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240 入東海

兩個月后。塵↗緣↙文×學?網
  東海的某處。
  方源和太白云生默默地立在云頭,等候著鯊魔等人。
  正值夕陽落下,西方一大片的火燒云。腳下的大海,也被染成紅色。
  海浪陣陣,波濤在優雅的翻涌,映照在浪峰之上的霞光,又紅又亮。和天邊的火燒云交相輝映,美不勝收。
  “每當我看到這樣的美景,常常駐足而停,沉浸其中,嘆為觀止。”太白云生目光深幽,感慨著,“如今我也算是得道升仙之人,但更感覺到這片天地,廣袤自然之宏偉,叫人心生渺小之意,謙卑之感。人和天地相比較,真的是卑微。或許只有九轉蠱尊,才有資格和天地叫板罷,我是不成了。”
  方源哈哈一笑:“太白兄,你不可妄自菲薄。你可記得《人祖傳》中的小人故事,我們既然意識到自己的渺小,那就更應該變得強大。我們本來就是渺小的,只是從無知變得有知,你感到痛苦,是因為你在成長。”
  “星象子,你還是這么雄心萬丈。哈哈哈……”太白云生愣了愣,旋即朗笑起來。
  兩人正交談著,一位蠱仙從他們腳底下的海里,忽的升騰而出。
  “什么人?”方源斷喝一聲。
  “兩位大人勿怪,在下沙南江,正是被鯊魔大人派遣過來,專門接引二位大人的。”來者口中含笑,打招呼道。
  沙南江身形拔升,幾個呼吸之后,來到方源、太白云生二人的面前。
  他是一個六轉仙僵。
  身材矮壯結實,光頭上帶著一個銅箍,一對瞳仁冰藍,渾身皮膚如老樹,雙手雙腳都裸露在外,指縫之間都連著魚蹼,雙耳也呈現魚翅形狀,尖銳的耳尖一直延伸出腦后。
  方源掐動手指,算了算,忽道:“景藍游仙僵體?”
  沙南江臉上的微笑,隨之一滯,雙目緊盯方源,拱手道:“閣下便是智道蠱仙星象子嗎?果然厲害。我這景藍游仙僵體乃屬于自創,剛剛出關,世人不知。閣下輕輕一算,竟然就道破它的名號。”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方源笑道,“我可不智道蠱仙,我主修星道,智道只是兼修罷了。剛剛也只是瞎蒙胡猜,運氣好碰上罷了。”
  方源表現得很謙虛。
  太白云生始終旁觀,肚中暗笑。
  這位沙南江,太白云生也是頭一次見面。正因如此,才有了剛剛一幕。
  沙南江動用仙道殺招,偷偷潛伏過來,到了方源、太白云生二人的下凡的海面,其蹤跡才被方源道破。
  這是沙南江手段委婉的試探。
  而很快,方源也還以顏色,稍稍推算,就算出沙南江仙僵之體的名號。
  蠱仙交際,終究還是以實力為根本。一番彼此之間的試探,贏得了雙方的尊敬。
  沙南江再不敢有絲毫大意,臉上呈現出鄭重之色。
  他對方源點點頭,神態恭謹,接著目光轉向太白云生:“兩位,請緊跟著我,鯊魔大人一行,已經在攻打玉露福地了。”
  片刻后,三人迅速穿梭海水,在海底中見到一處門戶。
  此門呈現圓形,顏色清淡,宛若淺玉雕琢而成。一片水晶珠子串起的門簾,擋在淡玉門戶前面。
  方源雙目不免涌出一抹好奇之意。
  他絕不會認為,這片突兀的門戶真的是玉石打造。
  這扇門是玉露福地的門戶,只是顯化出的外形,本質上是玉露福地和外界溝通的橋梁。
  門戶對福地、洞天這種小天地,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。
  一旦關起門戶,仙竅世界就成了一個密封的小天地,和外界隔絕往來。仙竅之外的其他蠱仙想要進來,難比登天。
  可以說,門戶是攻略福地洞天的第一道難關。
  當初仙鶴門的鶴風揚和蒼郁仙子聯手,進攻方源的狐仙福地。為了克服門戶之關,就利用方正,利用血道手段,為其定位。只有定位之后,他們才進入了狐仙福地。
  秦百勝一行人,進攻瑯琊福地,也是利用了毛民蠱仙內奸的魂魄,進行定位,才能進入瑯琊福地當中。
  所以,就算方源不為了血神子捉拿方正,也會為了今后狐仙福地的安危,斬除方正。這樣一來,就沒有定位方法。就算知道狐仙福地落地的準確位置,就算能打得空間破碎,也不能貫通福地內部。
  三人來到淡玉門戶面前,沙南江催動蠱蟲,水晶門簾掀起,門戶緩緩打開。
  “二位,請進。”沙南江邀請道。
  太白云生見此,不由笑道:“貴盟手段厲害,已經直接控制了門戶。”
