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139 圖窮匕現真內奸

“好了,余亮,你還是去完善你的蠱陣,只有闖過這最后一關,你才能徹底地繼承我本體的衣缽傳承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至于你,殘陽老君,今日就授首于此罷。”東方長凡的星意,緩緩地道。
  殘陽老君稍稍后退一步,冷傲地道:“哼,我雖然勢單力孤,不過你們只是一群六轉,再加上區區一股意志,也想取走老夫的性命?你們可別忘了,我那同伙就在你們當中。更還有外面的魔道蠱仙,如狼似虎,你那些虛獸抵擋不了多久的。”
  他話是這樣說,臉上已經滿是戒備謹慎的神色。
  活到他這般年歲,取得這樣的成就,謹慎的性格優點是絕少不了的。
  殘陽老君的話也是事實,句句直至東方部族這一方的要害。
  也正是因為如此,東方家的蠱仙,雖然人多,卻沒有魯莽動手。
  東方長凡的星意呵呵一笑:“遠古時代,開創智道的星宿仙尊去世,能算盡身后百萬年。令其后三位魔尊無功而返,保住天庭。我東方長凡,雖然遠遠及不上星宿仙尊,但是身后百年之事,還是能稍稍算得到。我既然布下此局,自有底牌手段。”
  話音剛落,大殿中便浮現起一道虛幻的蠱陣。
  無數的蠱蟲,盤旋飛舞,像是萬千蜘蛛絲線,交織密布在大殿當中。
  和這個忽然出現的大陣相比,東方余亮完善的蠱陣,簡直就是大人腳下的嬰兒。
  殘陽老君見此,面色頓時難看起來:“這是虛陣!想不到你東方長凡,在虛道上也有如此深厚造詣,竟然能結成虛陣!”
  通常的蠱陣,一旦暴露,就容易遭受打擊破壞。
  皆因組成蠱陣的蠱蟲,都是實體。
  而蠱蟲本身十分脆弱。就算是仙級的春秋蟬,只消方源兩個手指頭輕輕一捏,就會破碎毀滅。
  但這虛陣,乃是運用虛道的上等手段,將組成蠱陣的蠱蟲都一個個虛化,卻不妨礙蠱陣的運轉。
  虛獸之所以能阻擋方源等魔道蠱仙這么久,就是因為虛獸天生能夠虛化。一旦虛化,什么招數都沒有效果。
  星意大大方方地展現出蠱陣,絲毫不怕殘陽老君出手破壞,也是因為蠱陣虛化,殘陽老君只能干瞪眼地看著,卻無可奈何。
  蠱陣漸漸運轉起來,大殿中充滿了刺眼的玄光。
  “哈哈哈。”殘陽老君卻陡然大笑起來,“我對虛陣無法可想,那就直接殺死你們好了!”
  “大家小心!”
  “他要殺過來了!”
  “要注意內奸,千萬別大意。這是我族生死存亡的關鍵一戰!”
