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245 宋家有女宋亦詩

方源迅速思考了一番后,決定去幫助太白云生。塵?緣?文?學?網
  太白云生要收取的云線鯊,體型小巧玲瓏,不僅可以在海中暢游,而且還可以飛到空中去長期生存,很適合太白福地。
  但這種云線鯊,很善于隱藏自身,若非如此,也不能在三大鯊魚群的縫隙之間,生存在海底宮殿附近了。
  太白云生的釣鯊,一開始就遇到了困難。
  他的目標直指云線鯊,但神戈鯊、碎齒金鯊、銀鱗大寶鯊并非是作壁上觀的。
  太白云生的手段,在海底宛若煙云蔓延,熱鬧了這三個鯊群。
  在它們看來,這個風水寶地是它們聯合掌控的地點,現在出現異狀。就像是被侵犯了領地的猛獸們,自然要給這些膽大包天的入侵者一些顏色看看。
  太白云生長于治療,本來就不擅長釣鯊,這三大鯊群還給他帶來嚴重的干擾。
  方源出手后,立即將這些干擾排除大半,太白云生立感輕松,向方源投來感激的目光。
  方源淡淡而笑,對太白云生點點頭,沒有說什么話。
  最終,在方源的配合下,太白云生收刮到了一批數量理想的云線鯊。
  “太白云生在此,謝過鯊魔、蘇白曼二位大人了。”太白云生得了便宜,站起身來,向兩位鄭重行禮。
  “二位果然是交情深厚。”鯊魔輕聲感慨。
  又交談了一番后,這場酒宴到此結束,賓主盡歡。鯊魔親自相送,一直將方源、太白云生二人送出海面。
  望著兩人遠離的背影,在天空的邊際已經縮成螞蟻大小。蘇白曼目光閃閃,忽然道:“夫君如何看待這位星象子的?”
  鯊魔臉上的笑意盡數收斂,目光冷傲,哼了一聲:“此人外表謙遜,實則高傲,心思也多,和太白云生不一樣,不是個容易對付的人。”
  頓了一頓,他又繼續道:“卜單也太不濟事,從頭到尾被星象子牽著鼻子走。卜單是我這邊的人,卻被星象子如此刁難。卜單難堪,我的臉面也無光彩。這個星象子第一次來就搞風搞雨,綿里藏針,不是個善茬。若是依我以前的個性,早就上去扇他幾個嘴巴子,讓他學學乖。讓他好好知道這片地域是東海,而是北原!”
  蘇白曼連忙安慰道:“夫君消消氣,這種有本事的人,自然有傲氣的。至于卜單此番進退失據,也是情有可原。你想啊,他的那片私人海域,被焚天魔女一直霸占了數年,都沒有歸還意思。最近卜單上門討要,反被焚天魔女好一陣痛打。焚天魔女是北原仙僵,卜單看待北原蠱仙自然心頭有氣。”
  “而且他失去了私人海域,并無其他盈利手段,手頭拮據到了極點。這次攻略玉露福地,報酬豐厚,是挽救他破產的上佳機會。星象子這一來,智道手段比他還要高超,卜單難免有被奪人飯碗的驚怒。因為事關重大,而失了平常心,這也難免啊。”
  鯊魔聽了這話,雙眼一亮,轉頭看向蘇白曼,目光中透著笑意:“夫人怎么會忽然為這卜單說好話起來?哦……想必是卜單這家伙,偷偷地向夫人送了什么大禮了吧?”
