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213 煉制成功

星象福地。塵?緣?文?學?網
  魔霧繚繞,毒血蒸騰,已經將三層蠱陣都腐蝕破壞,周圍地表都化為了一層淺淺的毒泥爛沼。
  方源滿臉鄭重之色。
  “接下來,就是最難處理的仙材地極天罡了。”
  他取出一份仙材,拿在手中。
  這份煉蠱材料十分奇特,是由泥和氣組成。泥氣自發地拘束成一團。
  上面是淡青色的罡氣,下面是黑色的泥土。
  罡氣是九天之上的天氣。太古九天之外,都有一層厚實的罡氣墻。蠱仙要進入九天中探索,往往就得突破罡氣墻。
  而黑泥,則是十地之下的濃郁地氣凝聚成的精華。
  天地二氣本身就難以共存,但是在此刻,這地極天罡中兩者卻達成和諧的統一。不僅和平共存,而且相互之間不斷轉化。不斷有黑泥化為罡氣,又不斷有罡氣化為黑泥。
  方源手掌搖晃一下,這團地極天罡迅速渾濁,黑泥罡氣混淆一塊,形成一團灰霧繚繞。
  但不搖晃,靜置十幾個呼吸之后,黑泥就會沉淀下來,罡氣則在上。又出現黑白分明,相互微微循環的奇象。
  “處理這種仙材,最是麻煩。尋常的煉道殺招,都不能完美處理。唯有用公認最強的,處理仙材的四大仙道殺招——靜眠電蟒,映雪,悶雷石鼓,風磨,方可一蹴而就。可惜這四種殺招我都沒有。要處理地極天罡,只有賣力氣,下苦功了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念頭一閃,腳下一蹬,雄軀頓時拔空,輕輕一躍,整個人便跳進了龜殼之中,毒血之內。
  噌!
  方源亮出尖銳的指甲,分別在六只怪臂上切出傷口。又在自己的胸膛,后背等處,戳出傷口。
  血煉殺招——血絲游。
  從這些傷口中,游出一絲絲的血跡。
  血跡很快就融入深紫色的毒血當中,旋即龜殼大鍋中的這些毒血,仿佛被牽引一樣,開始從方源的傷口里鉆進去。
  劇痛傳來,方源悶哼一聲。
  仙僵是沒有痛覺的,方源能感受痛楚,自然是用了蠱蟲手段。他需要通過感知痛楚,來明白仙材處理到了什么程度。
  方源的血液和龜殼大鍋里的毒血,不斷交融,形成循環,在方源的身體內進出不斷。
  這個過程變得穩定之后,方源將早就取出來的地極天罡,一口吞下。
  咕咚一聲,地極天罡被他吞入腹中。
  這是他前世的獨創,血道煉蠱的詭譎法門。他將這個命名為肉身血煉法。
  地極天罡進入他的身體內,不斷地被血液沖刷,微微溶解在血液中。
  這些血液,又透過方源渾身上下的傷口,從體內流出去,匯入龜殼大鍋之中,沉入鍋底。
  同時,大鍋內的其他毒血,則通過傷口,流入方源的體內,再沖刷地極天罡。
  如此循環,地極天罡以極為緩慢的速度,不斷消融縮減下去。
  真陽山脈中的一處山頭上,大風卷席,呼呼吹鼓。
  毛民蠱仙余木蠢忽然伸手一指。
  在他手指的方向,五六個龍卷風,便開始緩慢的靠攏。接近到一定的程度時,忽然合而為一,形成一個巨大的龍卷風,呼嘯旋轉。
  余木蠢手掌一翻,取出一顆石頭珠子也似的仙材。手指屈彈,將這顆石頭珠子射進巨型龍卷風中。
  這石頭珠子雖然很小,很不起眼。但射入龍卷風中之后,卻是發出嘈雜刺耳的聲響。
  龍卷風的呼嘯聲都減弱了許多,也轉得不快了。仿佛是一個壯漢吃撐了的感覺。
  不過隨著時間推移,龍卷風越轉越快,在迅速地“消化”珠子。
  半炷香之后,龍卷風完全消化掉了珠子,整根風柱被染成黑白二色,忽白忽黑。
  “地極天罡珠?”本多一看到這里,忽然靈光一閃,脫口而出。
  余木蠢有些意外,不吝夸獎道:“嗯,你小子見識不淺。要處理地極天罡珠,依靠剛剛的小龍卷風是不行的。只有大龍卷才有能耐。”
  本多一強忍心頭的震動。
  地極天罡,已經是極為難以處理的仙材。本多一心知肚明,就算自己拼盡全力,也得耗費數年光陰,才能慢慢地腐蝕掉一團地極天罡,用于煉蠱。
  他是凡道蠱師,要處理仙材,通常都是以年計算的漫長時間。
  而地極天罡珠呢?
