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238 痛哭的小人

北原,某處隱秘之地,落魄谷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
  陰魂咆哮,天雷電閃。火光四射,炸響連連。
  一場大激戰,正在上演。
  防守的一方,便是之前斷然放棄瑯琊福地,及時回援的影宗秦百勝、姜鈺仙子、回風子、賀狼子等人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魂壓!
  秦百勝低喝一聲,冒著漫天的光和火,挺身而出。
  轟轟轟!
  三聲劇烈的爆響,秦百勝將來犯的三位蠱仙打退回去,氣勢勃發,給人一種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感覺。
  “我堂堂的陳振翅,居然會在一位蠱仙手中,連敗三次,每一次都走不過一招?!”來自萬龍塢的蠱仙陳振翅,艱難地停住身形,望著眼前的秦百勝,滿臉驚怒。
  “可惡……好不容易才凝聚出的一波攻勢,居然又被他輕而易舉地瓦解了。”步飛煙咬牙,嘴角溢血。
  “這個魂道殺招真的太強太強,沒想到這個秦百勝真正的實力,居然這樣強大!老算子的推算果然是對的,這個家伙很有可能就是搗毀八十八角真陽樓的兇手!”天聾老人心中暗道。
  進攻落魄谷的,不是旁人,正是來自中洲十大古派的一行蠱仙。
  自從在大雪山福地碰壁之后,鳳九歌并無氣餒,指揮得當,探知了許多隱秘線索。
  經由老算子推算之后,眾仙得出落魄谷的方位,便一齊趕來。
  但落魄谷早就被影宗經營長久,有強大的防御蠱陣。中洲蠱仙們受此拖延,秦百勝等人則當斷則斷,立即回來支援。
  因此,便形成現在的局面。
  雙方僵持不下。
  中洲一方想要進攻落魄谷,而影宗一方則是嚴防死守大本營。
  變化道——香巫陰雕狼!
  風道——亡風飛刃!
  賀狼子、回風子見中洲蠱仙攻勢受挫,立即抓住良機,展開犀利的反攻。
  來自天妒樓的凌梅、傲雪兩位仙子,不敵他們倆的鋒芒,一時間只有節節敗退,沒有還手之力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碧玉歌!
  關鍵時刻,鳳九歌出手,音道殺招一出,不同凡響。
  賀狼子、回風子受創爆退。
  回風子退回防護蠱陣之中,連連吐了十幾口的血。這些血液都成了幽綠的玉色,發生了質變。
  賀狼子受創更大,他變化的香巫陰雕狼大半個身軀,都被侵染成玉石,一時間心中震驚無比:“這是什么仙道殺招?似乎克制變化道!我中了此招,居然無法轉變回人形。看來只有將這傷勢解決掉,才能繼續變化了。”
  “鳳九歌!”秦百勝怒喝一聲,聲音響徹整個戰場。
  “秦百勝,我小看了你。上一次居然被你糊弄過去了,你的演技叫我甘拜下風。這一次也是得虧我方有智道蠱仙,又不吝壽元損耗,方能推算成功,算出這個落魄谷。”鳳九歌仍舊是那一身紅白相間的長袍。
  他身姿挺拔,似槍似劍。此時說話,微微帶笑,口氣悠長,風姿十足。
  “推算成功個屁!我和八十八角真陽樓倒塌,一點關系都沒有。不過你既然來了,就把命交下來罷。”秦百勝說著,緩緩地閉上雙眼,低下了頭。
  然后他雙掌合十于胸,右手在左掌上一抓,捏成拳頭,高高舉在頭頂。
  見到這樣的姿態,中洲蠱仙們紛紛變色,驚疑不定之間,眾仙紛紛后退。
  唯有鳳九歌立于原處,好像是釘在天地之間,風吹雨打巋然不動。
  他見到秦百勝這般姿態,不由雙目一亮:“你這招,難道就是劍仙薄青的五指拳心劍不成?”
  “不錯,正是如此。”秦百勝開口答道,“你準備好受死了嗎?”
