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242 陷害

很快,依靠腦海中的星念不斷推算,方源又找出了幾個蠱蟲隱藏的位置。塵?緣?文↘學→網
  這些位置,自然是偵察手段發現不了的。
  “一、二、三、四,總共有四處地點,有蠱蟲隱藏著,但都是凡蠱。隱藏的真是巧妙,就算是我有星道仙級偵察殺招,也觀測不出。”
  有了上一次的經驗,方源沒有直接出手,將這些凡蠱都施以毀滅。
  他按捺不動,繼續觀察,不斷推算。
  “好險!”很快,他心中一嘆,發現了一處危險。
  這處地方隱藏的凡蠱,是在戰場殺招組成中一個比較關鍵的地點。
  起初推算時,方源發現,只要滅了這蠱,就能將此次的冰雨雪怪的狂暴攻勢,銳減五六成的威力。
  但之后又推算,方源這才有更多發現:若真是滅了這蠱,可就糟糕了。這次的攻勢的確會威力暴降,但下一次攻勢發動的時間更早,并且威力上漲近兩倍!
  此次攻勢,鯊魔等人已經防守得頗為艱難。
  冰雨持續不斷,造成仙元不小的消耗,仙僵們都大感頭疼。
  六丈多高的雪怪則層出不窮,蠱仙們絲毫不敢有任何的大意。
  “若是攻勢暴漲兩倍,恐怕會出現上古荒獸級的雪怪!”方源暗自心驚,這破解戰場殺招風險的確很大,稍不留意,就會偷雞不成蝕把米。
  而且這還只是破解凡蠱,這些凡蠱處于整個組合的外層。若是對付內層蠱蟲,方源若是破解手法不善,還會受到強烈的反噬!
  方源繞過這處要害位置,繼續針對其他方位,進行試探。
  時間匆匆流逝,方源遲遲沒有進展。
  “這已經是第四次攻勢了。唉……還要支撐多久?”一位仙僵成員嘆息著,他參與此次攻略,前后消耗的仙元總量讓他心疼不已。
  “如今這局面,就是消耗再多仙元,不見起色又有什么用呢?”卜單意有所指地道。
  鯊魔等人都有些心浮氣躁,注意力轉向方源身上。
  他們和星象子是首次見面,不知道方源的智道實力。卜單已經是不行了,現在將破解戰場殺招的重擔,交給這個初次見面的陌生人身上,究竟靠譜還是不靠譜?
  “星象子大人,從剛剛開始到現在,你就一直用著凡道手段去試探。你看,目前這情勢雖然談不上危急,但也說得上艱難。你何不用仙級智道手法呢?你放心,按照規矩,你這一次的仙元消耗,事后會有仙元石的定量補貼,你不必忌憚損失。”卜單又說道。
  方源皺起眉頭。
  卜單用意陰險,一而再,再而三地挑撥。
  仙僵的困窘,方源心知肚明,仙元都得之不易,向來珍惜。
  如今損失較大,又不見進展,就算是鯊魔也是沉默,蘇白曼嚴肅,其他仙僵的焦躁心情,完全可以猜想。
  卜單對方源的針對,方源可以理解。但理解歸理解,這種挑撥的行為,簡直就是在方源的后背捅刀子。
  當即,方源深深地瞥了卜單一眼,然后他暗中操縱推杯換盞蠱,傳信給太白云生。
  太白云生立即配合,開口道:“卜單你急什么?鯊魔大人都說了,撐過這場攻勢,給星象子爭取時間。現在這場攻勢,才進行了一半,你是想臨戰脫逃?還是嫌自己奉獻得太多?”
  卜單臉色驟變,委屈地叫道:“小的哪敢啊,太白云生大人是誤會小的了!”
  他心知太白云生是鯊魔眼前的“紅人”,看鯊魔對待太白云生的溫和態度,明眼人都知道。
  況且太白云生擁有非同一般的珍貴仙蠱,是治療能手,更不能得罪。
  “好了,都別吵了。”鯊魔維持局面,又看了一眼方源,“咱們已經經歷三場攻勢,也不差這第四場。”
  方源感受到鯊魔看他的目光,心中不禁一沉。
  看來鯊魔這群人,對自己也不大看好啊。
  這怎么能行呢?
  方源深知第一印象的重要性,他還要借助鯊魔這邊,讓他加入東海仙僵總部呢。這第一次出手就失敗的話,給鯊魔造成深刻印象,以后就難辦了。就算今后體現出了價值,落到鯊魔的心中,也是要打折扣的。反之,這一次成功了,就算今后有些失敗,在鯊魔看來,卻是情有可原,誰沒有失敗的時候呢?
  “聽鯊魔的這般語氣,看來第五場攻勢來臨之前,他是不想再逗留這里了。畢竟攻略此地,也要考慮成本問題。也罷!”
  方源心中琢磨了一下,終于下定了決心。
  他忽然出手,打向之前的那只蠱蟲。
  波的一聲輕響,蠱蟲破碎。
  “又一只蠱蟲!哈哈。”太白云生配合默契,立即笑起來。
  鯊魔等人的臉上,也不由地浮現出了一抹驚喜之色,士氣微微上漲。
  卜單悶聲不吭。
  太白云生在方源的指示下,卻不放過他:“怎么樣,卜單?手段不在仙凡差別,只要有效果就行了。”
  卜單連連點頭,臉上堆笑:“太白云生大人說得是,是小的我先前太急躁了。”
  他倒是深諳進退之理,沒有硬抗,而是慫了。
  很明顯,這種小人比硬抗之人,更難以對付。
  太白云生繼續道:“你們不太了解,但我和星象子兄臺交往很久,知道他的智道手段是頗為厲害的。”
  太白云生表現出了為好友撐場面的仗義。
  這時,方源做出一副大有斬獲的樣子,緊接著開口:“呵呵呵,終于是讓我攻破了一處要害之地。這次的發現,令我破解戰場殺招的把握,大大增漲了!”
