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192 方源的公然挑釁

好似聽到火工龍頭內心的聲音,方源繼續嘲諷,甚至加大力度:“對,就是這眼神,就是這樣的情緒,憤怒吧,氣憤吧,如此才能拿出你全部的實力來和我拼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如此一來,這樣的對手,才讓我稍微可以有點兒興趣。記住,你一定要拿出,不然你就是萬龍塢的恥辱!哈哈哈。”
  看著方源手指著火工龍頭,如此態勢囂張的發言。
  一時間,場上場下的蠱師們都說不出話來。
  這樣太囂張了吧?!
  萬龍塢一行人咬牙切齒,他們囂張,方源比他們更囂張。
  火工龍頭氣得都要哆嗦起來了,死死瞪著方源的雙眼直欲噴火。
  和外人想象的不同,方源一副豪邁的外在表現,實則內心卻是十分警惕警醒的。
  “和外界的消息不同,這火工龍頭其實并沒有主修煉道,而是轉修炎道。他早年在萬龍塢時,是煉道蠱師。也的確曾經被驅逐出派,但因為一場奇遇,反而使得他獲得某位炎道蠱仙的傳承。這段時間,他僥幸成為炎道蠱仙之后,又眼巴巴地投入萬龍塢的懷抱。萬龍塢自然不會放過一個蠱仙戰力,其實早已暗中將他收入門中。只是正值煉蠱大會,看他煉蠱竟然也有宗師境界,便連忙叫他來參加煉蠱大會。企圖搶占前幾名,為門派搶奪更多的利益!”
  “這火工龍頭的煉道造詣超出我一大截,前世就是此屆大會的第二名,煉道宗師境界不可輕悔。尤其是第十場武斗時,他一舉力壓同場煉蠱的三位準宗師,兇威赫赫。這樣的敵人,必須提前打擊。若是放過這次機會,按照前世記憶,他幾乎就不可遏制了。”
  不過火工龍頭雖然已經是蠱仙,但沒有聲張,而是對凡人隱藏了身份。
  他的蠱仙修為,當然瞞不住其他蠱仙,但大家心知肚明就行了,也沒有人去戳破他。
  蠱仙保持自身神秘感,對維護統治有著幫助。
  還有一個原因:萬一在煉蠱大會中輸給了凡人,那就太丟臉了。
  為什么蠱仙也會輸給凡人呢?
  凡人擊敗蠱仙這種例子,其實在歷屆的煉蠱大會中屢見不鮮。
  因為煉蠱并非打打殺殺,它是個技術活。最主要的原因是仙蠱唯一,太太太難煉制成功了。
  沒有仙蠱作為標桿,蠱仙和凡人比試,就只有依靠煉制凡蠱了。
  凡蠱大家都能煉制,很大程度上體現不出仙凡的差別。
  所以一般而言,蠱仙們若參加煉蠱大會的,都不會自爆身份。
  “開始吧。”方源對驅邪派長老催促一聲。
  “快開始!”火工龍頭大吼,他已經迫不及待地要將這個囂張的方源立即踩在腳下了。
  驅邪派長老強忍二者的壓迫,咬牙堅持道:“按照規矩時間未到,不好開賽。還有三息……三,二,一,好,催動隔絕蠱陣,關閉上場入口,開放試題!”
  煉蠱大會前七場,因為參賽人數太多太多,只能輪流上場比試。
  現在到了第八場,人數大幅度地減少。每個比試地點只舉辦一場,錯過這個時機的蠱師,就只能認做自動放棄。
  裝載試題的蠱蟲,也大有講究。這種信道五轉凡蠱,乃是天庭的手筆,有非凡的保密能力。
  當中的試題,也不是存進去的,而是由天庭在那端即時管控。等到快要開賽時,這才將真正的試題輸送過來。
  試題一出,場內場外頓時寂靜一片,眾人無不屏氣凝神,盯著試題,一時間場中靜的針落可聞。
  第八場試題:要求煉制一只緘默蠱,五轉音道,成功煉制出來并且速度最快的人,為優勝者,可進入下一輪比試。其余蠱師,均作淘汰。
  給予材料:仙魂草、忘憂石,四轉冷漠蠱一只,三轉三緘其口蠱六只,四轉沉沒蠱兩只……不允許適用其他自帶材料。
  給予煉蠱蠱方:六張不同的緘默蠱蠱方,三張內容不一的冷漠蠱蠱方,以及一張勾連蠱蠱方。
  眾人無不大皺眉頭。
  這個試題的難度,要比第七場的暴漲近十倍!
