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2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2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2)     

蠱真人212 自然煉蠱法

苦貝藏于深水之中。塵×緣?文←學↙網
  吞吃水中的沙石,能將沙石溶解,化為苦水。有人撬開它的貝殼,得到這種苦水,用來釀酒。釀造出的苦貝酒,口感又苦又香,十分獨特。
  曾經方源獲得過苦貝,而后撬開苦貝,用苦水煉酒,有用苦酒煉成了酒蟲。
  苦貝已經比較稀罕,千年苦貝就更加少見,是煉制仙蠱的佳材。
  方源手中苦貝,便是千年苦貝。貝殼漆黑無比,又有一圈圈的白色紋路,仿佛樹木年輪。黑白相間,分外顯眼。
  方源雙目緊緊盯著龜殼下的火焰,至于手中的千年苦貝,他看也不看,就將其扔了進去。
  煉制仙蠱,事關重大,自然要檢查一切的仙材。
  但方源早就事先檢查了很多遍,可以確保材料方面萬無一失。
  因此方源現在煉蠱,不用一邊煉蠱一邊分心再去檢查仙材,而是專注于火候的大小。
  千年苦貝扔進去之后,毒血頓時不再沸騰,但毒煙毒氣卻滾滾而動,仿佛一條黑蟒在里面翻滾。
  一股濃烈的惡臭,旋即產生。
  方源一動不動,置身在惡臭當中,細心品聞。
  他雖然身為仙僵,本身是聞不到任何味道的。但有偵察殺招輔助,卻可以替代嗅覺。
  這惡臭難以形容,糟糕至極,讓方源聞了都頭暈,想吐。
  但方源必須堅持,因為這個惡臭也是檢驗煉蠱是否順利,千年苦貝是否全部融化的標志之一。
  很快,方源扔進去的千年苦貝,就被完全消融。黑色毒霧停止滾動,毒血又重新開始沸騰起來。
  方源便接著,向里面扔進第二只千年苦貝,第三只千年苦貝……
  總共溶解了十二只苦貝之后,毒霧濃郁到了極點,那強烈的惡臭反而開始透露出絲絲清香。
  方源臉上的神色越加鄭重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孿生冰心!!”毛民本多一大叫道。
  他雖然只是五轉蠱師,但煉道境界相當不凡,遠超尋常。因而眼界寬廣,余木蠢剛剛取出仙材,他就道破這個仙材的名號。
  本多一一臉震驚的神色。
  小拇指大的冰心已經是仙材,但是余木蠢此時取出來的冰心,卻有臉盆一樣大!
  不僅是大,關鍵是這塊冰心,外表特殊,是由兩顆心型的白冰連在一起。
  這就是孿生冰心,比尋常的冰心要珍貴一百倍!
  普通的冰心,只是六轉仙材,可以用做煉制六轉仙蠱。孿生冰心,卻是煉制七轉仙蠱的仙材。
  “這么珍貴的仙材,都是第一個拿出來。顯然孿生冰心并不是煉蠱的主料,只是輔料。大師真是厲害,不知道他想煉成什么蠱。”本多一眼閃爍著崇拜的光。
  同時,他也稍稍放下心來。
  連這么珍貴的都用了,可見余木蠢大師是有準備的,不是隨興所至。
  但本多一又想到:余木蠢居然在這里,在這個野外,大庭廣眾之下煉制珍貴的仙蠱。這舉動,是該說余木蠢他腦袋缺根弦呢?還是藝高人膽大?
  實在讓本多一無法評論。
  周圍拂面的清風,越吹越大,很快大風呼嘯,形成一個個的龍卷風。
  龍卷風相互間隔,彼此并不干擾,匯成一片龍卷風林。
  余木蠢位于半空,在龍卷風林之間,大風吹鼓,將他的青銅面具吹飛,露出一張毛發濃密的老臉。
  余木蠢哈哈一笑,身軀一震,包裹全身的黑袍陡然震碎,碎片很快被風吹走,露出余木蠢健壯的軀干,渾身的棕色絨毛。
  原來他真正的身份,竟然和本多一相同,也是一位毛民。
  難怪他曾經指點了本多一。
  毛民是異人,和人族是有所區別的。準確的說,是兩種不同的種族。
  余木蠢的這個身份,連方源都不知道。
  像是了解本多一心中的擔憂,余木蠢一邊關注著手頭上的工作,一邊開口道:“你這個癡兒!咱們毛民為什么有煉蠱的天賦?就是因為毛民從一出生起,身上就有煉道道痕。甚至,煉道的產生就起源于毛民。論煉蠱歷史,我們毛民源遠流長,底蘊積淀是人族的數十倍!只是人族勢大,剿滅了許多毛民,喪失了無數珍貴的煉道心得。如今人族的煉蠱思想反過來影響毛民,這里面多有錯誤。”
  余木蠢繼續道:“比如人族煉蠱,大多要強調安靜,尋求一個隔絕內外的獨立環境。這固然更加安全,提升煉蠱的成功可能。但卻只注重眼前,不計較長遠。”
  “蠱師養用煉,養蠱是熟悉材料和蠱蟲之間的聯系,為什么這只蠱蟲需要喂養這樣的草料?蠱蟲和食料之間,就蘊藏著無數的蠱方。至于,用蠱是體會蠱蟲身上的道痕。煉蠱則更加關鍵,是對道痕的處理。在煉蠱時,其實更應該置身于大自然中!因為這個大天地,才是擁有道痕最多的地方。就好像是母體之于嬰孩,天地才最好的煉蠱地點。若是能利用天地間的道痕,就能在某種意義上,借助天地之力幫助我們煉蠱!”