  “是嗎?”蘇白曼眼中一亮,有些將信將疑。
  但很快,事實勝于雄辯。
  有仙僵叫道:“你們快看,這天上的冰雨忽然減弱了很多,許多荒獸雪怪都不攻自潰了!”
  眾仙們紛紛驚喜過望,看向方源的目光,改變了許多。
  太白云生的話,眾人只是聽聽,但現在耳聽為虛眼見為實,眾仙的態度一下子改變了許多。
  “或許這個星象子真的能破解了這處戰場殺招?”
  “之前卜單束手無策,他一到來,就連破兩只蠱蟲。更將戰場攻勢銳減一半。”
  “看來他的智道造詣,的確比卜單深厚。不得不承認,這北原來的蠻子是的確有一手的。”
  眾人的心中,紛紛涌起希望。
  卜單滿臉堆笑,心中卻是十分陰郁。
  方源的出色表現,越發襯托出他的無能。
  卜單十分不甘,再次動用自己的智道手段,觀察這片戰場。
  這一觀察,他頓時心頭一震,無限歡喜起來。
  原來方源破解了兩只凡蠱,又在這戰場攻勢發起的時間里,依靠卜單的能力,也發現了一兩處破綻。
  他連忙暗中推算,這也是他聰明的一點,再沒有成果之前,他按捺不發,默默積蓄反擊的力量。
  方源暗暗將觀察卜單的目光收回,再次考察眼前的戰場殺招。
  毀掉那只凡蠱之后,就好像被揭開了一層面紗,冰雨凍土戰場殺招又顯露出了六七處破綻出來。
  但方源一點開心都沒有,心情頗為沉重。
  這六七處破綻,得來的代價,未免太過高昂。
  短時間內,鯊魔等人被瞞在鼓里,等到下一場攻勢來臨,他們就知道苦痛了。
  方源繼續推算,腦海中的星念已經耗去上萬之數。
  戰場攻勢漸漸停歇下來,鯊魔等人吐出一口濁氣,防御的壓力很是沉重,如今撐過第四場攻勢之后,他們壓力大減,但仍不放松心中的警惕。
  方源的進展也有不少,但他始終沒有動作。
  他甚至連之前試探的種種手段,都不發揮出來。而是直接盤坐于空,閉上雙眼,進行全力推算的樣子。
  實則他心中卻在思考:“這戰場殺招用于福地防御,有利有弊。最大的弊端之一,就是戰場殺招自成臨時天地,號稱準福地。在這里面可以動用凡蠱、凡道殺招,不像福地中直接禁錮凡道手段。不過總體而言,還是利大于弊的。這一個個的戰場殺招,大大拖延了攻略的速度,直至目前為止,鯊魔等人都還未見過玉露福地的真正面貌。而且就算能用凡道手段,進攻的蠱仙們卻節約不了多少仙元。因為戰場攻勢一經發動,強猛的烈度,只得讓蠱仙們動用仙道手段攻伐進退。”
  “若是能在這玉露福地中,獲知一些戰場殺招,并且可以借助福地本身道痕,構建出這一層層的戰場殺招,就很妙了。將來我搬遷星象福地,可以靠這種手段,形成一道道的防線。狐仙福地也可以用到,以免未來某天,狐仙福地忽然受到攻擊,這些戰場殺招防線,便可以給我爭取充分的時間,轉移福地的資源。”
  因為害怕干擾了方源的推算,鯊魔等人始終保持著沉默。
  方源之前的表現,讓他們多了許多等候的耐心。
  殊不知方源一副推算的樣子,實則根本就是在胡思亂想。
  此刻場中最為焦急的,不是方源,也不是擔憂方源的太白云生,更不是鯊魔等人,而是卜單。
  卜單急啊。
  他不甘心就這樣被星象子壓過一頭,之前沒有發現破綻,束手無策也就罷了,現在發現破綻,有了線索,他暗中拼盡全力推算。
  時間流逝大半,方源遲遲不見動靜,卜單卻是發現了一處地方,隱藏著凡蠱。且這凡蠱剔除之后,危害極小,是破解戰場殺招的有效進展。
  卜單的確有點本事,若非如此,鯊魔也不會一直帶著他攻略玉露福地了。
  有了這個發現,卜單暗中振奮不已,心中對自己道:“卜單,你果真是好樣的!”
  他倒也穩重,沒有立即出手,而是先觀察方源。
  方源始終閉眼盤算,不見動靜。
  卜單等候片刻,越發不耐,眼珠子滴溜溜地轉。
  他原本是想等方源束手無策,他在出手,狠狠地打方源的臉一次。但很快他又想到:萬一星象子也發現了這處破綻,怎么辦?
  終于,他決定出手。
  “鯊魔大人,小的有進展了!且看!!”卜單忽然開口,一邊說著,一邊動手,將那處隱藏的凡蠱擊毀。
  鯊魔向他點點頭,卜單到底是僵盟中的自己人,比起星象子這個外人,鯊魔當然更樂于見到卜單的良好發揮。
  蘇白曼淺笑一聲:“有二位的幫助,看來破解戰場殺招指日可待了。”
  但這時方源卻陡然睜開雙眼,臉色變得十分難看:“不好!”
  “不好在何處?”太白云生配合無間。
  方源道:“這凡蠱不能滅啊,它就像是一個陷阱,滅了它,反而會增漲戰場的攻勢啊!!”
  方源垂首頓足,十分懊悔惱怒,痛心疾首的樣子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