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1)     

蠱真人185 煉道殺招轉金鐘

“徒兒!!”岐山老人焦急無比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
  鄭山川轉身面向岐山老人,清秀的面孔上,一對眼眸清澈見底:“師傅,徒兒不孝,這次要違背您的意志了。師傅,對方讓我出題,我現在的優勢這么大,沒有理由不賭!若這種條件下,我還不賭,這事情必然會成為我的一塊心病,將來我還有什么勇氣再在煉道一途中繼續前行呢?”
  岐山老人聽了這話,陷入沉默。
  他在心中長嘆:“徒兒啊,你涉世不深,不懂得人心險惡。對方既然能讓步如此地步,必定是自信至極,有其他底牌手段的。你中計了呀!可惜,可恨,師傅我年老力單,局面已經成型,心有余力不足,阻止不得啊。”
  表面上,岐山老人則伸出一雙老手,把住鄭山川的肩膀:“徒弟,師傅知道你的孝心。也罷,既然你有自己的主見,執意如此,師傅必定全力支持你。就用小心蠱出題,咱們不賭煉蠱成敗,賭時間!誰要是越早煉出小心蠱,誰就是勝者!”
  “師傅!”鄭山川感動得雙眼通紅。
  小心蠱是岐山老人這個傳承的獨門秘傳,外界根本沒有。岐山老人為了支持自己的徒弟,將這個珍貴的蠱方貢獻出來,不惜讓競爭對手方源觀看。
  他還提出,以煉蠱時間論輸贏。方源第一次煉制小心蠱,肯定不熟悉,以時間論輸贏,比論煉蠱成敗更加具有壓迫力。可見姜還是老的辣。
  方源讓對方完全出題,讓步太大了,把他自己陷入到十分被動的局面里。
  鄭山川猶豫了一下,他覺得師傅這個時間標準,有點過于欺人,就算自己勝利了,也有些勝之不武。
  不過他旋即又想到,這個事情事關師傅的安危。就算勝之不武,也要贏得綠曜蠱!
  于是他轉過身,對一旁的飛霜閣長老道出自己的考題。
  飛霜閣連忙安排下去,大供奉安寒大喜,主動讓出場地。
  方源和鄭山川一起下場,進行賭斗。
  全場靜悄悄一片。
  雙方面對面,相距數十步距離,盤坐在地上。
  鄭山川先將小心蠱的蠱方,交給方源觀看。
  很快,飛霜閣方面便宣布這場賭斗開始。
  場下響起一片微微的議論聲。
  “小心蠱我聽都沒聽說過,顯然是獨門蠱方。那個方源才剛剛看了幾眼,賭斗就開始了。這也太賴皮了吧?”
  “呵呵。這也怪方源太托大了。居然讓對方完全出題,簡直是腦袋缺根筋!”
  “少年蠱師很不簡單,是上一場的第二名,其實卻有第一名的成績。有很多人猜測,他已經有了煉道大師的境界。”
  對這個說法,立即有人嗤之以鼻:“這怎么可能?他才多大年紀,就已經是煉道大師了?要是這樣,我這么大年紀,豈不是活到狗身上去了?”
  但隨著比試進行下去,在眾目睽睽之下,鄭山川連換了近十種煉蠱手法,手法熟稔至極,給人眼花繚亂之感。
  觀看人群中,猜測鄭山川煉蠱大師境界的呼聲,越發高漲起來。
  而方源還在研究蠱方,還未開始真正的煉蠱。
  此消彼長之間,眾人更加不看好方源。
  “不妙。”岐山老人卻皺起眉頭,“此人心性竟然如此沉穩有加,是要看透每一步驟,才真正施行煉蠱。這是臨危不亂,大家風范!幸好我是以時間為勝負標準,誰先煉出來誰就勝。小心蠱煉制過程繁瑣,除非對方早就熟悉這個蠱方,練習的次數比小川還多。”
  這當然不可能。
  方源也是第一次看到這個小心蠱的蠱方。
  小心蠱嚴格而言,是智道蠱蟲,但用于煉道作用很大。方源猜測,這很可能就是鄭山川這個傳承的核心蠱。
  歷史上記載,山川堂的蠱師最擅長的,就是煉制那些有關鍵步驟,并且這些步驟都是成敗攸關,懸于一線的蠱蟲。
  小心蠱最擅長的,就是輔助煉道蠱師,處理這些麻煩的。
  方源將這蠱方反復看了好幾遍,這才做到了然于心,融匯貫通。他是煉道準宗師的境界,要讀透一份三轉蠱方,并不困難。
  事實上,他不僅觀看蠱方,還很討巧地觀察對面鄭山川的手法。
  鄭山川已經煉制到整個煉蠱過程的中段,前面的手法讓方源都看在眼里。
  就算是方源也不得不點頭,按照鄭山川如此年紀,做到這樣的地步,實在是非常難得了。不過在方源這位煉道準宗師看來,他的這些手法還鏈接得不夠嫻熟,處理材料的時候也有瑕疵。
  方源緩緩伸出雙手,開始煉蠱。
  “他終于開始煉蠱了。”場中響起一陣低微的嘲笑聲。
  “倒是不急不緩。”有人中肯地評價道。
  方源正式開始煉蠱,也吸引了鄭山川的目光。不過他只是瞟了一眼,就很快將注意力再次集中在自己的手上。
  方源開始煉蠱,起先按部就班,惹得場外眾人鄙夷,這明明是照搬鄭山川的手法。
  但不久后,方源做出改變,動用了不一樣的手法,并且煉蠱速度越來越快。
  場中的嘲弄聲漸漸消散,眾人目睹著方源閃電般的手法,無不震動。
  “他已經連續動用了十多種煉蠱手法了!”
