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215 提升全力以赴蠱

聽到余木蠢嘆氣,宋紫星也嘆道:“最關鍵的就是時間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我若有充分的時間,也能痊愈,恢復戰力。可惜時間太緊了,原本預估還有十年的時間,沒想到必須就要發動了!”
  “這些年來,我們做的準備也不少。但凡計劃不如變化,宿命仙蠱既然沒有徹底毀去,發生這些變故也很正常,不是嗎?”余木蠢道。
  就連方源這個從前世五百年重生過來的人,都不知道宿命的存在。余木蠢卻知道,并且宋紫星也一臉了然的樣子。
  “哦,對了。”余木蠢想到哪里,說到哪里,“來之前,遇到了一位不錯的毛民小輩,我已經將我的煉道傳承交給他了。”
  作傳和傳承,是蠱師世界的文化特征。
  就好像是中國古代,千方百計也要認祖歸宗。人中豪杰英雄,都要博得個青史留名。人死后入土下葬時,會有大量的金銀珠寶陪葬,甚至有奴婢妻妾殉葬。日本戰國時期,武將上戰場時都要穿著華麗的鎧甲,絲毫不顧吸引火力的危險。
  還有埃及、羅馬,從古代到現代,都有類似的文化情結,雖然各有差異,但歸根結底都是同一個出發點——那就是印證自己的存在。
  向這個世界,向其他人證明,我曾經存在過,活過。就算死了,這個世界上也曾經存在過這么一個人!
  所以作傳,就不難理解。有的人在生前就作傳,給自己作傳。有的則是死后,由后輩給前輩作傳。還有的并無后人,卻是由敵人給他作傳!這種情況下的人物傳記,反而更實事求是,描繪生動具體。敵人往往比親人要更了解你。由敵人作傳,向來不吝贊美之詞,往往會成為一時美談。
  而傳承也是如此。
  作傳只是形容一個人的生命軌跡,而傳承卻是一個人立足現世的力量根基。是他(她)對大自然的理解,對天地的思考,是對真理的總結。
  就像是中國古代,就算是手藝人在死前,也不愿留下遺憾,千方百計地尋找一個傳人,不愿祖祖輩輩傳承下來的手藝丟失了去。
  手藝,傳承,是對本身價值的肯定,是對自己勞動成功的珍惜。留下傳承,就算自己死了,也能在世間留下屬于自己的印記。
  余木蠢留下傳承,就有一種臨終托孤的不祥意味。
  什么人要留下傳承?
  好好活著,前途光明的時候,沒有人會留傳承。
  好端端的,留下傳承干什么?教會徒弟,餓死師傅。人心叵測,稍有不察,恐怕就要多出一個競爭者。
  往往只有人彌留之際,意識到死亡來臨時,才會留下傳承。
  比如花酒行者,比如血海老祖,比如東方長凡。
  余木蠢留下傳承,顯然是要參加大計,對自己活下來的可能并無絲毫信心。
  是什么樣的大計劃,能令這位深不可測的煉道蠱仙強者,也無生還的希望?又是什么樣的動力,能讓他如此心甘情愿?
  甚至就連宋紫星,剛剛逃出生天,好不容易逃得一命的中洲魔道第一人,為了這項大計,也甘愿犧牲!
  還有一點,余木蠢居然在宋紫星的面前,親自說出自己選擇傳承的繼承者。這點也很不正常!
  若是宋紫星心生歹意,悄悄地前去截胡,會很容易就將余木蠢的傳承搶到手中,壯大他自己。
  而對余木蠢而言,自身的底細也被泄露,便會受到宋紫星的針對和克制。
  余木蠢能夠將傳承這樣的,如此珍秘的信息,告訴宋紫星,顯然對后者極為信任。
  這種信任的程度,可稱得上掏心挖肺了!
  宋紫星叛逃萬龍塢,聲名狼藉,竟然能夠獲得余木蠢如此信任?是他的人格魅力,還是其他原因呢?
  “是要做些后手準備了。”聽到余木蠢留下了傳承,宋紫星臉上一片淡然,似乎并未起什么搶奪之心。
  “我也給你看樣東西。”宋紫星神秘地一笑。
  下一刻,血池中掀起一陣波瀾,從血池底部緩緩浮出一個血胎。
  血胎有一匹小馬駒大小,胎膜中隱約有一個人形模樣,宛若嬰兒蜷縮著身軀,似乎在沉眠。
  余木蠢看到這個血胎,頓時瞳孔一縮,有些難以置信地道:“這,這……你居然將血魔解體發展到了這種程度?!”
