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251 雙極海峽宋甲丹

東海,宋家大本營,重水福地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
  “爺爺,你可要為人家出氣!”宋亦詩風風火火地沖進書房,對八轉蠱仙宋啟元跺腳撒嬌。
  宋啟元和一干七轉蠱仙長老們,正在商量著家族要務。
  但宋亦詩就這么直接闖進來。
  宋啟元緩緩地轉過頭來,臉上毫無生氣的意思,反而滿是慈祥的笑容:“我的乖孫女,要爺爺怎么為你出氣啊?”
  宋亦詩并不奇怪,自己的爺爺知道這件事情。事實上,如果宋啟元不知道整件事情,那才奇怪。
  這位年輕的女蠱仙在來之前,早已經想好了答案,她咬牙切齒地道:“爺爺你直接出手,把他活捉過來,然后讓我處理。”
  同時心里補充:“我要先將這老賊的眼珠子挖下來,然后將他抽經扒皮,剔骨腐肉,讓他痛不欲生,讓他懊悔自己做過的一切!”
  宋啟元點點頭,沒有絲毫的猶豫,答應下來:“好方法。不過……”
  聲音拖長,宋啟元話鋒輕輕一轉,臉上露出為難之色:“爺爺現在手頭上,有點事情。這段時間脫不開身啊,不如我讓你宋夏麒叔叔幫你可好?”
  宋亦詩眼前一亮,忘了自己的榮辱,聯想起了什么,不由興奮地道:“爺爺,是有關登天野的事情嗎?”
  宋啟元也不瞞她,坦言承認道:“不錯!登天野的具體位置,幾乎已經成了東海蠱仙界公開的秘密。在登天野里,埋藏著天難老怪的傳承。這一次爺爺要親自率領家族蠱仙,和蔡家、若來家抗衡,盡力將天難老怪的傳承奪到手。”
  天難老怪,乃是遠古時代的煉道大宗師,歷史上和空絕老仙,長毛老祖二人齊名。
  根據歷史記載,天難老怪性情怪癖,因為妄圖煉化太古九天,失敗身隕。
  宋亦詩雖然被寵溺,但識得大體,忙道:“爺爺,你盡管去吧,把那兩家打得落花流水就是!人家的事情,你不用操心。不過只有宋夏麒叔叔還不夠,我還要宋甲丹叔叔出手一次,為我測算推演一下那老賊子的方位。”
  “哈哈,乖孫女。好,你拿著這個手令,去往雙極海峽,找你的宋甲丹叔叔去罷。”說著,宋啟元拋出一塊令牌。
  宋亦詩連忙接過,帶著歡喜的神色,轉身就走,一個招呼也未打。
  雙極海峽,常年籠罩在一層濃郁的迷霧當中。
  半空中,宋亦詩懸停著,面對眼前的迷霧,卻是有些犯難。不由問向身旁一位中年蠱仙:“夏麒叔叔,我怎么進去啊?”
  宋夏麒一身精悍之氣,聞言淡笑:“老爺子不是交給你一塊令牌嗎?小亦詩,你只需要亮出令牌,你的甲丹叔叔自有感應。”
  宋亦詩便高舉手中的令牌。
  不一會兒,眼前的迷霧開始緩緩旋轉,顯現出一個狹小的通道,直通雙極海峽內部。
  宋亦詩、宋夏麒二人便順著通道,踏足雙極海峽,見到了宋甲丹。
  宋甲丹乃是宋家專門培養出的智道蠱仙。
  他常年盤坐在雙極海峽的懸崖之上,上半身已經衰老不堪,下半身則已經石化,和腳下的雙極海峽似乎連為一體。
  “甲丹叔!”宋亦詩叫道。
  從出生起,她見過蠱仙宋甲丹只有數面,但并不妨礙她對宋甲丹的崇拜敬仰之情。
  宋甲丹為了家族,甘愿犧牲自己的自由。自成為智道蠱仙起,就盤坐在這里,借助特殊的智道傳承,與天地交融。因而宋甲丹的推算謀劃之功,十分了得。每每宋家有重大行動,都會請他出手,為行動占卜推算。
  在當今的東海蠱仙界中,他是公認的最出色的三位智道蠱仙之一。
  有詩言證:雙極盤甲丹,南宮藏華安,還有龍首龜,厄海中往還。
  宋甲丹已經睜開雙眼,面無表情地看著宋亦詩、宋夏麒二人。
  他很想微笑,但臉面早已如石雕,肌肉僵硬得面無表情,就算是張開口,發聲也極為艱難緩慢:“小詩,夏麒表弟,好久不見。”
  “甲丹叔,我這次來,是要請你推算一個敵人的具體位置。喏,這是他的影像,還有我收集到的氣息。”宋亦詩主動遞過來兩只蠱蟲。
  “先讓我看看令牌。”宋甲丹緩緩地道。他雖然認識宋亦詩、宋夏麒,但鐵面無私,要其推算,必須先有宋啟元的令牌。
  令牌確認無誤之后,宋甲丹緩緩地張開雙唇,發出一縷吸力,將宋亦詩手中的兩只蠱蟲都吸入他的口中。
  他緩緩地閉上雙眼,進行推算。
  良久,他睜開雙眼,眼中流露出疑惑之情:“我算不出來。”
  “什么?”一時間,不管是滿懷期待的宋夏麒,還是心中篤定的宋亦詩,都驚訝無比。
  “叔叔,你是當今東海最強的三位智道蠱仙之一,怎么可能算不出來?”宋亦詩叫道。
  “小詩,稍安勿躁。”宋夏麒臉色嚴肅,“甲丹表兄,對方只是一個來自北原的六轉散修,依你的智道造詣,也算不出來嗎?”
