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2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2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2)     

蠱真人179 五德山上五德門

這一天,方正聽完另一位長老的公開講授,走在回去的路上,卻被一位叫做史宏的弟子攔住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
  “方正長老。”史宏首先施了一禮。
  方正還禮,心底還有些不好意思。因為史宏這位精英弟子,年齡比方正要大,原本是高出方正好幾輩的師兄。
  “請教方正長老,這次煉蠱大會的四大入會試題中,有一題是要煉制地藏花蠱。而煉制此蠱,倒數第三步,是需要動用上游草,搭配禪獅的鬃毛,再輔以煉蠱手法。但弟子到了這一步總是失敗,不知道正確的煉蠱手法具體是什么?”
  “這個……”方正一愣,語氣遲疑。他主修奴道,控制飛鶴,戰力在凡人蠱師中可謂出類拔萃。但對煉道完全不懂啊。
  好在他有寄魂蚤,天鶴上人暗中傳給他答案。
  方正這才回答,道:“這個煉蠱手法,名為紛紛手,其目的是要將每一根上游草,和每一根禪獅鬃毛絞在一起。要煉制地藏花蠱,須得在三十個呼吸內內,將上百根草毛編織好。一旦超過這個時間,煉蠱的火焰就會將這些草、毛烤焦。因此你若不熟練這個手法,煉蠱會很容易失敗。”
  方正重復天鶴上人的話,越說越從容。說完這段,又接著講述如何鍛煉“紛紛手”這個煉蠱手法。
  史宏神情微變,有些錯愕,連忙道謝:“多謝方正長老指教,弟子受益匪淺。”
  “還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嗎?”方正微笑,過了一把教師的癮。
  “沒有了,沒有了。弟子告退!”史宏行了一禮,告辭。
  兩人分別后,方正走了一段路,忽然越走越慢。
  他皺起眉頭,醒悟過來:“這個史宏,不是來誠心討教,倒像是故意來刁難我的。”
  “呵呵,你如今也能看出來了。不錯,不錯。”天鶴上人笑嘻嘻地道。
  方正便暗叫:“師傅,原來你早知道!”
  “廢話,你的來歷非常容易打探,年齡有擺在那里,誰都知道你沒修過煉道。史宏卻故意來問你這么偏僻的問題,不是故意刁難是什么?”
  說到這里,天鶴上人頓了一頓,又問方正:“你可知他為什么要刁難你?”
  “為什么?”方正感覺莫名其妙。
  天鶴上人朗笑一聲,敘述緣由:“因為史宏喜歡女弟子伊月。而這位伊月,卻是炎堂長老的女兒。炎堂長老勢單力孤,在仙鶴門中遭受排擠,并不好過。他意欲將女兒許配給你,拉幫結派,和你這位仙鶴門史上最年輕的長老達成利益的聯盟。要不然他會三番五次請你吃酒?還每次故意安排,讓他的女兒和你坐在一起?”
  “啊。”方正驚呼一聲,這才明白過來,他的腦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現出伊月的美貌,坐在他的旁邊,熱情地為他夾菜。還向方正頻頻敬酒,喝幾口小酒后,滿臉紅暈,美麗動人。
  “想起來了,想起來了嗎?哈哈哈,傻小子!”天鶴上人見方正愣在原地,很是開心。顯然八卦精神,不分男女老幼,甚至不論生死啊。
  方正無奈地嘆了口氣,搖搖頭,厭煩地道:“又是算計,又是利益,我真的不喜歡。從今以后,炎堂長老再邀請我,我就推辭了吧。反正我也是長老,和他平級,拒絕也不算什么。”
  “傻小子,這個世界里哪個組織,不是用利益維系的?真情是有,但正因為稀少,才見得可貴啊。”天鶴上人唏噓感慨,“你別要回避這些,我勸你更不要拒絕炎堂長老的邀請。就算你不娶他的女兒,也不要惡了和炎堂長老的關系。因為現在的你,比炎堂長老還要更加勢單力孤啊。”
  “不說這個了,師傅,剛剛提到煉蠱大會,最近不管是弟子還是長老,也都在議論此事。這個煉蠱大會究竟是什么呀?”方正故意岔開話題。
  “這個問題你問我最好,千萬不要問別人。否則他們會拿看傻子的眼神看你的。我這就給你詳細說說。這煉蠱大會可不一般,乃是中洲一百年才有一場的盛會。也就是說,沒有特別的延壽手段,絕大多數蠱師一生中只能參加一次。”天鶴上人答道。
  方正開口:“煉蠱大會,難道就是煉道蠱師參加的盛會嗎?”
