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141 攻防較技孰更強

血幕牢牢罩著墟蝠尸體,頂住魔道蠱仙們的狂轟濫炸。塵?緣?文↘學→網
  未料到血幕這般結實,情急之下,皮水寒大喊一聲:“都閃開,讓我來!”
  他是七轉蠱仙,在魔道中早就名聲廣傳。眾人紛紛飛離,給他讓開空間。
  水道、冰道殺招——流川!
  皮水寒仙竅中,上萬只蠱蟲調動起來,七轉的紅棗仙元一顆顆迅速消耗。
  嘩啦!
  無邊的浪潮,從皮水寒周圍數百步的空中,憑空激射。
  驚濤惡浪,宛若成千上萬條逆世狂龍,咆哮著,怒吼著,帶著毀天滅地的氣勢,傾瀉而下!
  巨浪滔滔,還在空中墜落的過程中,又起變化。
  咔嚓嚓的聲音,響徹眾人耳畔。巨浪由內而外,結成堅冰。幾個呼吸之間,滔天巨浪化為一道龐巨的冰川,宛若一頭蓋世的巨鯨鎮壓而下,又仿佛是天柱傾覆。
  冰冷的寒氣,令人忍不住打寒顫。
  恐怖的攻勢,讓人不自覺地屏住呼吸。
  大殿中,東方長凡的星意,一掃之前的云淡風輕之態,全身貫注,將防御力量催至最大。
  之前魔道眾仙雖是狂轟濫炸,但步調不一,數量雖多,質量不行。如今皮水寒動了底牌手段,出自他一人之手,力量融匯統一,比之前的狂轟濫炸,至少要強大十倍。
  轟隆隆……
  冰川從天而降,重重地砸在血幕之上。
  血幕被巨大的重量,壓得形變,但終究還是死死地抵擋住冰川的碾壓,寒氣的侵蝕。
  仙道殺招流川雖強,但東方長凡的血幕,卻是抽取了八位蠱仙的仙竅本源,又結合地利,早做了布置。皮水寒一人之力,并未打破血幕。
  但此殺招的效果仍舊驚人。
  眾位魔道蠱仙俯瞰下去,地面上以墟蝠尸體為中心,方圓數百里都是冰川。
  死去的太古墟蝠,本就龐大若山。此時在冰川的蓋壓下,仿佛蓋上一層厚厚的冰甲,更顯得龐大。
  半透明的冰山中,裹著一只鮮紅的血幕巨蛋。
  刺骨的寒氣,還在不斷四溢,將最邊緣的樹木草地染上冰霜,擴大著地界。
  一時間,眾人紛紛向皮水寒投去驚異的目光。
  雖然沒有打破血幕,但這殺招之威,仍舊叫人印象深刻。
  “就算是我八只力道巨手齊齊出動,正面也擋不住這個殺招。”方源目光閃爍著。
  這才是老牌七轉蠱仙真正強大的一面。
  相比較而言,方源還是有很大差距。
  之前方源以一敵二,抵擋自在書生和皮水寒,也是因為后兩者并未動用底牌手段。
  蠱仙都有理智,大家都是為了智道傳承而來,彼此之見,又沒有什么深仇大恨,打生打死才是腦袋有病。
  但如今,眾仙都意識到不妙,這才有皮水寒調動壓箱底的底牌,迸發全力,血拼一記!
  “我雖然依仗著仙道殺招萬我,有了七轉戰力,但也只是勉強夠得上這個標準。真要和皮水寒這等人物死戰,失敗的極可能是我。不過真要面對此招,我也不會力拼,應當避其鋒芒,迂回游斗。”
  仙道殺招冰川之強,讓方源看清了皮水寒的一部分底細,同時也清醒地意識到,他自己和皮水寒的差距。
  一時間,方源心中升騰起一股焦躁的情緒。
  蠱仙本身的修為,是影響戰力的主要因素。皮水寒的強大,有一部分原因,是消耗了七轉紅棗仙元。方源此生已經極為優異,拖累他的乃是仙僵之身。他真正的修為,只是六轉墊底,連一次天劫都沒有渡過。
  “修為才是根本,是基石。眼下仙僵之軀雖然強大,但卻沒有向前大進步的空間。究竟有什么法子,才能令我回復人身?”