  不僅給予了十張不同的蠱方,這就要求蠱師眼光獨到,能從中挑選自己適用的。而且提供的材料是有限制的,不允許適用自帶材料,但偏偏這些材料都不滿足任何一件蠱方中的要求。
  也就是說,蠱師們必須逆煉冷漠蠱、三緘其口蠱或者沉沒蠱,得到更多的煉蠱材料。利用這些材料,進行再度加工,最終煉成五轉音道的緘默蠱。
  又或者,參賽蠱師可以利用智道手段,將這些蠱方都綜合起來,一起改良。依照提供的材料為基礎,推算出符合條件的蠱方。這樣也可以。
  不過這兩種方法,當然是第一種最為有效可取了。因而第二種需要極強的智道造詣,能夠闖到這一步,同時也擁有如此深厚的智道造詣的蠱師,相當少見的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這場比試還考慮時間。
  哪一位能夠第一個煉制出來,就能獲得優勝,其他人均被淘汰。
  如此一來,心理壓力就很大了。尤其是到最后關口,很可能會有蠱師承受不住心理的重壓,而導致失誤。
  火工龍頭看到這一題,差點一口老血吐出來。
  這是什么鬼題目啊
  火工龍頭差點要罵娘!
  他實際上是炎道蠱仙,最擅長的也是煉制炎道蠱蟲。這音道蠱蟲顯然不在他擅長的范圍之內,而且其中幾個關鍵的煉蠱材料的處理,竟然都不能用火煉之法!
  這就相當尷尬了。
  方源之前叫囂,讓火工龍頭使出他的最強煉蠱殺招瘋神烈焰。
  火工龍頭心中惱怒,也打算使用這個殺招,狠狠地羞辱方源一番。
  但現在這題目,讓火工龍頭還怎么用瘋神烈焰呀?燒著玩么?
  這道題目,對他火工龍頭簡直克制極了。
  打個比方,十成煉蠱造詣他能發揮出來的,只有八成。即便是蠱仙級煉蠱,也有擅長和不擅長的地方。
  這道題目,恰巧正中火工龍頭最不擅長的地方。
  當然,煉道宗師境界不是虛的,火工龍頭絕對是能成功地將蠱蟲煉制出來的。
  但關鍵是出現了方源這個意外。
  方源真實的實力,足以威脅到火工龍頭。同等級的強者,一分實力的降低,就可決定勝負,何況是火工龍頭這樣,削弱了整整兩成!
  “這個家伙,倒是挑了個好時機。運氣還真他娘的好!不行,我一定要擊敗他!”火工龍頭暗暗發誓,瞟了一眼方源。
  下一刻,他的眼珠子鼓瞪起來,差點要掉在地上!
  方源竟然已經出手,已經開始煉制了!
  這怎么可能?
  怎么可能這么快?
  要知道,這題中給予的蠱方和材料,是不搭配的。蠱師要么逆煉蠱蟲,改造材料,要么就綜合蠱方,推算出新的。總之,最后要煉出五轉緘默蠱出來。
  所以,這就要求蠱師進行深度的思考,在自家的頭腦中不斷推演,考慮正煉、逆煉中可能出現的失敗,從而綜合許多方案,組織出一份最精煉的煉蠱方案。
  這個思考的過程非常重要。
  思考出來的方案,必須要風險低。風險太高,失敗多了,材料耗費就增多,不夠下一次煉蠱所需,又不能用自帶的材料,那就只能認輸了。
  要求風險低的同時,還得要求時間消耗少。你耗費時間太多,別人早就完成了,你就算是煉制成功,也會被淘汰。
  既要風險低,又要時間消耗少,這就很難了。
  需要精心的思索,不斷比較排列,從而才能選出最優的方案。
  就算是火工龍頭這樣的煉道宗師級人物,初步估算下來,自己這番思考也得要半炷香的時間。
  但,這這這方源,怎么一上來就煉蠱了?
  “有沒有搞錯?”
  “他真的就這樣自信?!”
  “愚蠢,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,應當沉下心來思考才是正確的。”
  同場競技的蠱師們,紛紛瞟了方源幾眼,均集中注意力,開始深度思索。
  方源一馬當先,進度極快。
  其他蠱師都沒有開始煉蠱,整個場中只有他一人動手,自然而然,大多數的場外蠱師都將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。
  贊嘆聲迭傳。
  “真是讓人看了都要眼花繚亂的手法啊。”
  “熟練,太熟練了!簡直是深入骨髓的本能!”
  “不過這樣真的好嗎?欲速則不達啊。”
  方源當然知道欲速則不達的道理,但他還知道這道試題的內容。
  在方源前世,他成就血道蠱仙之后,也曾打煉蠱大會的主意。
  為什么呢?
  因為在煉蠱大會期間,就算是魔道都可以公開參加,哪怕是通緝犯,也能堂而皇之報名。正道是不會追捕的。
  那個時候,方源手中空無一只仙蠱,正努力籌措煉制仙蠱的仙材,整個過程真是艱難的欲仙欲死啊。
  比較起來,今生雖然是仙僵之軀,但經濟狀況卻好了無數倍。
  方源為了搜集煉蠱仙材,幾乎什么方法都想過了。他發現煉蠱大會,會是一場機遇,可以獲得大量的仙材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