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208 方正之死

方源和鳳金煌的這場吸引無數人關注的賭斗,以超乎常人意料的結局結束了。塵?緣?文√學←網
  賭斗過程十分精彩,可謂一波三折。
  最終,方源已經占據了絕對的優勢,但是卻碰巧遇到了五轉蠱的失敗率,導致功虧一簣。
  他的煉蠱材料已經不足第二次嘗試,而鳳金煌則昏死過去,材料同樣嚴重缺乏。
  因此,這場賭斗以雙方平手告終。
  而鳳金煌在比試結束之后,就被施以治療,迅速痊愈。
  得知最終的結局,鳳金煌飽含深意地看了方源一眼。
  既然是平手,那么按照賭斗的規矩,雙方就有兩個選擇。一個是各自拿回賭注,第二個選擇則是雙方交換各自的賭注。
  正如方源所料,鳳金煌選擇了第二個方式。
  方源思考片刻,答應下來。
  鳳金煌先將一只信道蠱蟲,親手交給方源。蠱蟲中記載著仙僵重獲新生的法門。
  然后,雙方當眾簽訂合約,作為仙鶴門附庸勢力的狐仙福地之主方源,和靈緣齋建立膽識蠱貿易。在今后的時間里,方源會將膽識蠱優先供應給靈緣齋,就算是仙鶴門也得排在后面。
  “方源大人,我家鶴風揚大人請您一敘。”比試結束之后,一位仙鶴門長老主動來到方源面前,態度十分恭謙。
  “哦?”方源訝異地道,“那就帶路吧。”
  在一處人跡罕至的山巔,他再次見到鶴風揚。
  鶴風揚還是那少年模樣,一身白袍,黑色腰帶,山風吹得他大袖飄飄,垂至腰間的一對綠眉,也隨著風在浮蕩。
  “這一場賭斗,平的不容易吧?”鶴風揚雙目幽深,望著方源。
  方源笑了笑:“沒辦法,碰到了失敗概率,只能干瞪眼了。”
  言語間,自然沒有絲毫破綻。
  鶴風揚上下打量方源一遍,忽然鄭重其事地道:“你能有如此的煉道天賦,墮落成僵的確可惜了。其實你要想尋找重獲新生的法門,大可不必舍近求遠。我仙鶴門就有一道玄奇的法門,擔保你能擺脫仙僵之體。”
  方源聽了,不禁暗暗奇怪,怎么感覺鶴風揚透露的是招攬他的意思?
  不過想一想,哪怕方源和仙鶴門作對,似乎還有其他背景,但不管這些,單憑方源此時表現出來的煉蠱造詣,就已經足夠仙鶴門動心了。
  鶴風揚所說的玄奇法門是什么,方源當然也知道。
  還能有什么?
  很明顯就是奪舍之法啊。
  鶴風揚絕對料不到,在這方面方源已經開始準備了。
  “若是失去自由,我倒寧愿保留仙僵的身份呢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鶴風揚搖搖頭:“我邀請你來這里,不想和你辯論自由的話題。說正事吧,你那弟弟被你擒拿走了,你必須將他交出來,否則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。”
  “哦?這算是威脅嗎?”方源語氣一沉。
  方正是他重獲新生的候補選擇,就算不用于擺脫仙僵,方正還是煉成血神子的不二人選。方源怎么可能放手?
  鶴風揚卻點點頭:“你可以把他理解為威脅,但我更愿意將其解釋為警告。實話跟你明說,要鏟除方正,是天庭下的命令。你也許還不太清楚天庭這兩個字的重量,你只需明白,在中洲沒有哪個勢力,沒有哪個人能違背得了天庭。”
  方源怎么不了解天庭的厲害?
  他擁有前世記憶,甚至比鶴風揚還更要了解天庭的強大和可怕。
  “我當然知道天庭。但天庭居然會打方正的主意?居然鄭重其事地要鏟除一個凡人?你的這個借口,未免太假了點吧?鶴風揚,你這該怎么讓我信服呢?”方源攤開雙手。
  鶴風揚嘆了一口氣:“我不需要讓你信服。只是你要留下方正的命,最終的結果就是狐仙福地被攻破,被天庭直接吸收。對于我,對于仙鶴門來講,并不希望這一幕發生。你盡管考慮一下,不過留給你的時間不多了。若是能考慮好了,三天之后,你將方正交給我。”
  方源眉頭深深皺起,這個意外的消息讓他猝不及防,他并不知道宿命仙蠱的存在,也很難將天庭和方正聯系在一起。
  他將目光投在鶴風揚的臉上,企圖從他的神色中找出一絲破綻:“你當我傻么?方正交給你,等于將進攻狐仙福地的鑰匙交到你的手上!”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鶴風揚卻仰頭大笑,“方源,真難為你這個仙僵,花花腸子挺多!你不必試探我了。事實上,你已經開始相信我的話。我其實比你更好奇!但關乎天庭,這是好奇心還是適可而止的好。三天之后,我會將方正當著你的面處決。不過作為交換,你把天鶴上人的魂魄完整無缺地帶來。你應該知道,他是我的屬下,比較得力。”
  方源沉默下來。
  鶴風揚卻沒停留,光芒一閃,消失在原地。
  鶴風揚既然已走,方源也沒有久留,利用定仙游回到了狐仙福地。
  有關方正的事情,他先拋在腦后。
  方源第一件事,就是好好的研究鳳金煌交給他的法門。
  “憐香仙子?”讓方源沒有想到的事,這個脫離僵身的方法,居然和靈緣齋的上代仙子有關。
  憐香仙子就是靈緣齋的上代仙子,就如同墨瑤曾經是靈緣齋的某代仙子一樣。
  按照鳳金煌提供的情報:憐香仙子在五轉時候,被敵人暗算,煉成了僵尸。但是她是十絕體之一的古月陰荒體。在機緣巧合之下,她僥幸升仙成功。僵尸肉身受到天劫地災的洗禮,脫胎換骨一般重新復生。
  內容最后,由靈緣齋的許多蠱仙聯合推斷——擺脫僵身,重獲新生的法門,就是十絕體升仙!
