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219 捏爆七轉蠱仙

PS:看《蠱真人》背后的獨家故事,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,關注起點中文網公眾號(微信添加朋友-添加公眾號-輸入qdread即可),悄悄告訴我吧!
  鄭靈提出補償仙元石的建議,受到了太白云生的拒絕,但方源卻假意思考了一下:“我方想要羽民奴隸,你方卻只想補償仙元石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這矛盾不可調和。不如這樣,大家各退一步,用實力說話。”
  太白云生一直態度強硬,表現出一副戰斗狂人的樣子。談話之間,已經叫囂了“好多次分分鐘收拾你們”的口號。
  若是熟知太白云生為人性情的鯊魔等人在此,一定會覺得這個太白云生恐怕是別人假冒的吧。
  鄭靈、周中對視一眼。
  戰斗狂人太白云生非常不好說話,但看起來反而是仙僵身份的方源,占據主導地位。
  對此,羽民兩蠱仙卻不奇怪,因為之前方源已經展現出了七轉戰力。
  兩人暗中傳音,相互商量,都覺得:方源比太白云生要好說話多了,并且更加理智。
  “對方是仙僵,仙竅已經不能自產仙元,更小心翼翼。他的這種心理我們要利用。但似乎這片福地,是那個該死的老頭子的。”
  “這老頭子年紀不小,脾氣挺沖。看樣子戰力也不可小覷,要當心!”
  “也罷了,如今形勢比人強,聽聽這頭仙僵有什么建議。”
  兩位羽民蠱仙煞有介事的分析,還頭頭是道的樣子。
  他們倆卻渾然不知,已經走進了方源的精心布置的陷坑。
  “請說。”商量完后,周中對方源道。
  方源便接著開口:“蠱仙的世界,都講究利益,按實力說話。咱們雙方就做十場賭斗。我方賭斗若勝,就請劃分底下一成的羽民交給我們。我方賭斗若敗,那我方就只有接受一筆仙元石的補償。”
  周中當即不愿,叫嚷起來:“不管勝敗,左右你們都占便宜啊!”
  方源淡淡微笑,卻不回應。
  太白云生立即大吼:“吵什么吵?不愿意,直接打!老夫拳頭正癢呢,分分鐘收拾你們!你們敢對付我的仙竅,我就首先屠殺這些凡人羽民。大不了一拍兩散,誰怕誰啊?”
  一副魯莽好戰的夯貨樣兒。
  周中、鄭靈充耳不聞,一副不想和你老人家見識的神色。
  他們倆又開始暗中傳音,進行商議。
  方源適時施壓道:“如果這個條件再不答應,那我們就只有開戰了。”
  這話讓羽民二仙心中都咯噔一下。
  眼下的局勢,他們二人其實早就清楚,犧牲是不可避免的。當下最明智的應對,就是盡量縮減損失。
  最終,鄭靈點頭,答應了賭斗。不過也有前提,那就是動用他們掌握的信道仙級殺招,相當于山盟蠱的作用,訂下協議,作為雙方的約束。
  不管結果如何,十場賭斗之后,方源一方就不得再為難羽民一方,怎么樣也得開放門戶,讓他們剩余的所有人都安然離開,并且不能有任何形式的阻攔。
  羽民一方居然有這樣的信道殺招,底蘊深厚著實有點出乎方源的意料。
  首先是蠱仙周中下場,進行第一場賭斗。
  方源這邊,則遣太白云生應戰,后者戰意昂揚,一臉興奮嗜血之色,張口咆哮:“來吧,老夫分分鐘收拾你!”
  周中還真被這架勢唬住了,到底還是異人,靈性不及人族。
  最關鍵的,還是周中心有顧慮,一點都不想犧牲自己的族人。
  他不愿任何一位羽民,失去自由,成為人族的奴隸。于是他選擇了自己最擅長的一項,進行賭斗。
  “什么,你只要比拼飛行速度?”太白云生詫異。
  “按照商定的內容,由我方首先規定賭斗什么,難道你想抵賴不成?”
  “哼,這次就依你!”太白云生十分氣悶的樣子。
  這一場的賭斗,毫無懸念。
  太白云生只有凡道殺招,用來飛行。但對方不僅天生雙翼,而且還有專注移動方面的仙道殺招。
  親眼目睹這樣的結果,地面的羽民們響起一片熱烈的歡呼聲。
  畢竟事關他們的命運,是自由,還是被奴役,他們當然極為緊張每一場賭斗的結果。
  “給你仙元石。”周中哈哈大笑,意氣風發地將十幾塊仙元石拋給太白云生。
  太白云生表情郁悶地接過,心中卻是對方源頗多佩服:“還是方源能算計。對方明明付出了仙元石,卻開心的像是自己占了大便宜似的。我不如也!”
