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243 顛倒黑白

“什么?”諸位仙僵聽到方源的話,不禁失色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
  “你、你、你放屁!”卜單更是急火攻心,惱羞成怒。
  鯊魔瞇起雙眼,望著卜單,又望方源,臉色沉下來:“這到底怎么回事?”
  卜單氣得牙根發癢,立即道:“鯊魔大人,我敢用自己多年的名聲擔保,這次動手根本沒有任何不妥之處。”
  “這星象子看著一副好皮囊!”卜單手指著方源,“實則是個心胸狹窄,嫉賢妒能的小人啊。他定是見我有所表現,自己被比了下去,才出言誣告。請鯊魔大人,諸位同僚明鑒。”
  “星象兄的本領,我最清楚不過!依我看,你才是小人!”太白云生氣極,當即冷喝駁斥。
  “都住口!”眼看局面要亂,鯊魔及時低喝一聲,轉頭面向方源,“星象子,你怎么說?”
  方源苦笑一聲:“我沒有什么好說的。”
  見他竟然這副態度,蘇白曼不由微挑眉頭。
  但方源旋即又道:“不過我又一問,想請教卜單閣下。”
  方源絲毫沒有動怒,風姿十足,和卜單面紅耳赤的罵街,形成鮮明的對比。
  卜單見方源這種姿態,更加嫉恨厭惡,冷哼道:“你有什么好問的?”
  方源淡淡一笑,盯著卜單,激將他道:“我若問你,你敢據實回答嗎?”
  卜單咬牙,心知這是方源的激將之計,但此時此刻他早已經下不來臺,梗著脖子嗆聲道:“你問!”
  方源嘆了一口氣,一副“我想與世無爭,但奈何有人與我為難”的樣子:“我只問你,這冰雨凍土戰場殺招,如今有幾處蠱蟲隱藏之處。”
  鯊魔等人的目光,旋即緊盯卜單身上。
  卜單心中咯噔一下,張了張嘴,想要說話,卻最終只是伸出舌頭,舔了舔嘴唇。
  方源這個問題,簡直像是一柄利劍,直接插在卜單的心臟!
  卜單之前只是發現了一處隱藏蠱蟲的地方,推算之下,覺得沒有不妥之處,就動手除掉了這個點。
  現在這蠱蟲剛剛除去,戰場殺招的運轉一定會多出一些之前沒有的些微破綻。
  但卜單要想從中推算出,其余蠱蟲隱藏地點,卻是需要時間的。
  卜單當然也想過虛報,但下一刻他就自己否決了這個蠢透了的想法。
  因為這個東西,很好驗證。
  你指出的某個蠱蟲隱藏地點,你就出手干掉它,讓大家看看。
  事實勝于一切雄辯。
  卜單啞口無言,下意識捏緊了雙拳。
  但很快,他就想通了,這種事情虛報不得,只得大聲地回應道:“你要求教我,那我就滿足你。給我一段時間,我推算出來,再來指教你。”
  眾蠱仙自有城府,聽了這話,神色不變,但暗中卻是在搖頭。
  卜單的狼狽模樣,印在眾仙的心中。
  這些蠱仙當然不是笨蛋,自然明白,卜單的話明顯底氣不足。星象子將卜單問得有些原形畢露。
  太白云生則憐憫地看著卜單,心中感嘆:“就你這樣,也想和方源斗?”
  方源早知卜單如此回答,此刻哈哈一笑:“卜單閣下想必是只推算到一個點了。但這個點隱藏的蠱蟲,其實只是一個陷阱。你若能再繼續推算,耐心一點,興許就會發現更多的破綻,算出更多的隱藏點。這樣一來,你也許就能明白,自己這舉動是多么的魯莽了。”
  “哦?”卜單嘴角一扯,他早已想好說辭,此時立即刁難方源道,“那你倒是向大家說說,我這舉動,是怎么不妥了?怎么引發后患了?這個點又是怎么樣的陷阱了?哈哈,你可要好好答,蘇白曼大人手中可有測謊的手段。”
  這個點,當然不是什么陷阱。
  方源自然回答不出。
  不過方源早已準備了應對,他輕輕一笑:“我這智道傳承,獨門手段,怎么可以泄露?卜單你好打算,好生精明,是想偷師我的智道手段嗎?”
