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209 榜眼

“現在我可以確定,鶴風揚這是在向我示好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”方源產生了一股明悟。
  鶴風揚主動邀請方源,前往飛鶴山看看。
  飛鶴山是什么地方?
  是仙鶴門的山門所在。雖然象征意義,大過實際意義,但這話的內涵已經表達得十分清楚了。
  回到狐仙福地,方源琢磨鶴風揚的微妙態度,忽然無聲地笑了。
  和鳳金煌賭斗,方源和靈緣齋建立了貿易往來。這筆膽識蠱的買賣,優先度甚至高于仙鶴門。
  但因為借著中洲煉蠱大會的虎皮,又是眾人見證,就算是仙鶴門也挑不出什么借口,去阻止這場意義不同尋常的交易。
  狐仙福地和靈緣齋勾搭上了,這讓仙鶴門產生了一股危機意識。
  歷史上,靈緣齋拉攏魔道蠱仙的例子是十派中最多的。諸如薄青、鳳九歌等,都是深入人心的例子。
  在前不久,收復狐仙福地失敗的前提下,方源又展現出極強的煉道造詣,仙鶴門終于決定對方源以懷柔拉攏為主。
  所以,鶴風揚對方源的態度,發生了轉變。
  方正的事情,應當是真的。鶴風揚此舉,毫無疑問,是對方源的一種示好。更以奪舍法門,對方源展開利誘。
  對于他而言,方源扣押方正,天庭必定會攻破狐仙福地。其中的蕩魂山,如果沒有被方源提前毀掉,天庭肯定會收到自己手中。狐仙福地不能搬走,天庭可能也看不上,會將它留給十大古派中的一個。
  至于哪個古派,就該看天庭內部的派系競爭的結果了。
  很顯然,仙鶴門上頭的天庭蠱仙,勢力較低,在競爭中奪回狐仙福地的可能不大。
  就算奪回來,沒有了蕩魂山,狐仙福地的價值也大大降低。
  不管怎么算,這有違鶴風揚、仙鶴門的利益。
  所以鶴風揚告知方源此事,也是對自己一方利益的維護。
  “現在我名義上是仙鶴門的附庸,但卻在靈緣齋、仙鶴門之間左右逢源。這一下子,頓時讓我的外部壓力驟然減少了一半還不止啊。”
  方源感嘆道。
  事實上,方源早就在謀算這樣的情勢了。
  他先前置之不理鳳金煌的挑戰,后來又主動溝通,答應挑戰,為的是什么?
  就是想借助靈緣齋的勢,去對抗仙鶴門的強勢。
  方源達成了之前的謀劃目標,但起關鍵作用的,卻不是他。而是膽識蠱本身的誘惑力!
  方源搶奪了狐仙福地,導致鳳金煌受到刺激,提前發現了夢翼仙蠱的真正作用。而正是因為鳳金煌使用了夢翼,嘗到了好處,才更加看重膽識蠱。若非如此,靈緣齋方面怎么可能讓方源輕松借勢?
  對方又不是傻子!
  沒錯,方源是故意打成平局的。為的就是展現一個溫和的態度,給靈緣齋的人看。
  對于方源而言,因為這場賭斗,自己在中洲的處境發生了前所未有的改觀,讓他壓力大減,能有更多的精力去籌謀其他大計。
  當然,一旦方源破壞八十八角真陽樓的秘密曝光,中洲局勢必定驟然崩壞,方源將人人喊打,亡命天涯。
  對于鳳金煌而言,她雖然在賭斗中受傷潰敗,但卻是最大的贏家。
  今后有了膽識蠱的輔助,她在夢翼仙蠱的幫助下,必將突飛猛進,以超越幾乎所有蠱仙的速度,急速積累成長。
  “前世我殺了鳳金煌,但是今生,在目前看來,反而是我成就了她啊。”對此,方源感慨很多很深,不足為外人道。
  “方源,事情已經辦妥,沒有其他的事情的話,我這就離開了。”太白云生過來告辭。
  他這些天,在北原四處行走,尋找合適的地點落下福地。
  本來已經找好了地方,就要落下福地了,卻在關鍵時刻,被方源喚回來。
  “這次多謝你了。你選的地點很好,放心去調節天地二氣吧。等到災劫來臨時,我必會來助你一臂之力。”方源對太白云生道。
  太白云生點點頭,告辭了方源,利用星門去往北原。
  方源得了星象福地之后,星螢蠱已經儲量極巨,星門的建立和開啟再不像之前那么緊張了。
  方源來到密室,再次見到了古月方正。
  古月方正不是已經被鶴風揚殺死了嗎?怎么還好端端的活著呢?
