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241 冰雨凍土

戰場殺招冰雨凍土中,方源輪番運用智道手段,不斷進行推算。塵×緣?文?學?網
  冰雨凍土是借助玉露福地中的道痕,并非是臨時道痕,所以更加麻煩。
  鯊魔等人,不能暴力摧毀這個戰場殺招。摧毀了它,就等于破壞了玉露福地本身的道痕,這會對玉露福地造成難以挽回的損失。
  這就相當于:秦百勝搶奪煉爐仙蠱屋,使得瑯琊福地道痕銳減,損失慘重。
  鯊魔等人攻略玉露福地,就是為了里面的傳承和資源。而且暴力摧毀戰場殺招,需要十分強大的仙道攻伐殺招,相應的,這對仙元的損耗也極其巨大。
  考慮到成本收益,鯊魔等人面對冰雨凍土戰場殺招,只有正面破解一途。
  好在這片玉露福地是無主福地,地靈存在與否還是未知數。方源身邊又有眾多蠱仙護衛,給了他十分寬松的研究和破解的環境。
  方源雙眼微微瞇起,瞳孔中星光綻射。
  此刻他的腦海中,無數的星念此起彼伏,不斷旋轉碰撞,極速演算。
  這次推算冰雨凍土殺招,方源可謂竭盡心力!
  一來,研究這種優秀的戰場殺招,可以給方源帶來許多知識和靈感。
  方源就算得不到適合自己的戰場殺招,那么這些知識和靈感,就是方源自創戰場殺招的堅實基礎。
  二來,方源進入東海,此行的計劃,是要加入東海僵盟總部的。
  他和鯊魔等人是第一次見面。正要展現出自己的價值,讓鯊魔等人刮目相待,幫助他順利加入東海僵盟總部。
  在急速的思考推算中,時間過得很快。
  “時間快到了,不久后就要再下冰雨,還有雪怪形成,攻殺過來。星象子閣下還需要多久?”鯊魔一行人中,一位蠱仙不耐煩地問道。
  他是卜單,東海僵盟中的蠱仙成員。
  他不是仙僵,是個大活人。但混得凄慘,加入東海僵盟之后,地位也不高。
  因為他具有一些智道造詣,被鯊魔屢次帶入玉露福地,參加攻略計劃。
  方源未出現時,卜單就是隊伍中唯一的半個智道蠱仙。
  星象子的出現,危及了他的地位和利益。
  若方源推算出了成果,豈不是顯出了他的無能?
  見方源久久沒有進展,卜單終于忍不住開口,隱隱向方源施壓。
  其他蠱仙,其實也一直關注著方源的表現。
  卜單問出了他們的心聲。
  方源輕聲一笑,卻是沒有強撐顏面,而是直接道:“慚愧!這戰場殺招十分玄妙,我參詳了半天,也只摸清一些皮毛。”
  事實上,這戰場殺招冰雨凍土,不愧是出自八轉大能玉露仙子之手。
  方源輪番用了許多智道手段,根本沒有任何進展!就像是面對一個巨大的烏龜殼,給人一種無從下手的強烈感覺。
  “這樣啊。”蘇白曼嘆息一聲,語氣失望。
  方源也不愿意就此放棄:“再給我一段時間,我再繼續推算一番。”
  鯊魔點點頭,口中說道:“星象子盡管全力推算,這次攻勢我們來替你擋著。”
  同時,鯊魔心中卻是另一番思考:“星象子被太白云生大力推崇,但現在看來,似乎并不如信中所言。唉,上一次遇到戰場殺招無盡空元,不得不耗費巨大代價,請出僵盟中的七轉智道仙僵出手。我在玉露福地上面已經投去太多錢財,必須省吃儉用。若是這星象子真能破解了這片戰場,那是最好不過的了。”
  這么一來,其余蠱仙看向方源的目光,也不再那么期待了。
  卜單冷眼旁觀,心中暗笑:“以前的戰場殺招,我至少尋出背后隱藏的蠱蟲。但這次的戰場殺招,卻根本毫無線索。我倒要看看,你怎么找得出突破口來?”
  果然片刻之后,這片戰場的天空中,下起了細細綿綿的冰雨。
  這些雨滴,都是一根根的冰針。
  與其說是下雨,倒不如說是漫天的冰針,刺透長空,向方源等人暴射而來。
  蠱仙們紛紛撐起防御手段。
  卜單沒有仙蠱,被鯊魔的仙道防御照顧。
  被鯊魔照顧的,還有方源。
  千萬的冰針射下,被光罩擋住,因為冰針速度極快,竟然在光罩上擊打出了一點又一點的火星。
  方源心念一動,施出星云磨盤,自己鉆了進去。
  他可不會將自身的安危,建立在他人的手上。
  見到方源使出仙級防御殺招,其余蠱仙的目光紛紛一亮,態度隱隱有些微妙的變化。
  方源能使出仙道殺招,必然是擁有仙蠱。
  一位能擁有仙蠱的蠱仙,在東海蠱仙界中,就足以讓人不容小覷了。
  不是所有的蠱仙,都能擁有仙蠱的。事實上,大多數的六轉蠱仙,只能用凡道殺招,苦求仙蠱而不得。
  雨勢漸大,冰針轉變成了威力更強的冰鏢。
  冰鏢劃破長空,發出咻咻咻的尖銳長音。
  蠱仙們聯合防御,一絲不茍地維持著防御,神色嚴肅地暗中算計著自家仙元的耗費。
  “咦?這戰場發動攻勢之后,就起了變化,出現了小小的破綻,可以供我鉆營了。再不像之前,一點頭緒都沒有。”方源心頭微微一震,涌出一股驚喜之情。
  他手上動作,立即增快了兩倍有余。
  時而施展凡道殺招,時而拋出智道凡蠱。
  這些殺招、凡蠱,擊打在空中,或是火煙升騰,或是雷音爆炸,或是一團碧綠酸液,四下飛濺。
  方源正用各種手段,試驗這個破綻。
  不過效果卻很是不佳。
  這時冰鏢雨,已經變成了冰錐暴雨。
  蠱仙們的仙元消耗的速度,因而急速增長。
  吼!
