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197 招攬方正

中洲,狐仙福地。塵?緣?文↑學↘網
  蕩魂行宮中,方源展現原形,八臂僵軀,盤坐在床榻上,雙目閉合。
  而在他的仙竅中,正發生著一場意志的交戰。
  “方源,你不得好死!”墨瑤意志憤怒大叫,但下一刻方源星意就惡狠狠地撲上去。
  兩股意志立刻混淆一團,陷入兇險的意志交戰。
  很快,方源的星意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消散下去。而墨瑤的假意雖然也有損失,但比方源損失的要遠遠小的多。
  方源卻不以為意,只是觀戰。不像第一次那樣,一連用許多智道殺招,去輔助自己的星意作戰。
  等到參戰的方源星意已經快要完全潰敗的時候,方源微微一笑,又發出一股星意,撞進意志的戰團里去。
  不一會兒,方源的星意再度損耗嚴重,方源便再次補充第三股。
  墨瑤意志一方是無源之水,方源卻是有本之木,就這樣連續幾股星意投放下去,終于將墨瑤假意磨損得奄奄一息。
  方源從戰團中抽回星意,同時一連催動數種殺招,將墨瑤假意再度禁錮,同時又滋養她的假意,讓她緩慢恢復狀態,方便下一次方源的搜刮。
  墨瑤假意被方源玩弄得散漫一團,連咒罵的力氣都沒有,更遑論維持基本的形體了。
  這股墨瑤假意的最大價值,就是紅蓮魔尊的傳承線索,已經被方源壓榨出來了。剩下的就是一些煉蠱相關的記憶。
  參加中洲煉蠱大會這段時間,方源不忘從墨瑤假意中搜刮這些煉蠱記憶,同時還有意鍛煉自己意志大戰的手段。
  起初時,不再動用智道手段的情況下,方源星意節節敗退,根本不是墨瑤假意的對手。
  墨瑤不愧是靈緣齋的某代仙子,身為墨人女子,卻得到劍仙薄青的青睞,成為其唯一的伴侶。即便歷數靈緣齋的所有仙子,墨瑤必定是名列前茅的。
  這個老妖婆,即便主修的煉道,對于智道方面的造詣,也遠遠超過方源。
  方源為了磨礪自己,故意和墨瑤假意進行純粹的意志大戰。剛開始,戰損比幾乎達到驚人的一百比一。方源這邊損失一百,墨瑤假意才損失一。
  不過后來,隨著戰斗次數增多,方源經驗迅速累積,更關鍵的是還有東方長凡智道傳承的內容指導,使得方源在意志戰斗這塊,迅速提升。
  從原本幾乎空白一片,到現在和墨瑤假意戰斗得有聲有色,進步極其巨大。
  原本的一百比一的戰損比,如今也縮減到了四比一。
  也就是說,四股方源星意,便能戰勝墨瑤假意。
  對于方源竊取自身修行經驗,還把自己當做免費打手,任意錯邊揉捏,墨瑤假意當然極為憤怒,但受制于人,就算再怒也毫無辦法。
  星意進入腦海,方源仔細查閱了星意中搶奪過來的墨瑤記憶。
  隨后,他緩緩睜開雙眼,嘴角流露出一絲笑意:“有點意思。”
  這次的記憶,卻不是以往的煉蠱經驗了。而是墨瑤生前和劍仙薄青一起探險,在中洲的真陽山脈中,斬殺了一群荒獸,搜索戰利品時,發現山洞中的一株芙蓉石鐘乳。
  芙蓉石鐘乳,乃是罕見的七轉仙材。石鐘乳每年滴出一滴石心液,這石心液更加珍貴,乃是八轉仙材!
  薄青當時要劍斬石鐘乳,卻被墨瑤阻止。
  斬斷石鐘乳,只會得到一份七轉仙材。但若放任下去,多年之后,就會有不少的石心液。八轉仙材的價值,可比七轉仙材要高得多。
  薄青便采納了墨瑤的建議,做下許多精妙蠱陣布置,將這處山洞完美掩藏。
  “這么多年過去了,若是這處山洞沒有被發現的話,那么積累的八轉仙材石心液就極其可觀。我即便用不了,收藏起來也是好的。將來可以放到寶黃天中,以物易物,換取想要的煉蠱仙材!八轉仙材,蠱仙們都會十分渴求的。”
  方源暗暗歡喜的同時,對墨瑤假意的認知,也加深一層。
  “這墨瑤假意,手段不少。這種珍貴的記憶,都被她故意隱藏起來。直至現在,大部分的記憶都被我搜刮獲知,才被我發現。這種手段,就算是東方長凡的智道傳承中都沒有記載啊。我得敲過來!”
  方源暗暗叮囑自己。
  不過當下,卻不能繼續對墨瑤施暴了。
  需要徐徐恢復她的假意,否則她承擔不住。
  方源并未直接前往真陽山脈,去取石心液。而是起身,打開牢門,來到親弟弟方正的面前。
  方正的狀態十分古怪。
  他禁閉雙眼,躺在地上,臉色時而猙獰時而松弛,有時候會大叫,甚至手舞足蹈。簡直像中了夢魘一般。
  這當然是方源施加在他身上的手段。
  方源信手一揮,將這手段消除。
  方正大汗淋漓,呼呼地喘著粗氣,好一會兒才緩緩坐起身:“你對我做了什么?”