  “不是這樣的。蠱師修行,有三大方面,分別是養蠱、用蠱、煉蠱。煉蠱大會不是只有煉道蠱師才能參與的盛會,只要你在煉蠱方面有一技之長,或者有經驗心得,都可以參加這項盛事。”
  天鶴上人繼續道:“這場盛事的規模,是空前的,絕對是天下第一的煉道盛會。每一屆的煉道大會,都有數十萬的蠱師參加,他們來自中洲大大小小的門派。甚至就連東海、西漠、南疆、北原的蠱師,都會出現。”
  “南疆……”方正被勾起一縷情思,他不禁回想起了青茅山。
  他旋即又問:“那么史宏剛剛提到的,所謂的四大入會試題,又是什么?”
  天鶴上人知無不言言無不盡:“所謂四大試題,就相當于入場的資格。但凡蠱師,不管是誰,在修行中都會煉蠱。煉蠱大會獎勵豐厚,吸引無數蠱師參加。若不設關卡,那濫竽充數,想碰碰運氣的人就太多了。所以就有四大試題,來篩選出真正優秀的,有煉道造詣的蠱師。”
  “也就是說,要參加煉蠱大會,就必須完成這四大試題。”方正恍然。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天鶴上人笑道,“其實這四題,考察的都是煉蠱的基礎技藝。有一定經歷的蠱師,往往都能通過。”
  方正赫然:“師傅,我就通過不了啊。”
  “沒有關系,在我的指導下,你這段時間瘋狂集訓,也能成功。”天鶴上人道。
  “是嗎?那我豈不是可以大開眼界了!”方正大喜。
  中洲,五德山。
  熙熙攘攘的人群,宛若河流,圍繞著五德山。
  五德山并不高,位于中洲東部,是中型門派五德門的門派駐地。
  五德門在方圓三千里的范圍內,算得上一個大勢力。尤其是它的背景深厚,當代五德門門主乃是天蓮派的長老。天蓮派是中洲十大古派之一,超級勢力,因此五德門雖然建立的時間并不長,但發展順利,周圍的老牌勢力并不敢多排擠打壓它。
  方源偽裝成一位凡人蠱師,此刻也混在人流當中,從山腳處向著五德山上緩步行去。
  他一身黑袍,體型不高不矮,不胖不瘦。臉帶面具,頭帶雨帽,帽檐很低,在陽光下投下的陰影,甚至遮住了方源的肩膀。
  但這副裝扮,在人流中卻并不起眼。很多人的遮掩,比他還要過分。
  隨著人流緩緩前行,方源見到五德門的山門。
  這座高大的門牌樓,有十六根巨柱,左右寬達三十多丈,比五層樓還要高。門匾上五德門三個大字,金光閃閃。門樓下,有六座石頭獅子,威武不凡,很有氣派。
  過了山門,便是一條大道,用上佳的青玉石鋪成的階梯,宛若一條青河,悠然向上,攀上五德山。
  大道旁,綠樹成蔭,蔥蘢青翠。時而有山風吹來,帶來一絲涼意。
  人群摩肩擦踵,人挨著人,人擠著人,形形色色的人物都有。
  方源目光四掃,在他左前方,有一群長發飄飄的女蠱師,穿著統一的花裙,應該是來自統一門派。右手邊,是一位白衣公子哥,手持著折扇不斷扇風,胯下騎著一頭花豹,眼睛則不斷地瞄向那群女蠱師。
  左手邊,則是一對師徒,穿著寒酸,正在交談。
  “師傅,人好多啊!”徒弟感慨道。
  師傅呵呵一笑:“人太多,千萬別走散了。好徒弟,你的煉道天賦很高,這是你飛黃騰達的機會。四大入門試題你通過不難,但一定要取得好名次。只有這樣,才能令他人刮目相看,爭相招攬你去。”
  徒弟傲然一笑:“師傅,您老就放心吧。這一次我一定能奪得頭名。取得頭名的獎勵蠱蟲,為您治病!”
