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201 血魔解體破鐘得臂

“仙道殺招血魔解體……”方源凝望著金鐘虛影內的斷臂,口中喃喃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
  根據《宋紫星傳》中記載,宋紫星反叛萬龍塢之后,殺潰追兵,便潛藏行跡,苦心經營,迅猛發展。
  他目光長遠,心知自身處境,便專門研究出了這個殺招。
  在此屆中洲煉蠱大會時,十大派聯手埋伏設計,企圖圍殺宋紫星,結果竟然被他逃跑。
  此役,血魔解體首次亮相,便驚艷中洲。宋紫星能夠逃跑,大半的功勞都在這招身上。
  這個仙道殺招,能在短時內形成一個血肉分身。血肉分身速度極快,可以媲美血虹閃。而且又惟妙惟肖,極其逼真。哪怕是仙道偵察殺招,都不大可能能看出破綻來。
  然而,施展此法代價也是極大。
  需要用自身**的一部分,化為血肉假身。還要耗費大量的仙元,給予動力,維持血肉假身的存在。耗費的仙元越多,維持的時間就越長。
  蠱仙斷肢重生的手段不少,血魔解體的肉身損耗只是表現現象。實則,是消耗了肉身上的血道道痕。
  正是因為這些血道道痕,才成就了血魔解體的玄妙威能。
  若非是用血道道痕作為代價,血魔解體形成的血肉假身,絕不會做到如此以假亂真的程度。
  尋常蠱仙受傷,比如方源哪一天受到攻擊,大半個身體都沒了。他身上的力道道痕,都會被仙竅回收。等到他的身體復原,力道道痕便再次依附肉身。
  蠱仙一旦死亡,渾身上下的道痕,也都會回收到仙竅中。就比如狐仙福地。
  宋紫星成功施展了血魔解體,就算斷肢能重現生長出來。新生的肉身上也只會空白一片,原先的血道道痕都隨著血肉假身而消耗光了。
  毫無疑問,道痕的損耗對蠱仙而言,是個極大的損失。
  因為道痕十分難得,歷經天劫地災,才會漸漸有積累。每一次天劫地災,蠱仙往往都要冒著生命危險,乃至仙竅受損,苦心經營的資源毀于一旦。
  因此,蠱仙得到道痕的成本,是十分高昂的。
  從這點便可看出吃力仙蠱的價值。
  但方源可以肯定,宋紫星身上應當沒有類似吃力的仙蠱。他損失掉了血道道痕,就得再渡災劫,重新慢慢積累。
  蠱仙身上的道痕,能有效地增長仙蠱、仙道殺招的威力。這種增幅程度是恐怖的,八轉級數能成百上千倍的增長。因而七轉蠱仙,很少能斗得過八轉的存在。
  《宋紫星傳》中記載,宋紫星逃之夭夭,留得一命。最后僅剩下一個頭顱和半個胸膛,其余肉身都被他斷然舍棄,催使了血魔解體。
  這一役,中洲十大古派大失顏面,沒有達到目標,反而被宋紫星戲耍一通,損兵折將。
  宋紫星損失也極其慘重,損失掉一頭上古荒獸戾血龍蝠,肉身一大半的血道道痕損毀。這一役,使得他之后兩百多年,都沒有公開露面過。甚至一度杳無音訊,讓人懷疑他已經死亡。
  不過等到他重出江湖之時,他不僅戰力盡復,甚至還培育出了三頭戾血龍蝠!
  伏擊宋紫星這樣重大的事件,方源自然知道得清清楚楚。
  他看著斷臂,目光隱現灼熱。
  這個斷臂手掌,來源于宋紫星,是他本體的血肉。方源只要得到它,再依照煉蠱的手法,就能煉出宋紫星的頭顱。
  而宋紫星的頭顱,正是星象福地地靈認主的唯一條件!
  地靈都是認死理的存在,只要方源拿出宋紫星的頭顱交給地靈,便可成為星象福地的主人。星象地靈是不會管宋紫星是否還活著的。
  它只是單純的執念,再結合福地的天地偉力形成。
  方源憑此成為主人。就算將來某一天,宋紫星跑到地靈面前活蹦亂跳,地靈也不會背叛方源。
  因為認主的條件,方源已經確確實實的達到了。
  不過此時,方源要收服這個手臂,還有些麻煩。捏破金鐘并不困難,然而金鐘虛影一旦破開,手臂就會爆開,化為遮天的血霧。
  方源必須輔以其他手段,及時地鎮壓住斷臂,否則就會竹籃打水一場空。
  事實上,方源對這個手臂的印象也頗為深刻。
  他現在的位置,位于真陽山脈邊緣,鴛鴦城的附近。
  宋紫星的斷臂被仙道殺招裹住,施展仙道殺招的蠱仙忙著追殺宋紫星,早已經將這個斷臂遺忘腦后。隨著時間流逝,一夜之后金鐘消散,斷臂就會爆成血霧。
  到那時,血霧籠罩方圓數百里,生靈涂炭,遺毒深遠。
  之后數百年,鴛鴦城方面都會不斷地發布任務,招攬賢才,深入血霧,斬殺血霧中不斷孕育出來的血獸,防止血獸形成獸潮,沖擊鴛鴦城池。
  前世方源輾轉來到中洲時,就曾經在鴛鴦城生活過一段時間。為了生存,也接過血獸剿除的任務。
  從這個角度上來講,方源這次來提前收服宋紫星的斷臂,還是做了件好事。
  方源觀察片刻,小心翼翼地施展幾種凡道殺招試探。
  金鐘虛影巋然不動,不愧是仙道殺招。
  方源又圍繞著金鐘虛影,不斷轉圈,從各個角度觀察,試圖尋找出合適方法。
  金鐘虛影并不是純粹靜止,而是緩緩轉動,里面斷臂懸浮于空,臂膀手掌上還不時地閃爍一下鮮紅的血光。
  方源轉了十幾個圈,心中已有定計。
  他正要出手,忽然雙耳一動,聽到許多聲音。
  “爆炸……你們也聽到了?”