  則是大量的地極天罡,相互擠壓,漸漸凝聚起來的精粹珠子。一顆珠子,至少得抵上百份的地極天罡。
  地極天罡珠最是堅硬,極難處理。就算是蠱仙,也要動輒數月、一兩年的時間,才能消磨一顆珠子。
  但余木蠢大師只用這么短的時間,就處理好了一顆地極天罡珠?
  本多一忽然想到了什么,聲音顫抖地道:“難道,難道余大師您用的這個煉道殺招,就算傳說中的風磨嗎?應該是了,只有傳說中的四大仙級煉道殺招,才能將仙材處理到這種程度啊!”
  “不錯,正是風磨。”余木蠢回應道。
  本多一眼中一片火熱。這可是處理仙材的最佳手段之一,就算他不是蠱仙,根本掌握不了仙道殺招。此時內心中也充滿了羨慕,幻想著將來哪一天,我能用出風磨來完美地處理仙材,那該多妙啊!
  地極天罡珠處理好了,余木蠢開始向眼前無數的龍卷風中,投放仙元石。
  一顆顆的仙元石,被扔進龍卷風柱中。仙元石沒有地極天罡珠那般堅硬,旋即就被風刃切碎磨成粉,爆閃出一陣陣耀眼的青芒。
  這時天地交感,附近的群山開始微微震動,天空中烏云密布,響起聲聲悶雷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”本多一驚慌失措,仰頭四望,發現他置身的這處山丘,周圍的空間都浮現出一道道的光線。
  這些光線,自然便是道痕。
  有的是紅色的炎道道痕,有的是藍色的水道道痕,這兩種道痕大多殘缺。較多的是土道、木道道痕,比較完整。更多的卻是一種閃爍著銀光的道痕。
  這是律道道痕!
  這些道痕密密麻麻,但排布并不均勻。有的相互糾纏疊加在一起,顯得較為密集。有的稀稀拉拉,比較稀疏。
  本多一又發現,余木蠢選擇煉蠱的地方,卻是律道道痕集中最多之地。
  “這片山丘看似普通,原來大有不凡之處。難道余大師會選擇這里進行煉蠱!奇怪,普通的山川肯定沒有這么多的道痕。”本多一發現的越多,心中就有更多的疑惑。
  他心頭越加壓抑,因為群山震動的越加強烈,天上的烏云更加濃厚。
  風雨欲來,大難將至!
  就連那些龍卷風柱都偃旗息鼓似的,體型微縮。
  余木蠢卻昂首身上高空,哈哈大笑,笑聲中充滿了自信和豪邁。
  他煉制仙蠱到了這一刻,終于迎來了最關鍵的一步。
  “來吧。”他忽然一手指天,一手指地。
  天空中,忽然電光激閃,電光如水,匯聚出一條巨大如龍的電蟒。
  雷電是陽,蟒蛇是陰。雷電組成的巨蟒,蘊含陰陽,消去了雷電的狂暴,反而顯出溫和的樣子。
  這是靜眠電蟒!
  四大煉道仙級殺招之一!