  宋甲丹仍舊是面無表情,聲音低沉緩慢:“我算不出來有什么奇怪?我不過七轉修為,雖然有些虛名,但那都是好事者的無聊恭維。至始至終,我都不過是偉大天地中的小蟲,只是辨識一些風雨而來的先兆。和天地世界相比,我卑渺如蟻,和世間豪雄英杰相比,我偏安一隅。”
  宋夏麒苦笑:“表兄,你還是如此謙遜。”
  宋甲丹:“不是我謙遜,而是我無時無刻地融入天地,每當我在這條智道的路上前進一步,我就能越發看到更玄妙的美景。天地的奧秘我知道的越多,就越明白我自己的渺小。所以這不是謙遜,而是實事求是,自知之明。”
  宋亦詩不甘地道:“甲丹叔你就算算不出來,那你也是最聰明的人,你仍舊得給我一些好建議。”
  宋甲丹沉默了片刻,這才道:“我算不出來,大抵上有兩個原因。第一個原因,是對方不在東海。第二個原因,對方有智道手段,遮蔽我的推算。或者有其他的智道蠱仙幫助他,抵消了我的推算。”
  宋亦詩和宋夏麒面面相覷。
  這兩個原因,都有些匪夷所思。
  第一個原因,星象子這老賊不在東海,又能在哪里呢?如今地潮已經結束,難不成他還能回到北原去?
  第二個原因,星象子怎么會有抗衡宋甲丹的智道造詣?若有人幫助他,那這個人至少和宋甲丹一個級別?難道是南宮家的蠱仙華安,或者是厄海中的龍首龜仙人出的手?
  “甲丹叔,你再算一次啊。也許你沒算準呢!”宋亦詩癟嘴要求道。
  宋甲丹直接拒絕:“不行。家族有重大行動,此次要爭奪天難老怪傳承。我要養精蓄銳,保留手段,幾天后為這次行動推算。”
  “原來甲丹叔你沒有盡力啊!”宋亦詩聽出話外之音,不滿地道。
  “好了,你們可以出去了。”宋甲丹緩緩地閉上了雙眼。
  宋亦詩被晾在一旁,她咬了咬牙,恨恨地一跺腳,無奈地轉身離開。
  搶占登天野的霸權,爭奪天難老怪的傳承,乃是家族發展的百年大計。而追捕星象子,只是自己的私事小事。
  宋亦詩雖受寵溺,但也顧全大局,心系家族,絕非不知輕重之人。
  中洲,狐仙福地,地下石窟。
  方源沐浴在智慧光暈當中,雙目緊閉,腦海中星念爭相閃耀,默默推算著某些重要的事物。
  上一次,他就是借助智慧光暈,連續推算出了仙道殺招星火遁、外映星念。
  因此,方源現在掌握的星道仙級殺招已經多達六種。
  星云磨盤、星蛇索、六幻星身、位星移、星火遁、外映星念。
  其中星火遁,是移動殺招,在宋亦詩的相關行動中,大放光彩。而外映星念,則是方源勘破仙僵沙南江行跡的仙道偵察殺招。
  這兩個殺招的前身,都只是殘招。是萬象星君的星道傳承中的先賢們,靈光一現記錄下來的殺招設想,或者推算過程中遭遇失敗,無法再繼續進行完善的殺招。
  方源的星道境界只是普通,若是尋常情況下,這些殘招對他而言,只是參考價值,看看罷了。
  但他有了九轉智慧仙蠱之后,蹭用智慧光暈,靈感無限,硬是克服了星道境界方面的短板,頑強地將殺招完善出來。
  “可惜,短時間內,我完善出星火遁、外映星念兩招已經是極限了。畢竟我的星道仙蠱也只有三只。當然更主要的原因,是我的星道境界太低了。嗯?”
  就在這時,方源仙竅里有推杯換盞蠱出現。
  蠱中裝載的消息,來源于瑯琊地靈。
  “瑯琊地靈終于完成了瑯琊福地的搬遷,可以將他那一套仙蠱借給我了!”
  方源大喜。
  他這一次,專門從東海回到中洲,就是為了等候瑯琊地靈的這個消息,然后搬遷星象福地。
  在方源的計劃中,星象福地相當關鍵。
  一旦他在北原犯罪的真相暴露,他就要亡命天涯。
  到那時狐仙福地,必定兇多吉少。若他還是仙僵,仙元無法自產,那么星象福地就是他唯一的秘密基地了。
  然而星象福地的位置,黑樓蘭是知道的。黑樓蘭知道,代表著黎山仙子也會知曉。
  方源生性謹慎,既然如今已經成為星象福地之主,自然要將福地搬遷到一塊只有他自己知曉的地方。(未完待續。)
  PS:
  22點第二更!
[kanmaoxian]