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137 以一敵二戰七轉

“你是何人?”東方余亮見到殘陽老君,大為吃驚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
  譚武楓、東破空各自戒備,殘陽老君自然散發的氣息,都讓他們感到一股驚悸。
  東方長凡的星意則緩緩轉過頭來,對殘陽老君平靜地道:“你也是想來繼承我的星道傳承?”
  殘陽老君微微一愣,隨后打量星意,用意外的語氣道:“哦,我也是有這資格不成?”
  “你能夠通過考驗,便是有能力之人。此時此刻出現,便有與傳承有緣。我東方長凡留下的智道傳承,若是傳給那些猥瑣無能之輩,豈不是污了我的威名,讓后人嘲笑堂堂一智仙,連身后事都安排得一塌糊涂嗎?”
  星意頓了頓,便又繼續緩緩道來:“你既是個中翹楚,自然有資格繼承我的智道傳承。不過,此子乃是我生前就已經矚定,如今正在考核,你不可動手阻撓。若是他成了,你便無望無緣。若是他失敗,你才有機會嘗試一二。”
  “東方長凡,你果然不愧是北原第一人,的確是有氣魄。”殘陽老君忍不住上下打量東方長凡的星意,輕嘆一聲,實話實說道,“我原本打算強搶過來,不過既然如此,等等也是無妨的。”
  殘陽老君即便實力強勁,但這里早就被東方長凡布置妥當,即便是他強搶,得到的也會是殘缺的智道傳承。
  須知智道傳承,越是完整,才越有價值。
  既然能有獲得完整智道傳承的可能,殘陽老君自然不想錯過。
  他目光從東方長凡的星意處,又轉向東方余亮,在東方余亮的身上微微一頓后,便移到譚武楓、東破空二人的身上。
  譚武楓、東破空自出現起,就已經全神戒備。
  殘陽老君的目光,十分平靜,但落在譚武楓、東破空二人心頭,卻是警兆長鳴。一股絕大的危機感,充斥二人心靈。
  “你想干什么?”東方余亮也意識到不妙,大吼出聲。
  殘陽老君嘿嘿一笑,也不見他有什么動作,譚武楓、東破空二人身上卻陡然間無火自燃起來!
  “啊——!”二人發出凄厲的慘叫聲,躺倒在地磚上,劇烈掙扎。但黃綠色的火焰,始終生生不息,灼燒炙烤,帶給這兩位五轉蠱師生不如死的痛楚。
  殘陽老君臉上籠罩著冰冷殘忍的笑意。
  他的用意,自然是要對付東方余亮。東方余亮若是失敗,他就有了嘗試的機會。
  但要直接鏟除東方余亮,旁邊的星意自然不肯,這反而會使得殘陽老君喪失機會。于是殘陽老君,便將目標定準在東破空、譚武楓二人身上。
  對于東方余亮來說,這二人都忠心耿耿,是他的左膀右臂。
  自然大受影響,他也是聰明人,立即跪倒在地上,向東方長凡的星意求救:“師傅,若無這二人,余亮絕不能闖到這里。還請您出手,救救他們倆啊!”
  星意卻是一拂袖,冷漠地道:“慈不掌兵,仁不算計。東方余亮,你的確是我本體的徒兒。但本體已死,我只是一股他生前留下的星意,主要的任務是為傳承找到合適的繼承人。我對你的幫助,已經達到了極限,你就算再懇求,也是無用的。與其跪在地上耗費時間,我勸你還不如抓緊時間,完善蠱陣,達成考核。”
  星意表面上這么說著,于此同時,東方余亮的心中則響起他的另一段傳音:“余亮啊余亮,如今局勢危急,此仙威脅甚大,戰力極強,就算我生前也要顧忌。更何況現在,我只是區區一股意志。如今我故意誆騙,總算暫時穩住了他,你速速補全蠱陣。此陣既是傳承,又是克敵之法。你若能及時完成蠱陣,就能發動力量,可戰蠱仙!到那時,說不定也就能救下你二位屬下的性命!”
  地靈純真,從不會欺騙,一言一行都是真話。但星意卻是意志,有著哄騙能力。
  東方余亮聽到星意的暗中傳音,心頭大震,這才了解星意的苦衷,他悲嘯一聲,猛地站起來,對譚武楓、東破空吼道:“兩位兄弟,你們萬萬堅持住!我一定會救下你們性命!”
