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172 福地攻伐淺論道

PS: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,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,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“qdread”并加關注,給《蠱真人》更多支持!
  太白云生靠著椅背,臉上一愣,旋即笑罵:“師弟,你消遣我!這話我聽得耳朵都起老繭了,從開始蠱師修行,便充斥耳畔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甚至就算是凡人,也是耳熟能詳。”
  方源點頭,語氣中流露出一絲傲然,再次開口:“這話的源頭,乃是人族歷史上的第一位九轉蠱仙,元始仙尊所言。也正是他開創了中洲天庭霸業,一直屹立至今,縱使滄海桑田,萬載悠悠也是不倒。此言精辟到了極點,可謂蠱師修行的金言玉律,流傳之廣,在如今甚至還要超過《人祖傳》。但在我看來,其實這話還不算精辟,我將其總結成一個字,便是——道。”
  太白云生聞言,不禁坐直了身體,目光炯炯地看向方源,又說了一聲:“愿聞其詳。”
  方源便侃侃而談道:“人是萬物之靈,在自然萬物之中,人最有靈性、悟性,可以感知天地,體悟大道。蠱是天地真精,蠱在萬物當中,十分獨特,凡蠱體內蘊藏著些微道理的殘屑,仙蠱體內承載著大道的碎塊。因而,堪稱天地的精華。”
  “什么是道?水往低處流淌,人不吃食物就會餓死,青木因為雨水和肥沃的土壤而茁壯。這些就是道。蠱師借助蠱蟲,憑空點火,逆流河水,迸發雷電,治愈創傷,這些也是道。”
  “人養蠱、用蠱、煉蠱,就是借助蠱蟲,使用出天地的一部分威能,進行生存繁衍,最終體悟天地的道理法則。成為蠱仙之后,空竅化為仙竅,身上更刻印下道痕。可以說,蠱師養蠱便是養‘道’,蠱師用蠱便是用‘道’,蠱師煉蠱便是煉‘道’。蠱師萬千流派、力道、炎道、宙道、毒道,都是先賢們前仆后繼,于茫茫無知中,踩踏出來的修行之路。”
  說到這里,方源頓了頓,這才道:“所以一句話,蠱師修行,便是修道。”
  “蠱師修行便是修道……”太白云生坐在椅子上,皺起眉頭,在口中咀嚼方源的話。
  他越是咀嚼,越是覺得方源的總結真是精辟萬分。
  簡直是直達本質,對他而言,竟有一種撥開云霧,見得青天之感!
  這時,方源又再次開口:“回過頭來,再說蠱仙修行的根基——仙竅。仙竅是福地,是洞天,是一方小世界,也蘊藏著道。當然這種道,不能和五域天地相提并論,充其量只是擁有道痕。”
  “就拿我的狐仙福地而言,它有基本的宙道道痕,所以才能引進光陰長河的支流,福地中有時間的概念,有光陰在流淌。它還有比較多的宇道道痕,所以福地范圍較廣,就算是失去了北部那一大塊,也承載了諸多資源。地靈小狐仙還能隨意瞬移。宇道道痕稀少的福地,往往范圍較小,地靈卻是不會瞬移的。它擁有最多的是奴道道痕,正是因為這些道痕的存在,才使得在狐仙福地中,豢養狐貍更加容易,駕馭相似的獸群,乃至荒獸更加有效。”
  太白云生連連點頭,開口贊同道:“不錯,是這個理兒!我的太白福地,宙道道痕最多,因而時間資源最為豐富,外界一天,我福地中便是三十三天。土道道痕最少,因此福地中無山,土壤也不肥沃。宇道道痕算是平常,結合起來,地域不寬廣,天空卻很高很闊。”
  他一邊說著,一邊眼中精芒閃爍,已有所悟。
  “所以我說,福地攻防,只看一條,便是福地蘊藏的道痕多寡純雜。”方源繼續道。
  “福地自成一界,為什么能壓制外敵,能禁錮蠱蟲?原因就在于福地中擁有大量的道痕,宛若一處池塘。凡蠱蘊藏道的殘屑,就如同一滴水,一點火。一滴水入侵池塘,反被融匯。一點火入侵池塘,立即熄滅。所以一旦發動福地中的道痕,形成天地偉力,凡蠱基本上就沒用了。”
  “為何仙蠱可以不受福地禁錮呢?因為仙蠱是法則碎片,已經自成一體,宛若石頭。砸入池塘當中,盡管水波蕩漾,卻不能阻止石頭在其中穿行。不過雖然不能禁錮,壓制還是行的。仙蠱在福地中作戰,威能效用會受到福地道痕的增幅和削弱。”
  “再談蠱仙。蠱仙進入侵福地,也受道痕的反制。但蠱仙擁有仙體,和凡人有本質上的不同。何謂仙體,說通透一點,無非就是身上刻印了道痕!蠱仙入侵福地,福地的道痕越多,蠱仙就越受壓制。相反,蠱仙身上的道痕越多,福地的壓制就越少。”
  方源前世,成就血道蠱仙。很多太古九天的碎片世界,他都進入不了。因為這些碎片世界,道痕稀疏,比他身上的道痕要少很多。方源進入其中,宛若猛虎擠進兔籠,唯一的后果就是撐爆碎片世界,導致碎片世界道痕銷毀,刮起大同風,吹毀同化碎片世界中的一切資源。
