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218 設計羽民羽飛的無力

羽民蠱仙鄭靈的面色變得十分難看:“閣下以為吃定了我們嗎?其實何必如此咄咄逼人呢。塵?緣?文√學←網貴方經營仙竅著實不易,這漫空的資源若是因戰而毀,豈不可惜嗎?”
  “你這是在威脅我嘍?”方源赤紅的雙眸,透露出兇光。
  “當然不是威脅,但我方說的也是事實,不是嗎?”蠱仙周中出聲道。
  方源心中大笑。
  若換做其他蠱仙被這樣威脅,便要投鼠忌器,說不定真叫這兩位羽民蠱仙得逞了。但偏偏他們遇到的是太白云生。
  太白云生手中的仙蠱江山如故,正是對威脅的最佳解決之道。
  兩位羽民蠱仙不知道江山如故仙蠱的存在,所以才說如此的話。
  依照方源自己的意思,當然是留下兩位羽民蠱仙的性命。不過此事卻是太白福地渡劫,不是方源做主。而太白云生此人,又偏偏是個老好人,性情方面有些仁慈優柔。
  所以方源沒有再開口,而是看向太白云生。
  兩位羽民蠱仙也望向太白云生,等待著正主的回應。
  凡人羽民們仰望高空,帶著濃重的敬畏之色,看著天空中懸浮著的四位身影。
  之前,方源和羽民們交談,聲音恢弘,所以這些凡人羽民都聽得到。
  太白云生的決定,將極大地影響著這數萬羽民的命運。
  有的羽民已經開始默默地祈禱,有的咬牙切齒,有的受傷痛哼。
  剛剛登上羽民王座的羽飛,則緊捏雙拳,死命地盯著高空。他是草根出身,不像原王子丹羽接觸到隱秘,他沒有太多見識,這是首次看到蠱仙,震駭的同時,又有一股深深的無力之感。
  太白云生從這群羽民出現起,就陷入沉思考慮當中。
  羽民成災,太白云生始料未及。
  這些智慧生命,可以溝通。若是太白云生放了這些羽民,那么地災就算是渡過了。若是不放過,在自家仙竅福地中激斗,或許可以收編了這些羽民,但戰斗的風險和損失,一時間難以估量。
  不管他如何選擇,這都是個重大的決定。
  正如方源所料,太白云生有些優柔寡斷,此時急切之間,也拿不定主意。
  見到方源望來,他也回望過去,以目光示意,征求方源的意見。
  “當然要戰!”方源立即回應,斬釘截鐵。
  “你有仙蠱江山如故,根本不懼怕仙竅福地被打壞。唯一損失的是這漫空的浮球茶草、天魁云叢等等資源。這些資源要損毀了,江山如故仙蠱是無法回復的。”
  “但你這次渡劫,沒有將這些資源都搬出去,本來就是有承受損失的準備。”
  “你的主要財力支柱是江山如故仙蠱,這些資源收益很小,就算全部損失了,重頭再來也無妨。”
  “這些羽民有數萬,都是可以調教成奴隸。羽民天生有云道道痕,擅長飛行,羽民中的精銳幾乎都是飛行大師!但這兩位羽民蠱仙,絕對不能留。就算他們沒有主修云道,殺了他們倆個,也能得到不少云道道痕,增添到你的福地里去。這不正是你想要的嗎?”
  這種千載難逢的機遇!
  兩位羽民蠱仙身上都有傷,似乎也沒有手段逃脫這里。
  只要太白云生不開放門戶,這群羽民簡直就是甕中之鱉。
  一旦將這兩位羽民蠱仙殺了,他們的仙竅就落到了太白福地當中。這種情況是非常特殊少見的。
  失去的蠱仙,留下仙竅,仙竅要化為福地,就得汲取天地之氣。
  就像當初,方源取走了萬象星君的尸體,特意跑到地淵深處落下福地。結果福地種下之時,汲取大量的地氣,少量的天氣,地氣抽空,劇烈波動,導致地淵都發生了一場劇烈的地震。
  若是羽民蠱仙戰死,仙竅落到太白福地當中,要徹底化為福地,就要汲取天地之氣。
  但太白福地和五域大天地不同,這里受到太白云生的掌控,天地二氣不是你想抽取就能抽取的。
  仙竅不能徹底化為福地,會變成怎樣呢?
  歷史中有明確記載,這種情況下的仙竅,就會泯滅,里面的一切資源都會隨著仙竅毀滅而毀滅。
  但是仙竅中蘊藏的各種道痕,卻是保留下來,融入了外部天地。
  這里的外部天地,就是太白福地。
  前面已經提過,道痕是極其珍貴的,獲取的成本是極高的。
  太白云生就算將福地打爛,但若能繼承了這兩位羽民蠱仙的所有道痕,那這筆生意絕對是穩賺不賠!
  方源暗中傳音勸說,末了又添加一句:“老白,你該不會起了婦人之仁,將這到嘴的肥肉都要吐出去吧?”
  太白云生正色,下定了決心,傳音回去:“這你放心!異人羽民,又不是純正人族。非我族類,其心必異。那就戰吧,殺了他們!而這些羽民俘虜,我必會善待。”
  商定妥當,他便欲動手,卻反被方源暗中傳音攔住:“且慢!難得有這么好的機會,豈是能說打就打?先讓我再試探一下。”
  太白云生哪里不知道方源的狡詐,當即道:“那就有勞方源你了。”
  兩人秘密交談,只在很短功夫。
  方源望向兩位羽民蠱仙,假意開口:“放過你們倆個,其實也不是不可以。但你們要留下這群羽民凡人,充當我們的奴隸!”
