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142 追命炎威無可擋

仙道殺招——追命火!
  殘陽老君滿臉肅穆,手掌緩緩展開,露出一點微弱的火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
  這火焰搖搖曳曳,呈現昏黃之色,微弱無光,仿佛要隨時熄滅。
  殘陽老君的雙眸中,卻是綻射精銳神芒,望著手掌中的這點火,他的臉上涌現出一抹自傲于世的神色。
  這是他賴以成名,威震中洲的絕技!
  “追命火,去罷。”殘陽老君手掌輕輕一抖,追命火焰嗖的一聲,急射而出。
  星意連忙開出一道口子,讓出通道。
  追命火毫不起眼,出了血幕之后,一頭扎進寒冷的冰山上去。
  轟!
  幾乎剎那之間,巨大的昏黃火焰,沖天而起,劇烈灼燒著整座冰山。
  半空中的魔道蠱仙們,幾乎都被這異變嚇了一跳。
  但很快,他們的臉上涌現出古怪的神色。
  皆因火焰雖然兇猛,但毫無熱度,尤其是火中的冰山安然無恙,一絲融化的跡象都沒有。
  有些魔道蠱仙正要開口嘲笑,這時,七轉魔道的蠱仙強者皮水寒,卻是突然發出慘叫。
  眾人循聲望去,眼前的一幕叫人大吃一驚。
  皮水寒渾身籠罩火焰,受到劇烈的灼燒,痛得滿臉扭曲猙獰。他渾身大冒寒氣,水流激噴,宛若龍蛇纏繞自身。昏黃炎火卻絲毫不受削弱,反而有越加旺盛的跡象。
  “這到底是什么招數?”
  “皮水寒究竟是如何中招的,為什么我絲毫都沒有看清?”
  “好詭異的火焰,大家快閃!”
  魔道蠱仙們紛紛撤退,心有余悸地看著皮水寒在拼命地施展手段,企圖撲面火焰,救治自己。
  “這種火焰,難道是……追命火?不妙!”方源心頭震動,意識到不妥,連忙收回八只力道巨手。
  但已經來不及了。
  火焰灼燒冰山,旋即便閃電般地彌漫上八只力道巨手。
  力道巨手安然無恙,但方源仙竅中,卻憑空生出昏黃火焰,在十六萬的力道虛影身上靜靜燃燒!
  這些力道虛影,正高舉著手臂,正是他們提供了力量,才形成了外界的八只力道巨手。
  他們沐浴在火焰中,卻是安然無恙。
  方源見此,心中卻充斥一股寒意。
  “這果然是那殺招追命火!”方源心知此招的厲害,連忙壯士斷腕,念頭一動,十六萬力道虛影自行崩解。
  沒有了這些力道虛影,正在拔山的八只力道巨手也隨之轟然潰散。
  轟的一聲巨響,墟蝠尸山重重落下,砸在地面上,掀起一波巨大的震蕩,周圍的地面大面積崩裂,一時間無數沙石濺射,煙塵滾滾。
  方源拔山被打斷,受到強烈的反噬!他胸口煩悶欲吐,頭暈目眩,身軀搖晃,差點一頭要從半空中栽倒下去。
  黑樓蘭見機不妙,連忙要上去扶他。
  方源卻如避蛇蝎,叫喊道:“別靠近我!”
  說著,猛地后退,身上也如皮水寒一般,燃燒起昏黃之火。
  與此同時,自在書生臉色驟變,他也中了此招,身上同樣燃起熊熊火焰。
  “這火道仙級殺招,居然能夠氣息感應,順著我們發出的攻勢,追根朔源,直達仙竅內部!”自在書生心中劇烈震蕩。
  這一刻,自在書生終于明白,為什么皮水寒會如此手忙腳亂。
  皆因,他不僅是身體受到火焰的燒烤,而且仙竅中也彌漫大火。前者也就罷了,后者乃是蠱仙的大本營,根基所在,經過多少年的苦心經營,無數的修行資源存積在里面呢。
  如今被這大火一燒,直接燒在中招者的心頭,燒得他們心疼得要吐血。
  皮水寒不僅要為自己身體滅火,更要在仙竅中施為,四處救火。但詭異的是,這火焰卻是冰水難滅,非同尋常。
  周圍的魔道蠱仙們,紛紛和方源、自在書生、皮水寒三人拉開距離,唯恐沾染上這古怪詭異的火焰。
  “怎么方源身上的火焰,比其他兩人要弱小很多?”黑樓蘭目光驚疑。
  其余的魔道蠱仙們,旋即發現這種現象。頓時,方源在眾人心中的形象,變得更加高深莫測了一些。
  自在書生的目光,也在方源的身上頓了頓。
  方源的情況,要比其他兩人好得多。他身上的火焰,只是微弱的一層,仿佛油燈的火焰。而皮水寒、自在書生兩人,卻是灼灼燃燒,宛如大型的火炬。
  短短幾個呼吸,自在書生的身體已經被大面積烤焦,傳出一股肉糊味道。
  自在書生強自鎮定,心中并無多少慌亂,皆因他手中還有一張底牌!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千解!