  “放你娘的屁!”卜單旋即大怒。
  卜單屢次出言不遜,方源也不著惱,看了一眼仙僵鯊魔。
  只見鯊魔緊緊皺著眉頭,只是旁觀,靜候方源、卜單二人爭辯出結果。
  方源看了這一眼,便知道鯊魔心中還是偏向卜單的。
  這絲毫也不奇怪。
  鯊魔、卜單畢竟都是僵盟的成員。而且鯊魔、卜單合作了這么多次,相處的時間這么久。
  有句話,叫做疏不間親。方源只是和鯊魔第一次見面,屬于陌生人。而卜單和鯊魔的關系,就親近得多。
  方源便哈哈一笑,臉色陡然一擺,輕蔑地看向卜單,不屑地道:“跳梁小丑,今天本人就好好給你上一課。你且看好了!”
  說著,方源并指如劍,連連指劃。
  一點點星芒,從他手指尖飛出,飛到空中,或遠或近,懸停下來。
  “這里,這里,還有這里等等,都有隱藏的凡蠱。諸位若是不信,大可依我之言,一一嘗試。譬如這處,要用炎道攻勢才會毀掉蠱蟲。再如那處,需要用冰道手段使其顯形,再用閃電霹靂直接碎滅蠱蟲。還有這里,要想毀掉隱藏的凡蠱,必須得等到下一波攻勢發起,才能摧毀。”
  方源言之鑿鑿,星點停在半空中,多達**個。
  眾蠱仙都是明白人,方源指出這些隱藏蠱蟲的具體位置,還將如何毀滅蠱蟲的方法,詳細說出。直接擺明了,不怕你們去驗證。
  這種強烈的自信,讓人不得不去相信。
  卜單瞪圓了雙眼,卻不知道反駁什么。他急躁起來,擼起袖子,不信邪地要動手:“我倒要看看,你所言真假。”
  “慢!”方源卻擺手,阻攔他。
  卜單早已下不來臺,聞言驚喜交加,面上卻冷笑起來:“怎么,星象子,你怕了?”
  方源嘆了一口氣,看了卜單一眼,給人感覺就像一位長者看待淘氣搗蛋的孩子,差點沒把卜單再激得跳腳。
  方源旋即開口:“這隱藏蠱蟲的地方,當然各個屬實,不怕任何人去驗證。但這些點,卻不能擅動啊。就像你剛剛毀掉的那只蠱蟲一樣,很多都是陷阱,有一些相互聯系,哪怕觸動一下,都會影響整個戰場殺招,讓我等智道推算的結果面目全非,還得重頭開始推算。我給諸位指出的這些點,背后牽扯很深,我一時也無法推測出究竟哪只該動,哪個不該動。”
  說完這番話,方源又面向仙僵鯊魔,行了一禮道:“鯊魔大人,真是抱歉,這是我能力不足啊。”
  見方源如此謙虛,簡直是無聲的諷刺。卜單眼皮子直跳,恨不得當場跳起來,將方源的白胡子扯掉,將方源的一身的蔚藍寬袖長袍撕成破爛,恨不得將方源踩在腳底下,將方源這張嬰兒般紅潤干凈的臉,踏在污泥當中。
  但他當然不可能這么做,因為鯊魔在對方源還禮。
  方源剛剛說話,對鯊魔施禮。
  站在鯊魔這個角度,他是首領,自然要有風度。
  再說星象子是太白云生的好友,是后者帶領過來的。星象子向鯊魔行禮,鯊魔怎么可以不還禮呢?