  “不錯,只要闖過這一關,就是海闊天空。”
  東方部族的蠱仙們,早已經嚴陣以待,全神貫注。
  “諸位稍安勿躁,短時間內,他還殺不過來。”東方長凡的星意卻是平淡安然。
  下一刻,殘陽老君打殺過來,動作卻極為緩慢。
  他發出的火焰,原本速度奇快,但此時卻慢如蝸牛。
  “這是?”殘陽老君很快發現,并非自己慢了,而是自己面前的空間,蘊藏著肉眼難以觀察的奧妙。
  看似很短的距離,卻是空間的濃縮。
  “我耗費數十年,無數心血,設立此局。這處大殿看似尋常,和周圍其他殿堂一般無二。其實我早就將墟蝠尸體中絕大多數的宇道道痕,都集中在此處。我們和殘陽老君看似只有數十步的距離,其實真正的距離,遠遠超過千里。”星意緩緩地道。
  “真不愧是東方長凡大人!”東方部族的蠱仙們這才釋然,一個個雙眼發亮,懷著無比的敬佩之色看向星意。
  星意點點頭:“現在才是關鍵。我實話告訴大家,這現出的大陣,乃是一個大殺陣。以我智道仙蠱為核,血道仙蠱為輔,一旦發動,威能絕大,有崩天裂地之威。尤其是摻雜了血道仙蠱后,對付蠱仙更有詭奇成效。只要蠱陣催動起來,不僅能殺掉殘陽老君,而且還能殺崩上空的魔道蠱仙。此戰之后,我東方一族必能名揚北原,令正魔兩道,各大勢力忌憚謹慎。待此戰結束,你們將這個大陣搬回家族的福地里去。余亮若是通過我的傳承,他便是第一執掌之人。”
  東方部族的蠱仙,聽到這番話,頓時振奮非凡。
  反觀殘陽老君,臉上難掩驚疑不定之色。
  星意繼續道:“我本體生前,雖然和正道超級勢力都結盟,定下盟約,但這個世道,只有自己真正掌握了力量,才能確保安全啊。你們都要牢牢記住,不要把無謂的希望,寄托在他人手中。”
  東方家的蠱仙們紛紛點頭,表示受教。
  東方一空則急道:“那長凡大人,我族之中還有內奸。千防萬防,家賊難防啊!”
  “別急。”星意笑了一聲,“我還未說完。凡事有利有弊,有得有失。這蠱陣威力奇大,但卻有重大弊端。催發此陣,需要抽調蠱仙身上的仙竅本源。”
  “什么?”許多東方蠱仙頓時失聲。
  仙竅本源,乃是仙竅的根基、根本。
  一旦抽調出來,好不容易經營起來的仙竅,就會發展倒退,空間萎縮,元氣稀薄,萬物凋零。
  而蠱仙不進則退,時間一到,仙竅就有著天劫地災的重重磨難。
  仙竅虧空,蠱仙實力就弱,稍有不慎就會遭災而亡。
  性命攸關,東方家的蠱仙們自然要失態。
  但很快,就有一位蠱仙站了出來。
  正是東方萬休。
  殿中眾人只聽他道:“有失才有得,長凡大人辛苦籌謀,好不容易設下此局。我東方萬休為了我東方一族,做這些犧牲又有何妨呢?”
  “好!不愧是萬休大人,我東方一空也奉陪到底!”隨后,東方一空也緊跟著站了出來。
  星意淡淡含笑,沉默不語,看著其他人。
  其他蠱仙相互對視,很快都是點頭,決定為家族斬除內外強敵,而做出犧牲。
  “不忙。”星意卻擺手,慢悠悠地道,“我還要告訴諸位一點。一旦入了蠱陣,開始抽取仙竅本源,諸位就動彈不得,無法強行脫離了。爾等生死,皆操于我手。你們可仍舊愿意嗎?若是不愿,自可提出。”
  幾位蠱仙面色再次微變。
  東方萬休眼蘊神光,四下亂掃,冷笑道:“內奸你還是站出來吧,再不出來,可就來不及了。”
  星意的話,明顯是說給內奸聽的。
  只要稍有思考能力的,都能想見:若真有內奸,聽了這番話,心理壓力一定巨大極了。一旦入陣,就生死由人。萬一打殺殘陽老君的時候,后者情急之下,暴露了自己,那簡直是連還手之力都沒有了!