  宋紫星笑了三聲,流露出得意之情:“雖然一直沒有搜集到完整的血神子仙蠱方,但好歹也收錄了一些血神子殘方。這個血胎就是我依照血神子殘方,還有北原那邊的血道方法,再結合我的仙道殺招血魔解體形成的。”
  “血魔解體之后的假身,需要時刻耗費仙元,維持存在,有著時間的限制。但這個血胎孕育出來的假身,不耗費仙元,至少能維持兩三百年。而且本身能夠修行,有獨立的思維,還能修行,一步步提升,最后升仙。容貌方面,當然和我一模一樣。”
  “你是想打算?”余木蠢露出一絲了然之色。
  “不錯。我死了不要緊,關鍵是要大計功成。若是大計失敗,我方就得考慮失敗后的方針。宋紫星需要活下來。就算我犧牲了,血胎中還會孕育出第二個宋紫星來的。”
  余木蠢凝視著血胎,露出感興趣的神色:“你這個血胎,能讓我研究研究嗎?我好像有了一股全新的靈感!”
  “當然,你盡管研究。不過要注意,血胎不能離開這個血池,一瞬間的時間都不行。”
  “嗯,我知道分寸,放心吧。”
  中洲,狐仙福地。
  看著眼前的洞地蠱,方源吐出一口濁氣。
  這是狐仙福地的第二座洞地蠱。第一座溝通了仙鶴門,這一座則聯絡了靈緣齋那邊。
  就在剛剛,和靈緣齋的第一筆交易達成。大量的氣囊蠱裝載著膽識蠱,交到靈緣齋那邊。而方源則收獲了一百八十塊的仙元石,頓時解決了他的燃眉之急。
  說起來,方源和鳳金煌之爭,真正有價值的不是鳳金煌提供的仙僵新生的法門,而是和靈緣齋的合作。
  鳳金煌之所以拿出重獲新生之法,當做賭資。就是看在方源已經是仙僵,難以利用這個法門。
  不過她并不知道,方源還有第一凡竅。想要坑方源,卻沒有完全坑住。
  有了這一百八十塊仙元石,方源毫不猶豫地將其一半,都轉化為青提仙元。如此一來,他就渡過了虛弱期,戰力重新恢復過來。
  一天之后,他和仙鶴門再次交易,同樣收獲一筆不菲的仙元石。
  仙鶴門方面態度比較之前,溫和很多。
  顯然也顧及著:若是太過逼壓方源得狠了,導致方源倒向靈緣齋一方的可能。
  同時,仙鶴門還想收購方源身上的成功道痕,開價很高,請方源出手煉制某種六轉仙蠱。仙蠱方免費提供給方源閱覽,仙蠱材料全都由仙鶴門負責。
  就算是中洲十大古派,對仙蠱的需求也必然是永無止境的。
  對這個要求,方源盡量推脫,也不說早已經用掉的實情,而只是回應要考慮一段時間。
  仙鶴門有求于方源,自然態度就更要緩和一些。
  方源做成這兩筆生意,便立即用手頭上的仙元石,在寶黃天中收購了一些毛民奴隸,補充煉蠱失敗時的損耗。
  毛民奴隸的價格,可不便宜。
  方源手中的仙元石剛剛才有結余,如此一來,又見了底。
  好在方源手中的青提仙元比較充裕,比之前情形要安全許多。
  但就算買下這群毛民奴隸,方源也只是補充了之前的損耗,并不能做到擴充下一座石巢的規模。
  因為和靈緣齋的貿易,對膽識蠱的訂單又增添了一大筆。
  方源動用兩座石巢,已然不能滿足如今的市場需求。他打算先積攢一筆仙元石,建立第四座石巢,并且配備齊全的毛民奴隸。
  這筆資金缺口并不小。方源的第三座石巢,還是黑樓蘭提供的資金。
  不過有星象福地在暗中幫襯,萬象星君的幾大蠱蟲貿易,也在陸續地幫助方源積攢仙元石。
  這使得方源積累資金的時間,大為縮減。
  方源一面積攢仙元石,一面利用智慧光暈,進行推算。
  狐仙福地時間的一個多月之后,方源成功地將變形仙蠱,完美地融合到見面似相識當中。并且憑借力道宗師級的境界,成功地推算出了五轉的全力以赴蠱蠱方。
  和上古蠱方不同,方源推算出來的蠱方,盡量都取用了現在容易收購的煉蠱材料。
  全力以赴蠱是方源第二仙竅的本命蠱,一直以來都只是四轉,轉數大大落后于方源本身。
  有了這道蠱方之后,方源便有了另一項任務,那就是升煉全力以赴蠱。
  失敗了一次之后,全力以赴蠱提升到五轉級數。
  “若是能將全力以赴蠱提煉到六轉,那對殺招萬我的提升,將是巨大的,僅次于我力仙蠱。可惜這種事情,已經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圍。”
  有了這次成功的經驗,方源又推算小家子氣蠱的蠱方。
  結果慘敗!
  方源的氣道境界只是普通,連準大師都算不上。有此結果也十分正常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