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249 葛辟福地難認主

三天之后,在東海的蠱仙界中,到處流傳起一個頗有緋色的小道消息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
  正是關于東海六大美人之一的亦詩仙子,如何在沐浴期間,被某個老淫.賊處心積慮,玷污純潔的謠言。
  宋亦詩是宋啟元的掌上明珠,風頭很盛,追求者眾多。此事又事關宋家的名譽,消息傳出,立即引得眾多蠱仙的關注。
  很快,星象子北原蠱仙的身份,就被蠱仙們調查出來。
  在宋家還未正式表態之前,宋亦詩的追求者們,懷著憤怒之情,就已經發起了對方源的大規模搜捕。
  一處無名無主的貧瘠海域中,海底深處,海波晦暗,魚群稀少。
  一座柴門也似的福地門戶,陡然出現,旋即吱呀一聲打開。
  一位身影,從中邁出。
  正是星象子模樣的方源。
  方源臨陣斬殺了姚葛辟,事后,他便帶著姚葛辟的尸身遠遁。
  對于蠱仙的尸首,有兩種用途。一種是落地,形成福地。另一種則是放入自家仙竅里面,汲取蠱仙一身的道痕。
  方源沒有做過多的考慮,直接選擇了前者。
  他的仙竅是死的,要將尸體放入他的死竅中,不僅無法獲取道痕,而且還會造成死地崩潰,整個身軀都被撐爆。
  這種事情,早已經有仙僵試驗過,可惜都沒有成功的例子。
  方源先利用智道手段,暫時鎮壓住仙竅,拖延了一點時間,徹底甩脫了追兵之后,便用星門首先回到了太白云生的仙竅中。隨后,才用定仙游將自己挪移到東海最東北的偏遠位置。
  最后,他深入海底,在無人察覺的情況下,將姚葛辟的仙竅種在海底深處。
  仙竅形成福地時,自然引發了地氣、天氣的波動震蕩。
  引來了兩只鯨魚荒獸,但都被方源打發走了。
  方源先是變作另外一個樣子,進入姚葛辟的福地,見到了地靈。
  姚葛辟是木道蠱仙,地靈較為奇特,形如一株大樹,栽種在福地中央,不能移動絲毫。
  大樹地靈告知方源它的認主條件——十萬塊仙元石,還有大量珍稀的仙材,七轉、八轉的不計其數,甚至還要求元蓮仙尊的鮮血!
  這要求太高太難,方源當然達不到,只好遺憾地退出這片福地。
  “姚葛辟是散修,在追兵當中是最沒有背景,又來頭不大,所以被我斬殺,算是殺雞儆猴。果然讓我震懾住了宋亦詩一行人,輕易逃走。”
  “姚葛辟的仙竅形成福地,地靈認主的條件,卻和我這個殺人兇手沒有絲毫關系。要求的是大量的修行資糧,可見姚葛辟心中,最大的執念就是對財富的渴望。但他的這份渴望,也太過于貪得無厭了些。”
  方源剛剛踏出,福地門戶就倏地閉合。
  他回望一眼,看到門戶完全閉合之后,眉頭不禁輕輕皺起。
  “若姚葛辟的執念和我相關,憑我豐富的血道手段,我倒好處理了。可惜是這個認主條件,要達到標準比登天還難吶。”
  不說多達十萬塊仙元石,就是那些珍稀的仙材,極其難以籌集。除非方源打劫中洲十大古派,或者在天庭里倉庫里大撈一筆,否則單憑他自己現今的狀態,盡全力籌集,還要在運氣好的情況,兩三百年的時間是最保守的估計了。
  更不要說,大樹地靈的認主要求還有最后一項——元蓮仙尊的鮮血!
  元蓮仙尊是木道九轉蠱修至尊,姚葛辟也是木道蠱仙,覬覦元蓮仙尊的鮮血也不奇怪。
  但元蓮仙尊是何等人物?就算他有鮮血,在元蓮派保留下來,那也是貨真價實的九轉仙材啊!
  這種能夠煉制九轉仙蠱的極珍之物,肯定被重重保護看守,方源怎么可能得手?
  “這姚葛辟恐怕是生前窮瘋了,對財富的執念居然如此強烈。這樣看來,要得到這片福地,正規的認主途徑已經是一條絕路,剩下來的就只有強攻了!”
  方源眼中泛起冰冷的光芒。
  這地靈要是不認主,那就打滅地靈,將這片福地強行占據!