  他狂催殺招,全白的眼眸中目光更盛。
  但這一次卻不是照射冰山血幕,而是將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,射進仙竅當中。
  昏黃的火焰,在淡白的目光下,不斷化解,迅速衰弱。
  很快,他身體上的火焰徹底消失,仙竅中的火勢也得到了控制。
  千解的確好用,不僅可以對敵,還可以用來防守。攻防一體,威能又很脫俗。
  須臾,方源也站了起來,身上的火焰消失無蹤。
  惟獨皮水寒,嘗試多種手段,火焰反而更盛。他渾身焦黑,濃郁的肉香味不斷飄出,只得一邊動用治療蠱,治愈傷勢,一邊承受著火焰的炙烤。
  他怒吼連連,痛在身上,更疼在心里。
  火焰在他仙竅中彌漫,大量的資源被焚燒一空,偏偏卻拿這股火勢沒有辦法。
  “怎么辦?怎么辦!”皮水寒急速思考,焦躁萬分。
  方源、自在書生不發一言,冷漠地看著。其余魔道蠱仙,位置更遠,一些人的目光閃爍不定,蠢蠢欲動。
  若是皮水寒因此重傷,虛弱無比,在場的這些魔道蠱仙們絕對會砰然心動,打上皮水寒的主意,落井下石。
  忽然間,皮水寒大吼一聲,身形猛地拔高,帶著全身的火焰,仿佛一道火焰流星,向外激射而去。
  這身火焰成了他巨大的麻煩,此地魔道蠱仙眾多,不可久留。皮水寒撤退,實乃明智之舉!
  看著他迅速消失在天邊,邊緣的幾位魔道蠱仙,也跟著鬼鬼祟祟地離開了這里,循著皮水寒離開的軌跡,悄悄消失。
  宮殿中,殘陽老君哈哈大笑,對著東方長凡的星意道:“如何?”
  “果然不愧是追命火。”星意點點頭,“此火有追根溯源之能,蠱仙常常將蠱蟲放入仙竅之中。因此追根溯源,就會燃燒到他們的仙竅當中。此火又以生命為燃料,只要生命不息,就燃燒不止。因此要撲滅此火,非得動用特別手段,譬如千解之術。如若沒有此等手段,那便要壯士斷腕,主動割棄,或者任其燃燒,盡量收斂體內生機。只要生機耗盡,此焰便解。可惜這皮水寒未想破此點,不斷治療自己,反而引得生機旺盛,更加劇了火焰燃燒。”
  星意說到這里,輕笑一聲,又贊道:“殘陽老君,你創下的這招,真是思維獨到,另辟蹊徑。此火只要燒中,便能令敵人方寸大亂。多燒幾把,再富有的蠱仙也會底蘊大損,毫無斗志。”
  聽著星意侃侃而談,對自己的手段贊賞有加,殘陽老君的臉上,得意之色反而盡消,浮現出一抹陰沉之色。
  殘陽老君之所以號稱“殘陽”,追命火就是主因。
  此火一燒,即便化解,也會令敵人灰頭土臉。偏偏又能追根溯源,順著攻勢,燒到仙竅中去。
  仙竅乃是蠱仙根本,幾次一燒,大損根基。燒不死敵人,也能燒殘了去。
  因此殘陽老君早年縱橫中洲,威名赫赫。和他對戰的蠱仙,看到他都頭疼。
  成就七轉之后,殘陽老君就走動得少了,論戰力可算是仙鶴門前五!此番八十八角真陽樓倒塌,事關重大,仙鶴門才遣出他來進入北原,探查真兇。
  追命火一出,果然燒得方源、自在書生束手,更燒得皮水寒狼狽而逃。殘陽老君明意退敵,暗意也是在震懾東方長凡。
  結果,東方長凡卻打探得清楚,對追命火知之甚詳,名為贊賞,實則是對殘陽老君的反擊。
  因此,殘陽老君能有好臉色,那就怪了。
  “追命火……殘陽老君……他怎么會在這里面?”方源懸浮在半空中,看著腳下血幕,心中疑惑。
  他雖有前世記憶,但和全知全能還相差極多,東方長凡奪舍一事十分隱秘,方源并不知曉。
  現在看到中洲蠱仙,和東方長凡的傳承絞在一起,自然感到意外和困惑。
  之前殘陽老君雖然擊退了他,但只是驚鴻一現,藏頭露尾,根本沒有暴露出身份來。
  殘陽老君身上,有著遮掩氣息的秘法,動起手來,活脫脫的北原蠱仙的氣息。魔道蠱仙們看在眼里,沒有一位發現端倪,也算是殘陽老君手段高妙。
  “不妙。”方源心中暗叫糟糕,不禁生出退意。
  他知道中洲勢力秘密潛入北原,探查自己這個真兇,也知道有人找上北原僵盟,對自己沙黃身份有了懷疑。
  “我只所以能解決追命火,一是瞧出了此招的來歷,迅速決斷。二是身為仙僵,乃是活死人,仙竅也是死地,生機渺茫,因此燒不起來。殘陽老君經驗豐富,恐怕此時已經看破我是仙僵之體了。我又如此隱藏行跡,恐怕更遭他的懷疑!”方源越是思考,心頭越加沉重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