  原來,這只是方源安排的一場把戲。
  他故意將古月方正的手臂切斷一條,安裝狗肢,做出拷打侮辱的假象。
  實則將這個斷臂留在這里,在鶴風揚殺死方正之后,被方源喚回此處的太白云生利用人如故仙蠱,耗費了一筆頗為可觀的仙元,針對斷臂,將方正復活。
  鶴風揚不疑有他,他也有局限性,不知道這個世間會有人如故這種仙蠱存在。
  在他看來,方正的肉身、魂魄都在自己眼前被徹底毀滅,方正確確實實已經死了。
  換做其他蠱仙,恐怕也會如此認為。
  這是常識。
  但這個世界很大,總會有各種稀奇古怪的仙蠱、仙道殺招等等。就像人如故,他們不知道,人都是有局限性的,就算是仙人也不例外。
  全知全能,就算是九轉蠱仙,乃至人祖也做不到。做到這一步的,也許只有一個偉大的存在,那就是這個世界!
  方源將一只信道蠱蟲,拋給方正,臉上露出嘲諷之意:“你好好看看,這就是你感恩戴德的仙鶴門,還有你那好心的師傅。如果不是我,你已經死了。”
  “不可能!我不會相信你的謊言!!”方正發出怒吼,但終究還是將這只信道蠱蟲取到手中。
  這只蠱蟲中,自然記錄著鶴風揚殺死方正,以及和天鶴上人魂魄對話的景象。
  方正看完之后,立即將信道蠱蟲捏成碎片,整個人陷入到無比的憤怒狀態。他仰頭嘶喊,面容扭曲,手指著方源,對他咆哮:“不可能!這都是假的,是你偽造的。我絕對不相信,我永遠都不會相信!你騙我,你騙我!!除非我自己親眼看到,親耳聽到,親自得到師傅的回應!”
  “你會親眼證實這一切的。不過……不是現在。”方源轉身,離開密室。
  他關上牢門,密室中便重新陷入黑暗,方正卻在黑暗中連連怒吼,瘋狂地在有限的空間里踱步,對墻壁拳打腳踢,歇斯底里。
  處理了方正的事情之后,方源在中洲煉蠱大會上,一路凱旋高歌。
  他提前淘汰了真正的煉蠱強者,導致大會后期反而比中期容易。
  最終,鳳金煌取得第六名的成績。而方源進入最終的決賽。
  他迎來了此場大會最強的對手——余木蠢。
  這一場,方源敗得干凈利落。
  即便比試的題目,和前世沒有什么兩樣,方源占據先知先覺的巨大優勢。
  但對方——余木蠢——卻是貨真價實的煉道準大宗師。
  這個境界,就恐怖了。
  就算是鳳金煌有夢翼仙蠱,也不會輕易達到這等境界。流派的境界越是往后,晉升難度就以幾何倍數提升。
  整個歷史上,超越他的只有三人,就是煉道三老。
  整個北原,當今公認的只有四位能和他比較,就是北原煉道四能。
  方源深知,就算自己有著知曉試題的優勢,也贏不了余木蠢。這是實力的差距。
  說起來,這個余木蠢和方源打扮還差不多,同樣是一身黑袍,籠蓋全身,臉上還帶著寬大的面具。
  方源五百年前世,就是他奪得了第一。沒有任何意外,他的實力是真正的深不可測。
  方源主動認輸,被許多人指責。畢竟煉道境界很難具體表述出來,余木蠢的確很強,方源在世人眼中也是相當的強勢啊。
  如此不戰認輸的行徑,讓大為期待最終決賽的觀眾們十分不滿,一度流言喧囂塵上,認為方源不戰認輸,這是大會黑幕!
  不管怎么說,獲得第二的方源,達到了他原本的目的,身上印刻下了一道成功道痕。
  事后,仙鶴門等十大古派都接連派人,接觸方源,企圖收購他身上的道痕。
  這個成功道痕,是無法奪取和轉移的。就連天庭都做了許多努力,可惜無一次成功。十大古派自然沒有奪取的心思,只談交易。
  反正方源有這么厲害的煉蠱手段(仍舊大大高估了方源),讓他煉蠱。若煉制六轉仙蠱,便會消耗掉這道成功道痕,換來的是零失敗率。
  不管中洲十派開出何等高價,方源都一一婉拒。
  回到狐仙福地,他便做煉制變形仙蠱的最后準備。
  方源自從有了煉制變形仙蠱的計劃,就一直在有意識地籌集煉蠱材料。
  因為有成功道痕加身,方源只需要籌集一份煉蠱材料即可。這讓他的支出大為減少。
  饒是如此,等方源籌集妥當,從北原拍賣大會得來的眾多仙材已經賣的賣,換得換。若非有煉道大會中得來的一些材料及時填補,否則還會有缺口。
  煉制仙蠱的難度,可見一斑。
  方源只是籌全一份材料,手中積累的資源儲備,幾乎為之一空。
  若非是有膽識蠱等貿易,若不是有成功道痕加身,方源絕不會行險,做出如此孤注一擲之舉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