  不是所有的福地,都有地靈的。有的蠱仙被殺死得極其徹底,一點執念都沒留下來,死后形成的福地就是無地靈福地。
  姚葛辟的福地有地靈,認主條件太過于苛刻,方源只好生起歹意,計劃強行攻打。就像鯊魔一行人攻略玉露福地一樣。
  “若是能打下這片福地,我在東海也就有了一片落腳之所了。不過現在卻不是處理這片福地的時機,還是先去和鯊魔他們匯合罷。”
  方源灑下一群凡蠱,在他身邊結成蠱陣。
  隨后,他催動定仙游,離開這里,去往太白云生的仙竅里。
  原先的海底,定仙游逸散的氣息,在方源布置的蠱陣絞磨之下,徹底消散。
  而完成了這項收尾工作后,這套凡蠱蠱陣也自行崩潰了。
  除非是極為厲害的追蹤偵察手段,否則誰也不能在這片平凡的海底,發現這么一處隱藏的福地。
  方源從太白云生的仙竅中出來,后者早已經啟程動身,正飛行在浩瀚汪洋之上。
  “師兄弟”兩個一路交流,半炷香之后,來到玉露福地的上空。
  在這里,卻是空無一人。
  兩人又等候了片刻,以鯊魔為首的僵盟蠱仙,就聯袂飛來。
  “星象兄,最近風頭正勁啊。”一見到方源,鯊魔就打趣道。
  其余的蠱仙,看著方源也是目光奇異。
  這三天來,方源可謂在東海蠱仙界,大出風頭,已經薄有名聲了。
  方源報以苦笑,回道:“時運不濟,時運不濟啊,見笑了諸位。本來想去尋一落腳海島,結果發現一道海底潛流,就想探尋一下,結果碰到了這么一樁爛事。”
  “這可不算爛事,說是風流韻事,這才恰當啊。”卜單哈哈大笑,嘲諷道。
  之前,方源好生教訓了他一通。
  但事后,卜單大出血,送了蘇白曼重禮,這次繼續參加福地攻略,態度上有些有恃無恐的樣子。
  方源看他一眼,笑了一聲,沒和這種人多計較。
  他目光掃視,除了鯊魔、蘇白曼、卜單之外,就只有一位熟面孔的仙僵沙南江,人數方面比前一次要少了三位。
  但鯊魔卻是自信滿滿的樣子,顯然來之前,他做了充分的準備。
  眾人深入海底,打開玉露福地門戶,再次落入戰場殺招冰雨凍土之中。
  “這一次攻略,主要還是請星象子你出力,卜單他就作為輔助。”鯊魔比較客氣地指示道。
  上一場,方源表現十分出色,讓鯊魔等人都認為星象子的智道造詣更高一籌。
  “鯊魔大人放心,在下必定竭盡全力。”方源立即表示了堅定的態度。
  卜單心中冷哼一聲,盡管十分不滿,但也有自知之明,當下抱臂旁觀,目光陰郁。
  再一次面對冰雨凍土,方源臉色嚴肅下來,開始推算。
  冰雨凍土戰場殺招,已經全部恢復,之前方源等人造成的破壞,都被一一修補完善。
  方源并不意外。
  之前,鯊魔等人攻略福地時,戰場殺招都有自行修復的現象發生。
  就是不知道這種現象,是玉露福地的地靈施為,還是玉露仙子布置的手段。
  說起來,鯊魔等人攻略了福地這么久,一直都沒有發現過玉露福地地靈。地靈究竟存在與否,還是個未解之謎。
  因為有上一次的經驗,方源進展頗快。
  他自然沒有將那只關鍵凡蠱毀滅,所以當戰場攻勢第一次發起時,威力沒有絲毫增長。
  冰針暴雨傾盆而下,鯊魔挺身而出,催動仙蠱。
  仙蠱名為冰消,乃是冰道仙蠱,卻能令堅冰消融化解。這只蠱就是鯊魔等人,專門為了冰雨凍土戰場殺招,而耗費不菲,向僵盟中的某位成員特意借來的。
  有了這只冰消仙蠱,果然極為克制冰雨凍土的攻勢,就連荒獸級的雪怪,也遭受巨大壓制。
  鯊魔等人大感輕松,消耗的仙元也比之前減少了好幾個檔次。
  鹵水點豆腐,一物降一物。強大的冰雨凍土,碰到區區一只冰消仙蠱,卻威力暴降。
  這個蠱師世界,就是這樣。
  萬物都是平衡的,強大、弱小都是相對而言。從未有無敵的蠱蟲,只有無敵的蠱師。
  有了冰消仙蠱在手,鯊魔等人就顯得游刃有余了很多。
  方源也是穩步推進。
  他雖然是智道新手,但上一次有過寶貴經驗,回去之后,也多加溫故,自覺提升了不少,也設想了許多手段。
  這一次,方源是有準備而來。
  不得不說,東方長凡的這份智道傳承優秀無比,方源靠著它,硬生生地打開局面。
  萬事開頭難,打開了局面之后,方源的進展就越來越快,推算出來的蠱蟲隱藏點越來越多。
  不過方源也在這個過程中,充分感受到經驗不足的缺點。
  好在他是個老謀深算的人,這個時候就命令卜單出手。
  卜單雖然智道手段淺顯又稀少,但方源打開局面之后,他認清戰場殺招的部分內容,拆除的手法熟練而又準確。
  方源假意推算,暗中觀察卜單的手法,學到了許多實用的經驗,智道造詣飛速拔升。
  最終結合二人之力,終于將冰雨凍土戰場殺招徹底破解。
  至此,冰雨戰場總共發動了三十三次攻勢,全賴鯊魔掌握冰消仙蠱,撐住場面。
  仙元的巨額消耗,很大程度上沖淡了破解成功的喜悅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