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175 血毒棠花第七災

PS: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,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,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“qdread”并加關注,給《蠱真人》更多支持!
  “煉堂長老今年是耗費心血栽培的,這三人的水準,就算放在中洲也是中上等了。塵?緣?文↘學→網所謂名師出高徒啊。”有長老夸贊。
  “呵呵呵,不敢當,不敢當。這三個孩子天賦是有的,更主要的是院長大人大力支持,否則絕不會鍛煉出他們三人如此熟練的手法。”煉堂長老態度謙虛。
  書院院長沉默不語。
  煉堂長老話鋒一轉,談及洪易:“說起來,院長的兒子洪易也有這般天賦,如今進入了決賽。關鍵他還不是煉堂弟子,平時疏于練習,能取得這個成績,叫人刮目相看。”
  眾長老相互看看,一邊暗暗鄙視煉堂長老溜須拍馬如此露骨,一邊紛紛附和。
  “是啊,是啊。”
  “有院長大人的血脈流淌,能弱到哪里去呢?”
  “剛剛進入書院時,還不起眼。但現在洪易已然是一群弟子的首腦人物,將來必定也會是一方領袖人物的。”
  院長冷哼一聲:“犬子嘩眾取寵,難道我還看不出來嗎?他能擠進決賽,是走了狗屎運。廣泛涉獵,毫無定性。樣樣精通就是樣樣稀疏,待這場比試結束,就讓他禁閉七天,好好反省一下。”
  眾長老默然。
  院長大人有好幾個兒子,洪易是最好的一個,卻是庶出,和父親關系并不融洽,有著叛逆的性格,因此常受院長的調教打壓。
  這一次洪易參加煉道比試,也是瞞著他的父親偷偷報名的。
  此刻場中,洪易滿頭大汗,死死地盯著手中的一團火焰。
  在火焰中,蠱蟲已經漸漸成型。
  “終于我也進入了最后一步。可惜,我的時間耗費太多了!”洪易在百忙之中,觀察他人。
  待他看到曹宇、謝蘭、魯文三人的火焰已經縮成燈芯大小時,洪易便知道,自己此番要勝,已經無望了。
  事實上,他煉道天賦是有的,甚至比曹宇三人更多。但他平時練習很少,一是主修方向不是這個,精力分散,時間有限。二是沒有財力支持,雖然有些奇遇,但父親不支持,只讓他專修主道。
  “可惡!父親已經察覺到我的意圖,我要讓娘的牌位放進祖宗祠堂中,父親恪守祖宗規矩,怎么可能會同意?他希望我和其他兄弟姐妹一樣,乖乖的聽話,不去冒犯他的威嚴。可是洪家對我娘親,真的不公,不公啊!我若不為娘討回這口氣,真是枉為人子了!”
  “也罷。如今之計,我只能兵行險招,冒險一搏了。這煉制紅顏蠱的最后一步,其實在煉蠱大師手中是可以一蹴而就的。只是火焰難以掌控,所以他們故意放緩速度。我當然不可能一蹴而就,但速度超過他們,還是有機會獲勝的。”
  洪易心中下定決心,便立即施為。
  不管是圍觀的弟子,還是臺上的長老很快就發覺了洪易的舉動。
  眾人紛紛搖頭。
  “真是天真吶。”
  “洪易想兵行險招,但怎么可能翻盤?除非他是煉道大師級的人物!”
  “他當然不是煉道大師,這是自取滅亡啊。快看,他的火焰已經失控了。”
  “糟糕!”洪易心中大呼不妙,他手中的火焰忽強忽弱,燃燒時噼啪作響,似乎下一刻就要爆炸。
  爆炸的威力并不可怕,畢竟書院出了考題,還要顧及弟子們的安全問題。
  “失敗了!!”洪易心中一沉,他手中的火焰已經完全脫離了掌控,甚至飄飛出去,離開了他的手掌心。
  一時間,洪易滿嘴苦澀。
  “最終還是失敗了啊……阿嚏!”
  他最近都是連夜練習煉蠱,臨時抱佛腳,卻受了涼氣,此時放松下來,滿身的汗,不禁打了個噴嚏。
  噴嚏一沖眼前的火焰,火焰忽的一下竟是滅了。
  一只煉制完好的紅顏蠱,啪的一聲,掉在廣場的地磚上。
  “煉,煉成了?!”洪易傻眼。
  眾人石化。
  “噗!”一位喝茶的長老,將口中的茶水都噴出來。
  就連書院院長,洪易的父親也下意識地站起了身,滿臉都是古怪之色,心中驚異極了:“這,這口噴嚏,居然打出了類似煉道大師的手法,竟然一蹴而就,瞬間跨越最后的難關,將紅顏蠱煉成了!洪易這小子……這是什么狗屎運啊……”
  狐仙福地。
  方源、太白云生、黑樓蘭以及地靈小狐仙,聯袂立于高空,默默等待著地災的來臨。
  “這一次究竟會是什么地災呢?”小狐仙仰望一旁的主人。
  方源摸摸她的小腦袋瓜:“放心,這一次渡劫,和上一次不同。我們有三位蠱仙,又搬走了蕩魂山,撤離了許多資源,大大減少了福地的底蘊。并且,我還增添了自身的運道,渡劫的把握已增至八成。”
  天道損有余而補不足,講究平衡。
  福地的底蘊越深厚,地災天劫往往就會越強。所以方源將蕩魂山,以及其余的珍稀資源都搬入太白云生的仙竅當中去。
  這樣一來,就減少了福分,降低了地災天劫的難度。
  在王庭福地一行,他又體會到了運道的妙用。知道自己這個主人運道越強,天劫地災的威力也往往越弱。
  可以說,該做的準備,方源都已經做了。
  不過就算如此,還有兩成的概率,方源抵御地災失敗!
