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40 血幕擋卻一干仙

“什么?”東方萬休瞪大雙眼。塵?緣?文↑學↘網
  “這絕不可能!”東方一空斷然否決。
  “怎么可能是東方長凡大人?大家小心,這極可能是幻象!是對方破壞不了大陣,要讓我們自亂陣腳!!”
  驚變之下,東方一族的蠱仙們,都是難以置信,不接受這樣的事實。
  殘陽老君不禁嗤笑:“讓你們自亂陣腳?好笑得很,你們都一個個動彈不得,連自亂陣腳都資格都沒有了。你們已經成為砧板上的魚肉,早就身不由己,可笑你們還看不清這事實。呵呵呵。”
  這番話像是驚天霹靂,狠狠地劈在東方一族的蠱仙心中。
  眾人紛紛望向東方長凡的星意。
  東方萬休大吼:“長凡大人,這一定不是真的!”
  東方一空質問:“長凡大人,你倒是說句話啊!”
  “長凡大人,東方長凡!你究竟意欲何為?!”
  無數的質詢聲,嘶吼聲,回蕩在這座大殿當中。
  星意輕笑著,好似云淡風輕。他只是一股意志,但凝聚成生前本體的形象,身軀挺拔,面冠如玉,目蘊神光,大有本體生前運籌帷幄的卓越風姿。
  但此時此刻,此情此景,東方一族的蠱仙們看到星意這般的風姿神態,卻叫眾人心中發涼發冷。
  虛化大陣再起變化,先前凝聚成一團的龐大威能,終于在此刻,猛地噴發出去。
  好似一陣狂浪巔濤,血光四射間,形成一道厚實的血光大幕,將墟蝠尸體的主要位置,都覆蓋進來。
  看到這一幕,東方萬休等人終于臉色狂變。
  原本估計,是用來打擊外敵的力量,真實用途卻是防御。
  冰冷的事實擺在眾人的面前,戳破了星意之前的謊言。
  “東方長凡,你為什么這么做?為什么要陷害我們!?”東方萬休臉色猙獰,充滿了痛楚,悲憤咆哮。
  “還能為了什么?生命才是一切的基礎,誰想死?誰不想活?只要有活的一絲機會,誰能抵擋得了這樣的誘惑?”殘陽老君冷笑連連,雙眼則緊盯著虛化大陣,一眨不眨。
  看著虛化大陣運轉正常,殘陽老君不禁貪婪地深吸一口氣:“這奪舍法門,未免代價太過高昂。難道每次催動,都需要犧牲蠱仙嗎?”
  若真是如此,這奪舍之法就推廣不開了,開啟的條件實在太高。
  東方長凡的星意緩緩搖頭:“老君你無須擔憂。當年我在八十八角真陽樓中,得到奪舍之法。里面內容可以奪舍凡人,也奪舍蠱仙。但若奪舍蠱仙,就必須修為超過被奪舍的目標。而且,奪舍之后,仙竅便是目標的仙竅。這等若鳩占鵲巢,大有弊端。我生前乃是智道蠱仙,但卻沒有合適的智道蠱仙作為目標。因而這么多年來,我竭盡心思推演謀劃,最終得到這處大陣。”
  “這個大陣,是基于奪舍法門研發出來。可以讓我奪舍凡人的同時,還能抽調出同一血脈的蠱仙本源,使得我奪舍之后,就能立地成仙,生成全新的智道仙竅,免去了奪舍凡人后,修為衰弱的危險期。”
  聽得星意解釋,殘陽老君不僅轉過目光,打量起一旁的星意,暗自心驚:“這東方長凡隱藏得很深,不僅智道堪稱北原當代第一,竟然還能利用宇道道痕,驅使虛獸大軍。現在看來,他的血道造詣也不低!”
  星意不知道殘陽老君的內心活動,仍舊自顧自地說著:“你可別小看這座大陣。有這八位蠱仙犧牲自己,來供給給我,可謂資源充足!我新生成的仙竅,絕對會是上等中的上等。同時還有一個妙處,便是仙竅福地中自行產生花鳥魚蟲等等資源。仿佛是苦心經營了很久,這可就省去我幾百年的苦功。因而我奪舍之后,不僅修為全復,而且資源充足,更勝生前!殘陽老君,你可好好觀看,盡管隨時提問。我每進行一步驟,便將內容精髓都說給你聽。”
  殘陽老君的臉上,迅速閃過一抹灼熱。
  他哈哈一笑,深深地看向東方長凡的星意:“你真是好算計,想讓我為你保駕護航。我駐足于此,就要為你抵擋外界的那些魔道蠱仙。而且你立地成仙,必有天劫地災,到時候我就在你身邊,不想出手也得出手了。”
  東方長凡的星意也是一笑,絲毫沒有圖謀被戳破的尷尬。他目視殘陽老君,聲音低沉地道:“這世間之事,要想得到,就得付出。哪有不勞而獲的東西呢?尤其是得到的越多,風險就往往越大。老君何意,可迅速定奪了。”
  殘陽老君嘿了一聲,心中不禁暗暗佩服東方長凡,想這此人,真是能夠取舍。
  當初東方長凡得到奪舍法門,也在八十八角真陽樓的真傳秘境當匯總,察覺到中洲十大派的布置。
  其時,仙鶴門正往東方部族中滲透。東方長凡升仙后,成為部族高層,暗中發現了這個真相。
  但他卻沒揭露,反而順著這條線,暗中和仙鶴門展開合作。
  他用奪舍之法,和仙鶴門交易。
  壽蠱難尋,但凡蠱仙都會對任何的延壽法門趨之若鶩。更何況這奪舍之法,來源于巨陽仙尊之手呢!
