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49 勒索敲詐長恨蛛

方源彈服了荒獸魚翅狼,便將其收入自家仙竅。
  這頭魚翅狼神智已經崩潰,很快就陷入昏迷當中,也不能控制麾下的魚翅狼群。
  方源沒有什么好方法,只能任由那些普通的魚翅狼四下潰逃。
  他也不覺得有多可惜,活捉了荒獸魚翅狼,已經是一筆豐厚的成果了。
  接著,他繼續四下搜刮,不過遇到的深潭,都是普通資源,雖然量大,卻乏善可陳。
  東方部族的大本營中,肯定有不少好東西。但深潭千千萬萬,方源的偵察范圍并不廣闊,再加上周圍還有魔道蠱仙競爭,因而搜刮多與少,還得看運氣。
  不久后,他運氣又來了。
  他看到一處深潭。
  這深潭中積蓄的,卻不是水,而是火。
  火焰在熊熊燃燒,這是個獨特的火焰深潭。
  方源連續換了幾種偵察手段后,便發現這深潭中,生活這一群長蛇猛獸。
  方源辨別其身份,便發現是幽火龍蟒。
  成年的幽火龍蟒,體型龐大,至少長達三十丈,蛇軀堪比塔樓般粗壯。
  幽火龍蟒蛇鱗猩紅,頭上長著一只尖銳的獨角,一對通紅的血眸。蛇信是詭異的紫色,伸縮間,可以發現蛇信上面纏繞著幽藍的火焰。
  這是一處蛇窩。
  雖然沒有培養出荒獸級的幽火龍蟒,但龍蟒數量極多。蟒蛇簡直堆積在一起,蛇身蠕動,看起來有些滲人。
  方源卻是看得砰然心動,幽火龍蟒渾身都有價值。譬如蟒血,是用來喂養某些血道蠱蟲的最好食料。蟒皮、蟒筋等等,是煉制許多蠱蟲的上佳材料。尤其是蛇軀中的幽火蛇膽,十分珍貴,在寶黃天中也有市場。
  “幽火龍蟒,向來以小家庭的形式生存。東方部族不知采用了什么方法,讓這么多的幽火龍蟒一起生活在一起。這手段雖小,卻頗有成效,極易幽火龍蟒的繁衍!”
  方源看出了些微門道。
  說起來,他曾經在王庭福地時,就得到了幾只幽火龍蟒的蛋。如今已經成功孵化,出生的幽火龍蟒生活在狐仙福地里,但因為數量太少,一直被方源忽視。
  如果他能得到這么一群幽火龍蟒,大量豢養在狐仙福地中。今后,就能源源不斷地得到的幽火蛇膽,放到寶黃天中販賣,也算是一筆小小的收入。
  方源雖然做著膽識蠱的大生意,但此時他迅速估算了一下,販賣幽火蛇膽的利潤,也叫他有些小心動。
  心動不如行動,方源雷厲風行,立即飛出力道巨手去抓捕。
  他還拿捏不住力道,許多幽火龍蟒都力道巨手捏死了。畢竟這招變化,取的勢大力沉的特征,在精微控制方面頗有缺陷。
  他連抓幾十把,深潭中還有許多幽火龍蟒,便漸漸有些不耐煩。
  他缺乏有效手段收取,只能這樣蠻干。但如今卻是時間有限。方源最后抓了幾把,湊足了一萬之數,便果斷停手,迅速離開了這個火焰深潭。
  之后,他一路上搜刮資源,不時地看到許多凡人蠱師。
  這些蠱師有的在深潭之間的地段,驚惶逃竄。有的隱形匿跡,躲藏在地面下、山石堆里等等。
  方源氣勢滔天地飛走之后,他們都從驚駭欲絕中撿回一條性命。
  有些隱藏的蠱師,還自以為躲避了過去,其實早就被方源發現,只是方源沒有刻意對他們動手而已。
  之前,皮水寒等人打破福地,和第一波荒獸群激戰時,就造成了巨大的轟動。早已經驚動了碧潭福地中的東方一族。
  五域中,大多數的凡人,終其一生,都沒有機會接觸到蠱仙。
  對于龐大的人口基數,蠱仙的數量極其稀少,只是一小撮中的一小撮。
  同時,蠱仙也有生存壓力,終日奔波忙碌,基本上沒有時間逍遙自在。
  對于大多數人而言,蠱仙只是傳說,虛無縹緲。但碧潭福地這里的凡人,卻都是東方一族的核心,知道許多秘辛。
  因而他們更加明白仙凡之間的差距,宛若天地鴻溝。
  他們沒有想做任何的無謂抵擋,一邊四處分散躲避逃生,另一邊則緊急聯絡東方一族的蠱仙。
  不得不說,這是相當明智的舉措。
  方源這些魔道蠱仙,更看重實際利益,根本懶得對這些凡人動手。因此許多東方一族的凡人,反而比荒獸更幸運,逃過了連綿殺劫,仍舊幸存著。
  方源飛過一片片的深潭。
  隨著時間推移,他心中越加緊迫,于是開始有選擇的放棄一些常見資源。
  這些資源,他完全可以收購得到,并不珍稀。
  同時,方源心中時刻保持著戒備,依照東方長凡老謀深算的性格,他不可能不在碧潭福地中有所布置。
  漸飛漸遠,方源忽然發現一片無水的深潭。
  這些深潭,已經完全干涸。數量很多,大約有五六十座,彼此之間相距也不愿,遍布方圓數十里地。
  方源心中一動,身形在空中一折,迅速接近過去。
  “這片深潭是我先發現的,里面的長恨蛛理應給我!”