  而在地面上,無數的龍卷風柱相互合攏,很快形成唯一的超巨型龍卷風柱。
  風柱高聳,幾乎連天接地。靜眠電蟒慢慢地游動起來,緩緩下降,纏繞住巨型風柱。
  電光絲毫都不耀眼,巨蟒繞柱的過程,顯現出一股難以言述的驚心動魄的美感。
  這時,天地二氣忽然升騰而起。
  一股極其強烈的危機感,充斥本多一的心頭。
  “余大師,怎、怎么回事啊。怎么這情形,像是記載中蠱仙要渡劫的樣子?”本多一大叫。
  “啊,你猜對了。是個小麻煩。”余木蠢淡淡地道。
  “小麻煩?!”本多一眼睛瞪圓,口干舌燥。
  星象福地。
  方源渾身是傷,臉上痛得猙獰扭曲,八根怪臂都插入毒血之中,獠牙外齜,雙眼赤紅一片,喘息如牛。
  一共耗費了三天三夜的時間,他終于將地極天罡處理掉了,完全融入到毒血當中。
  毒血原本滿滿一鍋,如今卻只剩下一半不到。
  “最艱難的一步已經渡過,地靈,將那些俘虜都拋進來。”方源怒吼一聲。
  星象地靈連忙答應。
  一時間,大量的生物,譬如牛馬豬狗等等,都拋入毒血之中。
  慘叫聲,哀嚎聲,怒吼聲連成一片。
  毒血極為濃稠,仿佛是沼澤一般,這些生物被拋進來后,極力掙扎,卻只會沉得更快。
  他們的血液、肉、骨,都被溶解分化。
  很快,龜殼大鍋內的毒血水位開始慢慢上漲。
  “還不夠,還不夠。”方源大叫催促,赤紅的雙眼流露出興奮和殘忍。
  地靈沒有善惡,只有固執和忠誠。
  星象地靈又開始拋入大量的異人。這些異人有毛民,有石人,有雪人,有墨人,有蛋人,有羽民,有鮫人……
  毒血水位迅速上漲,方源臉上還是不滿足,他心中掐算著時間,仍舊大喊:“再多,再多一些。”
  于是他特意準備的人類俘虜,也被拋入了大鍋內。
  “啊,饒命啊!”
  “好痛,痛死我了!”
  “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!!”
  方源無動于衷,只是關注著煉蠱的進展。一個蠱師老者恰巧被拋到他的身邊,掙扎欲起。
  方源抬起腳,將老者踩進毒血深處,老者劇烈掙扎了幾下,最終毒血表面上只留下老者一只手掌,手指如勾,抓向天空,仿佛是弱者對天地,對命運,對方源的強烈詛咒和控訴。
  方源嘎嘎大笑,在有限的時間內,毒血水位終于恢復到了原先的狀態,和龜殼邊緣平齊。
  他開始向毒血中拋入大量的仙元石。
  一百塊,兩百塊……毫不猶豫。
  無數的冤魂在毒血上空繚繞,毒霧翻滾不休,毒血再次緩慢下降。
  直到七天之后,毒血終于降至底部。整個龜殼里只剩下一汪毒血,連方源的腳踝都覆蓋不到。
  方源緩緩俯身,從這汪最汪毒血中拾出一蠱來。
  變形仙蠱,成了!
  中洲,真陽山脈。
  本多一癱坐在地上,口中喃喃:“終于渡過災劫了……”
  山丘已經崩塌了一大半,宛若戰場般狼藉不堪。
  不管是龍卷風柱,還是靜眠電蟒都已經消失無蹤。
  大雨傾盆而下,將本多一澆成落湯雞。
  余木蠢將煉成的仙蠱,收入懷中。然后又拋下一只信道蠱蟲,留給本多一。
  “小子,這是我的煉道傳承,留給你。自然煉蠱法你可以學習,但若不成蠱仙,萬萬不可動用此法煉蠱。因為這會招來天災地劫的。”
  余木蠢說完這話,凌虛踏空而去。
  本多一渾身一顫,連忙跪下,雙眼迸發出閃亮的光來,大喊:“師傅,你放心,我一定不辜負這份傳承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