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221 羽民的自由

PS:看《蠱真人》背后的獨家故事,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,關注起點中文網公眾號(微信添加朋友-添加公眾號-輸入qdread即可),悄悄告訴我吧!
  全場死一般的沉寂。塵↗緣↙文×學?網
  巨大的悲哀、驚恐和迷茫,籠罩住所有羽民的心。
  周中已經是羽民當中,僅剩下來的蠱仙了。若是連他都不在了,成為了人族的奴隸,那么剩下來的這群羽民,又能如何生存呢?
  在當今的五域,整個的天下,基本上都是人族的。
  留給異人種族的生存空間,很小很小,并且會越來越小。
  周中因為震驚而張大的嘴巴,漸漸閉合上。他仰望著方源,目光像是看一個怪物,問道:“你這仙僵的外形是假的吧?一頭仙僵怎么可能這么會算計?”
  方源微微一愣,沒料到周中忽然平靜下來。
  方源頓時感到一絲不妙。
  身旁的太白云生則憐憫地道:“放棄吧,周中。你雖然成為了奴隸,但我允諾你絕不虧待你,平時的時候也不會限制你的自由。只有在關鍵的時刻,才會讓你出力。你身后的這些羽民,今后就在我的福地里生活吧。你放心,我絕不會苛刻他們,虐待他們。他們的每一份工作,我都會給予相應的報酬。唉……”
  太白云生說完,深深嘆息一聲,老好人的性情有些發作了。
  但周中卻微微地搖了三下頭。
  方源嘴角的笑容消失,臉色轉肅。
  然后,他就看到蠱仙周中忽然轉身,面向身后大群的羽民,鞠躬到底。
  “大家。”周中的語調十分平靜,卻透露出一股決意。他的聲音不大,但響徹眾人耳畔。
  他道:“對不住了大家,這個世界上只有蠱仙周中,只有羽民周中,絕不會有奴隸周中。真是慚愧啊,僅剩下的我也不能在守護大家了。諸位,再見!”
  說完,他陡然張開他的翅膀。
  羽民的翅膀,不如鷹翼之寬,不如雕翼之厚,芊芊細弱的樣子。
  “周中,你這是何必?快停手!”太白云生大驚失色,想要阻止。
  但他怎么可能阻止得了一位蠱仙主動尋死?
  周中猛地撲扇雙翼,一飛沖天!
  他沖上天空,口中大叫:“我周中!”
  “是羽民!!”
  “不做奴隸!!!”
  這一刻,所有人的目光,都集中在他的身上。
  他違反了協約。
  他踩在地上,被方源算計成功,成為了方源一方的奴隸。
  但周中不愿意,主動違抗。
  他身上的信道仙級殺招,旋即爆發開來,強烈到難以違抗的反噬傷害,襲擊周中的全身上下。
  周中越飛越慢,雙翼撲扇越飛越艱難。
  他此時飛在空中,就像是一個老人,行將就木,腿腳蹣跚,卻在攀爬險峻高峰一樣。
  他渾身上下,迅速結晶,很快整個人都轉變成透明的玻璃水晶。
  他雙翼也都變成了水晶玻璃似的物質,再也扇不動了。
  但是他的雙眼,仍舊一直仰望著蒼穹,看都不看方源和太白云生一眼,透著無盡的勇氣和決絕。
  然后他慢慢墜落,往地面墜落。
  在墜落的過程中,他的整個身體開始崩散分解。
  先是他的頭顱,然后是胸膛,然后是雙翼,隨后是腹部,腿腳。
  在墜落地面之前,他整個人化為一蓬碎裂的玻璃,瑣屑的水晶碎片。
  太白福地無風。
  這些水晶玻璃的碎片,卻仿佛是隨風飄揚,越飄越碎,越飄越小,逐漸消散在空中。
  “周中……”太白云生口中喃喃,雙目失神。
  “果然……這個家伙。”方源臉色鐵青。
  他沒有讓太白云生復活周中。一個連死都不懼怕,不愿當奴隸的奴隸,根本毫無價值。
  而且周中是蠱仙,要復活他,仙元耗費不低。
  就算復活過來,他身上的仙蠱也沒有了,他的仙竅福地太白云生也不能吞并。反倒不如現在這樣,讓他直接死去。仙竅無法汲取天地之氣,形成固定福地,只有泯滅。泯滅之后,仙竅上的周中全身的道痕,都將自行增添到太白福地中去。
  周中的死,讓整個羽民都陷入沉寂。
  沉寂只持續了片刻,忽然新的羽民王羽飛高聲吶喊:“我羽飛,也不想當奴隸。大家伙兒,你們還沒看出來嗎?這兩個人族的蠱仙,是惡魔,早就計劃著將我們一網打盡。他們是絕不會放過我們的。你們選新的羽民王吧。我先跟隨周中老祖宗,先去一步了!”
  說話,他當場引頸就戮!
  “王!”羽民暴動,齊聲怒吼,聲震四野。
  “不錯,這世間沒有充當奴隸的羽民,只有自由的羽民。”
  “就算是死,我也是自由的。”
  “自信之心跳動的一刻,就絕沒有奴隸羽民。”
  “拿我們的尸體,充作奴隸吧。”
  羽民們或吶喊,或呼嘯,或沉吟,或嘲諷。周中、羽飛的行徑,感染了羽民,竟然在這一刻,他們紛紛選擇自殺!