  蘇白曼掩嘴而笑:“什么都瞞不過夫君啊。大禮倒是談不上,只是一方巴掌大的藥冰罷了。”
  鯊魔卻意外得很:“這份藥冰雖然量不多,但卻是貨真價實的八轉仙材啊,他卜單從哪里弄來的東西?嘿,看來他此番,為了保住這個飯碗,真的是大出血了。”
  蘇白曼微微搖頭,道:“卜單貌似不起眼,但能有這份成就,也不會簡單。”
  鯊魔沉吟道:“看來卜單真的很想把握這次的機會。他是身在局中,見識有些迷糊了。其實就算他本事不濟,多少也會有些用處。星象子雖然本領大,但到底是外人。我肯定要帶著卜單,制衡這位星象子,防止他今后獨大。他現在就這般恃才傲物,將來還得了?萬一在攻略的時候,給我們下套子,怎么辦?智道的手段我們不懂,多一個卜單,能讓星象子投鼠忌器,防止他搗鬼,這就是好的。”
  蘇白曼頓時放下心來,目光迷離地看向眼前這位自己深愛的男人:“還是我家夫君本領高,卜單、星象子在你的手中,是翻不出什么浪花來的。”
  “哈哈哈,夫人,你就別夸贊我啦。”
  方源一路,跟著太白云生回到海島。
  這無名的海島,就是之前太白云生的落腳處。
  十分簡陋,卻因為太白云生的緣故,才在東海的蠱仙界里漸漸有了些微名氣。
  鯊魔這次攻略玉露福地,碰到難關,鎩羽而歸。
  要進行下一場的入侵,還需要一段時間的準備。
  太白云生趁著這個空閑時間,準備把之前收到的許多邀請,都一一赴約。
  不得不說,江山如故這只宙道仙蠱,行情十分吃香。
  天有不測風云,蠱仙們掌握的海域,總會時不時地出現一些問題。江山如故仙蠱在這個方面,效果出類拔萃,立竿見影。
  “方源,你不如和我一道前往赴約,一來相互之間有照應,二來我也可以將你引見。跟我這樣走一輪,你就可以在這附近的大小蠱仙,混個臉熟了。”太白云生建議道。
  這個建議是很中肯的,不過方源早有計劃籌謀,他帶著苦笑,告知太白云生:“老白啊,你最好還是盡量少讓人知道,咱們倆之間的關系。因為接下來我要做的事情,恐怕會拖累你的。”
  “啊?你此次來東海,不是想在玉露福地上分一杯羹,然后加入東海僵盟的嗎?”太白云生立即感到有些不妙,聽方源的這種語氣,他似乎想要闖禍啊。
  對于方源的闖禍能力,太白云生是深刻印象的。
  王庭福地,巨陽仙尊布下的八十八角真陽樓,就是因為方源而倒塌的。
  但這事,還只是方源身為凡人時候做的。如今方源成為了仙僵,這闖禍的能力定也隨之暴漲。
  “方源,你可不要亂來。你又想打什么壞主意?”太白云生擔憂地看著方源。
  “放心,我的好師兄,我行此事,也是為了加入東海僵盟。”方源寬慰道。
  “別,別叫我師兄,達者為師,我還不夠資格成為你的師兄。”太白云生連忙擺手,又不放心地追問詳情。
  方源便抖露一點:“老白,你有沒有想過,我若直接加入東海僵盟,是件很不妥的事情?”
  太白云生眨眨眼睛:“你雖然是北原蠱仙的身份,但東海中來自其他地域的蠱仙,也有加入東海本土勢力的例子。而且這東海僵盟,乃是五域僵盟總部,勢力龐大。別的僵盟分部,不招收活人蠱仙,東海僵盟卻是可以的。你的身份,也構不成阻礙啊。”
  方源搖搖頭:“類似卜單之流,都是混得凄慘才要加入僵盟,混口飯吃。這種人屬于蠱仙中的底層。他們在僵盟中的地位,是比仙僵還要低的。而我星象子卻非如此。我有仙蠱不談,我還有強大的智道手段,可以參透玉露福地中的戰場殺招。我這樣的人物,就算怎么混,也不至于加入僵盟啊。只要我流露出一絲意愿,相信其他的正道勢力也是歡迎我加入的吧。”
  “嗯,有道理。”太白云生點頭,“加入這些勢力,就不得自由了。尤其是對我們這種外來蠱仙,制約和監控更加嚴格。要不然怎么會有那么多的蠱仙散修呢?”
  “所以呢,要讓我這樣的蠱仙加入僵盟,不僅是我個人的意愿,而且還需要一個強大的外在壓力。”方源點頭道。
  太白云生眼中綻射出一絲精芒,忙問:“什么壓力?”
  方源先是笑了笑,然后輕輕地問了一個讓太白云生臉色發白的問題:“靠近這里最近的超級勢力,是哪一個?”
  宋家,盤踞在東海數百年的一個龐然大物。
  這個家族在東海的諸多超級勢力中,也是排位前十的存在。
  家族中就外在公開的蠱仙,就有十八人。宋家的太上大長老宋啟元,成為八轉蠱仙已經很多年了,戰力雄渾,深不可測。
  宋啟元的兒子宋調令,則是一位七轉蠱仙。天資卓絕,溫文爾雅,被公認為宋家的接班人。
  但可惜的是,在十多年前,遭遇暗算身亡,僅僅留下一位女兒。
  女兒自然姓宋,名亦詩。是宋啟元這一脈的唯一后輩。
  宋亦詩自幼就受到爺爺沈啟元的寵愛,不得不說,有些人天生就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。
  在世間大多數人,為生存而掙扎,大多數的蠱仙兢兢業業,為下一次渡劫做準備,為修為提升而四處奔波的時候,宋亦詩坐享其成,修行資糧,宋啟元一律供應。幾乎只要宋亦詩一開口,爺爺宋啟元沒有不滿足她的。
  宋亦詩升仙時,她爺爺宋啟元親自出手,為她護法。
  成為六轉蠱仙之后,宋啟元直接送了孫女一份大禮——一片方圓六十億畝的海域。比地球上中國南海還要稍大一點。
  不僅如此,這片海域資源十分豐厚,號稱詩情海域。在東海排行榜中,還要排在鯊魔的鯊海之上。
  方源打探之后,再結合前世記憶,就將主意打到了這個宋亦詩的身上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