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191 方正的噩夢

方源的出現,出乎眾人的意料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按照中洲煉蠱大會的賽制,到了第八場及其以后,每一場的比試地點,都只會有一位蠱師可以晉級。
  因而漸漸形成慣例,整個中洲的比試地點都化為地盤,各個強大的煉道蠱師宛若猛獸盤踞一方,霸占地盤。
  在沒有逼不得已之前,沒有哪一頭猛獸提前跨界,去挑戰另一頭猛獸的。
  這絕對是不明智的。
  晉級越多,得到的榮耀也就越高,得到的獎勵也越多,提前對決,簡直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。
  因此很多蠱師看到方源出現時,不免就開始猜測:“難道方源和火工龍頭之間有什么私仇?”
  主持這場比試的驅邪派長老,心中古怪,面無表情。
  方源的登場,符合大會的規定。只要在規定的時間內,進入任何場地中比試,成績便能得到認可。
  因此,就算其他的有心人想要阻攔,眾目睽睽之下,也是阻攔不住的。
  “這位名叫方源?難道說,就是我們門派中的那位大名鼎鼎的狐仙福地之主?”仙鶴門中的弟子,也開始猜測起來。
  “說起來,我派中的那位方源大人,還真是神秘。我至今都未見過他的真面目呢。”
  “這位就是方源?不大可能吧。中洲那么大,同名的蠱師,又不是沒有。”
  “方源和鳳金煌之約,已經廣為流傳。咱們仙鶴門有許多的免試名額,足以讓方源養精蓄銳,到第十場之后參賽。”
  仙鶴門弟子們議論紛紛,許多人悄悄地把目光集中在方正的臉色。
  方正雙唇緊抿,臉色顯得蒼白,雙手縮在寬大的袖口中攥得緊緊。同為親兄弟,方源一出現,一股直覺就告訴方正,那就是他的親哥哥!
  方正猝不及防。
  童年的陰影,在這一刻,猛然降落,再次籠罩住他。像是一雙黑手,緊緊地掐住他的脖子。
  方正呼吸都感到困難。
  自從那場昏迷中醒來后,他一直在極力回避的噩夢,又再度襲上心頭!
  萬龍塢那幫人囂張的吶喊聲,助威聲,也不禁一滯,漸漸低弱下去。
  方源在之前展現出相當強大的煉道造詣,連奪七場第一,和火工龍頭是一樣的成績。
  萬龍塢的長老和弟子們,也不得不承認,方源是一個可怕的勁敵!
  “聽說這個方源,和咱們的火工龍頭大人成績一樣,連續七場第一呢。”
  “是不是就是和鳳金煌賭斗的那位?”
  “要真是那位的話,那可就是狐仙福地之主,富得流油啊。”
  “那又怎樣?哼,你們也不看看排名。火工龍頭大人可是排在第七位的。他方源排了多少?不過是三十多位而已!”
  “不錯,他這次來,簡直是自取其辱。我相信火工龍頭大人,一定能擊敗他。”
  雖然萬龍塢的人都這樣說,但其他觀眾卻不這樣看。
  方源主動進攻,展現出了很強的侵略性。方源明顯不是傻子,這一次跨界出擊,很顯然定有自信和底牌。
  方源不按規矩出牌,也讓火工龍頭一陣驚愕、惱怒、疑慮。
  于是火工龍頭放聲試探:“仙鶴門方源!你來我這里,是希望提前收獲失敗嗎?”
  火工龍頭真的很想問:你跑過來干嘛啊?好好的在你那個地盤蹲著,安安穩穩晉級不行嗎?真是腦袋抽了!
  他嘴上責問的同時,心中還有些郁悶——我跟你無冤無仇,你跑過來干擾我做甚?你還有鳳金煌的賭斗呢。難道是因為我看著好欺負嗎?
  他的話一出口,場外嘩然聲頓時更大。
  “什么,這個方源居然是仙鶴門中的人?”
  “他不是魔道蠱修嗎?”
  “應該沒錯了,由火工龍頭親自確定,這還能有假?”
  “特大消息啊,沒想到居然是中洲十大古派的弟子。這真讓人意料不到啊……但他為什么跑過來?仙鶴門提前和萬龍塢杠上了嗎?沒聽說過有什么風聲矛盾啊。”
  就連主持長老,也眼珠子瞪著,呆呆地看向方源。
  一時間,方源成為眾人目光的焦點。
  “哥哥……”方正咬牙,臉色蒼白如紙,不知不覺間竟然有一身的冷汗。他呼吸困難而又微弱,像是剛剛劇烈運動,簡直要虛脫一般。
  幸好此時眾人的注意力,都集中在方源身上,沒有人注意到他的狼狽。
  空竅中,天鶴上人出聲安慰,但收效也極小。
  其他的仙鶴門人,都是目光暴漲,興奮地盯住方源。有的人甚至不自覺地站起來。
  方源從來沒有正式的,在仙鶴門總部露過面。但是他的傳說,已經不只一次,在整個仙鶴門廣為流傳。他神秘而又強大,關于他的小道消息有無數。
  據說他是因為天資實在過于出色,一上山就被某位蠱仙收為親傳弟子了。
  這當然是小道消息,純粹的臆測,完全不靠譜。
  但仙鶴門高層也無法辟謠,一旦說出真相,中洲十大古派的名譽還要不要了?