  喊完,他咬牙回首,含淚埋頭,毅然繼續完善蠱陣。
  殘陽老君眉頭皺了一下,心念一動,火焰驟盛,譚武楓、東破空面容扭曲,充滿痛楚的哀嚎聲立增了一倍。
  他們哀嚎聲聲,痛不欲生,但一時不死。五轉蠱師,是世俗的巔峰,但是在殘陽老君這般人物面前,卻是脆如木偶,任其拿捏,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
  東方余亮聽得耳畔時時傳來的慘叫聲,腦海中反而越加清明,目光變得堅定,他沒有被仇恨憤怒沖昏頭腦,一對眼角開始溢出鮮血,這是他拼命計算,耗費腦力的象征。
  殘陽老君折磨二人一段時間,卻發現毫無效果,反而更激得東方余亮越發努力。原本殘缺的蠱陣,正被加快完善。
  殘陽老君的臉上,不由地浮現出擔憂之色。
  這樣下去,萬一東方余亮成功,那他就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。
  東方余亮還真的有成功的可能,不僅是他當前的出色表現,而且他既然被東方長凡看中,必定是有天資的。
  若是東方余亮得了傳承,殘陽老君憑借自身戰力,也不是沒有強搶的可能。
  但麻煩的是他的中洲身份,他是中洲蠱仙,本身來到北原就是一場歷險。
  世間五大域,不管哪一域,其實都排外。
  尤其是北原,正當八十八角真陽樓倒塌,風波險惡,若是中洲蠱仙的身份被發現,就麻煩大了。
  所以殘陽老君,更愿意隱秘成事,盡量節省時間,能不照面就不照面,能不動手就不動手。
  殘陽老君,又看了一眼東方長凡的星意,目光閃爍不定。
  他心中升騰著沖動,想要對東方余亮暗中下手!但又怕失去了精著呢資格,疑神疑鬼錯失良機,最終只可能獲得殘缺傳承,價值很低。
  但他又怕星意撒謊騙他。
  以他殘陽老君的經驗,自然知道意志和地靈的不同。
  東方長凡不愧是智道蠱仙,就算死后留下的星意,也是能在三言兩語之間,就令殘陽老君這樣的強敵猶豫而不決。
  再說外部天空,蠱仙和虛獸的混戰繼續著。
  自在書生見方源發出三只大手,心中忌憚加深。他身形一滯,但很快就有提升速度,再次向方源這邊沖來。
  哪怕面對兩只力道巨手,他也毫無知難而退的心思,反而更加想要拖方源等人下水,刺探出方源等人的底細。
  方源見始終都沒有將自在書生震懾,也不氣餒,操縱兩只力道巨手,毫無顧忌地直接撕破臉皮,向自在書生出手了。
  “他真的敢動手?”
  “撕破臉皮了,嘿嘿,兩大七轉戰力,這下有好戲看了!”
  “我可得躲得遠遠的,免得被殃及。”
  周圍蠱仙們紛紛撤退,將廣闊的空間留給方源和自在書生。
  自在書生身形靈活,方源的兩只力道巨手別提抓住了,就是連他的衣角都碰不到。
  自在書生一身白袍,高冠黑發,飛行間宛若靈鶴飄搖,瀟灑不羈。
  見兩只大手抓不住,方源雄軀一震,便又抖出另外兩只大手。
  連同他護在身邊的力道巨手,一共催出五只力道巨手!
  每個力道巨手,分別汲取方源仙竅中兩萬力道虛影的力量,然后凝聚起來,承載于方源的一只手臂。
  這是他目前的極限。
  依照方源如今的身體水準,只能承受住兩萬力道虛影的力量。再多的話,力道巨手還未打出去,他自己的手臂就要首先崩潰。
  但別忘了方源的仙僵之體,乃是八臂仙僵!
  他實則有八只手臂,每只手臂都用上的話,他就能催出八只力道巨手!
  五只還遠不是他的極限!
  四只力道巨手,在空中四處翻飛,抓捕自在書生。
  后者雖然不像先前從容,但仍舊安然無恙,他哈哈大笑起來,對方源喊道:“閣下就技止于此嗎?”
  他號稱自在,本就精擅長移動。方源的力道大手印雖然威力強大,但速度并不快,因此奈何不住自在書生。
  除非自在書生自己犯下失誤,才有可能被方源捕捉到機會。
  這是大手印的局限。
  大手印雖強,但也有劣勢。
  每一個仙道殺招,都有各自的長處、短處。
  自在書生雖然立于不敗之地,但心中卻是凜然。
  方源展現出來的戰力之強,叫他心頭沉重。尤其是黑樓蘭、黎山仙子還站在方源的身后,一直小打小鬧的樣子,難道這兩個人真的更強嗎?
  “就算是自在書生出馬,也逼不出這三人的真正手段嗎?”另一邊,同為七轉蠱仙的皮水寒看得也是一陣驚疑,“不行!”
  他目光陡然堅定,腳下的浪潮分出一股,掀起高達十幾丈的浪頭,嘩啦聲中就向方源等人襲來。
  說起來皮水寒、自在書生兩人并不對付,甚至彼此間還動過手,有著舊怨。但此刻方源展現出了強勢手段,皮水寒并非尋常人物,毅然放下心結,調轉火力,配合自在書生,向方源開火。
  兩大七轉蠱仙夾攻方源,周圍其他蠱仙紛紛退出更遠。
  “來的好!”方源哈哈一笑,怡然不懼,再飛出三只大手。
  一共八只力道巨手,其中三只抵住自在書生,另外三只飛向皮水寒,還有兩只,盤旋身邊,隱隱出擊,蠢蠢欲動,叫人忌憚無比。
  黑樓蘭、黎山仙子的身上,都接連浮現出仙蠱氣息。
  這些仙蠱的氣息,還不止一股。分別都至少有兩股不同的氣息,升騰而起,沒有絲毫遮掩。
  但就這樣,也嚇不住自在書生和皮水寒。
  兩仙迅速對視一眼,一位高喊:“如此多的仙蠱,你們三位必定是成名之輩,藏頭露尾,難道是正道蠱仙?”
  另外一位則呼嘯:“北原中人,我都熟悉。不知是那位老友,和我自在書生開玩笑?亦或者你們根本不是北原的蠱仙!”
  這兩人都是誅心之語。一個污蔑方源等人是正道蠱仙,好在魔道蠱仙中孤立。另外一個更狠,直接懷疑方源等人不是北原中人,激發其他魔道蠱仙同仇敵愾之心。
  蠱仙都是心思深沉之輩,交手起來,絕非刀劍硬碰這般簡單,言語之間的交鋒,更是心靈、智謀的較量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