  師傅正欲開口,忽然身后傳來一股巨力。
  師傅被推搡在地,徒弟驚呼一聲連忙趕去攙扶。
  “讓開!讓開!”一群五大三粗的壯漢,氣勢囂張地走過來。
  在他們的身后,一位老蠱師目光陰鳩,愜意地坐在躺椅上,前前后后由四個人抬著走。
  “飛霜閣大供奉安寒大人駕到,你們還不趕緊讓路!”開道的壯漢高喝出聲。
  “快走,飛霜閣的人來了。不是我們能惹得起的。”
  “飛霜閣這次出動的大供奉,來勢洶洶,是想在五德門身上找回場子。”
  “不錯,上一次五德門和飛霜閣爭奪泉眼,結果五德門險勝,飛霜閣損失慘重。”
  眾人議論紛紛,不愿惹到飛霜閣,皆讓開道路。
  “可惡,欺人太甚!”徒弟將師傅攙扶起來,咬牙切齒,就要上前理論。
  “不要去。”師傅到底是老江湖,連忙攔下小徒弟。
  “飛霜閣,是個什么勢力?”方源前方,一位男蠱師詢問身邊的同伴。
  得到答案后,蠱師不屑地冷笑:“哼,整個閣中只有三個五轉蠱師,也不過如此。”
  身邊的同伴連忙相勸:“這里是中洲,不是東海,強龍不壓地頭蛇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算了,算了。”
  男蠱師想了想,最終冷哼一聲,不待飛霜閣一行人來到,自己先擠到右前方的人群中去了。
  “你怎么回事,不長眼睛啊,讓開,快讓開!”壯漢來到方源的身后,惡聲惡氣地吼著,伸出手來企圖驅趕。
  方源沒有轉身,充耳不聞。
  “嗯?”壯漢臉上涌現怒色,但旋即臉色驟變,“五轉修為?”
  方源偽裝的身份,就是五轉蠱師,此時故意泄露出一絲氣息來。
  壯漢們驚疑不定,紛紛縮手。
  竹椅上,飛霜閣的大供奉安寒,坐直身體,凝視方源的背影。
  “五轉氣息……貨真價實!這樣的裝扮,不是散修獨行俠,就是魔道蠱師……”安寒雙眼瞇起,手一擺,下令道,“還不饒到前面去?”
  壯漢們連忙領命,轉過方向,繞過方源,朝前面去了。
  在凡間,五轉絕對是巔峰的存在,是勢力的首腦。就算是仙鶴門的掌門,也只是五轉修為。
  “這群欺軟怕硬的家伙!”小徒弟和師傅重新匯入人流,小徒弟盯著飛霜閣一群人的背影,憤憤不平。
  隨即,他又將好奇、探究,又略帶崇拜的目光,投向方源。
  右方的白衣公子,收起了折扇,下了花豹,前方的那群女蠱師故意停下,還有其他不少蠱師,主動來到方源身邊,向他示好。
  五轉蠱師……這樣的人物,要是能攀上交情……
  道路旁邊,負責維護秩序的五德門弟子也在連忙傳信:“快去匯報上去,發現一位五轉蠱師。”
  面對這些人,方源只說了一個字——“滾。”
  語氣平靜,聲音冰寒,充斥狠戾之氣。
  眾人紛紛色變,一股涼意從心底升起,哪里還敢糾纏?
  小徒弟也慌忙收回目光。
  方源再度將氣息收斂起來,周圍空開一片,三步之內沒有一人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