  鳳九歌哈哈一笑,神色略帶出興奮:“好好好,妙得很。劍仙薄青乃是我靈緣齋的前輩,他升仙失敗,殺招遺藏也神秘消失。我們靈緣齋沒有得到,反倒是北原的蠱仙得到了手中。不過我從門派典籍中看過相關記載,這五指拳心劍仙道殺招,威力絕倫,鋒銳無當。據說,當初劍仙薄青大人創下此招,是有感于天地宏偉,升仙困難,心中盡是以一己之力,抵抗天地的勇氣和豪情。”
  “所以這一招姿勢相當奇特,用招之人面對天地,低頭閉目。看似服軟,實則是竭盡身心之力,醞釀出最犀利的反擊。用拳頭高舉頭頂,便可見劍仙薄青是多么的豪邁無雙,正所謂我命由我不由天,劍在心中,矢志劍道。”
  面對傳說中的殺招,鳳九歌一點都不緊張,反而侃侃而談。
  他身后的中洲蠱仙們,因此受到影響,心中的那絲驚惶紛紛散去,不由更加佩服鳳九歌的心性。
  “哼,你知道的倒是不少,看來是預感到失敗身亡的結果了。”秦百勝冷笑連連。
  鳳九歌搖搖頭,朗笑一聲:“這可巧得很。我自創一記音道殺招,靈感來源于某個時期。在修行的途中,我發現天地,面對天地,敬畏天地,感受自然浩瀚,察覺到自己的渺小和虛弱。這一招,叫做天地歌!天地是多么的寬廣,而人是多么的渺小。此歌就是借助天地之力,以無以倫比的威勢,鎮壓一切反抗!”
  一方是天地浩瀚之威,順其自然,雄渾萬丈。一方是以己逆天,劍道決意,一往無前。
  這兩招,簡直是針鋒相對。
  就是不知道,究竟是天地歌厲害一籌,還是五指拳心劍勝出一等?
  一時間,整個戰場的節奏都緩慢下來。
  眾仙的目光,都集中在鳳九歌和秦百勝的身上。
  甚至就連秦百勝的臉上,都涌現出一抹奇異的神色。他仍舊閉著眼眸,口中出聲:“哦?那這場對決真是有趣得很了。接好了,第一指!”
  ……
  光,照耀著天庭。
  亙古不滅。
  煉道蠱陣,形成的巨大光影,盤踞在半空中,已經完全不刺眼,光輝盡數內斂。
  “好,第一階段已經結束,所有的材料都被處理了。接下來第二階段,就是接引天意!”監天塔主視察了一番后,開口道。
  “接引天意……”滄水仙子口中喃喃。
  煉九生、碧晨天的臉上,也隨之涌現出一抹凝重之色。
  監天塔主繼續解釋道:“所謂天意,就是天地的意志!人有意志,天地也有意志。人和天地相比,渺小如蟻,卑微如沙,根本不值一提。天意就是修復宿命蠱,最重要的仙材。接下來我們主持這座煉道蠱陣,將極其漫長艱辛。因為我等都要抵抗天意,天意浩蕩,千萬不能被其摧垮,否則將受到極其嚴重的損傷,甚至死亡!在這個過程中,天庭也曾經損失過好幾位八轉蠱仙的。磨刀不誤砍柴工,接下來先輪替休息片刻,整理狀態。”
  “好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中洲,狐仙福地。
  一塊巨大如耕牛的羊肉,擺在方源的面前,血肉淋漓。
  方源坐著,伸出怪爪,抓捏一份,輕易撕扯開來,放入嘴中。
  血盆大口不斷咀嚼,片刻后,咕咚一聲,吞咽下去。
  一絲絲的血液,順著尖銳的牙齒縫隙,漫溢出嘴角。方源的臉上卻涌現出滿足的幸福神色。
  這羊肉可不普通,乃是巨角羊身上的肉。
  方源在北原時,活捉了一頭力道荒獸巨角羊,此刻正是利用吃力仙蠱,吞食其肉,增長自己身上的力道道痕。
  “我終究是力道蠱仙,力道道痕才是根本啊。”
  方源一邊吃,一邊回顧自己這次參加的瑯琊福地攻防戰。
  此戰中,方源首先檢驗了見面似相識殺招,瞞過了幾乎所有人,效果叫方源滿意。
  其次,他又在實戰中運用了星道殺招。
  星云磨盤、星蛇索、六幻星身、位星移。
  實戰和平時的練習大大不同,方源經過這次實戰,對這四道仙級殺招有了更深一層的領悟。
  當然,萬象星君的那份星道傳承中,絕不僅有這四道殺招。
  但方源目前,就只能用這四種。
  因為他只有星痕、星光、星芽三只仙蠱。這三只仙蠱輪番運用,作為核心,才有了四個星道殺招。
  萬象星君曾有還有第四只星道仙蠱,但因戰斗而毀。落到方源手中的,就只剩下三只。
  “我原本還想,通過力道仙蠱,利用智慧光暈,推算出一些仙道殺招,補齊自身短板。但這些星道殺招都挺不錯,暫時能應付著用,就不用浪費這個精力和時間了。”
  這一次的瑯琊福地攻防戰,讓方源對自身戰斗力又有了一層更加清晰的認知。
  “算上星道殺招,我的戰力已經穩定在六轉巔峰程度。單算攻擊方面的話,有萬我在,可以媲美七轉。不過要和老字輩的七轉蠱仙作戰,我還差得遠,只能盡量周旋。至于秦百勝,就更無法企及,這是準八轉,鳳九歌一樣的人物!”