  “你胃口太大了點吧?已經收取了這么多長恨蛛了。這片長恨蛛的繁衍地如此廣闊,你一個人居然還想獨吞?!”
  方源飛近,便發現一處深潭邊緣,有兩位魔道蠱仙站在地面上,正為歸屬產生爭執,氣氛凝重緊張。
  見到方源飛過來,這兩個魔道蠱仙紛紛臉色大變,迅速停下爭論,反而并肩站在了一起。
  “這位前輩,不好意思,這里的長恨蛛,是我們兩兄弟發現了。按照規矩,嘿嘿……”其中一位立即開口道,滿臉的戒備緊張的神色。
  “我聽到風聲,西北方向上還有一座深潭,里面養的是大量的氣泡魚群。好幾位蠱仙正在爭相收取呢。”另一位則企圖禍水東引。
  方源獰笑一聲,狀極兇惡:“你們倆的意思,是想讓我就這么走了?”
  話音剛落,兩只力道巨手就飛了出來,懸浮在方源的左右兩側。
  一副蠢蠢欲攻的架勢。
  兩位魔道蠱仙見此,臉上頓時變得鐵青,同時心中暗暗叫苦不迭。
  方源的兇威,他們是在不久前親眼目睹的,連皮水寒都被壓入下風。
  他們兩個不過是六轉墊底,面對如此強勢的方源,一旦發生沖突,后果十分不妙。
  但身后的這片資源,規模實在有點大。
 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啊!
  其中一位魔道蠱仙,終究還是硬著頭皮道:“前輩,我們倆首先發現的這處資源,這是不爭的事實啊。您和皮水寒大人定下規矩時,我們可都在場的。”
  “哼,我魔道向來橫行無忌,講什么規矩?!凡事都講規矩,你們干嘛不直接加入正道去?再說了,你們算什么?也就是皮水寒,才有資格和我講些規矩。”方源氣勢兇狠,兩只力道巨手緩緩推進,**裸的耀武揚威。
  對面的兩位魔道蠱仙被方源直接開口教訓,不敢吱聲,卻又留戀不退。
  另一位魔道蠱仙,似乎下定了決心,忽然開口道:“前輩,這些長恨蜘蛛對我而言,卻有大用,在下一直苦苦追尋。不如在下用一個等價的消息,來交換如何?”
  “哦?什么消息?”方源緩緩停下力道巨手。
  “這個消息,是有關于方寸山的。”剛剛出言的魔道蠱仙,直言不諱。
  “方寸山,哈哈哈!”方源仰頭大笑,復又威脅道,“好,我就跟你換了,但愿你這消息屬實,不然的話……”
  “屬實,一定屬實。晚輩就是從那個方向上來的,以晚輩的修為,無法突破,于是知難而退。但對于前輩您而言,根本就是留給前輩您的啊。”說著,這位魔道蠱仙就暗中傳音,將具體消息內容告訴到了方源。
  方源聽完,雙眼瞇成一條縫,慢條斯理地道:“好,這個消息我暫且聽著,是否屬實,還待驗證。你想把你剛剛收來的長恨蛛,都轉給我。”
  “前輩,你!”魔道蠱仙頓時瞪大雙眼,臉上氣得通紅。
  方源獰笑一聲,理所應當地道:“我怎么知道你的這個消息是真是假,萬一是假的怎么辦?這些長恨蛛就是擔保。放心,我只要這些,剩下的都歸你們。”
  “前輩,您一句話,就要了這里總量兩成的長恨蛛啊!”魔道蠱仙咬牙切齒,心中充斥憤怒,卻不敢動手。
  另外的那位魔道蠱仙,站立于一旁,暗笑不動。
  方源若是要了深潭中的長恨蛛,他必定會和正在被敲詐的魔道蠱仙聯手,一起對抗方源。但現在方源偏偏要的是收入囊中的那一份,這就不同了。
  收入仙竅中的長恨蛛群,基本上就是吃進肚子里的肉,很難吐出來,屬于蠱仙個人所有。
  袖手旁觀的魔道蠱仙,見方源沒有侵害到自家的利益,看到身旁蠱仙的遭遇,還有一種幸災樂禍的快意。
  被敲詐的魔道蠱仙,將身旁之人毫無動靜,一顆心仿佛沉入冰河,一片寒冷。
  吃進肚子里的肉,要吐出來,這是多么痛苦的事情。
  “好了,你快快拿出來。我還要趕路,時間緊迫呢。”方源不耐煩地催促道。
  “前輩,您要是反悔,那我豈不是……”被敲詐的魔道蠱仙,咬著嘴唇,從牙縫中擠出話來。
  “什么?!你居然認為老夫是這樣的無恥之徒?老夫年歲這么大,還要騙你們這兩個小輩不成?!”方源十分不悅地回答,同時又飛出兩只力道巨手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