  原因就在于,地災種類繁多,通常都不會知道地災究竟是什么。地災千奇百怪,遇到偏門稀奇的,甚至沒有見過的,抵擋的難度就大了。
  靜靜的等待中,地氣沸騰起來,地災終于開始了。
  一朵朵的花骨朵,鉆破狐仙福地的地面,冒出尖角,幾個呼吸之間,迅速生長,一只只鮮紅欲滴的花骨朵兒,遍布狐仙福地。
  “這是……”眾仙遲疑之間,花朵全面盛開。
  這些花兒十分巨大,宛若臉盆一樣。花瓣柔弱如綢,層層疊疊,一朵花的花瓣至少有六層,有上百片。
  “這是血毒棠。”方源沉聲道。
  他認出了此花,心中滿是無奈。
  沒想到這場地災,竟然是血災的一種。這血毒棠從生長到盛開,再到凋零,只有十個呼吸的時間。當它凋謝之后,它的花瓣、根莖都會融化成一汪毒血。毒血污染福地,會造成大量的生靈滅亡,損失通常都會很大。
  要克制這種血毒棠,唯有用專門的木道手段。除此之外,打爛盛放的血毒棠,就會立即使這種花化為一灘毒血。
  但事實上,方源就算有木道手段,也來不及了。
  這么多的血毒棠,遍及整個狐仙福地,怎么克制?
  因此,盡管方源這邊有三位蠱仙,面對孱弱不堪的血毒棠花海,竟然束手無策!
  血毒棠很快凋零,一汪汪的毒血融匯成薄薄的水面。水面不高,只頂到成年人的腳腕,但卻蔓延了整個狐仙福地。
  福地東部的湖泊,已經全部被污染。西部的狐群、狼群不斷中毒,無數狐、狼殞命,尸體倒在血泊中,血液流淌下來,又增添新的毒血。
  南部的石人奴隸,在沉睡中被驚醒,許多石人的身上都直接長出血毒棠。花朵凋零之后,毒血流淌,石人發出陣陣哀嚎,但很少有死的。
  太白云生心中一陣發涼,不禁仰望蒼穹,嘆息道:“老天果然不會讓我等好過!”
  方源苦笑。
  黑樓蘭則安慰道:“渡劫艱險,如今也算不錯了。這漫地的毒血,雖然腐蝕大地,損失嚴重,但你們看,地氣已經平靜下來,這場地災已經算是過了。”
  小狐仙則眼淚汪汪:“主人,咱們得盡快清理了這些毒血。土壤已經被污染,今后數年幾乎種不出什么東西了。花粉兔、狼群、狐群都損失慘重啊!”
  方源旋即出手。
  他催動挽瀾仙蠱,不斷地將毒血吸取到自己的仙竅中去。
  他的仙竅已經是死地,死氣沉沉,毫無生機,裝這些毒血根本不怕污染。
  但毒血遍及福地,覆蓋范圍實在太大,方源就算用了挽瀾仙蠱,效率也是低下。
  他心中不免有些后悔:“早知如此,我不該將拔山仙蠱融進殺招萬我,應該優先融合仙蠱挽瀾才是。這樣一來,我的效率將大大提升,從另一個方面,減少了仙元的消耗!”
  人算不如天算,就是指的現在這種情況了。
  足足耗費了一天一夜的時間,方源這才將福地中的毒血全部抽取,放置在自己的仙竅中。
  在這期間,他馬不停蹄,不眠不休,沒有絲毫的停歇。消耗的青提仙元,更不在少數。
  毒血泛濫,這是不能拖的。拖的時間越長,腐蝕越深,后遺癥就越大。
  雖然毒血抽取出來,但是福地表面一層的泥土,已經充斥血毒,手捏上去,一片糜爛猩紅。若不加處理,大幾十天后,這層土壤就會徹底腐爛,化為毒血,更污染其他泥土。
  方源立即決定,將這層泥土鏟除。
  雖然太白云生手中有江山如故,可以將整片土壤回復到之前的狀態。但方源卻不取此法。
  就這樣,方源、太白云生、黑樓蘭三人聯手工作,又耗費數天時間,終于鏟除了這層土壤。方源統一將這些毒土,放入仙竅中去,饒是仙僵之軀,也感到十分疲累。
  工程量實在有些大,從這個角度來看,方源當初割舍了福地北部,反而是件好事了。(小說《蠱真人》將在官方微信平臺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,同時還有100%抽獎大禮送給大家!現在就開啟微信,點擊右上方“+”號“添加朋友”,搜索公眾號“qdread”并關注,速度抓緊啦!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