  又比如群魔和東方長凡,在碧潭福地大戰。
  東方長凡發動地利,導致蠱仙的凡蠱無法使用,但卻禁不了仙道殺招。
  這都是因為碧潭福地是公共福地,雖然道痕很多,但相當駁雜。東方長凡不能調動全部道痕,只能催動他掌控的那部分福地,因此威能便有限了。甚至都沒能令飛行中的蠱仙墜落到地上。
  不可能所有的蠱仙,都用仙道殺招在飛行。
  但蠱仙身上也有道痕,抵御著福地道痕的壓制。魔道蠱仙們針對東方長凡的凡道殺招沒有了效果,但對于自身的凡級增幅,卻是仍舊有效的。
  “真知灼見,真知灼見!”太白云生恍然,感嘆道,“我明白了。公共福地通常防御薄弱,為什么?是因為它的形成,是無數蠱仙切分出私人福地的一小部分,相互拼湊而成。這種福地道痕駁雜,相互掣肘,往往不能將全部力量統一起來。宛若人的五指,只能單獨行動,不能攥成一個拳頭。”
  “來源統一的福地,道痕也就是一個整體。若是有地靈,便能消耗仙元,調動道痕,形成天地偉力。仙蠱是道理碎片,荒獸身上有道痕,蠱仙更不用說,仙蠱屋是許多仙蠱的結合,仙道殺招是將數種道痕集合在一起,形成多種效果,或者放大某種威能。”
  “所以不管是福地還是洞天,道痕越多越純,通常便越難攻陷。地靈、仙元,都是讓道痕發揮的輔助之物。想那王庭福地,若非地靈和八十八角真陽樓對戰內斗,否則真的是固若金湯,怎么可能毀滅呢?”
  說完這番話,太白云生離開座位,站直了身軀,面向方源,緩緩一禮:“今日聽方源你一番話,真是叫人眼前空明,一掃塵埃,所獲良多。從今以后,我不敢再稱呼你為師弟了。達者為師,你在修行路上,是走在我的前面的。”
  “呵呵呵,老白,今日不過是咱們隨意交流。你也不必謙虛,這種道理相信你也多有體悟,只是沒有我清晰罷了。”方源擺擺手,云淡風輕。
  太白云生滿臉肅容:“不,這道理看似淺顯,卻提綱挈領。‘道’之一字,的確比‘人萬物之靈,蠱是天地真精’此句精辟。我以前是懵懵懂懂,現在才覺出蠱師修行的本質。這樣的道理,恐怕尋常的蠱仙,都領悟不得。”
  方源微微一笑。
  太白云生此言,倒并不夸張。
  事實上,他能明悟這個道理,也是多虧了穿越的優勢。
  前世的前世,地球上科學盛行。什么力學原理,三角公式,加速度,密度比熱容等等,不都是天地自然的道理嗎?
  從這點來看,科學也是一種修行的一種方式。“給我一個支點,我能撬動地球。”這樣的名言名句,放到蠱師世界里,無非是“給我一只蠱蟲,我能發光發熱。給我全部蠱蟲,我能無所不能!”
  正是因為兩個世界的對照,才使得方源有著不一樣的角度,來觀察這個世界,體悟到旁人難以體悟的道理。
  而在蠱師的世界,難道沒有人領悟出這層道理嗎?
  怎么可能!
  領悟這個道理的大有人在,元始仙尊就是其中之一。“人是萬物之靈,蠱是天地真精”就是“道”的更加詳細通俗的解釋,元始仙尊說這話,是有教無類,傳承流派,出發點不同罷了。
  只是能領悟這樣的道理的,基本上都是大人物,占據巔峰的蠱仙,回顧自己一生的修行時,體悟總結而得。
  平常的蠱師,在紅塵中打滾,通常的蠱仙,又要為災劫殫精極慮,哪有時間精力去細想這些“無用”的東西?是否領悟這層道理,又不影響他們的生存。
  說到底,就是思維角度。
  但卻不能小看這種思維角度。
  火藥在中國古代,當做煉丹用途。流傳出去,卻形成了槍炮。華夏文明的璀璨不容置疑,但地球現代自然科學的盛行,西方文明貢獻最大。
  看待自然萬物的思維角度不同,就能形成兩個不同的文明。
  文明之間,難以評價優劣,只能說擅長的東西不同。
  因此蠱師文明中的太白云生,聽了方源這番話,感觸深刻。站在他的角度,就感覺到方源的境界要遠高于他。所以再不敢稱呼方源為師弟。
  正所謂達者為師。
  再稱呼方源為“師弟”,太白云生心中就會感覺慚愧。
  有一種情懷,叫做自愧不如。說的就是太白云生現在這個狀態了。
  兩人又交流一陣,太白云生便向方源告辭。
  雖然兩人之前一直都有通信,但當面交流之后,一層隱約的隔膜已經煙消云散。
  方源兩世為人,奴下手段也頗為了得。輕描淡寫的一場“論道”,就讓太白云生印象深刻,甘拜下風了。(小說《蠱真人》將在官方微信平臺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,同時還有100%抽獎大禮送給大家!現在就開啟微信,點擊右上方“+”號“添加朋友”,搜索公眾號“qdread”并關注,速度抓緊啦!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