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148 彈彈彈彈服魚翅狼

黑樓蘭神情愈加振奮,連忙回道:“小姨媽放心,我已經深入水潭,在地下打洞了!”
  高空中,黎山仙子陡然吐出一口鮮血,這是盟約的反噬,但還在她承受范圍之內。塵?緣?文↘學→網
  她隨手擦去血漬,繼續向黑樓蘭秘密傳去消息:“好,我就在高空為你偵察,你悄悄潛過去,注意不要叫其他蠱仙發現了。尤其是方源那個家伙,他城府極深,工于心計,就連皮水寒都被他玩弄于鼓掌之間。我們和他定下雪山盟約,有效時限已經在逼近,你要多多防備他。”
  “那是當然!”黑樓蘭迅速回道。
  方源轟然降臨在碧潭的上空,身軀帶動大風,吹得潭水表面掀起陣陣波瀾。
  方源有前世記憶,雖然沒有偵察仙蠱,但凡道偵察手段比周圍蠱仙,先進了一個時代。他眼眸掃視一番后,立即查明這深潭中,除去潭水,別無他物。
  “原來是油水。”他微不可察地皺起眉頭。
  油水自然不是尋常的水,而是大海深處才有的資源。作為煉蠱的材料,在東海十分普遍。放到北原、西漠這些地方,就比較珍稀了。
  小份額的油水買賣,在寶黃天中幾乎找不到。那是因為利潤太低,寶黃天抽取的費用多,完全得不償失。
  若是寶黃天中有這等買賣,基本上就是超大份額,但也只是賺辛苦錢。又因為東海每年出產的油水,基本上都自我消化掉,因此這種超大份額的交易,次數也極為稀少。
  東方部族在這里不僅是存儲油水,而且用意巧妙,這口潭水極為深邃,勾連地底深處,引出縷縷地氣。
  油水本身就是深海中,大地溝中產生的資源。
  “東方部族建立此潭,就是利用油水產生油水。每隔一段時間,抽取清水兌進去,利用地氣和油水不斷交融,漸漸恢復油水原本的濃度。”方源見多識廣,腦海中思緒一轉,便知曉了東方部族的運作手法。
  油水可不是好撈的,需要針對的蠱蟲。
  方源微微皺眉,就是因為如此。
  他還知道:東海中,就有一小撮特定的優秀蠱師,專門深入海底去撈油水,世代傳承的蠱蟲秘方,相互搭配起來,可以打撈、汲取這種油水出來。
  這些人就是以此為生,蠱蟲搭配的重點,就是打撈油水,戰力不強,但社會地位較高,受到東海大小勢力的普遍歡迎。
  方源前世也去過東海,那時候接觸過一位專門撈油水的老蠱師。
  老蠱師年歲大了,膝下只有一位孫女,想招方源為孫女婿,入贅進去。可惜最終,被方源拒絕了。
  很快,方源的眉頭舒展開來。
  他伸出食指,指向潭水表面,手指輕輕一勾,頓時潭水如龍般升騰而起,乖乖地灌入方源的仙竅之中去。
  換做拍賣大會之前,方源一定無法可想,但拍賣大會之后,他有了力道仙蠱挽瀾,專門針對水勢,區區油水,還不是手到擒來?