  兩方蠱仙交談的聲音,沒有隱瞞。方源的這番話,立即引來了地面上的數萬羽民劇烈的騷動和強烈的抗議。
  “什么?居然要我們成為他們的奴隸?”
  “失去自由,就等若失去雙翼!”
  “不,我就算死,也不會當人族的奴隸!”
  “別怕,我們也有蠱仙老祖宗,他們一定不會放棄我們這些后輩的。”
  “這絕不可能!”兩位羽民蠱仙勃然變色,也是當即否決。
  方源卻不意外。
  異人族群,比較純正人族,往往更為團結。東方長凡坑害親族,成就自己的事情,在異人中基本上不可能發生。
  人是萬物之靈,靈性第一,心思多變。反而異人們靈性較次,心思單純,壞心思歪歪腸子遠沒有人族的多。
  當然,這也和種族大勢有關。
  當今,人族統治五域,最為勢大。異人們生存十分艱難,被四處排擠,飽受人族打壓,鮮有能掌控珍貴資源的異人族群。
  不論在哪一域,都有異人奴隸販賣,且大有市場。
  在種族大勢中,人族處于絕對的優勢,而異人們則是絕對的弱勢。
  處于絕對弱勢的群體,若想生存下去,必然要更加抱緊成團,相互扶持,才可對抗強大的外部壓力。
  因此,對方兩位蠱仙不愿意放棄凡人羽民,且態度強硬,方源早有意料,并且深刻理解他們兩仙的決心!
  方源連忙傳音,太白云生便表現出一副被冒犯而生氣的樣子,照著方源暗中叮囑的話重復道:“哼!你們這群羽民無故地闖進我方的福地,這就是入侵!你們不僅入侵,主動向我方出手,還威脅我方,又想要出去?哼,不付出點代價,怎么行?當然,你們兩位也可以帶著這些羽民打出去。只要你們本事夠強,我方認栽!不然的話,老夫分分鐘收拾你們!”
  兩位羽民蠱仙,哪有這樣的本事?
  若是有,他們又何必和方源用言語苦苦交涉呢?
  雖然他們還可以動用仙道殺招天隨人愿。
  但如今再沒有仙蠱屋羽圣城的防護,天隨人愿殺招耗費大量仙元不說,又需要一段長時間的醞釀。
  在這種情況下,基本上是不可能復制之前逃脫的壯舉的。
  眼看方源不肯松口,蠱仙周中只得再度重申,仙竅對蠱仙的重要意義。眼下若真要開戰,對兩方都不好。
  “若是我們兩位,一味避戰,專門轟擊貴方的這片福地。到一定程度,福地毀滅破碎,引發大同風,那就不好收場了。”周中說道,威脅的意味十分明顯。
  他們不知道江山如故的存在。
  有了江山如故,仙竅福地破壞哪里,就能修復哪里。絕對不會毀壞到引發大同風的程度。
  在方源的指點下,太白云生大怒:“你還敢威脅我?戰就戰!怕什么?真當老夫是孬種了?老夫分分鐘就能收拾你!”一副人老心不老,性情火爆的好戰樣子。
  方源則表現出一副投鼠忌器的樣子,但仍舊不松口,想要再協商。
  他這個樣子,不由地讓羽民兩位蠱仙都平添了許多和平出走的希望。
  雙方扯皮了良久,鄭靈終于讓步,提出可以向方源一方,補償一筆不菲的仙元石。
  他們兩個,周中扮紅臉,鄭靈扮白臉,一唱一和,倒是很有默契。
  方源望太白云生,太白云生便翻起大白眼:這筆仙元石哪及得上數萬羽民的價值?打吧打吧,分分鐘就能收拾了他倆!
  方源和太白云生的默契,也不輸給對方兩人。
  地面上,羽民們騷亂不止。氣憤惱怒又悲哀無奈,這就是殘酷的世界,弱者的悲哀。
  羽飛仰天大吼:“夠了!我們就算死,也不會成為卑賤的奴隸!”
  這種被他人當做牲口討論,當做談判的交易籌碼的感覺,真是糟糕透了。
  “你閉嘴!不要去無故地招惹蠱仙這樣的存在。你是新的羽民王,就要為整個族群考慮。你這樣嘲諷蠱仙,是想要把我族帶入深淵嗎?”丹羽怒罵。
  “可惡,可惡啊!”羽飛咬緊牙關,雙拳捏得青筋暴起,卻聽從了手下敗將丹羽的喝罵,陷入了沉默。
  對于羽飛而言,命運的起落來得太快,太突然了些。
  立志于成為羽民王的他,已經達到了他人生的理想。但曾經堂皇高聳的目標,在此刻看來,卻顯得渺小如塵埃。
  蠱仙對于凡人而言,真是太強太強了。
  就算再熱血,再拼命,也無法超越那實力的鴻溝。(未完待續。)
  PS:
  提前祝大家節日快樂!這個月每天都是雙更,時常思慮枯竭熬到深夜。如果可以的話,還請大家都支持一下蠱真人吧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