  “……是……看到奇光……”
  “寶物……說不定……”
  聲音斷斷續續,不斷接近過來。
  方源頓時明白,這是附近的蠱師被吸引過來。
  這里位置處于真陽山脈邊緣,荒獸鮮有涉足,又在鴛鴦城附近,有許多蠱師在這里活動。
  之前那蠱仙施展仙道殺招,金光沖霄而起,動靜不小,因而吸引了許多蠱師前來查看。
  “一群螻蟻。”方源冷哼一聲,眼中閃過無情的光。
  他當即心念一動,從仙竅中沖出一個個的力道虛影。
  很快,這些力道虛影就成百上千,密密麻麻,圍攏在方源的身邊。
  方源每次行動,都會事先存備大量的力道虛影,儲藏在仙竅內。因為施展萬我,形成力道虛影大軍是需要一定的時間的。
  “殺。”方源命令下去,近千只力道虛影頓時發動,急行而去,很快就都沒入夜色當中。
  “什么東西?”
  “啊!”
  “結陣!快結陣!”
  “快跑……”
  慘叫聲、驚吼聲旋即傳來,生死激斗在瞬間展開,僅僅僵持了幾個呼吸的時間,蠱師們徹底潰敗。
  力道虛影展開無情的追殺,蠱師們死傷無數,血腥氣味很快隨著風傳到方源這邊來。
  方源負手,凝望著眼前的金鐘虛影,面具下臉色平靜如水。
  他雖然想好了手段,此時卻仍舊沒有動手。
  欲速則不達。
  力道虛影雖然強悍兇猛,但卻無法偵察,也沒有增速追擊的手段。說不定會有蠱師不死心,通過地遁或者隱身,再溜進來。
  不過,這些人都將死無葬身之地。
  皆因方源在此,已然催動了數十種偵察殺招,毫不停歇,一層層覆蓋在這里。
  沒有什么動靜,可以逃得了他的查探。
  真元無限的好處,就是隨意催動凡蠱,凡道殺招,永久不歇。
  而方源因為前世的積累,懂得的凡道殺招更加優異,甚至超出了這個時代。
  方源等了片刻,果然有三四位蠱師,潛了進來。
  方源操縱力道虛影,根據他的指點,一一圍殺這些前來送死的蠱師。
  “不可能,怎么發現我的?”
  “饒,饒我一命!”
  “啊——!”
  蠱師們無所遁形,均慘遭殺害。
  過了一會兒,周圍再次安靜下來。血腥氣味越發濃重,附近稀疏的樹林中連一聲鳥鳴都沒有,完全陷入死寂的狀態。
  方源這才開始動手。
  萬我第一式——大手印!
  一只力道大手憑空而生,將金鐘虛影握在手心。
  金鐘虛影特別針對內在,進行鎮壓,外在的防御卻并不強大。
  在增添了拔山、融合了挽瀾之后,方源如今的力道大手印,可算是威力暴漲。只需緊緊一握,就可將金鐘捏爆。
  但關鍵在于,捏爆之后,如何讓宋紫星的斷臂不在瞬間爆成血霧!
  好在方源不僅是力道宗師,更是血道宗師。他熟知的血道手段,不必宋紫星少!
  而且這一次,他也謀劃了很久,準備相當的充分。
  當即,他用心布置,全神貫注。一連布下近百道血道殺招,緊密有序,相互呼應。更有大量蠱陣,鋪設在周圍,層層疊疊。
  鋪設之后,他又細心檢查,看看有沒有布置失誤的地方。
  檢查出了一兩處,進行修改之后,方源又第三次復查,第四次復查,第五次復查。
  事關重大,方源耐心十足。
  終于,他真正動手時,一切的變化都在他掌控之中。
  金鐘虛影破碎,手臂剛要自爆,就被鎮壓,隨即一層層的封印疊加上去。
  宋紫星斷除這個手臂,施展血魔解體時,已然是強弩之末,為其付出的仙元恐怕都不到十顆。
  也是有這個主要原因,方源才有機會將這斷臂搞到手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