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182 依舊第一

中洲,東海岸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
  水浪波濤,翻騰不休。寒氣四溢,結成白色霧氣,籠罩方圓數百里。
  數百年前,不知從哪里飄來一塊玄冰,靠在中洲東海岸。這塊玄冰十分龐大,宛若小島,寒氣逼人,冰上聚集著不少的大量冰道野蠱,還有三四種寒性灌木樹叢。
  玄冰被人發現之后,在當時很快就引起了轟動。
  生活在東海岸的蠱師們,紛紛猜測,這塊玄冰的來歷。
  主流有兩種說法,第一種玄冰既然從更東邊漂流而來,很可能是來源于東海的冰流海域。此海域常年低溫,冰寒徹骨,一股股冰流宛若長蟒龍蛇,在海底蜿蜒。一旦靠近水面,就會結成巨大冰塊。
  第二種說法,是指白天碎裂,從白天中掉落下來的冰塊。起先應當體積更為巨大,宛若小型陸地。但是墜落的過程中,摩擦生熱,不斷消融,落到海水里又滅了火熱,最終成為這塊玄冰小島。而這塊玄冰周圍的邊緣光滑,毫無棱角,宛若蠟燭受熱熔化似的,是這種說法的有力佐證。
  這塊玄冰靠在沙灘,不在動彈。
  起初吸引了許多凡人蠱師,前來搜刮。這些近水樓臺先得月的蠱師,無不發了一筆橫財。玄冰之上的野蠱、寒性灌木都被搜刮一空。
  此后幾年,玄冰陸續迎來了許多蠱師,入駐其中,停留不走。
  原來,玄冰小島上雖然資源匱乏,但玄冰千載難化,寒氣四溢,本身就是冰道蠱師上佳的修行之地。
  中洲東海岸四季溫暖,如春如夏,冰道蠱師難以修持。因此這方玄冰小島,很是吸引了不少的冰道蠱師、水道蠱師。
  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人數漸多,冰島面積有限,又陸續有外人進來。為了維護自身既得的利益,冰島上的蠱師們,便自發地結成聯盟,將冰島圈住起來,不在向外人開放。
  由此,形成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勢力。
  又經過數百年的發展,這個原本結構松散的散修聯盟,因為其中涌現過幾代雄心壯志的首領,漸漸凝實起來,組建了門派。又逐漸發展,門派壯大,形成了如今的一個大勢力,在方圓數千里的范圍內,鮮有勢力能夠抗衡它的。
  這個門派的名字,便叫做飛霜閣。暗示門派根基的玄冰小島,是從外部漂流而來的歷史淵源。
  此屆中洲煉蠱大會的第二場比試,就在飛霜閣舉辦。
  方源手持令牌,來到飛霜閣中。
  這次的試題,是要煉制二轉的鬼火蠱。題中規矩也改了,不再像之前的第一題以數量取勝,而是以時間為標準。
  要求蠱師同時煉制出十只鬼火蠱,用時越短的蠱師,成績便越高。題中羅列了一份標準,用時半炷香或者少于半炷香的,可得第一。先到先得,有人得了第一,后面再有得第一的,也只能名列第二。若第二位也有人,只能排第三。前三都有人,那只能名落孫山,得不到獎勵。
  這一次,頭名的獎勵是五張三轉冰道蠱蟲的蠱方。對于煉道蠱師,或者冰道蠱師,亦或者一方勢力都有巨大的吸引力。
  方源步入場中煉蠱時,前三名的位置都還空缺著。
  “第二場的難度,要比第一場高出許多。十只鬼火蠱一只只煉制,并不難,用時很容易就少于半炷香。但難就難在同時煉制十只鬼火蠱。鬼火蠱隸屬炎道、魂道,煉制頗為細瑣繁雜,對心神消耗很大。長久煉制,很容易就要造成魂魄虛弱。這是魂道蠱蟲的煉制特征之一。”
  方源思考片刻,決定采用魂道、炎道相互結合的煉制手法,焚燒幽魂,形成假鬼火,用來煉制真鬼火。
  飛霜閣是名門正派,方源焚燒的幽魂,當然得自己準備。飛霜閣是不會提供這種煉蠱材料的。
  “邪魔外道!”見到方源采用此法,場外的安寒冷哼一聲。
  臺上主持場面的飛霜閣閣主,則瞳孔一縮,心想:“五德門門主招攬此人,都被拒絕。這人又在大庭廣眾之下,灼燒幽魂,赫然是魔道行徑,為了成事不擇手段。飛霜閣就算招攬了此人,恐怕也是一個大麻煩,還是算了罷。”
  參加煉蠱大會,除了不能動手打殺之外,蠱師是正是魔,都無所謂,并不禁止排斥魔道蠱師參加。
  只要用的是煉道手段,切磋交流。也正因為如此大氣,中洲煉蠱大會才越發興盛。