  “千錘百煉的煉蠱功底,簡直是深不可測。”
  “他速度越來越快了,已經開始逼近鄭山川……”
  岐山老人眉頭緊皺,暗自心驚:“這人速度快,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他仍舊快而不亂,手法從容穩定的叫人害怕。厲害,好厲害,這人的煉道境界恐怕已非大師級了!小川有壓力了,這個時候千萬不能亂,不能急。小心蠱煉制是越來越難的,小川你有優勢,就要保持。對手強大,自亂陣腳,你將必輸無疑!”
  鄭山川的確壓力很大。
  這很正常。跑步比賽中,領跑的那位往往是心理壓力最大的。因此很多戰術,都是在第二位、第三位跟跑,直到最后反超。
  心理壓力大,就會加重肉身的疲勞。尤其是鄭山川目睹方源煉蠱的情景,看著他一步步逼近,心中不免就有慌亂。
  “好強!他連續動用十多種煉蠱手法,并且還在動用。他的心神太強悍了,我在這方面比不上他。糟糕,他要追上來了……”鄭山川到底是少年,方源的追趕,讓他口干舌燥,心跳加速。
  他目光陡然變得堅毅:“也罷,就讓我動用殺手锏,將你遠遠拋下!”
  鄭山川下定決心,手中煉蠱速度驟然一緩,心神投入自家空竅,開始調動蠱蟲。
  “難道小川是要……”師徒連心,岐山老人看到這里,便立即明白鄭山川的打算,頓時緊張起來。
  “鄭山川的煉蠱速度放緩了。”很快,場中也有人開始注意到這個變化。
  “難道是接下來的步驟,十分困難,需要蓄勢嗎?”很多人都在猜測,他們不清楚小心蠱的蠱方,猜的當然不準。
  就在這時,鄭山川深吸一口氣,眼中綻放金光,渾身籠罩金芒。
  他似緩實快地伸出右手,手掌向下,五指張開,沉穩罩下。
  霎時間,他眼中的,身上的金芒都流動起來,集中在他的右手上。
  金光流轉,幻化為一座小型金鐘。
  金鐘緩緩旋轉,將火團罩進去,旋轉速度開始越來越快,并且爆發出一股吸力。
  散落在地磚上的煉蠱材料,在這個吸力之下,被統統吸進金鐘里去。
  金鐘只持續了六個呼吸,便徐徐消散。
  但接下來,展現眾人目前的,卻是一只小心蠱的雛形了。
  場外陡然沸騰起來。
  “這是煉道殺招!”
  “煉道殺招可比其他流派的殺招,要稀少很多。鄭山川年紀輕輕,卻是已經掌握了煉道殺招。”
  “更加難能可貴的是,他居然催動成功了。此子天賦卓絕,前途不可限量啊。”
  “方源危險了。他的確有實力,但過于托大。”
  “哼,鄭山川這邊優勢如此巨大,還要動用殺招,簡直是為了勝利,無所不用其極。我倒是覺得,這場比試方源即便是失敗了,也是雖敗猶榮。”
  鄭山川吐出一口濁氣,神色振奮至極:“我贏定了!我動用殺招,在瞬間碾磨了六份煉蠱材料,得以完成整個煉蠱過程中耗時最長的一個步驟。一下子就將方源遠遠地甩在身后!”
  岐山老人心頭一塊巨石落地:“就算這方源也有相似的煉道殺招,但是第一次煉制小心蠱,經驗為零。正常步驟中,要煉化這六種材料,都要一步接一步,小心控制火候的。冒然動用殺招加快步驟,根本就是自找死路。小川雖然弄險,但選擇也不算錯,這次是贏定了。”
  倒是其他蠱師,對小心蠱方不熟悉,因此也不太了解狀況。不過方源處境不妙,是任何人都能看得出來的。
  這一步甩開來,簡直是確定了勝敗,鄭山川穩定情緒,繼續煉蠱。他的手法快速又穩定,又以穩定為主,不給方源任何機會。
  方源不為所動,開始徐徐煉化六種材料,小火慢慢煎熬,將材料一一煉化。
  這一步,難度其實不高,但的確是用時最長。
  方源竟然一點都不著急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