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138 老死仍為家族算

自八十八角真陽樓倒塌,王庭福地覆滅,北原蠱仙界驚駭震動,一直在搜尋著罪魁禍首。塵?緣?文√學←網
  自在書生、皮水寒居心叵測,不僅聯起手來,夾攻方源,而且還言語排擠,孤立排斥方源。
  這下,方源不得不出聲:“二位想要污蔑我,激將我?呵呵,未免太小看我,也小看了在場的蠱仙同道。我乃是貨真價實的北原蠱仙,北原氣息一目了然。二位想要造謠,還請說點像樣點的謊言。”
  其他的魔道蠱仙退得更遠了。
  黑樓蘭扯了扯嘴角。
  方源明明就是最大的兇手,卻說的好像真的一樣,充滿了底氣。
  自在書生、皮水寒并不知曉,他們倆存心污蔑,其實卻是歪打正著。造成王庭福地毀滅的,不是方源,還能是誰?
  言語間的交鋒,被方源抵擋住,自在書生、皮水寒默不作聲,加緊了攻勢。
  面對兩位七轉夾攻,方源很快就額頭見汗,左擋右遮,有點招架不住。
  畢竟他只是六轉的仙僵,而對方兩位都是貨真價實的七轉蠱仙。
  本身修為上面,就有巨大的差距。
  方源靠著仙道殺招萬我,發揮出七轉戰力,但力道巨手催動時間一長,方源的手臂就漸漸支撐不住,有自爆成肉醬碎骨的趨勢。
  “我有一木道殺招,乃是我壓箱底的手段,平時鮮有動用。可敵住其中一位,有可能將其重創。但需要方源你牽制住,將其局限在某個位置。”黎山仙子見方源處于下風,心中焦急,暗暗傳音。
  方源搖頭苦笑,回道:“力道巨手威力驚人,但速度不快,想要將他們中的任何一個抓住,十分艱難,希望渺茫。仙子且慢動手,我還有一計。此計若是不成,你再出手也不遲。”
  “哦?”黎山仙子聞言,便按捺下來。
  又交手幾個回合,皮水寒、自在書生漸漸逼近,方源越加處于下風。
  “就是此刻了。”方源眼中一道電芒閃過,操縱六只力道巨手,猛地向下拍去。
  皮水寒、自在書生分別處于巨手的下方,立即感到一股強大的壓迫力,由上而下,朝自己輾壓過來。
  一時間,空氣都仿佛粘稠了。
  巨手掀起勁風,刮得自在書生衣袂翻飛,皮水寒臉皮發緊。
  力道巨手一同拍下,氣勢兇狠,叫旁觀者都心頭一跳。
  不過皮水寒、自在書生二人卻已然熟悉了力道巨手,前者冷哼,后者淡笑,分別催動移動殺招,躲避開來。
  但方源不同以往,并不收勢,反而加重手段,駕馭六道巨手,狠狠地落到下方。
  這變化叫人猝不及防,即便是底下東方長凡的星意,也為之一愣。
  “不好。”星意面色驟變,想要出手阻擋,卻已經晚了。
  轟!
  六只力道巨手狠狠地拍在半空中,空間蕩漾漣漪,巨大的聲響宛若雷霆轟鳴。
  無數的鑲嵌在空中的宇道道痕,被力道巨手碾碎摧垮。
  東方長凡的布置被破壞,用來遮掩的幻象消失,露出這頭太古荒獸級的墟蝠尸體的真正面貌。
  好大的一頭墟蝠!
  它身體扁平,趴在地上,卻仍舊高達近百丈。它的蝠翼寬大厚重,覆蓋方圓十數里之地。
  蝠翼稍低,頭顱最高,從高空俯瞰,簡直就是一座中高旁第的小山巒。
  墟蝠的背上,有一個巨大的傷口。
  傷口極深,方源一看,便知這就是造成墟蝠死亡的致命傷口,不知道是被什么存在造成的。
  傷口邊緣,墟蝠的血肉皮毛都幾乎腐爛一空,露出白森森的骨架。在這些骨架的簇擁之下,宇道道痕濃郁至極,交織成網,釀造出一個小空間。
  在這空間當中,是一片破敗得近乎廢墟的宮殿群。
  方源的六只力道巨手,已經打破了這個小空間,使其和外界形成聯通。
  “東方長凡的布置被打破了!”
  “他的傳承就在里面,誰先搶得到就是誰的!”
