的精華核心!
  半空中,眼看著荒級虛獸就要帶著韓東,飛入大本營中,追趕不及的蘇光都不免露出一絲絕望之色:“想不到東方長凡竟然還有如此上佳的奴道手段,他藏得好深。韓東兄弟暫去,兇多吉少,這下可如何是好?!”
  “奴道、智道、魂道本來就接近,幾乎不分家,不足為奇。”陸青冥的雙眸卻是暴射出一抹堅定的神光,“不過東方長凡你生前我們忌憚你,可以為你退避三舍。你現在死了卻還來作怪,憑此手段,就想拿捏我等,你真是太小覷天下英豪了!”
  說著,他身軀一震,雙臂極力伸展開來,宛若大鳥張開雙翼。
  下一刻,他長臂雙雙向胸前回收,絲毫也不曲肘,手掌在胸前猛地合十。
  啪的一聲脆響,掌風激噴,瞬時卷起狂風。
  狂風飛舞,形成漫天風刃,成千上萬!
  風刃又旋即團成一團,組成龐大的墨綠藤球也似,糾纏在一塊,向荒級虛獸急速撞去。
  “出現了!陸兄的仙道殺招——糾風!”蘇光神情一振。
  他知道這個仙道殺招的威能,若斬在虛獸身上,必定血濺三尺,成功救出韓東。
  而且這糾風既強又妙,乃是陸青冥的成名招數,催發如意,合并分散僅在他一念之間。
  正因如此,就算斬在虛獸身上的那一刻,虛獸虛化,糾風反而落在韓東身上。陸青冥也能憑借一己之力,及時地將糾風分散開來。
  糾風一旦分散,雖然攻擊范圍劇增,但威力也就分散,韓東必能挺得過去。
  但就在成功之際,一只藤龍忽的飛來,直朝糾風。
  “自在書生,你休想!”蘇光看到這一幕,睚眥欲裂,連忙拼力,使出殺招,擋下藤龍。
  又一道水蓮,陡然盛放在糾風落下的方向上。
  這是七轉蠱仙皮水寒在百忙中出手。
  陸青冥冷哼一聲,糾風陡然分散,小部分躲閃不及,落到水蓮中。大部分風刃則成功地繞過水蓮,在后方重新匯聚,形成一個稍小的糾風,仍舊向那頭荒級虛獸撞去。
  然而就在這一刻,一只力道大手從一旁的云中探出,一把抓住糾風。
  轟的一聲,力道巨手、糾風雙雙崩解。
  虛級荒獸得此空隙,成功飛落到下方的宮殿群中去。空氣中閃過一絲漣漪,它便消失不見。
  “啊!”功敗垂成,蘇光氣得大吼,猛地回頭望向方源,怒發沖冠,“我要殺了你!”
  方源呵呵冷笑,對蘇光勾了勾手指。
  蘇光就要動手,陸青冥及時飛了過來,攔下他。
  “冷靜,蘇光!”陸青冥雙目赤紅,“這個仇我們一定會報回來的,但現在當務之急,是要救回韓東。”
  念及韓東,蘇光勉強按捺下怒氣,雙拳攥緊,額頭可見青筋:“陸兄,你說的對。只有尋到韓東,我們三人聯手,才有七轉戰力!”
  在此之前,只剩下他們兩個,要找方源這種七轉戰力的麻煩,只能是自取其辱。
  兩人低聲交談之后,雙雙掉頭,朝著下方宮殿猛攻而去。
  宮殿始終靜止不變,它只是一種外觀假象。空間陡然波動,三頭全新的荒級虛獸飛出,又攔下蘇光、陸青冥。
  但這一次,蘇光、陸青冥救人心切,全力施為,不再保留,打得三頭荒級虛獸節節敗退。
  皮水寒看到這樣一幕,冷笑一聲,這正是他出手想要的結果。
  魔道蠱仙之間相互猜忌,不到最后關頭,誰都不會盡力。有了陸青冥、蘇光二人打頭陣,一切都會輕松許多。
  “最關鍵的,還是七轉戰力喪失。真正的競爭者便少去一位了。”一旁,自在書生笑了笑,一邊應付荒級虛獸,一邊又看了看皮水寒、方源這兩個方向。
  尤其是當他看到,方源等三人仍舊站在一起,身旁卻沒有荒級虛獸糾纏,他的目光中閃過一抹凝重。
  “這三人這般輕松,可不是好事。”自在書生身隨念動,便引著荒級虛獸向方源等人飛去。
  方源早已眼觀六路耳聽八方,看到這里,目光冷然。
  他一邊飛退,一邊伸出雙手。
  兩只大手印轟然飛出,毫無避諱,殺向自在書生。
  與此同時,還有第三只大手印從他身后突現,護在周圍。
  “他居然能齊發三道手印?”自在書生身形一滯,不由心中忌憚更增。
  而就在他們糾纏,相互算計的時候,東方余亮身處的大殿中,悄無聲息地現出一位蠱仙老者。
  他雙目綻放神芒,迅速掃過東方長凡的星意,以及埋頭苦干的東方余亮之后,便盯住遍及宮殿墻壁、地磚的龐大蠱陣上。
  “好陣,好陣。即便是我殘陽老君,也是生平第一次見得。”他連連贊嘆道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