  若是內奸,心思肯定兩樣,不想對付殘陽老君。也絕不肯將自家生死,交托在星意手中。
  然后,幾個呼吸之后,大殿中的東方蠱仙仍是沒有一人跳出來。
  “好。到此處,我萬休也不得不佩服你了。難怪你能潛伏在我們當中,這么久這么深。”東方萬休恨聲道。
  星意輕笑一聲:“既然如此,那你們就入陣罷。”
  虛化的蠱陣打開八個陣眼,東方一族的蠱仙們齊躍進去,分別占據一個方位。
  蠱陣開始緩緩地運轉起來,蠱仙們臉色紛紛變化,皆感覺仙竅震動,從大陣中傳來有一股吸攝之力。
  “放開心神,配合大陣,讓其全力運轉。”星意肅容道。
  蠱仙們有些稍稍猶豫,但最終皆主動開放仙竅,立時仙竅本源被抽調而出。從八個陣眼的位置,流淌出去。
  虛化大陣中,很快浮現一片淡淡的血光。
  在血光的作用下,這八股不同的仙竅本源,在蠱陣中央融匯,竟然真的漸漸相融為一體。
  “這大陣好生玄妙!”有蠱仙見此,忍不住贊嘆出聲。
  “這是因為你等體內,都留著東方一族的血液。血脈相近,有著同一個源頭。因而血脈相融,帶動仙竅本源的融合。只有融合起來,才會將數量的優勢發揮出來,迸發出強大的威能!”東方長凡的星意,緩緩解釋道。
  陣中八位蠱仙紛紛點頭,東方萬休眼放精芒,四下掃射,卻仍舊看不出內奸露出什么破綻。
  “無妨。”星意輕笑一聲,“如此局勢,內奸不管是誰,已入我局中,為我族出力。諸位放松,我要加大抽取仙竅本源了。”
  “盡管抽吧!”
  “好,待會殺崩這些可惡的魔道蠱仙!居然敢覬覦我東方家族!!”
  虛陣光輝大盛,蠱仙們接連冷哼,臉色濃重,有的雙眉皺起,感到難受和痛楚。
  仙竅的本源,在虛陣中漸漸融匯成龐大的力量,仿佛一團水液,又如同蟄伏沉睡中的猛獸。任是誰,都能感受到這股力量的龐大,就連周圍的空氣都產生了微微漣漪,仿佛要承受不住。
  東方部族的蠱仙們,有的滿臉通紅,有的身軀微微顫抖,有的臉現猙獰,俱都期待著這股力量大發神威。
  但這股力量,在星意的操縱下,引而不發,蠢蠢欲動。
  “不忙。”星意仰望天空,關注著半空中的混戰。
  阻擋魔道蠱仙們的虛獸,已遭屠戮,幾乎一空。
  星意就像是一頭蛟龍,隱藏在江水深處,在等待最好的時機。
  時機一到,蛟龍升天,就要翻江倒海。就看是哪個倒霉鬼沖在前頭了。
  就在這時,東方余亮猛地站起身來,大喊起來:“師傅,我做到了,我成功地完善了這個蠱陣,我達到了您的要求!”
  星意迅速掃視一眼,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:“很好。余亮,你沒有令我失望。你也入陣,站到中央的那個陣眼里。你雖然是凡人,但將來是要晉升成仙的。待會開戰,你提前領略一番蠱仙的力量,對你未來的成長大有幫助。”
  “是,師傅。我都聽您的!”東方余亮雙眼通紅,感動得有些哽咽。
  他縱身一躍,跳到半空中,隨即在虛陣的力量下,站穩陣眼,懸浮在半空中。
  半空中,在自在書生、皮水寒的嚴重干擾下,方源終于找到一絲機會。
  眼前一片空白,毫無阻攔的力量,機會稍縱即逝,他立即緊緊抓住,舍身殺下!
  七只力道巨手狠狠拍下,只余一只護衛自身。
  “是時候了。”星意見此,輕聲一嘆。
  東方部族的蠱仙們,俱都興奮嗜血地望上天空。
  下一刻,他們看到殘陽老君沖天而起,擋住方源的突擊,將后者重新打退回去。
  “嗯?!”這變化,讓東方一族的蠱仙們都是神情呆愣。
  “不枉費我費勁心血,布下此局。奪舍重生,就在這一刻!”星意昂然奮發,大笑起來。
  東方長凡的魂魄忽然出現,一頭扎入虛陣中央,進入東方余亮的體內。
  “哈哈哈,一群傻瓜!實話告訴你們,東方一族真正的內奸,就是你們所敬愛的長凡大人啊,哈哈哈哈。”殘陽老君狂笑不止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