  而且仙鶴門弟子們更愿意相信眼前看到的證據。
  最大的證據就是方正!
  方正是甲等資質,如今竟然有五轉修為,都成門派長老了。由此可以推斷,作為親兄弟的哥哥,資質是多么的出色了。要不然怎么可能戰勝鳳金煌,奪得狐仙福地?
  此時此刻,仙鶴門一行人都勾起脖子,目光像是膠水一般,牢牢地黏在方源的身上。
  他們心中的疑惑和好奇,積累得都快要漫溢出胸膛了。
  “真想看看方源大人的真面目啊。”
  “應該和方正長老,長相類似罷。”
  “唉,干嘛要帶面具。偏偏這里作為比試地點,亂動用偵察蠱蟲就會被驅逐出去。”
  弟子們興奮地交流著。
  同行的那一位仙鶴門長老,終于發現方正的不妥,關切地問詢道:“方正長老,你怎么了?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嗎?”
  “沒什么,沒什么……”方正似乎驚了一下,連忙答道。
  “怎么方正長老好似很懼怕方源,難道這對親兄弟關系并不好?”仙鶴門長老眼底。閃過一抹異色。
  方源的雙眸隱藏在面具之后,他先是緩緩掃視四周,在方正的身上頓了頓,最后又徐徐落到火工龍頭的身上。
  他淡淡一笑,打破良久的沉默,聲音顯得有些沙啞,傲然向周圍人宣布道:“沒錯,我就是仙鶴門的方源。”
  “哈哈,真的是!”
  “方源長老,加油!”
  “方源方正兩位長老,可是我門中的雙杰啊。”
  反應最激烈的,就是仙鶴門的這群人。一些弟子們幾乎興奮地跳起來,他們感到驕傲,有一股強烈的門派的榮譽感,在被萬龍塢那群人打壓之后,此時得到伸張,更有一種揚眉吐氣的舒爽。
  “得意什么?”
  “就是!有什么好得意的……”
  萬龍塢那邊很快傳來反駁的聲音。
  方正眼中恨意一閃,咬牙切齒地對同伴道:“不要把我和我哥相提并論!”
  這聽在旁人耳中,卻又換了另一層意味。
  “聽到沒有,方正長老如此天資,都自認要弱于方源大人!”
  “那是那是,傳聞中方源可是蠱仙的種子,受到高層的全力栽培呢。”
  仙鶴門弟子們“壓低”聲音交談著,但聲音其實一點都不低。
  “你們……”方正聽到這番話,臉色鐵青,腦袋一陣強烈的眩暈。
  萬龍塢的臉色也變得更加難看。
  火藥味更加濃烈了幾分。
  萬龍塢的一位長老冷哼,輕聲詛咒道:“倒要看看你最后失敗時,會是一副什么樣子的落魄嘴臉。”
  場外紛紛攘攘,場上其他的蠱師已經成了被人忽略的道具。方源繼續凝視火工龍頭,故意揚聲道:“火工龍頭,我來這里,自然為了擊敗你。擊敗那些無能之徒,實在太令我感到無趣了。你是個稍微像樣點的對手,可以給我的晉級之路增添點光彩。所以拿出你真正的實力來吧,不要保留,我記得你最強的手段好像是那個什么瘋神烈焰?拿出來對戰吧,這樣我擊敗你后,才能稍微添一點滿足感。”
  聽到方源這番挑戰的話,不管場上場外,蠱師們都有一股相同的感受——囂張,太囂張了!
  之前,眾人已經覺得火工龍頭張狂了,但現在看到方源,這才明白,原來“人外有人山外有山”這話說得一點都沒錯。看這個方源,這才是真正張狂的主兒!
  火工龍頭心中一驚:“他居然連我壓箱底的手段,都知道?!這不可能,我還從未當眾露過這手。他究竟是怎么知道的?”
  驚疑之后,火工龍頭怒氣升騰,不甘示弱地大吼道:“好,既然你這小輩如此大言不慚,就讓我來徹底地教訓你。我要讓你明白,什么才是真正的痛!”
  同時他在心中怒吼:“我堂堂六轉蠱仙,渡過兩次天劫,只差一次就是七轉,害怕你一個修為墊底的仙僵?小子太目中無人了,我要將你狠狠地踩在腳下,讓你顏面盡失!你盲目挑戰我,將是你此生最后悔的一件事情!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