  “糟糕,還不阻止他們?一群凡人,哼!太白云生你速速出手,動用人如故仙蠱,這筆財富不容有失。我要讓他們求死也不能。”方源冷哼。
  但太白云生卻遲遲不見動靜。
  “太白云生,你干什么?”方源回首,頓時暗自一驚。
  只見太白云生滿臉掙扎猶豫之色,他艱難地對方源道:“方源,我的腦子里現在有兩個聲音。一個聲音告訴我,應該理智,將這些羽民馴養為奴。另一個更大的聲音卻告訴我,放棄吧,這些羽民是真正的羽民不容折辱,甚至就連同情,都是對他們的侮辱!”
  說到這里,太白云生的眼眶中,赫然浮現出了淚光!
  “該死!”方源眼中的陰芒一閃即逝,隱晦地讓人察覺不出。
  若是將這些羽民馴養為奴,對于方源的西漠計劃,也會大有幫助。但關鍵時刻,太白云生居然心軟了。
  方源心中不禁怒吼:“豎子不足與謀!!”
  旋即,他伸出一只怪臂,陡然抓住太白云生的肩膀。
  話到嘴中,卻是另一番內容:“罷了,老白,你說的不錯。這群羽民是《人祖傳》中的真羽民,你不要猶豫了,就讓他們為自由而就義吧。”
  “方源……”太白云生臉上神情頓時松緩下來,感激地看向眼前的仙僵,又有些羞愧地道,“難為你設想出這個計策,最終卻因為我……”
  方源打斷他:“你別說了。人都有自己的堅持吧。我雖然不贊同,但理解。對于太白云生你,我也會支持你的。”
  “方源!”太白云生哽咽,幾乎要落下淚來。
  方源沉聲道:“你知道為何這兩位羽民蠱仙會中計嗎?呵呵,你記不記得我從東方長凡處得到的智道傳承?”
  “你是說?”太白云生一愣。
  方源感慨道:“智道的手段,真是防不勝防。幸虧世間的智道蠱仙一直都數量稀少。我現在已經有了一份完整的智道傳承,這種手段不可不防。老白,你雖然渡過地災,但還請你稍待片刻,不要急著去往東海。我要給你種下幾種智道手段,用來應付其他的智道蠱仙。”
  太白云生聞言,十分感動,向方源行禮:“那就有勞了!”
  “哈哈,都是一家人,何必言謝呢。”方源擺手,不以為意,目光又投向地面。
  短短功夫,地面上的羽民都自戮一空,竟然沒有一人茍且偷生!
  方源的臉上,閃過一絲動容。
  羽民主動求死,讓他想起了記憶深處的一個人。
  準確的說,他也是一位羽民。
  在方源還是凡人蠱師時,身為刺客的他,多番來刺殺方源。
  比朋友更了解你的,往往是你的敵人。
  方源記得,在一次艱難的戰斗中,他發現了這位屢屢刺殺自己,糾纏不清的強大刺客的秘密。他并非純正人族,而是是一個羽民!
  “你是羽民?雙翼都被斬斷了?真是悲哀啊。”方源用言語打擊道。
  “呵呵呵,這對雙翼是我自己斬斷的。”羽民刺客邪魅地笑出聲,“知道為什么嗎?”
  方源微微變色:“為什么?”
  “啊,因為羽民村里的長老總是夸我,什么百年難得一出的羽民天才啊,什么將來羽民村的支柱啊,什么飛行準宗師啊什么的。真是煩死人了!長老總是告誡我,我是羽民,我屬于村莊。我想要脫離村莊去看看世界,不僅是他勸阻我,就連全村的羽民都阻止我。哼,我知道他們是害怕我出去,泄露了這個村莊的位置,引來人族的奴隸捕獵隊。所以呢,在有一天,我不勝其煩,將自己的雙翼都斬斷了。然后就在同一天,我把全村的羽民都殺了。”說到這里,這位羽民刺客的臉上,卻是露出驕傲的,微微帶笑的聲音。
  “什么?!”方源震驚。
  羽民刺客無所謂地聳聳肩:“你也看過《人祖傳》的吧,羽民啊,都是崇尚自由。我的自由之心呢,可能比平常的羽民要旺盛十幾倍吧。羽民的身份束縛我,那我就斬掉雙翼。從小長大的村子里,村民們約束我,那我就殺掉他們。因為這個世界上,沒有人可以限制我的自由。”
  方源臉色頓沉,心中涌起十二分的戒備,那個時候的他,還未入魔道,于是出聲咒罵道:“你這個瘋子!”
  “哈哈哈。”羽民刺客大笑,“謝謝夸獎!”
  末了又道:“其實你和我,是同一類人呢。”
  “誰他媽的和你同類?!”方源年輕的臉龐浮現出憤怒之色,大吼著,狠狠地撲殺上去。
  Ps:抱歉了,這章更新遲到了二十分鐘。其實早上六點起來就碼了,本來已經寫好,但忽然來了《人祖傳》靈感,于是進行了大改。《人祖傳》是我自己獨自創作的異界神話,能來靈感非常的不容易,所以每一次這種情況,真人我都會非常珍惜。下一章就有《人祖傳》,懇請大家多多的諒解和支持。(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,炫酷手機等你拿!關注起~點/中文網公眾號(微信添加朋友-添加公眾號-輸入qdread即可),馬上參加!人人有獎,現在立刻關注qdread微信公眾號!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