  “借助天地之力,幫助我們煉蠱?!”本多一瞪大雙眼,瞠目結舌。
  余木蠢語出驚人死不休,這個理論本多一還是頭一次聽說,帶給他振聾發聵之感。
  余木蠢哈哈一笑,雙眼中爆閃出一陣精芒:“本多一,你學習人族的煉蠱法,固然強盛,卻已經走入了歧途。它山之石可以攻玉,但人族的東西到底不是你的。你要想再進一步,沖擊煉道的大宗師境界,就要返本歸元,回歸毛民我族的煉蠱之道。”
  “我愿意!我愿意!余木蠢大師,請你大發慈悲,教我毛民本族的煉蠱法吧!”本多一興奮大叫,磕頭不止。
  余木蠢朗笑一聲:“你不要急著做決定,這其中大有風險,很可能不是造就你,而是害了你。想我三歲起開始喂養蠱蟲,十歲只須觸摸蠱蟲,無須指點,就可得知陌生蠱蟲需要什么樣的食料,該如何喂養。十六歲,用人族之法煉出五轉蠱,成功十之**。但這其實是走了彎路。二十二歲我意識到這一點,決定重起爐灶,置身自然進行煉蠱。到了一百三十八歲,自然煉蠱法終有小成。如今我二百四十六歲,自然煉蠱法大成。可感悟自然,上知天文氣象下知地理脈絡,選擇最適合之地,用天地間暗藏的道痕,為自己煉蠱謀求巨大的助力。如今,我煉六轉仙蠱,成功十中有四。煉七轉,二十有一。八轉仙蠱,礙于修為,至今也未嘗試。”
  這一番話,本多一聽得心頭劇震。
  余木蠢煉蠱的成功率,實在太高了。
  通常而言,六轉仙蠱的成功率,連百分之一都不到。
  七轉仙蠱,成功率是千分之一。八轉則是萬分之一。
  而余木蠢煉六轉仙蠱,十中有四。這就是四成的成功率。而煉制七轉仙蠱,平均二十次就可成功一次。
  這種成功率說出去,必定震驚整個天下!
  這就是自然煉蠱法的厲害之處。
  然而本多一也聽出來了。
  要煉成這個強大的法門,首先要講究才情天賦。余木蠢才情天資非常出色。三歲喂養蠱蟲,十歲觸摸陌生蠱蟲,就可得知該蠱吃什么。可見他已經明悟出,蠱蟲負載的道痕碎片,和天地萬物之間的聯系。
  余木蠢十六歲時,就可用人族之法煉出五轉蠱。二十二歲就意識到這不是自己的路,于此毅然舍棄一身本事,重新修行。
  從這點又可看出,余木蠢不僅有天資,而且還有野心和壯志。
  其次,要煉成自然煉蠱法,還得需要大量的時間積累,大量的資源消耗。
  余木蠢到一百三十八歲,才有小成。二百四六歲,才大成。
  這其中必然有海量的練習,耗費的資源,難以想象的恐怖。
  才情天賦首先拋開不談,單單資源損耗這點,依照本多一這種勢單力孤的情況,根本就不現實。
  蠱仙修行,需要資源。煉道蠱師更加需要。煉蠱,沒有大量練習,沒有足夠資源,就算是蠱仙,是玩不轉的。
  蠱仙中大部分的都是飛行大師,但只有少數,才是煉道大師。
  方源沒有在煉道上有更高成就,只成為了煉道準宗師,除了天賦有限,主要精力不在此道上之外,也有受制于資源匱乏的原因。
  余木蠢見龍卷風林開始平穩,便開始真正煉蠱。
  他立足于半空,毛發隨風舞擺,從自家仙竅中或抓拿,或提捏出一份份的仙材。
  他將這些仙材,有選擇地拋入到一個個的龍卷風中。
  龍卷犀利的風刃,將仙材迅速切磨成粉碎。
  本多一看得都呆了。
  按常理,煉制蠱蟲每一份材料都要精確份量,投放的時間,處理仙材的火候。
  但余木蠢卻是十分隨意,不談恢弘的龍卷風林,他處理仙材的手法可謂粗陋不堪,根本不關注每種仙材的份量。就像是一個邋遢的廚師,炒個菜,這邊隨意放點油,那邊根據感覺放點鹽。
  若是旁人用這手法,本多一一定嗤之以鼻。
  但余木蠢此時使來,卻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流暢和天然。
  他的每一個舉動,普普通通,卻都透出一股難以言述的美感,切合自然,蘊藏深邃的妙韻。
  一時間,本多一仿佛石化,雙眼瞪得溜圓。
  他看呆了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