  仙鶴門縱為中洲十大古派之一,歷史悠久,底蘊深厚,也難以擋住奪舍法門的誘惑。
  雙方各有需求,東方長凡一步步放出法門內容,也因此獲得了仙鶴門中輸送的資源。
  他靠著這些資源,迅速攀升,屢屢渡劫成功,更提攜晚輩,四下謀算,將衰落不堪的東方一族重振輝煌!
  和東方長凡這樣的人合作,殘陽老君雖然戰力強大,但心中從未放松,一直保留著十分的警惕。
  他沒有思考多久,點點頭,應承下來。
  東方長凡的星意大笑一聲:“好,我先給你講解這第一步……”
  殘陽老君連忙豎起雙耳,全身傾聽。
  雖然明知道是東方長凡在利用自己,但殘陽老君是帶著仙鶴門的意志前來,也算是一種身不由己。
  再想想這個任務完成后的門派豐厚獎勵,殘陽老君本身也并非不愿的。
  東方一族的八位蠱仙,早已經破口大罵。
  東方余亮則昏迷過去,雙目緊閉,一動不動。
  而在外界,方源看著下方,視野中又是另一種景象。
  只見一道血幕寬大無比,將山峰一樣的墟蝠尸體牢牢遮蓋。血幕厚實無比,血光充盈,蘊藏的磅礴威能叫人望而心悸。
  魔道蠱仙們紛紛轉移注意力,不再相互內斗糾纏。
  其中一些人稍試身手,打擊血幕,結果就像是小石頭投入大湖,血幕表面只是泛起微微的漣漪,巋然不動,穩固如山。
  “好強的防御!”
  “這究竟是什么蠱陣?我不僅沒有見過,甚至連聽說都沒有。”
  “東方長凡留下的后手,還真是層出不窮”
  一干魔道蠱仙紛紛猜測。
  方源也皺起眉頭,他即便是血道大能,又有前世記憶經驗,但這個蠱陣他也沒有見過。
  “管他是什么蠱陣,讓我一錘子敲碎它!”蠱仙卓戰大吼著,殺下去。
  他騎著一頭荒獸飛豬,身罩鎧甲,手拿大錘,虎背熊腰,心焦氣躁,卻又欺軟怕硬。
  眾人目光紛紛集中在他的身上。
  卓戰大出風頭,心中得意,臉色更加兇狠。
  但幾個呼吸之后,他兇狠的神色蕩然無存,已被驚駭震恐所取代。
  原來他接近血幕,體內的血液就不受控制,不斷地向體外噴涌。
  蠱仙號稱為仙,但大部分身體,也是保留著人類正常的運轉規律。血液是支撐身軀活動,必不可少的關鍵之物。
  卓戰距離血幕還有老遠的距離,身上的鮮血就噴灑出一大半了。
  若他繼續沖下去,還未殺得上血幕,血液就已經噴光,自己便成為活生生地抽成干尸一具了。
  “好個奇詭的大陣!”
  “這是經血蠱的效果,能夠讓人放血。”
  “經血蠱是血海老祖的血道真傳之一,沒想到東方長凡獲得的傳聞不但是真的,而且他還將這經血蠱,提升到了仙級!”
  魔道蠱仙們紛紛動容。
  陸續有幾位蠱仙出手,嘗試了各種手段,接連狼狽敗下。
  眾人這才意識到,除非有正好針對的防御方法,否則絕難沖破這道血幕。
  方源緊緊皺起眉頭。他自己縱然前世是位血道強者,但手頭上卻無任何血道仙蠱,他走的力道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,他對這個大陣也是無法可想。
  局勢棘手,眾人心中焦急。東方余亮進去了這么久,是不是已經快要徹底獲得傳承了?
  “如今之計,只有動用遠戰殺招了!諸位一起出手,先壞了東方長凡的布置,在相互角逐。否則眾仙眼下,卻被一個凡人奪得傳承。這事情要真的發生,我自在書生都沒有臉面在北原混下去了!”自在書生陡然大吼。
  剛剛吼完,他便出手。
  魔道蠱仙們紛紛應和。
  一時間,水火相交,電輪飚射,璀璨絢爛,無數狂轟濫炸打的血幕層層削減。
  眾人喜色剛剛浮現臉龐,卻又很快凝重起來。
  血幕不斷削減,又不斷生成。尤其是越到后面,魔道蠱仙們的合力攻擊,越顯得乏力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