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145 內患亂戰明進退

思慮一定,自在書生氣勢一振,長嘯起來:“戰!對方區區一人,是孬種的就自己單獨退走吧。塵?緣?文√學←網”
  “好,必跟隨大人左右!”
  “真不愧是自在書生大人,有您在,東方余亮算得了什么?”
  眾魔齊呼。
  自在書生一甩長袖,殺招爆發,清空周圍縈繞的星光,率先沖向東方余亮。
  “來得好。”東方余亮絲毫不懼自在書生的七轉威勢,不退反進,深入星光之中。
  一時間,星光沸騰,宛若星海掀瀾,驚濤不絕,駭浪滾滾。
  東方余亮成了眾星之主,駕馭萬千星光,掀起壯闊星瀾,竟以一敵眾!
  這一陣好殺,直殺得星斗飄搖,光屑飛濺。
  東方余亮起先寡不敵眾,岌岌可危。但隨著時間推移,星光數量不斷暴漲,幾乎盈盈一團。
  星光遮蔽視野,干擾配合,星念屢屢侵蝕腦海,魔道蠱仙不免失誤連連。戰局越是混亂,東方余亮越是有利可圖。
  眾仙被誤傷了多次,漸漸不敢配合,趨于單打獨斗,更大減東方余亮的壓力。
  唯有自在書生,縱橫捭闔,無法可擋,是東方余亮的最大強敵。東方余亮始終避其鋒芒,不敢與其正面交鋒。
  自在書生屢屢被其他魔道蠱仙阻撓,心中又氣又怒:“這東方余亮滑不溜秋,年紀輕輕,簡直比當初的東方長凡還要奸猾!他毫無破綻,仿佛從生下來就操練了這個殺招!東方余亮的傳承,竟會如此神奇?”
  不遠處,殘陽老君也為這萬星飛螢的威力暗暗吃驚。他一直著隱藏形跡,靜靜療傷。不時轉動雙目,幽幽地望著戰場邊緣的方源等人。
  他對方源的身份隱隱有所猜測,靜待方源跳入戰場。
  他并不長于追逐,但若借助萬星飛螢,擒殺方源的把握就大為增加。
  但方源始終站立不動,袖手旁觀,叫殘陽老君暗暗焦急,苦熬著耐心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千解!
  自在書生久戰不下,終于動用壓箱底的攻伐手段。
  東方余亮輕笑一聲,早就防著他這一招,身體一晃,靈動如蝶,躲過目光照射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東方余亮身形猛地停滯,從他體內傳來東方萬休的怒吼聲:“老賊,我要和你同歸于盡!”
  說著,“東方余亮”竟改變方向,合身向殺招千解撞去。
  這異變,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
  千解之強,深入人心,“東方余亮”一頭撞上去,簡直就是自殺!
  一時間,眾人驚愕,忘了反應。
  就連自在書生也是愣了愣,眼看著“東方余亮”撞上自己的殺招。
  千解之光,照射在東方余亮的頭頂上,立即將東方余亮的頭發化解得一干二凈,隨后有消融腦殼,直探腦髓。
  生死存亡之間,殘陽老君大吼一聲,再也顧不得療傷,顯出身形,出手相救。
  他一手攻,一手守。
  火焰奔騰,掀起熱浪滔滔,沖向自在書生。面對七轉強者,自在書生不得不應付,分了心神。
  殘陽老君順勢,將東方余亮拉了回來。
  東方余亮的腦殼,剛剛被穿透,腦髓差點就受到極其嚴重的損傷。此時,無數的星念仿佛是噴泉一般,順著腦殼上的破洞,向外邊噴涌著。
  被殘陽老君救下后,東方余亮神情一定,卻是東方長凡的魂魄重新掌握住了身體。
  他的臉上也不免涌現出驚恐后怕的神色。
  若是稍稍晚了一息,東方余亮的整個大腦,都會被化解了去。
  東方長凡可以說是在鬼門關走了一遭,生死一線,沒有殘陽老君,恐怕就再次死亡了。
  “你怎么搞的?!”殘陽老君救下東方長凡,一邊拉著他后退,一邊猶有心悸,在后者耳邊大吼。
  關于奪舍之法,東方長凡只教了他大半部分,還有一小半,卻是最后的關鍵步驟,都被扣押在東方長凡的手中。
  因此,殘陽老君絕不愿意看到東方長凡的死亡。
  東方長凡有意的保留,算計到了殘陽老君,此時收到了效果。
  但雖說保住了自己的性命,東方長凡卻是臉色鐵青,相當難看。
  這一切都是他倉促升仙,在雷劫下強撐過去的后遺癥。
  原來,東方長凡將東方部族的八位蠱仙誆騙,讓虛化大陣成功抽調出八股仙竅本源。
  但這本源,蘊藏著八位蠱仙的意志、氣息,卻是不能直接灌注到東方余亮的身上的。
  因此,東方長凡將這些本源,通過經血仙蠱的作用,化為血幕。又利用魔道蠱仙的攻勢火力,進行“鍛打”,將本源中的八位蠱仙的意志、氣息都當做雜質,排除毀滅。
  經過這一過程,東方長凡再將純凈的仙竅本源,灌輸到東方余亮體內,就沒有后患了。