  “十絕體升仙?”方源不禁有些失望。
  這個方法,對于他而言,也是不可行的。
  雖然他有血顱蠱,可以提升蠱師資質。古月一代就是方源學習的榜樣。
  但血顱蠱只是凡蠱,就算方源生養了許多子孫后代,斬殺他們,也難以對仙僵的方源提升資質。
  “不過,如果將血顱蠱也提升到仙蠱,就可以對我起作用了。我利用血顱仙蠱,將第一空竅提升成古月陰荒竅,再進行升仙,有很大可能重獲新生。但是要將血顱蠱提升成仙蠱,我得推算出血顱蠱的仙蠱方,這做成這事,要耗費的時間、精力絕對龐大無比。還有就算將資質提升到十絕程度,將來渡劫恐怕會十分危險。”
  按照鳳金煌的情報中提及到的,憐香仙子當初升仙之劫,極為恐怖。幾乎等同于七轉蠱仙要渡的浩劫!
  很可能是僵尸升仙,太過逆天,從而引來蒼天的怒火。
  當初若非是靈緣齋數位蠱仙出手相助,憐香仙子只可能被浩劫炸成灰燼。
  十絕體升仙時的災劫,本就十分恐怖。方源親眼目睹過黑樓蘭渡劫,后者為此還損失了仙蠱。
  十絕體變成僵尸,而企圖升仙,那災劫就更加恐怖。威力暴漲了數十倍還不止!
  方源總結下來,這個法門不僅要做大量準備,耗費無數時間和精力,而且風險也極大。沒有他人的幫襯,方源單憑目前的實力,就算聯合太白云生、黑樓蘭、黎山仙子,也是萬萬不成的。
  左右權衡之下,方源只好將這個法門放置一邊。
  他進入蕩魂行宮的牢房,再次見到被關押在里面的方正。
  “方源,你想干什么?”見到親哥哥,方正怒吼一聲,目光仇恨無比。
  方源道:“怎么,你還沒有想通嗎?”
  方正咆哮:“就算事出有因,仙鶴門、師傅的確有責任,但你仍舊是主犯,是屠殺舅父舅母的真兇!我永遠也不會原諒你,永遠不會放過你!你殺了我吧,否則我永遠都是你的仇人。”
  “哦?我的好弟弟,你還真是冥頑不靈呢。既然如此的話……”方源目光一閃,忽然伸手,遙遙對準方正。
  搜魂!
  方正渾身一顫,動彈不得,想要叫去叫喊不出來,喉嚨仿佛被強硬的堵住,滿臉都是痛苦的神色。
  方源一連將方正的魂魄,搜了七八遍,都沒有發現什么有價值的東西。
  “方正這么一個普通蠱師,為什么會被天庭特意下令鏟除?”方源陷入沉思。雖然沒有證據,但他心里偏向于相信鶴風揚是說的真話。
  方源并不知道天庭中有宿命仙蠱一事。他雖然有前世記憶,但也有局限性,不可能事事皆知。尤其是涉及到五域最強組織天庭的隱秘。
  “難道有人在方正的魂魄中做了手腳?”
  方源旋即微微搖頭。
  這不大可能,但又不能排除這個可能。
  “那么究竟交不交出方正呢?”這是問題。
  方源自然不是怕了鶴風揚,但他忌憚仙鶴門,更擔憂天庭。天庭中的八轉蠱仙,只有其中一位出手,碾死現在的他就如碾死一只螞蟻那么容易。
  當然,這是對戰的結果。
  方源自然不可能這么傻,他還可以逃竄,可以跑路。定仙游就是個絕妙的手段。
  三天后,方源交出方正,還有寄魂蚤,里面存著天鶴上人的魂魄。
  方正明顯被嚴刑拷打過,受到很多恐怖的折磨,皮開肉綻不說,身上很多傷口更是深可見骨。
  甚至他的一只手臂,都被切掉,安裝了狗的前肢。偏偏方正還能感受到狗肢,可以操縱狗肢,進行一系列的動作。
  這樣的酷刑,能讓人崩潰!
  但鶴風揚只是目光一掃,并未發表任何意見,而是對方源道:“你做了一個明確的選擇。”
  “現在履行你的承諾吧。”方源目光灼灼。
  “那你看好了!”鶴風揚緩緩出手,在方源的全力偵察下,他將方正當場殺死,火焰灼燒之下連一絲渣滓都沒有留下。
  “鶴風揚大人,為什么?您明明答應過我的!”寄魂蚤中傳來天鶴上人的叫喊聲。
  “這是天庭的命令。仙鶴門需要方正的犧牲!天鶴,這也是你的命運。你本來想奪舍方正,結果你心軟了。甘愿陪伴他,指導他修行。現在他已經徹底滅亡,連一絲魂魄都沒剩下。作為我食言的補償,我會給你物色一個好人選,讓你重獲新生。”鶴風揚徐徐道。
  “大人……”天鶴上人哭聲傳出。
  鶴風揚一揮大袖,將寄魂蚤閃電般吸入袖口,臨走前他看了一眼方源:“有空的話,你可以來飛鶴山看看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