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250 戰魂沙場

冰雨凍土消散,天地驟變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原先的冰天雪地,換成了昏暗一片的空曠環境,仿佛是傍晚時分,烏云密布,雷雨欲來的糟糕天氣。
  很顯然,這又是一個戰場殺招。
  “歡迎進入戰魂沙場。”一道女聲,飄渺悠揚,忽然在戰場中回蕩。
  每進入一片戰場,都會有聲音提示。
  鯊魔面色一變:“不好,居然是大名鼎鼎的戰魂沙場!這下難辦了。”
  他話音還未落下,周圍便掀起陣陣風沙,漫天黃塵飛揚,一只只魂獸憑空生成,從四面八方,向眾蠱仙包圍過來。
  蘇白曼連忙提醒道:“星象子、卜單,你們二人要盡快!這里的魂獸殺不勝殺,時間拖得越久,魂獸就越多越強。這戰魂沙場乃是樂土仙尊,參考了幽魂魔尊的某個傳承之后,創下的戰場殺招。樂土仙尊的其他作品,都包含一顆慈悲之心,總會留有一線生機。但這個戰場殺招卻大大不同,有著幽魂魔尊的殺性,是樂土仙尊創作的戰場殺招當中,殺伐最重的一道!”
  方源、卜單不敢有絲毫怠慢,紛紛使出手段,全力破解。
  方源很快發現:這戰魂沙場,卻和冰雨凍土不同。后者攻勢發生時,毫無破綻可言,渾然一體,讓人下不了手。而戰魂沙場從一開始,方源就輕而易舉地發現了好幾只凡蠱的隱藏點。
  隨著時間推移,方源發現的隱藏要點越來越多,簡直是密密麻麻,成千上萬!
  組成這道戰場殺招的蠱蟲之繁多,大大超出了方源料想。
  方源很快又發現,類似于冰雨凍土戰場殺招中的陷阱是不存在的。不管鏟除什么隱藏要點,都不會造成反噬,也不需要讓方源重新推算。
  所以很快,方源和卜單就大刀闊斧地開始四下拆除這些隱藏要點。
  然而,這處戰魂沙場的攻勢威力,卻比冰雨凍土強上好幾個檔次。
  冰雨凍土的攻勢是間歇性的,攻勢之間都有一段平靜的時間,能夠讓入陣的蠱仙們休息恢復。
  而這戰魂沙場一經發動,卻是毫不停息,魂獸急劇增多,很快就有了荒級魂獸形成。
  片刻之后,荒級魂獸超過十頭,上古荒級魂獸也開始出現了。
  連半柱香的時間都沒有堅持下來,鯊魔等人就只好催動玄冰殘屋,狼狽逃竄出來。
  “組成戰場殺招的蠱蟲太多了,慚愧,小的手段匱乏,只能一一拆除。”出了海面,卜單面對鯊魔,沒有絲毫隱瞞或者偽報,直接說出真相。
  方源也皺起眉頭:“我的手段,也頂多是一次拆除五六個隱藏要點。我懷疑破解戰魂沙場的難度,就在于此。破解的速度越快,在魂獸圍攻下堅持的時間越久,就越有可能破解了這個殺招。至于破解本身的難度卻是不大的。”
  “那依星象子你的推算,按照你們兩人的速度,需要多久可徹底破解這個戰場殺招?”鯊魔忙問。
  方源苦笑著搖搖頭:“不清楚,我沒有探查到戰場殺招的全貌。隱藏要點太多了,仿若是天上繁星。但就我偵察出來的數萬隱藏點,要清除掉它們,至少得需要兩柱香的時間。”
  沙南江不免失聲:“兩柱香?我們抵抗了半柱香的時間,就已經出現了上古荒級魂獸。兩柱香……肯定已經有太古級的魂獸形成了,而且還不止一頭!”