  “殺,殺進去。”
  財帛動人心,北原當代第一智道蠱仙的傳承,對于魔道蠱仙而言,更是絕大的誘惑。
  方源直接打出一條通道,更是點燃了眾位魔道蠱仙心中的貪婪火焰。
  當第一位魔道蠱仙,飛向下方后,其余的魔道蠱仙們都涌起了強烈的緊迫之感,爭先恐后地飛了下去。
  自在書生面現猶豫,那邊皮水寒已經舍棄了方源,直朝下方通道墜落而去。
  自在書生輕聲一嘆,深深地望了一眼方源后,身形化作一道白光,也望著通道殺去。
  但下一刻,六頭全新的荒獸級虛獸,以及一頭上古虛獸,從小空間中飛出來,將一干魔道蠱仙迎頭而撞。
  雙方再度殺成混亂的一團。
  “這里面定然有人操縱。”方源見此,雙眼一瞇,心中微驚。
  殘陽老君也是一驚,局勢緊迫,似乎讓他徹底清醒過來。
  冷哼一聲后,他的臉上閃現出殘忍的笑容,霎時間火焰大盛,將譚武楓、東破空烤成焦炭。
  可憐這兩位五轉,世俗的巔峰存在,好不容易跟隨東方余亮,闖到現在這步。結果在殘陽老君的一念之間,就被徹底燒死。
  與此同時,殘陽老君輕輕冷哼一聲,埋頭苦干的東方余亮,頓時如遭電擊,大吐一口鮮血,當即跪倒在地上。
  “老賊,你殺了我的屬下,還膽敢暗算我!”東方余亮掙扎站起,悲憤怒吼。
  殘陽老君眼瞳溜溜一轉,冷笑起來:“你可別污蔑人,我什么都沒干。”
  說著,他眼角的余光一直定在東方長凡的星意身上。
  這是殘陽老君的一次試探,就看這股星意手段如何,之前所言是否屬實。
  東方長凡的星意見此,長嘆一聲,道:“只能進行到此步了么,也罷,諸位都出來罷。”
  話音剛落,便生異變。
  大殿中,陡然爆發出刺目的奇光。
  光芒迅速消散,八位東方部族的蠱仙,一齊現出身來,遠遠地將殘陽老君圍在中央,紛紛喝道:
  “老賊,居然敢覬覦我族傳承,你的死期就在今日。”
  “這老賊雖然可惡,但我族中的內奸更是可恨!”
  “快說,是誰將密道消息泄露給你?”
  殘陽老君再無鎮定,臉上閃過一抹慌亂,旋即驚怒交加地望著星意:“原來這是針對我的局!”
  東方長凡的星意,緩緩點頭:“不錯。我的本體臨死之前,曾叮囑東方萬休,交給他正確的方法。利用此法,他在傳送蠱陣得到通往這里的密道。他將這個密道所在,告知了身邊七位蠱仙。隨后,在來的路上,遇到我的布置,故意被一群荒獸圍攻,牽住手腳。”
  “而我族的這位內奸,顯然就在八位當中。內奸見受到荒獸拖累,不能親自前來。又唯恐智道傳承落入他人之手,便會將這則密道消息,通過某種手段,流傳給你。你得了密道的消息,這才超越其他魔道蠱仙,一馬當先,率先來到這里。”
  殘陽老君臉上陰沉如水,雙目緊盯星意,眼角抽動,語氣陰森:“原來如此。你盡管知道東方部族中出現了內奸,但卻不知道這內奸是誰。”
  “正是如此。”星意緩緩點頭,“不過現在看來,這內奸必出在這八人當中。”
  “到底是誰,背叛了血脈,背叛了親族!”東方萬休這時吼道。
  “時至今日,你已經露出馬腳,要找到你只在頃刻,你還不滾出來嗎?”東方一空憤怒地捏緊雙拳。
  其余蠱仙,相互掃視,有的臉色陰沉,有的滿臉憤怒。
  場面有點僵持。
  東方一族的蠱仙足有八位,但都是六轉。而殘陽老君,卻是貨真價實的七轉,而且是七轉中的強者。
  東方蠱仙雖然人多勢眾,但他們知曉,其中一個甚活數個,都是內奸。因此相互戒備,沒有直接動手。
  殘陽老君慢慢皺起眉頭,望向星意:“慢著,你既然刻意布局,早就針對我,那在我進來之前,你便可以提前發動,為何偏偏要拖延到現在?”
  星意立在原地,卻不答他。
  東方家的蠱仙們也不說話。
  大殿中陷入寂靜,上空的激戰聲則遙遙傳下來。
  殘陽老君受到觸動,自己恍然:“我知道了。你是想借我之手,來對付這些魔道蠱仙。你只消令東方余亮故意失敗,便能讓我以為,可以真的競爭這份傳承。而到那時,外面的這些魔道蠱仙便是我的對手了。當然,依你的才智,極可能會有更佳的方法,使我成為你的棋子。待到我和這些魔道蠱仙火并,雙雙削弱,你們這些蠱仙再做得利的漁翁。真是好算計,好算計……”
  “可惜任何的布局,都有意外發生。”星意道,等若承認了殘陽老君的猜測。
  這份意外,就是方源的六只力道巨手。
  “恩師……”東方余亮呆呆地站立當場,眼前的驚變讓他不知所措,讓他既欣喜又悲哀。
  他欣喜于強敵受控,本族原來有備而來。悲哀的是,原來自己只是誘餌棋子,是讓敵人上當的幌子。他的努力,譚武楓、東破空等人的犧牲,似乎是一種被愚弄的可笑。
  似乎感覺到東方余亮的想法,星意轉過頭來,看向自己屬意的衣缽傳人,道:“余亮不必多想,我的確是想用智道傳承,來陷害強敵,鏟除我族內奸。這布局是真,智道傳承也是真。這位強敵背景甚大,乃是來自中洲十大古派之一的仙鶴門。對方亦有智道蠱仙。而我唯有真的將智道傳承布置在這里,才不會在蛛絲馬跡中露出破綻,被敵對的智道蠱仙勘破。”
  “是這樣!”東方余亮心中震動,不由又是慚愧又是敬佩。
  他慚愧于自己竟然胡思亂想,敬佩的是自己的恩師東方長凡。后者苦心孤詣,即便去世,也要設局,為東方一族造福,鏟除內患。
  而敵人是如此強大,東方長凡如此布置,是他的智慧,更有著面對強敵的無奈。
  體會到恩師的此般艱辛,東方余亮心中的慚愧,不由更深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