  這一次戰斗,讓方源真正認識到了秦百勝的強大。
  正因為如此,整個攻防戰,方源出的力都較少,基本上在劃水。只有在最后關頭,才施他展出萬我大手印。
  這種情況下,高調就是找死。
  至始至終,方源都保留一份心神,時刻控制著定仙游。一旦事情不對,他就立即撤退。
  “秦百勝究竟是什么人?真正的實力居然這樣深厚!黑城、姜鈺等人、回風子這些人,怎么搞在一起的?秦百勝似乎是他們的首領,黑城在隊伍之中,黑樓蘭要報仇恐怕是無望了。說起來,瑯琊福地的水真的很深啊。”
  方源的前世記憶中,瑯琊福地可是抵擋了整整七波攻勢。
  但是到現在的第四波,就有一種抵擋不住的跡象了。
  究竟歷史的真相是什么?是不是方源自己帶來的影響,改變了瑯琊福地的處境?
  呈現在方源面前的,是一團厚重的迷霧。
  “我現在就算是完美狀態,面對秦百勝,尤其是那仙道殺招魂壓,根本毫無還手之力。真是弱小。”
  方源低頭望著自己的手,他的手沾滿羊血,血糊糊的一片。
  和秦百勝相比,方源就仿佛是這巨角羊,只能任人宰割。
  天地廣博,自然浩瀚。知道的越多,就會發現自己越無知。力量越強大,就會發現自己越軟弱。
  《人祖傳》中,有個記載很有趣。
  森海輪回脫離了父親人祖,只能留在平凡深淵里頭。
  她十分傷心,吃著果實也不再快樂。
  她每天都以淚洗面,哭泣不止,最終哭得累了,漸漸睡著了。
  在睡夢中,她迷迷糊糊地聽到一些十分微小的聲音,感到身上像是螞蟻在爬動。
  于是她睜開雙眼蘇醒,坐起身來,發現身上爬著一個小人。
  這個小人因為森海輪回的動作,立足不穩,摔倒在地上。
  “你是誰?天底下居然有你這么小的人?”森海輪回發現小人不足自己的手指頭大,感到十分好奇,一時間忘了哭泣。
  小人呆呆地望著眼前巨大的森海輪回,震驚過后,他仰頭大哭。
  “喂喂喂,小小的人啊,我都沒有哭,你哭什么?”森海輪回十分不解。
  小人一邊哭,一邊說道:“我是我們部族中體型最大的了,我常常因此而勇敢、驕傲、得意。今天我打算攀爬一座山,沒想到這座山居然是一個人。天底下居然有你這么大的人,我還是頭一次看到,忍不住就哭了!”
  幾乎每個探索成長的人,都會有這樣的心理歷程。
  看到的越多,越明白自己的弱小。有時候會感嘆天地的偉大,有時候會發現自己的目標是那么的遙遠,自己要達到目標,有一段自己曾經沒有認識到的漫長路程。于是心中迷茫、失措、氣餒、驚惶,甚至絕望。
  小人見到森海輪回時的痛哭,就可以理解了。
  “回想起來,前世的時候,我也曾經迷茫,‘痛哭’過。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。總有比我強大的存在,永生的目標太過遙遠高上,渺小的我,何以實現?”
  方源望著自己血糊糊的手掌,一陣失神。
  半晌,他忽的輕笑一聲,露出鋒利的獠牙。
  “還是太弱了。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,我都是那個想要去攀山的小人啊。”
  “不過……自身的渺小,不是停止追尋偉大的借口。”
  “只有懦弱和失敗者才會四處尋找借口。”
  “就算痛哭流涕,我也要繼續攀山,這才是人生的樂趣所在啊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伸出手掌,撕下一塊血肉,放入嘴中。
  獠牙利齒狠狠咬下,在他的嘴邊,溢出一縷鮮紅的血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