  “皮兄好大的威風!也讓我來試試身手罷。”這時,自在書生朗笑一聲,向皮水寒飛來。
  皮水寒冷哼一聲,面色不大好看。他勞師動眾,結果仍舊沒有打破血幕,見自在書生出手,他緩緩讓開最中央的位置。
  眾目睽睽之下,自在書生飛臨到墟蝠尸體的正上方。
  他早已經醞釀,陡然雙眼圓瞪,眼眸全白,射出兩道稀薄的淡淡白光。
  此招近乎悄無聲息,論氣魄和之前的冰川完全不能相比。
  不知情的眾仙,看得有些莫名其妙。
  皮水寒卻是臉色微變。
  但見兩道淡白目光,照射之下,冰川頃刻消融,血幕劇烈震顫,竟有不敵之象。
  “嗯?這就是自在書生?真是好一招千解!”大殿中,殘陽老君卻是認出了此招。
  中洲十大古派,為了八十八角真陽樓,滲透北原多年。殘陽老君既然冒險前來,自然對北原情報大有深究。
  自在書生的跟腳,就是中洲陳家。
  中洲陳家擅長律道,但中洲門派制度盛行,沒有家族的生存空間。被排擠之后,陳家便轉移到北原。
  可惜,北原正道卻是黃金血脈的天下。陳家雖是有蠱仙護佑的超級勢力,但被黃金血脈勢力暗中排斥,終于還是衰弱凋零。
  到了自在書生此代,便只剩下他一個翹楚,家族已經不存,只剩下他一個人單打獨斗。
  “陳家擅長律道,家族中的蠱仙,六轉能使殺招百解,七轉能施展千解,到了八轉施展萬解。威能絕倫,能攻能守,有近乎化解一切的奧妙。當初在中洲,不知多少門派蠱仙,慘敗在萬解之下,多少人吃了這招的虧!”殘陽老君語氣唏噓,感慨起來。
  “你說了這么多廢話,還不出手?血幕和自在書生對耗極大,這些都是珍貴的仙竅本源!”東方長凡的星意催促出聲。
  “哈哈。”殘陽老君負手站立,不見其出戰對敵,“自在書生只是一人,你這邊卻是八位聯手。他又不知道此中虛實,且看我稍施手段。”
  說完,他便散出自家的七轉氣息。
  氣息暴露出來,頓時讓天空中的魔道蠱仙們一驚。
  “對方居然有七轉蠱仙?”
  “東方家的蠱仙們,不都是六轉的么?難道有誰,秘密進入了七轉,卻一直秘而不宣?”
  “又或者東方部族請來了什么強援?別忘了,他們可是黃金血脈,正道的超級勢力!”
  眾仙驚疑不定。
  自在書生雖然面色不變,心中也不由地生出動搖。
  原來,他這殺招雖然威力驚人,來頭極大,但消耗紅棗仙元十分劇烈。
  對方既有七轉蠱仙,那么顯然可以和他對拼。自己這邊雖然人多勢眾,卻各個有著打算。自在書生心中不免思量:自己可不能現在就無腦沖鋒,大損仙元。否則到真正血拼之時,卻后力不繼,給他人做了嫁衣裳。
  想到這里,自在書生便停下殺招。
  “你看,這不就停了?”殘陽老君哈哈一笑,稍顯得意之色。
  他只是稍漏氣息,便令自在書生收手。論耍弄智謀,殘陽老君雖然不及東方長凡,但憑借豐厚的人生經驗,也可深達人心,足以借助形勢實施謀算。
  “時間拖得越久,對那東方余亮就越是有利。這血幕厚實無比,要想破它,還得我們動用底牌,輪番轟炸。”自在書生一邊說著,一邊將目光投向方源這處。
  在場的游地三英失去了韓東,陸青冥和蘇光二人,只是六轉。除去自在書生、皮水寒之外,展露七轉戰力,就還剩下方源一人。
  皮水寒也看向方源。
  這些魔道蠱仙強者,自然不會讓方源輕松地討便宜。
  “請二位仙子護住我的安危,接下來我要全力出手了。”方源暗中傳音,得到肯定的答復之后,當即虛空盤坐。
  八只力道巨手,飛向血幕。
  尸山血幕的外圍,已經被一層冰川蓋住,仿佛一座含餡的大冰山。
  方源不管不顧,調動八只力道巨手,分別位于八個方位,展現巨掌,掌心向內,緊緊貼住冰山表面。五根手指頭,則狠狠地摳進冰山之中。
  “起!”方源斷喝一聲,頓時一股隆隆之音,傳入眾人耳中。
  起先這股聲音,只是微不可聞。
  但很快,聲音越來越大,隆隆震響,仿佛悶雷陣陣,綿綿不絕。
  大地震顫,一道道裂縫巨溝,出現在冰山的周圍。
  在眾人驚異的目光中,只見冰山包裹著血幕,竟然緩緩地抬升上來,有脫離地面的趨勢!
  大殿中地動山搖,殘陽老君不免失聲:“這是?”
  星意也變了臉色:“不妙。我這太古墟蝠尸體,早已經被我布置改造,為了巋然穩固,和腳下大地連綿一體,結成一座尸山。對方似有能拔取山氣之能,偏偏克制此點!殘陽,你速速出手!”
  東方長凡的星意,急得差點形體崩散。
  他的本體的確能推會算,但人力心智,總有極限。布置是死的,最算再面面俱到,也會有意外。
  方源的拔山仙蠱,就是意外。
  仙蠱能針對任何山體,東方長凡生前做了布置,將太古墟蝠的尸體和周圍地勢鏈接一體,形成一座名副其實的尸骨之山。
  這點布置,卻反而成了缺陷,正被拔山仙蠱所克!
  “居然能把這座山直接連根拔起?”皮水寒死死盯著,目光不斷閃爍。
  “他到底是哪個人物?!”自在書生忍住心中驚疑,再度施展殺招千解,照著血幕望下去。
  兩相夾攻,輪到東方長凡一方,情勢不妙起來。
  殘陽老祖嘎嘎大笑,終于在此刻出手:“且瞧我的追命火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