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178 方正蘇醒

在狐仙福地的南部,少部分的石人仍舊沉眠在地底,因為有大量血毒棠生滅在石人地道中的緣故,這些石人的地下家園,將在數十年后產生血石礦藏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隱藏智慧蠱的地下石窟,則利用江山如故進行了還原,芝林萎靡不振,但無需治療,它們會自行排毒,甚至還有一定幾率,結成血芝林。
  在福地北部,地域狹小,設置成了長恨蛛群的豢養基地。
  在福地中央,仍舊是蕩魂山。蕩魂行宮中關押著東方長凡的魂魄,殘留的數十位東方俘虜。倉庫中則存放了大量的仙材。上萬斤的油水,天地沙鷗的巨大死蛋,大量的氣囊蠱存貨。蕩魂山附近,則有三座方源石巢,里面生活著許多毛民奴隸,不停地在煉蠱。至于之前的那一小批鏡柳林,卻是損毀了,生機喪盡。以鏡柳柳葉為食的乞丐蛾群,已無利用價值,被方源拋售出去。
  如此一來,幽火龍蟒、長恨蛛、龍魚這三大資源,都真正建設起來。不像之前的單純存放,這樣發展下去,三大資源可以一邊豢養繁衍,一邊售賣獲利,已經是步入正軌,
  只是目前這三大資源都在囤積存貨,還不能急著擠進市場。
  蕩魂行宮的倉庫中,還有大量的氣囊蠱。但方源也不能一下子拋入市場去大賺一筆,仙鶴門還在盯著狐仙福地。這樣的風頭還是少出為妙,徐徐出售,才能降低風險,細水長流。
  狐仙福地建設完畢,太白云生便在第二天向方源告辭。
  這期間,他出了不少力氣。沒有他的幫襯,方源要完成這么大的工作量,至少還需要半個月。
  甚至他不僅出了力氣,還借了一筆仙元石給方源。
  方源本來仙元石就不多,前期改造建設,資金投入缺口很大,太白云生主動送給方源一筆仙元石,彌補了這個缺口。
  說起來,如今簽訂雪山盟約的四人中,反屬太白云生財力最厚了。
  他在東海發展的很好,仙竅中移進了大量資源,使得仙竅都顯得底蘊不足了,地氣稀薄,有不穩趨向。這一次太白云生回到狐仙福地,不僅是為了幫助方源,還有一個目的,就是回到北原,落下福地,汲取地氣,同時迎擊地災。
  不過地災降臨的時間還早,汲取地氣也需要一段時間。到地災來臨時,方源也必然會出手相助太白云生。
  太白云生離開了狐仙福地,黑樓蘭卻仍舊留守這里。
  方源很快也離開了狐仙福地,去往中洲。
  沒有別的原因——中洲煉蠱大會即將召開!
  中洲,飛鶴山,仙鶴門。
  云霧繚繞著這座懸空巨山,群鶴飛舞在山林松濤之間。
  仙鶴門的一處地下密室,潮濕陰暗,石壁上青苔片片。房中除了一張石床,再無其他家具。
  石床上,躺著一位青年蠱師,臉色蒼白如紙,身上毫無傷勢,卻是沉迷不醒。
  正是古月方正。
  一只蠱蟲,趴在方正的胸口處,一動不動。
  忽然間,石室中微光一閃,旋即出現一位蠱仙。
  他大袖飄飄,面冠如玉,少年模樣,最為引人矚目的是他的眉毛。他的眉毛碧綠修長,眉尾一直垂到腰間。眉毛下,目光幽幽。
  “鶴風揚大人!”趴在方正胸口的那只蠱蟲,立即振翅飛舞起來,激動地叫破來者的身份。
  這蠱蟲正是寄存著天鶴上人魂魄的寄魂蚤。
  “大人,請您出手,治療方正的魂魄,讓我的徒弟蘇醒吧。”天鶴上人道。
  “天鶴,你還是這個答案么……”鶴風揚嘆了口氣,心中有些失望。他更愿意天鶴上人奪舍重生,為什么呢?
  因為天鶴上人,本來就是他鶴風揚的下屬,為鶴風揚辦了不少事,知根知底,是個人才。反觀古月方正,實在太過年輕,又有被迫犧牲的經歷,萬一對仙鶴門心存芥蒂,那就更不美了。
  “天鶴,你知不知道,我們仙鶴門這次得到的奪舍法門,堪稱完美,極為優異。你若之前奪舍,興許**魂魄不適應,會留下后遺癥。但現在奪舍,仿佛生來就是如此,魂肉交融,相處融洽。一點弊端都不會有的。這是你的運氣啊,你可以重生,再次重拾你曾經擁有的輝煌。機會上天已經賦予給你了,你為什么不把握住呢?”鶴風揚勸道。
  “大人……”寄魂蚤簌簌而動,聲音低沉,“請原諒我的執迷不悟吧。若是真的奪舍了,我恐怕連自己都面對不了。方正,他的是我的徒弟。就像是曾經的我,這是屬于他的未來。如果我奪舍了,我會面對不了自己的內心。請成全我吧,大人,念在我多年服侍您的份上。”
  “你!”鶴風揚臉上涌現出一絲怒氣。
  他最近過得并不如意,為了救治九宮鶴小九,鶴風揚四處求人,耗費大量錢財,卻收效甚微。
  現在,就連昔日的下屬,都要一意孤行,不聽他的勸告,不讓他如意!