  一聲巨響,一頭高大的雪怪,從充斥視野的滿滿冰雨中,橫沖直撞地奔殺過來。
  雪怪是雪人的獵物。吞食雪怪的血肉,雪人們能加速繁衍,甚至延年益壽。
  三丈高的雪怪,可戰三轉蠱師。四丈高,就有四轉蠱師之能。五丈高,就有五轉蠱師的恐怖戰力。
  但此時出現的這頭雪怪,卻是高達六丈。
  這是荒獸級的雪怪,不可小覷。
  “盡量不要打殺,這些雪怪就算戰死沙場,也會旋即復活,十分討厭。”蘇白曼連忙開口提醒道。
  方源心中一凜。
  “殺不死的雪怪?這還怎么打?”太白云生亦是動容。
  “放心,時間一過,這些雪怪就會自動消散。等到下一次冰雨,它們又會出現。”鯊魔解釋道。
  在鯊魔左手邊的一位蠱仙,則半是憂愁半是感嘆地道:“這個冰雨凍土戰場殺招,已經有了輪回戰場的味道了。玉露仙子師承樂土仙尊,恐怕已經得到了一些輪回重生的奧義。”
  吼吼吼!
  一只又一只的雪怪,接二連三地出現,讓鯊魔等人防守頓時變得艱難起來。
  雪怪的沖擊,勢大力沉,且不缺乏靈動。
  蠱仙們顯然不愿意硬抗,不停地出手,使出種種仙道殺招,打斷雪怪的沖撞,拖延它們的速度。
  方源臉上喜色更濃。
  雪怪的出現,讓他察覺到,這片戰場殺招的破綻更大更多了。
  “有戲!”方源暗暗為自己鼓勁。
  他得到智道傳承的時間有限,智道境界也是普通中的墊底,盡管勤學苦練得很,沒有任何的懈怠和放松。但這種東西,終究還是需要時間去不斷積累的。
  說方源是個半吊子,這絕對是大大的過獎了。說方源是一位智道新手,也不為過。
  但現在,這個智道新手卻要去破解冰雨凍土殺招。打個比方,就像是地球上,小學生去做高中生的數學題一樣。
  方源緊緊抓住自己發現的破綻,有的放矢,手上速度越來越快。
  終于,在他推算之下,他發現了一只蠱蟲。
  這是一只凡蠱,和其他不知具體數量的凡蠱以及仙蠱,組成了戰場殺招冰雨凍土。
  “去!”方源心念一動,一條星蛇索倏地飛射而出,迅速地將這只凡蠱纏繞。
  不過就在方源要將這只凡蠱拖回來研究的時候,這只凡蠱卻及時自爆掉了。
  星蛇索撈了空,只能再回到方源的身邊。
  這番動靜,自然引起了其余蠱仙的關注。
  因為這只凡蠱的毀滅,冰雨瞬間減弱了許多。
  “他居然真的找出了破綻?”卜單吃驚不已,他也曾經在攻勢發起的時間,去尋常破綻,但毫無建樹。
  卜單的智道傳承太過殘缺、低級,手段有限。
  反之方源得到的傳承,卻是極其優秀,來歷非凡。打造出了許多強大的智道蠱仙,上一任更是北原當今智道第一的東方長凡。
  依憑方源的實力,仍舊能夠找出冰雨凍土的破綻,可見他的這份智道傳承是多么的優秀。
  “好!”鯊魔大贊。
  但話音剛落,眾仙頭頂上的暴雨,陡然密集了兩倍!
  嘩嘩嘩!
  大雨傾盆,冰錐銳利,打壓得蠱仙們都有一種抬不起頭來的壓迫感覺。
  “星象子,你究竟干了什么?”卜單立即抓住良機,喝斥起來。
  方源心中也是一驚,他知道自己魯莽了。就算發現了組成戰場殺招的蠱蟲,也不能隨意破壞,否則會引發更強大的攻擊力量。
  但很快,方源又暗喜。
  這只凡蠱毀掉之后,戰場殺招冰雨凍土的破綻又多了兩處。
  這下子,破解戰場殺招的希望,又增添了幾分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