  “只是油水雖然珍稀,卻不是仙材。動用仙蠱挽瀾來收取它,完全是殺雞用牛刀了。若非這潭油水份額較多,我之后計劃,還要去參加中洲煉蠱大會,前期正適合用到油水。否則絕不會收取的。”
  方源催動仙蠱,需要耗費青提仙元。青提仙元的價值,要比油水貴重多了。
  若不是因為煉蠱大會,方源恐怕會一走了之。
  此時,方源背負雙手,憑空站立,油水自行不斷地灌輸到他的仙竅之中。
  他微微側身,轉頭看了看黑樓蘭的方向。
  黑樓蘭那邊毫無動靜,似乎已經趕去另一處深潭了。
  方源眼中陰芒一閃,他對黎山仙子、黑樓蘭的把戲隱有猜測,但并不著急。
  掌握重生優勢,他對茅草屋、方寸山又豈會不知?事實上,他知道的必黎山仙子還要更加清楚。
  前世五域大戰時,各種仙蠱屋相互交鋒,屢屢掀起大型戰爭的**。
  仙道殺招容易被針對,被克制,但仙蠱屋向來攻防一體,即便有著不同的擅長之處,其他方面卻基本上沒有短板。
  尤其是仙蠱屋中,載著越多的蠱仙,威力就越強。在戰場上橫沖直撞,幾乎是無可阻擋的戰爭堡壘。
  “茅草屋若能輕易被找到,那就不是茅草屋了。”方源將腳下的油水收取一空,身影拔升,向另一處深潭飛去。
  陸續收了幾處類似油水的資源后,方源終于碰到了一個深潭,里面棲息的獸群,叫他眼前一亮。
  感受到方源強勢入侵了自家地盤,狼嚎聲四起,數萬頭魚翅狼從潭水中奔馳而出,結成大陣,對半空中的方源虎視眈眈。
  這些魚翅狼,方源在偽裝成狼王常山陰時,也用過一些。
  十分好用。
  它們體型有象般大小,水陸兩棲,是為數不多的能夠在水下戰斗的狼群。
  它們的防御力極強,一身光滑的鱷魚皮甲,身體兩側,生長著尖銳的深藍魚鰭。背上也有一排類似鯊魚背部的魚翅,這些魚翅連成一線,從狼頭一直延伸到狼尾。
  速度雖然不快,但常常被方源當做狼陣中的堅實盾牌。
  當然,如今這些凡獸,已經勾不起方源多大的興趣。
  方源目光灼灼,落在狼群中的首領身上。
  這是一頭巨大的魚翅狼,高達三丈有余,體型線條極為流暢,力量和美的完美結合。
  此時,這頭魚翅狼低伏著身體,狼口咬合,邊緣張開,露出白森森的尖銳牙齒。碩大如燈籠的狼眼,緊緊地盯著方源,仿佛下一刻,就會縱身猛跳,將方源撲食。
  方源哈哈一笑,不由起了收服之心。
  他雖然沒有奴獸仙蠱,但通過其他方法,也可稍稍控制這等荒獸。
  馭獸仙蠱只有一只,存放在瑯琊福地當中。使用此蠱奴役荒獸,見效一瞬之間,荒獸進退如意,心隨意動,這是奴道的無上杰作。
  方源沒有奴獸仙蠱,其他奴道蠱仙自然也沒有。但蠱仙用蠱,妙用存乎于一心之中,自然有各種方法、殺招,部分取代奴獸仙蠱的作用。
  比方說飛熊虛像蠱,就是虛道奴役荒獸的獨特手段。其他水道、火道、光道、智道等等,亦有不同方法。否則太丘之戰,東方長凡怎可能操縱得了那么多的虛獸?