  僵盟可是正道,雖然成員來源廣泛,甚至有很大一部分乃是魔道出身。但既然已經加入僵盟,就要有正道的規矩和風范。
  而且鯊魔聽到兩人的辯論,心里也有數了。
  在他看來,星象子的智道造詣,比卜單要高出一籌。對于這樣的人才,尤其是自己今后攻略玉露福地,要借助的人才,鯊魔當然要還禮。
  還禮之后,鯊魔開口,語氣很是客氣:“星象兄的一番話,叫我獲益良多。不知接下來,該如何是好呢?”
  鯊魔是七轉修為,雖是仙僵,但卻也是東海知名強者。他主動和六轉的星象子稱兄道弟,在場的人聽了,都覺得鯊魔態度真的很溫和。
  方源苦笑:“還是我實力低微啊,剛剛推算才有一絲曙光,不想那蠱蟲就被毀掉,使得我推算都打了水漂。心急之下,才出言無狀。唉,有道是強龍不壓地頭蛇,更何況我只是一條小蛇,而諸位都是強龍呢?”
  卜單氣得直喘粗氣,雙眼一片通紅。
  方源語氣謙虛,但每一番話都“照顧”到了卜單的臉面,好似把卜單的臉打得啪啪作響。
  但這次,卜單卻沒有發作。
  他心里的確是氣憤極了,但同時也有點發虛啊。
  他的智道傳承十分殘缺,遠遠不如方源。方源既然能堂而皇之地指出這么多的隱藏點,卜單心里其實也知道自己不如對方,只是他死活不愿意承認而已。
  “難道,難道我真的犯錯了嗎?這只凡蠱,難道真如這該死的星象子所言,是個陷阱嗎?”
  可憐的卜單,被方源陷害,此刻也陷入到自我懷疑當中。
  方源用眼角的余光,將卜單的反應、神態都盡收眼底。
  他表面苦笑謙虛,心中則在冷笑。
  他早已心生退意。
  因為接下來的攻勢,十分猛烈。一個搞不好,這群蠱仙當中會有人減員。若是能堅持下來,諸仙的仙元的損耗必定是更加巨大的。
  這樣巨大的損失,眾蠱仙自然會心疼不已,而方源卻沒有勘破這戰場的能力。
  到那時,蠱仙們付出那么多,被寄予厚望的方源根本沒有什么進展,眾蠱仙對于方源的感官如何糟糕,便可想而知了。
  所以方源之前的謙虛,不是故意謙虛去嘲諷卜單的,他是在眾仙的心中打下伏筆。
  “退是要退的,但如何退,卻有講究。”方源念及于此,又不著痕跡地看來卜單一眼,對鯊魔繼續說道,“距離下一次戰場攻勢,時間已經很是短缺。經過這一番變動,前面的努力都化為泡影。在下只能重新開始,勉強一試。不瞞諸位,成功的希望不高,需要的時間更多。關鍵是這場攻勢,將十分猛烈,依照我的建議,還是就此退去吧。”
  諸仙當然不肯就此罷休,畢竟已經到了這一步了。
  鯊魔道:“還請星象兄再試一試吧。”
  于是方源裝模作樣,懸空盤坐,緊閉雙眼。
  很快,第五次攻勢發起,冰針暴雨漫天蓋地,數十只雪怪咆哮著,向蠱仙們殺來。
  “這攻勢果然加重了好多!”
  “走吧!這才剛剛開始,就已經如此難捱。”
  “卜單,該說你什么好呢?”
  卜單臉色鐵青,緊緊咬牙,目光冰冷。他感覺周圍蠱仙看著他的目光,比冰雨還要刺痛他的心。蠱仙們說的那些話,更是像鞭子一樣,抽在他的靈魂上。
  “星象子!星象子!!”他在心中咆哮,始終念叨著一個名字,可惜還是個假名。
  又堅持了一會兒,鯊魔見方源絲毫沒有動靜,心中此次投資收益的天平已經嚴重傾倒,只得從牙縫中擠出一個字來:“撤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