  第一場賭斗,方源一方負敗。
  第二場便由方源下場。鑒于方源是七轉戰力,羽民一方的兩位蠱仙不敢托大,當即由更強的蠱仙鄭靈應戰。
  方源主動提出:“我們也比速度。”
  鄭靈臉色微滯,旋即點頭應下。
  這場賭斗,方源很快也敗了下來。
  鄭靈同樣有仙道殺招,速度之快,還要超越周中一倍左右。
  而方源有三對返實蝠翼,俱是荒獸翅膀。但此次賭斗,卻沒有激發出鐵冠鷹力仙蠱,導致一點獲勝的希望都沒有。
  第三場、第四場、第五場……
  一場場的賭斗,方源一方連敗無勝,羽民兩位蠱仙則連勝無敗,比試結果一邊倒。
  方源、太白云生兩人臉色越發難看。
  兩位羽民蠱仙卻是面態越顯悠容自信。他們已經漸漸發現,原來對面兩人是雷聲大雨點小,虛張聲勢的多。
  像仙僵方源,只有進攻方面是七轉層次。防御只靠凡道殺招,和仙僵本身。恢復治愈的手段,也局限于仙僵本身的復原能力。移動、偵察等等,都沒有仙道殺招。
  而太白云生口中叫囂,十分張狂。實際上作戰能力,慘不忍睹。都是用的凡道殺招。
  兩位羽民蠱仙,感覺上當受騙了!
  “原來這兩人如此不濟,早知如此,我們直接開戰就是了。”
  “唉,人族向來最擅算計。我們已經動用了信道仙級殺招,約束了手腳,只能離開這里,再不能進攻。”
  “想想看,我們也是被之前的那波人族蠱仙入侵者嚇到了。依照我們羽圣城的底蘊,足夠勝過大部分的人族蠱仙。眼前這兩人應該算得上比較優秀的,仍舊不是你我聯手之敵。”
  就這般,兩位羽民蠱仙連勝九場,只剩下最后一場賭斗。
  這場賭斗不管結果如何,結束之后,方源一方礙于協約,就再不能阻攔這些羽民,只能放任他們安然離開。
  地面上,已經提前響起勝利的歡呼聲。
  新一代的羽民王羽飛,臉上神情也好轉了許多。他雙目放光,仰望著羽民一族的兩位蠱仙,心中又浮現出另外一個宏大的目標。
  “決定了!只有成為蠱仙,才算得上真正的男兒風采啊。我一定要成為蠱仙,哪怕羽民王不做,也要成為蠱仙!!”
  方源向前一跨步,聲音陡然變得十分冰冷:“這最后一場賭斗,我們四個都下場,咱們就來一場攻防戰。我攻你防,然后你攻我防。另外一人則只能施展治療手段,任何一方堅持不下去,就算作輸。”
  鄭靈、周中對視一眼,均皺起眉頭,意識到不妙。
  方源如此設計賭斗規矩,明顯是想將他們一方的優勢全部發揮出來。但鄭靈、周中礙于協約,又不能直接反對這樣的賭斗,只能應戰。
  “如此一來,這是十場賭斗中最為艱難的一場了。”
  “這是最后一場。贏了之后,我們就能保住所有的羽民,安然離去!”
  兩位羽民蠱仙相互傳音一番,點頭應戰。
  “請閣下出招。”鄭靈也跨前一步,道。
  方源不再說話,距離鄭靈上千步遠,朝著對方伸手一握。
  轟隆!
  一只力道大手印,破空而出,狠狠地握向鄭靈。
  鄭靈強按下躲閃之意,咬牙撐起防御殺招,身邊亮起一層虛光甲胄。
  甲胄栩栩如生,抵住力道大手印。
  方源面色不變,這虛光甲胄早在第四場賭斗時,他就見識過了,這是光道的仙級防護手段。
  “擋住了!”周中高興地叫道,“下面該我們出手了!”