  但天地災劫實在太過恐怖,遠遠超出東方長凡的估計。結果導致險情發生,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,東方長凡不得不省去血幕鍛打的步驟,將八位蠱仙的仙竅本源全力抽取,直接灌輸到東方余亮的身體內。
  雖然他渡過一劫,強撐過來,成為了蠱仙。但新生的仙竅當中,卻是摻雜了八位蠱仙的意志,充斥著他們的氣息。
  這八位蠱仙的肉身、魂魄,在驚天動地的爆炸中,已經灰飛煙滅。但他們遭受背叛,對東方長凡的恨意,都通過意志、氣息保存下來。
  東方長凡竭盡心神,應戰自在書生,一個不留神,隱患爆發,便遭受了強烈的反噬。
  東方長凡雖有意料,但反噬爆發時,他這才發現自己先前的估計過于樂觀。仙竅中積累的意志之強,遠超他的預算。
  因而,反噬下來,他差點主動撞死在千解之下。
  東方長凡嘆了一口氣,剛要開口向殘陽老君解釋,忽然間,他的面部扭曲,現出猙獰仇恨之色。
  殘陽老君心中警兆大起,連忙松手爆退。
  下一刻,東方余亮施展狠辣殺招,殺向救命恩人殘陽老君。
  幸虧殘陽老君機警,東方余亮未果,打了個空。
  “長凡老賊,你無恥自私,算計自家蠱仙性命,好為你一己奪舍重生!”東方余亮怒吼咆哮,卻不是先前的語調,竟類似東方一空。
  這樣的驚變,叫眾人摸不著頭腦。
  自在書生眼中精芒爆閃,再次殺來。他這次反應很及時,主動出擊,殺招千解再次爆發,射向東方余亮。
  但東方長凡再次掌控了肉身,險而又險地避開千解殺招。
  然而好景不長,很快又有一位東方部族的蠱仙意志,強行冒出,掌控身軀,一邊爆喝,一邊主動尋死。
  殘陽老君只得再次出手,救東方長凡于水火之中。
  戰局再生變化。
  原本潮起潮落,攻防有序的萬星飛螢,一片紛亂。魔道蠱仙們壓力驟減,紛紛朝東方余亮殺去。
  其中,又以自在書生威脅最大,縱橫在星光海洋之中,千解殺招無可阻擋,所向披靡。
  但東方長凡卻有殘陽老君保護,后者乃是中洲古派中的強者,底蘊深厚,仙道殺招追命火又頗為棘手,擋住自在書生。
  東方余亮時而被某位東方部族的蠱仙意志反噬,主動尋思,或攻擊殘陽老君,甚至自殺,時而又被東方長凡重新掌控,對戰魔道蠱仙,企圖挽救整個戰局。
  但這個戰局,終究不可避免地陷入混戰當中。
  混亂的源頭,就是東方余亮。
  “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黎山仙子等三人,站在戰場邊緣,作壁上觀,此時看得稀里糊涂。
  局勢變化,詭異迷離,出乎他們所料。
  “看樣子,似乎是東方長凡犧牲了家族蠱仙,奪舍了東方余亮,結果沒有徹底成功。這老東西真是能算計啊!”黑樓蘭發出冷笑。
  “不管東方余亮是誰,他身邊的那位炎道蠱仙,并非是北原中人,而是中洲仙鶴門的蠱仙強者,名為殘陽老君。剛剛的交鋒之后,他現在恐怕已經對我產生了懷疑。”方源揭破殘陽老君的身份,秘密傳音。
  “什么?這下麻煩了。”黑樓蘭緊皺雙眉,她和方源就是一根繩上的螞蚱,榮辱一體。方源暴露,她也就岌岌可危了。
  “現在怎么辦?難道要殺人滅口?”黎山仙子蠢蠢欲動。
  “不!他也只是懷疑而已,只要我不徹底暴露,他也算不到我中洲的身份。現在戰局極亂,我們若插手,恐怕難以脫身。再者東方長凡老謀深算,萬星飛螢強大,我們就算動手,為了遮掩身份,也不敢盡力猛攻。而且殘陽老君的實力,也是七轉中的強者,不容輕辱。”方源目光閃爍,不斷向身邊二女傳音。
  他早有退意,此時局面雖然混亂,但依照他們的情況,卻不能盡情出手。就算能發揮出最大戰力,三位戰力加起來的總和,也沒有強到威懾全場,徹底掌生控死的層次。
  “你的意思,是讓我們退走?”黑樓蘭卻不大愿意,眼前混亂的戰局,對她而言,仍舊是個機會。
  她矢志復仇,但黑城強大,她又失去了仙蠱我力,戰力下降。若不通過這些機會,盡快提升,那她何時才能報仇雪恨呢?
  方源卻笑:“我的意思是一退一進。你們有沒有發現,這短短片刻,東方余亮已經失控了十多次,但真正算起來,只有八位蠱仙意志作祟。”
  “你是說?”黑樓蘭、黎山仙子聞弦而知雅意,兩對美眸中驟然綻放出奪目的亮光。
  “不錯。東方一族總共有多少蠱仙?就算有什么隱藏的力量,東方一族的大本營中仍舊是有史以來最為虛弱的。想想看,那可是一方超級勢力的積累……”方源語氣悠悠,卻說得黑樓蘭、黎山仙子內心火熱。
  “那還等什么,走!抄了東方長凡的老巢去!”黑樓蘭再無遲疑,一飛沖天,一臉興奮,率先殺向東方一族的大本營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