  沙南江輕聲一笑:“太白閣下有所不知,自從兩個月前的那場失敗后,鯊魔大人回到僵盟總部,不惜耗費大量的門派貢獻,邀請了一位智道七轉仙僵出手。如今已經攻破了消仙散**的關卡,深入其中。這扇門戶也在一個月前,被我盟徹底掌控。”
  方源和太白云生點點頭,一齊踏入玉露福地。
  進入福地之中后,他們并未見到玉露福地的真正容貌,而是置身在一處天地渾白的冰寒世界中。
  “這是消仙散**之后的第三關,名為冰雨凍土的戰場殺招。每隔半個時辰,就有下一場聲勢浩蕩的冰雨,同時亦有雪怪攻伐。鯊魔大人一行,正在前方不遠處呢。”沙南江主動介紹道。
  “冰雨凍土……”方源輕聲喃喃,目光四下打量,對這個戰場殺招流露出濃重的興趣。
  他現在因為增添了星道方面的戰力,導致原先的短板已經補齊。
  不管攻防、進退、偵察、治愈,都已經沒有明顯的弱點。
  就偵察方面而言,方源也有仙道手段。不久前,沙南江能被方源識破蹤跡,也是這個星道仙級偵察殺招立功。
  他現在的戰力,已經穩定在六轉巔峰。如果使出萬我來,就可形成七轉戰力。
  方源現在獨獨缺乏的,就是戰場殺招。
  若是他有戰場殺招,早就可以秘密斬殺一位北原僵盟的仙僵成員,再頂替身份,偽裝混入進去了。
  為此方源找黎山仙子幫忙,黎山仙子推脫不幫。
  方源苦思冥想,他也是精明,想了一個以退為進,舍近求遠的主意,從東海僵盟總部這邊做突破口。
  所以,他這次以普通星道蠱仙星象子的形象和身份,和太白云生來到東海,刻意接近鯊魔等人。
  “太白兄,咱們又見面了。哈哈哈!”片刻后,眾人相見,鯊魔表現得相當熱情。
  他拍了拍太白云生的肩膀后,又將目光轉移到方源的身上:“閣下便是太白兄在信中提及的至交好友星象子?既然是太白兄的好友至交,那就是我鯊魔的好友。”
  “山野散修,愧不敢當。”方源含笑謙虛。
  他一身寬大藍袍,須發如雪,皮膚卻如嬰兒般紅潤細嫩,顯得仙風道骨。說實話比太白云生有賣相多了,讓人乍見之下,不禁心生好感。
  鯊魔夫人蘇白曼則道:“星象子切莫謙虛了,聽聞閣下有不錯的智道造詣,可否現在一顯身手呢?”
  方源抬起眼,望過去。
  眼前的蘇白曼,縱然是仙僵,但也可見曾經的明媚美麗。
  美人鄉,英雄冢。難怪使得鯊魔也不惜轉身為僵,犧牲大好的修行前景,陪伴蘇白曼了。
  當即,方源也不猶豫,應承下來:“那在下就勉強稍試,不當之處,還望海涵。”
  “星象子閣下盡管出手便是,就算失敗,也無人會怪責你的。”鯊魔立即道。
  他性情兇惡,平時都是拿冷眼看人,首次見到方源,卻態度溫和,顯然是看在太白云生的面子。
  更準確的說,是看在太白云生擁有人如故仙蠱的份上。
  方源便抬起頭,細心打量周圍。
  眼前這片天地,堪稱冰天雪地,潔白一片,不愧是號稱準福地的戰場殺招。
  方源暗中催動仙竅內的諸多智道蠱蟲,當著眾人的面,使出好些智道偵察殺招。
  但卻不見絲毫破綻,整片戰場渾然一體,方源找尋不到突破口。
  不過方源也不著急,雖然這兩個月來,他勤學苦練,將眾多智道手段操練得相當純熟,但眼前的戰場殺招可不簡單,乃是玉露仙子所設。
  玉露仙子可了不得。
  她來歷非凡,師承樂土仙尊。這一脈可謂是人族歷史中,戰場殺招第一的傳承!
  玉露仙子設下的戰場殺招,自然非同小可。
  “好厲害!這戰場殺招,和玉露福地完全一體,似乎借助了福地中的道痕布置出來。這種手段,可比瑯琊福地先進多了。”
  方源觀察良久,漸漸發現一些奇特之處。
  瑯琊地靈不敢在福地中,鋪設戰場殺招,對戰秦百勝一行強敵時,也只用了十二波云迷瀾蠱陣。瑯琊地靈就是害怕鋪設戰場殺招,形成的短暫道痕,對福地大有損傷。
  事實上,當今修行界,絕大部分的蠱仙也不敢在福地、洞天里,施展戰場殺招。
  戰場殺招的短暫道痕,一旦和仙竅小天地的道痕沖突,輕則戰場殺招失敗,蠱仙受到反噬,重則道痕排斥,激發出恐怖的傷害,能讓福地毀滅,蠱仙當場身亡。
  這就和煉蠱反噬,一樣的原理。
  但玉露仙子不愧是戰場殺招的大能,直接克服了這個弊端,手段之玄妙先進,超出方源的想象。更把瑯琊地靈這種老古董,甩到八里大街之外去了。
  方源暗暗羨慕并且期待:“我若能得到玉露仙子的傳承就好了。就算只得一份適合自己的戰場殺招,也是很妙的事情啊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