  各種流派相互獨立,但又互通。流派之間相互借鑒、相互交流、相互競爭,才能有如今百花齊放的蠱師格局。
  就算沒有這些手段,一只荒獸從小養到大,養出了感情,只有親近之心,可以護身,可以放出殺敵。仙鶴門中鶴風揚的九宮鶴小九,就是人獸交心的典型例子。
  當然,這些手段絕比不上奴獸仙蠱的效果。
  奴道,既然形成流派,奴道奴役獸群的手段,自然要優秀于其他流派的。
  深潭邊上,雙方對峙了片刻,荒獸魚翅狼仍舊按捺不動。方源身上的氣息,讓它如臨大敵,不敢輕舉妄動。
  既然如此,方源便主動出擊,兩只力道巨手一左一右,分別壓上。
  荒獸魚翅狼大吼一聲,微微后退一步,身上頓時顯出一層琉璃水甲。
  下一刻,它猛地一跳,直接跳到高空,還要超過方源的高度。
  它張開血盆大口,方源就感到一股腥風撲面而來。
  伴隨著腥風,還有無數的水彈,從荒獸魚翅狼的口中急速噴吐。
  方源不閃不避,又飛起兩只力道巨手直接迎上。
  水彈暴雨一般打在力道巨手上,卻只是起了一絲延緩的作用。這些水彈連凡道殺招都稱不上,自然更比不上仙道殺招了。
  與此同時,剛剛飛出去的兩只力道大手,從底下抄上來,分別抓住荒獸魚翅狼的兩只后腿,猛地拽下。
  可憐的荒獸魚翅狼才剛剛跳到高空,距離目標方源還有一段距離,就被拽了下去。
  轟隆一聲巨響,荒獸魚翅狼和地面親密接觸,一些倒霉的普通魚翅狼躲閃不及,被它們的首領壓成一團團血糊糊的肉泥骨渣。
  荒獸魚翅狼大怒,倒在地上,掙扎欲起,還想撲騰,但下一刻,它就看到一只力道巨手向它逼近,越變越大。
  力道巨手威勢凜然,還未拍中魚翅狼,后者就感到呼吸壓抑,心房震顫。
  魚翅狼想躲,但后腿被可惡的兩只力道巨手死死抓住,它身軀一扭,但仍舊躲閃不了,被力道巨手狠狠地拍中臉面。
  荒獸魚翅狼慘嚎一聲,狼首被狠狠地拍進地面,直接陷進去,頃刻營造出一個大坑。
  好幾個呼吸之后,它這才勉強抬起頭來,脫離地面。
  但這一下重擊讓它視野模糊,涕淚并流。
  它搖晃頭顱,還想抗爭,這時第二只力道巨手再次拍上。
  荒獸魚翅狼再度慘嚎,地面又被砸出一個大坑。荒獸魚翅狼心中十分悲憤,敵人強大又十分無恥,這根本不給它反映時間啊。
  方源又飛出力道巨手,總共五只,齊齊飛舞,將荒獸魚翅狼摁在地上,狠狠地揍,打得煙塵四起,地面迸裂。
  荒獸魚翅狼身邊的狼群,在四處亂竄,悲憤哀嚎,有的噴出水彈,數量挺多,但很多都在半途相互碰撞,就相互消損了。方源個體不大,目標小,落到他身上的水彈就更少了,完全是毛毛雨,可以忽略不計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聲音?”不遠處,半月蠻師聽到動靜,目光遠眺過來。
  待他看清方源正在虐打荒獸魚翅狼,他的瞳孔立即一縮。
  他雖然已經知曉方源有著七轉戰力,但當他親眼看到方源抱臂在胸,云淡風輕地暴揍一頭荒獸時,他的心臟仍舊不禁狠狠一震。
  根本沒有什么懸念,荒獸魚翅狼毫無還手之力。
  若是方源只是六轉戰力,興許還會膠著一些。但跨越了一層大境界,七轉層次的戰力,讓荒獸魚翅狼只能被動挨打。
  尤其是,這種福地中豢養的荒獸,基本上不會身懷野生仙蠱的。
  有仙蠱的,基本上都被蠱仙第一時間收走了。仙蠱多珍貴了,怎么可能留給一頭荒獸?
  不過,魚翅狼被方源狠揍,根本抬不起頭來,但仍舊態度很頑強。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,決定加重力道。
  他心念一動,四只力道巨手分別抓住魚翅狼的前肢、后肢,然后直接將它提到了半空中。
  荒獸魚翅狼被揍得慘不忍睹,整個身體呈大字型,四條腿被力道巨手狠狠抓住,不斷地發出腿骨碎裂的聲音。
  余下的一只力道巨手,呈現巴掌狀,照著荒獸魚翅狼的狼臉左右猛扇。
  啪啪啪!