  他望著方源喊道,目光充滿了仇恨。
  方源呵呵一笑,淡淡地道:“我的好弟弟,我給你看的,都是真實發生的事情。是我記憶中的影響,結合天鶴上人的記憶影響。你現在應該知道,青茅山之所以發生如此慘禍,根本的源頭并不在我,而在于你所謂的師傅天鶴上人啊。若是他不來這里,強取血道真傳,說不定現在我們兄弟倆還在青茅山幸福快樂地生活吧。”
  方正呆傻,一時間竟忘了說話,或者說他不知道怎么答話!
  方源的確說的是事實,族人雖然是方源殺的,但為了生存迫不得已。若不是天鶴上人過來搶奪血海真傳,青茅山的三座山寨也不會覆滅。
  當然這個事情的起因,天鶴上人也沒有隱瞞方正,只是美化過程是必須的。
  方正也不是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,但每次思維觸及到這個上面時,他都會下意識地選擇回避。
  但現在方源將天鶴上人搜魂,將他的記憶影像直接放到方正的腦海里重放。
  這簡直是將血淋淋的殘酷現實,拎到方正的眼前。就算他想回避,也回避不了!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空氣中回蕩著方源的冷笑,“我的好弟弟,你難道就沒有想過,你的師父天鶴上人對于青茅山覆滅,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?你還讓他做你的師父,你這是認賊作父啊。”
  方源的話,無疑是字字誅心,直接刺到方正的內心最深處。
  “你住嘴!”方正陡然大吼,從未有這么一刻,他如此的憤怒!
  “你住嘴,不要說了。你這個惡魔,明明是你殺了全族的人,是你殺害了舅父舅母,是你,是你,你這個劊子手!沒有師父的搭救,我早就死了。不準你詆毀我的師父……”
  “哦?”方源嘴角翹起嘲諷的弧度,輕笑出聲,“天鶴上人之所以救你,還不是要利用你,把我搜尋出來?呵呵呵,不久前仙鶴門還利用你,進攻我的狐仙福地。那一場你差點死了吧?我愚蠢的弟弟啊,他們這樣利用你,你都心甘情愿嗎?”
  “不要說了,閉嘴,閉嘴!”方正捂住耳朵,緊閉雙眼,臉上憤怒又恐慌。
  方源臉色轉冷,聲音冰寒:“我懦弱的弟弟,你連真正的事實都不敢去面對。哪怕你現在有五轉蠱師的力量,實則在內心深處仍舊不過是個沒長大的孩子罷了。不過你我到底是親身血緣,作為哥哥的我,再給你一次機會。來我的身邊吧,我會鍛煉你,讓你真正的堅強起來,成熟起來。”
  “不……不!”方正睜開雙眼,他的眼睛充滿血絲,仇恨憤怒地看向方源,“你這個兇手!居然還想讓我給你賣命?你死了這條心吧!就算,就算仙鶴門利用我,我也不仇恨他們。因為他們也培養了我。而你!是你親手殺死了舅父舅母,殺死了全寨的族人。我恨你,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的!只要給我一次機會,我絕對會親手殺了你,報仇雪恨!!”
  方源雙眼漸漸瞇起,靜靜地看著方正。
  他不怒反笑:“呵呵呵,看來你在仙鶴門的確學到了不少東西呢。你這么想要殺我,真是讓我有些期待啊。”
  說完這話,方源緩緩轉身,步出牢房。
  這些天來,方源將主要精力,耗費在煉蠱大會上。但也沒有忘了利用智慧蠱、星念蠱進行推算。
  推算見面似相識殺招,暫時已經耗盡了方源的潛力。方源便將推算萬我殺招,目前已經成功地將挽瀾仙蠱,也融合進去。如此一來,萬我殺招就有三大力道核心了。
  之后,方源又將氣囊蠱的蠱方改良了一番,流水線煉蠱的步驟增多,更加細分,危險性也減少了三成。
  改良憶念蠱、星念蠱、惡念蠱蠱方時,卻遇到了瓶頸,方源的智道修行才剛剛起步,智道境界慘不忍睹,大大拖累了方源推算這些蠱方的腳步。
  最近這些天,方源又將目光放到仙蠱方血神子上。
  他漸漸修復血神子,發現其中一些奧秘。就算血神子仙蠱煉制出來,想要催動它,還得需要血緣親人。殺得一位親人,在血神子仙蠱的力量下,就能得到一位血神子。
  若是這位親人不反抗,甘心奉獻,那產生的血神子便會親近蠱仙,如臂使指。反之,若引來親人的仇恨憤怒,血神子便有可能反噬自己的主人。
  這便是方源招攬方正的原因了。
  如果方源有其他法門,脫離了仙僵,就將方正利用在這方面。總之,既然方正曾經給方源惹來不少麻煩,方源肯定是不會放過他的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