  不明內情的人,都贊嘆中洲十大古派的胸襟,只有方源這種人才明白,這和不敗傳承有關。不敗傳承中的隱秘需求著,參加的蠱師越多越好。
  只是正魔終究有別,方源利用魂魄煉蠱,有傷天和,是正道鄙視不容的兇殘邪法。
  圍觀的蠱師們,以正道為主,見到方源這樣的魔頭,內心大為厭惡反感,不禁都在希望方源此次煉制失敗。
  許是眾志成城,他們的祈禱起到了作用,關鍵時刻,方源眼前的魂火陡然一爆,十個鬼火蠱已經快要成形,其中一只卻是化為灰燼,從火焰中灑落下來,變為地磚上的一堆殘灰。
  眾人見到此幕,雙眼紛紛放光,有心直口快的正道蠱師,甚至脫口叫好。但旋即想起方源五轉修為,便又閉上嘴巴,飛揚的神色卻是掩蓋不住。
  安寒的臉上,也涌現出微微喜色。
  方源帶給他的壓力極大,若按照方源之前的進展,已經到了煉制成功的最后幾步。方源煉制速度很快,幽魂焚燒的效果十分顯著。若跨越幾步,煉制成功,用時必定少于半炷香,頭名就是方源的囊中之物了。
  當然,方源對這些獎勵和名次,根本沒有什么**。
  安寒卻不然,他首先是飛霜閣的大供奉,作為東道主,若是失敗,在同門面前實在大掉臉面。其次在煉蠱大會中取得一場的頭名,是煉道蠱師的極高榮譽。最后頭名的獎勵,也讓安寒分外心動。
  “好了,這樣一來,他勢必要重新煉蠱。煉出九只鬼火蠱,就算只差一個,也不合格。只有重新開始,再煉制十只,非得同時煉成,才能過關。”安寒勉強按捺下神色變幻,心中實則大喜。
  “果然多行不義必自斃,就算是用生魂煉蠱,也要失敗。”
  “他是五德門第一場的頭名,那就罷了。在我們飛霜閣,頭名一定是安寒大人的!”
  “邪魔外道,煉蠱失敗,真是大快人心啊。”
  圍觀的眾人暗暗交流,當然場上有隔絕聲音的蠱陣,并不會讓場外的聲音干擾到煉蠱的蠱師。
  但就在眾人暗喜的時候,方源手中的鬼火陡然一分,分化成兩團。
  兩團一大一小,其中大團中包含九只鬼火蠱雛形。小團鬼火中,空無一物。
  方源面色不變,深吸一口氣,終于認真了一點起來。
  剛剛那只鬼火蠱爆炸,并非他的失誤,而是煉蠱本身就有失敗概率。雖然二轉蠱的失敗概率并不高,方源也已經做到了盡善盡美,但碰到了這個概率,也是無可奈何。
  眼下,他一手維持著大團鬼火不熄,另一手則向小團鬼火中連續投了三個魂魄,一豬魂,一羊魂,一人魂。
  三個魂魄一同焚燒,小團鬼火陡然火焰大盛,赫然還發出嗚咽慘叫的聲音。
  “他居然用人魂!”
  “大庭廣眾之下,他連人魂都敢公然焚燒……這這這!”
  “嘿嘿嘿,不愧是魔道五轉級的存在,就是這樣囂張。”
  飛霜閣的人臉色都難看起來。
  他們是名門正派,方源在他們這里公開燒人魂煉蠱,完全不把飛霜閣放入眼里啊。但此時是煉蠱大會,飛霜閣就算再不爽,也不能阻止方源煉蠱。除非他們想開罪十大古派,不想讓門派繼續流傳下去。
  方源神色平靜,主要注意力集中在小團鬼火中。
  他不斷投入煉蠱材料,調控鬼火忽大忽小,忽強忽弱。到了中間的關鍵一步,他向火中閃電般拋入一只丹火蠱,一只魂球蠱。
  兩只蠱蟲在火中相互交融,旋即合二為一,成為鬼火蠱的雛形。
  一些識貨的蠱師,見到此景,不禁驚呼起來。
  “連續投入兩只蠱蟲,這是煉道手法——復投。”
  “復投雖然是基礎的煉道手法之一,但看此人使用時,熟練至極,簡直是如呼吸般自然隨意。這不是單憑天賦才情就能做到的,非得是無數次的練習苦修,才能達到這樣的境地。”
  “難道此人主修的就是煉道不成?”
  “難說!他報名時,門派、流派都保密不言。他是貨真價實的魔修,門派應該沒有,流派可能就是煉道了。”
  眾人紛紛猜測。
  當然,他們猜的一點都不準。
  方源的主修流派,目前是力道,和煉道八竿子打不著。他還有官方的門派身份,隸屬于中洲十大古派的仙鶴門。
  若是讓眾人知道,他們眼前兇殘的魔頭,居然是仙鶴門中之人,不知道會有什么表情。
  片刻之后,方源補救成功,將兩團鬼火重新合二為一。
  最后幾個步驟下來,有條不紊,再無任何意外出現。
  最終鬼火嘩的一聲,驟然散去,十只鬼火蠱齊飛而出。
  場外息聲,無一人開口。
  飛霜閣長老臉色鐵青,無奈地宣布道:“煉蠱成功,用時少于一炷香,此場第一名者——方源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