  眾人沉默下來。
  蘇白曼凝聲道:“照這樣說的話,看來下一次,我們就只有再請更多的人手。這些蠱仙,至少要擁有足夠鏟掉隱藏點的智道造詣了。”
  說著,蘇白曼和鯊魔對視一眼,均看到彼此眼中的苦意。
  擁有智道造詣的蠱仙,本來就不多。要請他們過來幫忙,付出的代價可是不菲的。
  鯊魔沉吟一番后,道:“那么這次就先散了,下一次攻略大概是在三十天后,具體時間視具體情況而定,會另行通知諸位的。星象子,這是我的令牌。你可以憑此暫住在僵盟總部,避避風頭。”
  方源淡淡一笑:“謝鯊魔大人的美意,但在下卻不愿浪費時間。區區宋亦詩,還奈何不了我。宋家雖然勢力龐大,但在東海也達不到一手遮天的程度。若是因此就讓我退縮一地,那我星象子也就枉修了這么多年了。諸位,咱們下一次見了。”
  望著方源和太白云生二人飛離遠去,卜單走上前一步,來到鯊魔的身側,進讒言道:“這星象子太不識好歹,大人您一番好意,他居然不領情!”
  鯊魔瞥了他一眼,冷哼一聲,不悅地道:“你要爭氣一點,何須我如此待他?”
  卜單滿臉苦色:“大人吶,非是小的不盡全力,而是傳承太過殘破,能力有限啊。”
  鯊魔不耐地揮揮手。
  卜單連忙閉嘴,垂頭退下。
  蘇白曼靠近來,嘴角含笑:“夫君若是擔心星象子出事,而干擾了下次攻略的話,大可不必。北原蠱仙戰力往往高過其余四域一籌,星象子又有仙蠱傍身,戰力出眾得能將那姚葛辟當場斬殺,不會有多大事情的。”
  “他雖然得罪了宋亦詩,宋啟元的掌上明珠,但正因為宋家乃是正道超級勢力,家大業大,絕不會為了區區這件小事,而大興兵鋒的。不過宋家名譽受損,肯定對外會有一個交代。過不了多久,星象子就會感到壓力急增,到那時,還不求到我們這邊來?”
  “嗯,的確如此,夫人分析的有理啊。”鯊魔神色舒緩下來,輕輕握住蘇白曼的手。
  ……
  北原,落魄谷。
  圍繞落魄谷的攻防戰,不知不覺間已經持續了大半月。
  秦百勝一方,占據強大的地利,令鳳九歌一方久攻不下。但鳳九歌等人似乎鐵了心的圍攻,他們一天不撤,秦百勝一方就只有繼續龜縮在落魄谷中。
  “姜鈺,你的傷勢如何?”秦百勝探望姜鈺仙子。
  “再有半天時間,就能徹底痊愈。”姜鈺仙子盤坐在床上,一邊閉著雙眼療傷,一邊分心答道。
  秦百勝臉上喜色一閃:“這就好。你傷好之后,我們會全力護衛你,你立刻突圍,去北原僵盟處啟動后手。”
  “什么?這就要動用北原僵盟這個后手?會不會對整個大計,有所影響?”姜鈺仙子吃了一驚,不由問道。
  秦百勝沉聲道:“不會。我已經和南疆影宗總部的硯石老人,進行了溝通。唉……鳳九歌的確是個人物,他自創的天地歌,居然能和我的五指拳心劍拼得不分上下。我個人的名譽微不足道,關鍵是落魄谷里面孕煉的仙蠱還未成形,此蠱關乎大計,不容有失。但現在落魄谷被中洲這幫人重重包圍,我方到底吃了人少的虧,目前只能靠著上古魂獸幫襯防守著。守舊必失啊,必須要占據主動!”
  這些天來,他和鳳九歌相互交手數十次,互有往來,竭盡全力,卻都不分勝負。
  秦百勝心系大局,早已經在尋求突破眼下困境的方法。
  就在這時,外面忽然傳來鳳九歌的聲音。
  秦百勝聞言,心底冷笑:“這次忍耐了三天,終于還是忍不住又來叫陣了嗎?”