  碩大的狼頭在巴掌的循環重擊下,迅速左右甩動。
  底下的狼群哀嚎聲頓時放大一倍,大部分的狼群已經崩潰,邊緣處已有狼群在潰逃。
  “這是名副其實的吊打啊!”半月蠻師看到這一幕,锃光瓦亮的額頭,都滲出冷汗來。
  方源兇威之盛,叫人不得不心驚膽戰。
  荒獸魚翅狼被打得幾乎成了一灘軟泥,哀嚎得聲音都變了,但它勉強睜開的眼縫中,流露出的目光仍舊十分頑強,透著深入骨髓的仇恨。
  狼本來就是一種特別記仇的猛獸。
  “還不服軟?”方源也感到有些頭疼,服從強者,是野獸的生存本能。按照常理而言,如此巨大的實力差距,早就應該讓荒獸魚翅狼認慫了。
  方源仔細觀察,又有了發現。
  “原來如此,這魚翅狼到了發情的時候了,正是雄性氣息最為濃烈的時刻,難怪態度強硬。”
  他心念轉動,忽然有了一個古怪的主意。
  在方源的操縱下,力道巨手從巴掌狀,發生改變。
  大手緩緩屈起中指,和大拇指合并。
  然后,半月蠻師就遙遙看到,這只力道巨手慢慢下沉,沉到荒獸魚翅狼的兩腿中間。
  忽然,大拇指微微放松,中指猛地彈出。
  準確地命中這頭雄狼的命根!
  “嗷嗚——!”荒獸魚翅狼如遭電擊,猛地一震,眼珠子差點瞪掉下來,仰頭長吼,聲音中充滿了猝不及防的無邊痛楚。
  彈彈彈!
  “嗷、嗷、嗷嗚——!”魚翅狼引吭高歌,音調一聲高過一聲。
  遠處,半月蠻師張開大口,目瞪口呆地看著這驚人的一幕。
  “這、這、這……”他結結巴巴,說不出話來。
  雖然他明白,這是方源在壓服荒獸魚翅狼,但此種方法,簡直聞所未聞,見所未見!
  剎那間,方源的形象,在半月蠻師的心中發生了巨大的改變。
  方源一身黑袍,看不出本來面貌。但在外人心中,自然有推測的形象。
  原本在半月蠻師心中,方源是狂猛兇狠的壯漢形象,虎背熊腰,雙眼凸出,兇光四射,直欲擇人而噬。
  現在,這個形象產生過來變化。
  壯漢形象已經沒有了,虎背熊腰頂多算是狼背蜂腰,眼中目光陰狠,白牙森森,透露出一絲變態瘋狂的氣質。
  荒獸魚翅狼終于被擊潰心理防線,徹底認慫了。
  力道大手一松,它被砸在地上,一動不動。它那龐大健美的身軀,此時弓成一個大蝦似的,兩只前爪捂在兩只后腿之間,發出嗚嗚地低泣聲,孱弱得仿佛被風吹雨打過的的柔弱小花。
  方源呵呵一笑,自語道:“這倒是個好方法。”
  又轉過頭,看向遠處的半月蠻師。
  他當然早就發現了后者的窺視。
  半月蠻師自然看不到方源的真面目,但卻感到方源的目光猶如實質,仿佛是毒蛇巨蟒一般,纏繞在他的身上。陰涼滑膩的蛇鱗,緊緊貼在他火熱的雄軀上。
  半月蠻師從內心深處生出一股惡寒,雄軀一顫。尤其是自家胯下,還感到絲絲涼意。
  “這人好生兇殘,絕不是我能對付的,今后看到他,一定要退避三舍!唉,世道多艱,生活不易啊。”半月蠻師咽了一下口水,身形一竄,迅速遠去,竟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