  這奪舍之法,雖然強大,但也有前提。不能貿然奪舍,最好在奪舍之前,就讓魂魄和要奪舍的**長時間接觸。
  天鶴上人當初打算奪舍方正,就將寄魂蚤寄托在方正的空竅中,時間過去了這么久,奪舍的條件已然成熟,但天鶴上人卻改變了主意。
  也就意味著,天鶴上人若還要奪舍他人,短時間內就不可行了。還需要一段時間,接觸肉身。
  至于東方長凡奪舍東方余亮,也是暗中將魂魄的一部分,存放在東方余亮的體內,手段巧妙,東方余亮沒有發覺到任何的不妥。
  鶴風揚這些天過的頗不順心,心煩氣躁,當即就想喝斥天鶴上人。
  但心中的話卻始終說不出口,因為鶴風揚不禁從天鶴上人的身上聯想到自己。
  他曾經不也和天鶴上人一樣么?
  為了救下小九,一意孤行,甚至愿意犧牲自己。當初的自己面臨絕境,是仙鶴門太上三長老虎魔上人伸出援手,幫助了他,才有現在的鶴風揚。
  想到這里,鶴風揚長嘆一聲:“也罷,也罷。既然你執意如此,我鶴風揚就成全你吧。這是念在你昔日為我辦事,補償你的。將來你若想再奪舍,再請我出手,就不是無償的了。”
  說完,鶴風揚揮起大袖,往古月方正臉上輕拂過去。
  這個動作結束之后,鶴風揚便驟然消失在原地。
  幾個呼吸之后,古月方正魂魄凝實如初,從昏迷中蘇醒過來。
  “你醒了,徒弟!”寄魂蚤激動得在他眼前飛舞。
  古月方正懵懵懂懂:“師,師傅,我們這是在哪里呀?”
  “當然是在仙鶴門啊,笨蛋徒弟。”天鶴上人大笑道。
  “我怎么會在這里?”古月方正雙眼仍舊失神,口中喃喃,忽然一個寒顫,臉上浮現出驚恐之色。
  他想到了那個血池,攻打狐仙福地,自己身上卻生長出血藤的恐怖回憶。
  “啊!”古月方正發出一聲驚叫,下意識后退。
  結果后腦勺撞在堅硬的石壁上,他仰頭而倒,當場昏了過去。
  天鶴上人:“……”
  三天之后。
  仙鶴門正式宣布,古月方正蘇醒的消息。
  再次出現在一干弟子眼前的古月方正,卻悍然擁有了五轉修為。
  清晨的早課上,仙鶴門掌門當眾任命古月方正,為仙鶴門長老。
  一時間,門派震動!
  昔日方正的競爭對手,諸如孫元化等人目瞪口呆,弟子們、精英弟子們嘩然一片,長老們議論紛紛。
  仙鶴門的蠱仙,為了方便攻略狐仙福地,將方正的修為強行拔升到五轉程度。弟子的身份,已經再不適合方正了。
  新的地位,新的身份,讓古月方正剛剛適應時,大有手足無措之感。
  他走在路上,遇到每個弟子,都得向他行禮問好,這其中有很多年齡比他還大的精英弟子。
  有時候,見到孫元化這些曾經的競爭對手,他們也是畢恭畢敬。許多美貌的女弟子們常常圍繞著方正,有的水汪汪地看著方正,有的甜甜地叫喊方正長老。
  和其他門派長老相比,方源年輕得過分,可謂獨樹一幟,傳奇般的經歷吸引了許多女弟子的關注,甚至是傾心暗戀。
  即便是方正本人,有時候看到其他長老,都還會忘記自己的身份,向這些長老們行弟子之禮。搞的每次場面都有些尷尬。
  幸好方正身邊,還有天鶴上人輔佐幫助。仙鶴門的掌門,也時不時地,召見方正,問他有沒有生活上的困難,噓寒問暖,讓古月方正頗有受寵若驚之感。
  更令古月方正欣喜不已的,是門派針對長老的優厚待遇,比弟子們的待遇要高出數十倍。
  這些天鶴上人看在眼里,隱隱明白用意。
  之前,門派高層故意犧牲方正,拿他的命去增大攻略狐仙福地的可能。此時加以籠絡,便是想恢復方正對門派的忠誠。
  方正到底不是方源,年齡太小,涉世不深,對這層用意毫無所覺。
  事實上他對仙鶴門從未有過怨言,這樣一來,成為長老之后,他對仙鶴門有了更多的歸屬感。
  對于曾經攻略狐仙福地的恐怖記憶,他都下意識地回避,不去想它。只是有時候深夜,夢到血池中的景象,回憶起曾經的痛楚,他都會滿頭冷汗地驚醒過來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