  方源嗤之以鼻地冷笑:“閣下這么快就下結論,似乎有點早了吧?我的攻勢并非是爆發力,而是持久力。我的攻勢還未結束呢。”
  “無妨。閣下盡管出手便是。”鄭靈沉聲道。之前賭斗時,方源也出手過,鄭靈覺得這萬我大手印完全可以防住。
  但當下一刻,方源咧嘴露出獰笑時,鄭靈陡然變色。
  原來之前方源都是隱藏了實力,只催動一只核心仙蠱。這一次卻是將所有的核心仙蠱都催動起來。
  力道大手將光道的防護手段,壓得嘎吱作響。
  “糟糕!這樣下去,鄭靈大人會被直接捏成肉渣的。”周中大驚失色。
  “鄭靈,你考慮好了。我的大手只有攻擊威能,卻不能限制你的行動。但你若在此刻突圍,卻是違反了我們之前的協定。如此一來,就屬你方首先違反前言了。之前的賭斗便都不算數。”方源冷哼道。
  “可惡!我就跟你拼了!!”鄭靈怒吼一聲,居然再次催動防御殺招,赫然也是仙級!
  兩個仙道殺招疊加在一起,擋住力道巨手。
  如此一來,雙方便陷入僵持階段。
  “也好,諒他區區一頭六轉仙僵,打持久戰,怎么比得上鄭靈大人呢?”周中反而放下心來。
  但片刻之后,方源仍舊有著充沛余力,反而鄭靈神情越加焦急,隱隱有堅持不住的情形。
  “糟糕!對方一定是將我們給的仙元石,都化作了仙元在使用!反觀我方,因為遭受激戰,底蘊消耗很大。所以首先支撐不住了!”
  想到了緣由,周中心中的窩火和郁悶,實在難以形容。
  同時他又有許多慌亂:“這下該如何是好?我若出手想幫,也只能用治療手段。否則就是違反賭斗規矩,所有的賭斗都不算數了!”
  明明身在此處,近在咫尺,周中卻覺得束手無策。方源精心營造出來的心靈陷阱,已經將其深深坑住。
  有時候,你過往的成就,反而是阻礙你取得更高成就的阻礙!
  贏一場,就能全勝!
  將所有羽民都拯救,帶他們安全撤走!
  還差一場,就一場。若是違反了賭斗規矩,就全都不算數了。
  這些心理,讓鄭靈選擇硬抗,讓周中緊張出汗,卻始終袖手旁觀。
  “結束了。”方源陡然大笑,飛出另外七只力道大手。
  力道大手以碾壓之勢,砸向地面上的羽民。
  “你干什么?!”周中怒吼,宛若逆鱗掀起的怒龍。
  “不要中計,他是想引誘你出手,首先破壞規矩。對方一定也是強弩之末了,堅持住。”鄭靈高喊。
  周中一愣,看向方源的目光發生了徹底的轉變:“仙僵不是思維僵化的么?怎么眼前這頭如此陰險!”
  趁著他愣神之際,方源直接欺進鄭靈,張口一噴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毒氣噴吐!
  這是以婦人心仙蠱為核心,源自于包藏禍心殺招的改良。方源自獲得以來,就一直雪藏很久,如今才是首次運用。
  鄭靈猝不及防,被這一噴,頓時中毒。
  他當然有解毒的手段,但此時此刻,他的主要注意力都被牽扯,反應慢了一拍。真正要解毒時,已經中毒很深了。
  生死之分,往往就在這一線之間。
  “卑鄙……”鄭靈死死地瞪著方源,這是他最后的遺言。
  轟的一聲,下一刻他再也支撐不住,被力道巨手碾碎成一團血肉糜渣。
  “鄭靈大人!!!”周中驚怒咆哮。
  一切都發生的太快,周中現在反應過來,也來不及了。他可沒有人如故這樣的仙蠱。
  方源又飛出力道巨手,攻向周中。
  “你可不能動手防御,也不能進攻和躲閃。你可別忘了,按照這場賭斗的規矩,你只能施展治療手段。”方源大喝。
  周中聽了這話,眼珠子都要瞪掉地上,氣得差點要噴血!
  這還怎么打?!
  他要還手,或者躲避,或者防御,都是違反規矩,一切賭斗都算作無效!
  他這一方,負責攻防的鄭靈已經死了,他只能施展治療手段。
  但力道大手一抓,肯定當場將他殺死。怎么有治療手段,也沒有用武之地啊。
  就算方源一下子殺不死他,他可以治療自己恢復,但他又不能還手,還手就是違反規矩。方源一方可以說是贏定了!
  太欺負羽民了!!
  這一刻,看到周中呆傻模樣,就連太白云生心中都生出了一絲同情和不忍。
  ps:大家五一節日快樂!!(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,炫酷手機等你拿!關注起~點/中文網公眾號(微信添加朋友-添加公眾號-輸入qdread即可),馬上參加!人人有獎,現在立刻關注qdread微信公眾號!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