  秦百勝飛上高空,面對鳳九歌:“鳳兄,你我大小戰斗數十次,咱們早已經知根知底。你是個聰明的人,難道還看不出來如今的局面,這落魄谷只要有我鎮守著,你們就絕對攻不進去!”
  鳳九歌朗聲一笑,眼中閃現著強烈自信的光:“秦兄,這一次卻有不同。我于你大戰無數回合,得到許多靈感。這三天我閉關未出,終于利用這些靈感,將我早先所創的一道殘招徹底完善。”
  “哦?”秦百勝臉色一肅。
  鳳九歌微微昂首,朗聲道:“這一次,就是要請秦兄品評一二我的俯首歌!”
  碧玉歌。
  天地歌。
  俯首歌。
  鳳九歌長氣碧玉歌時,歌聲清脆悅耳,宛若珍珠落玉盤。而在唱起天地歌時,歌聲恢弘浩蕩,使人感覺到自身的無比微渺。
  而此時,鳳九歌唱起俯首歌,他卻閉上了嘴巴。
  全場靜默。
  秦百勝的臉色卻又嚴肅,轉為凝重,因為他“聽”到了鳳九歌的歌聲。
  他的歌聲,直接在秦百勝的心中響起。
  原來這首俯首歌,不是用肉耳去聽,而是用心去聽。
  秦百勝心中一沉:“這記音道殺招涵蓋了智道、奴道、音道、魂道四大方面,影響人心。從張口到閉嘴,已經有五指拳心劍的一絲韻味。鳳九歌這家伙是從我身上得到的這個靈感。只是這種程度,要影響我的斗志,卻還不足夠呢。嗯?不好!”
  秦百勝反應的也算很快了,但俯首歌見效得更快。
  落魄谷中,參與防守的許多上古魂獸,仰頭絲毫,在歌聲中被鳳九歌感召,向鳳九歌俯首,當場叛變,成為了中洲蠱仙一方的走狗。
  俯首歌,能暫時性的讓荒獸、上古荒獸改變陣營,成為歌唱者的麾下!
  “該死!”賀狼子出聲咒罵。
  他們人數少,必須要借助上古魂獸進行協防。
  但此刻上古魂獸中的大部分叛變,反攻落魄谷,立即使得影宗一方岌岌可危。
  但秦百勝也絕不是好對付的。
  他很快就想到了對此,施展出一記戰場殺招。
  鳳九歌等人,以及上古魂獸們都被納入戰場當中。
  戰場中,濃霧重重,無數幽魂飛舞。
  一只只暗藍魂獸迅速凝成,絕大多數都是普通魂獸,但很快便出現了荒級魂獸。看來不多久,也會形成上古魂獸。
  這些戰場中形成的魂獸,和鳳九歌掌控的上古魂獸,立即絞殺在一起。
  “好應對。”鳳九歌停了歌聲,不由擊掌贊道,“利用這道戰場,來加強對魂獸的掌控,抵消掉俯首歌的優勢。不過你這魂狩戰場已經過時了,雖然出自幽魂魔尊之手,但也只是他年輕時候所創。樂土仙尊曾得到這個殺招,創造出了更勝一籌的戰魂沙場。魂狩戰場只能將生靈的魂魄,轉為魂獸。而戰魂沙場,卻是能形成源源不斷的魂獸。”
  鳳九歌身陷戰場殺招當中,卻不憂愁,反而侃侃而談,品評這個殺招。
  但秦百勝卻也笑道:“前人栽樹后人乘涼,樂土仙尊能創造出更勝一籌的戰魂沙場,還是站在幽魂魔尊的基礎上,有所成就也是應該的。不過他性情仁厚,削減了幽魂魔尊的殺意,看似優秀,卻失去了再進一步的可能。”
  話語剛落,戰場上又起變化。
  鳳九歌面色陡變:“原來這不是魂狩戰場,而是幽魂魔尊晚年時所創的億萬屠殺場!”(未完待續。)
  PS:
  雖然很艱難,但還是咬牙堅持,完成了兩更。可能是最近這么長時間的更新,的確有些疲累了吧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